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潮歌>第五十四章 再度抉择人生路

第五十四章 再度抉择人生路

作品名称:潮歌      作者:江南铁鹰      发布时间:2019-04-02 18:49:53      字数:4076

  严萧潇在乔宇那里谈得很晚,谈了很多内容。
  乔宇非常明确地把自己和秦达坤的态度告诉了严萧潇。
  “萧潇,事故的问题就不和你再讨论了。因为情况已经很清楚,你也不需要再参与讨论了。今天专家组以及拿到了公安部门的化验报告,同时也仔细考察了现场,完全证实了你的判断——这次事故不是炸膛,而是掀帽,是一次设备质量和管理混乱带来的安全事故。你们厂党委已经根据调查组意见撤销了丁前进副厂长的任命,另外对车间两名主任都给予处分;丁前进降职处分,董芷兰记过处分,孙连仲按渎职罪送交司法机关。继续追查这些原材料的供应商由公安部门负责。剩下就是善后处理,你也帮不上什么忙,就不要参与了。”
  乔宇说:“乔叔叔要和你谈的是你的事儿?”
  “您是说我和秦颖的事儿吗?”
  “这是其中一部分,我们就先说这个事儿吧。你们应该已经谈过了,准备怎么办?”
  “离婚,明天就办理手续。”
  严萧潇明确回答。
  “这么决绝?想好了?两个人一致意见?”
  “乔叔叔,这事并不全怪颖颖。其实无论是我,还是她,都不爱对方。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是硬凑合。”
  严萧潇不想隐瞒。
  “这样?我明白了。是老秦和你妈。对了,你妈妈爸爸我都认识,是我老首长了。”
  乔宇突然说:“我这个老首长的确有点霸道,老秦又爱女心切,两个老家伙搞出来的拉郎配,对不对?”
  严萧潇有点不好意思点点头。
  “当时我也刚刚失恋,想改变环境。我妈一力主张,颖颖妈妈也满意,就稀里糊涂答应了。其实我一直拿颖颖当妹妹哄着而已,结婚以后也不懂去经营家庭,又离开她去读书,所以……”
  “明白了。”
  乔宇打断他,看着他的眼睛说。
  “你是很优秀啊,怪不得老秦家舍不得放手,我有闺女也愿意找你做女婿。哈哈,开玩笑的,我没有闺女只有两个儿子,老实说远不及你。好,组织同意你们尽快离婚。”
  “乔叔叔,我和颖颖商量好了,办完离婚就办辞职,她需要换个环境。”
  “同意。我和厂里说一下。孩子怎么办?跟谁?”
  “孩子跟我。颖颖有一个修复身心过程,以后还有很长的路。孩子还是跟我比较好。”
  “你真是为她想得非常周到。下面我想谈谈你的未来。”
  乔宇换了话题。
  “乔叔叔,我的未来?”
  严萧潇露出了一丝诧异。
  “你的,当然也是江重厂的未来。”
  乔宇语重心长地说:“你这次看见了。江重厂现在积重难返。这次发生的事故,只是冰山一角。要治理这个厂不是一朝一夕之功力。部里准备尽快另外派工作组来处理其他方面问题,我现在想问问你,你还想回来吗?”
  “我?乔叔叔,我还没有毕业。另外我还想再读几年书,考研究生。”
  严萧潇老老实实说出自己的打算。
  “我知道你要明年才毕业。小严啊,部里几位领导,包括你秦爸,希望你学成之后回来。”
  “乔叔叔,我学的中文,喜欢的是文学。”
  “知道,这一点我知道。”
  乔宇推心置腹地劝说起来。
  “你看到了,这些年国家的人才严重匮乏,出现了巨大断层。中央推行的改革开放,需要大批有为青年,需要科技人才啊。今年和明年,国家都给了我们部里公派留学生的指标。今年的指标我们到现在都物色不到合适人才,只能忍痛放弃了。明年怎么样?你明年正好毕业,愿不愿出国留学?”
  “出国留学?学什么专业?”
  严萧潇有点发愣。
  “对口专业,机械工业制造和工业化企业管理两个学位同时进修。你行不行?”
  严萧潇眼睛发直,大大出乎意料,他迟疑着,忐忑地又问了一句。
  “去哪个国家?”
  “德国,世界最优秀的制造业国家。如果你考虑好,在明年2月之前告诉我,或者你秦爸。部里给你办理其他事情。”
  乔宇最后说:“小严,你回去后慎重考虑一下吧。这可不仅关乎你的未来。”
  严萧潇站起身说:“我知道,乔叔叔我考虑好很快会告诉您。我先走了。”
  严萧潇走出招待所。
  他想透透气,这几天的事情太多了,他来不及整理,便信步朝江边走去。
  不知不觉走到了江滩上,坐在一块大石头上。这块江中石,旺水季节涨潮的时候完全被江水淹没,只有退潮才会露出来;到了枯水期,就变成了江滩上一块大石头,你随时可以爬上去看江景。
  他喜欢看江景,尤其喜欢坐在江畔看潮起潮落思考,在严萧潇看来人生就像江潮时涨时落,甚至常常会先后发生。
  就像这一次,无疑这个巨大的事故,让严萧潇失去了昔日的好工友、师兄弟,就仿佛在他心头扎了一刀。事故中卷入了昔日的好友,自己敬为兄长的人,已经让他难以面对。偏偏卷入的缘由竟会是与妻子的丑闻,更是让严萧潇有一种颜面扫地难以存世的痛苦。
  这无疑是严萧潇人生一次巨大的潮落,他很难想象,这次潮落在后面会带给自己多大的影响?他虽然同意了和妻子离婚,也商定了对女儿珏珏的安排。
  这样就真的算过去了吗?当然不可能,严萧潇不知道离婚后的秦颖会遇到什么。孙连仲已经移交司法机关,渎职罪又是后果严重,恐怕五年刑期是少不了。秦颖怎么去熬过这五年,谁来帮她熬过去?严萧潇答应了离婚,明天过后就在法律上和她没有关系了,可心里还是会牵挂她。
  自从和秦颖相识,秦颖已经习惯了去依赖严萧潇,没有了严萧潇陪伴的路,秦颖将独自一人去面对。对于严萧潇而言,秦颖在生活中就是一个小妹妹。他对秦颖毕竟有无数关爱。何况,她是珏珏的妈妈?
  严萧潇现在最放不下的还有珏珏的未来,他不希望让珏珏知道自己的身世。可她毕竟又不是自己亲女儿,现在尚小却总要长大的,在长大这个漫长过程里,真可以凭自己做得到吗?
  严萧潇缺乏这样的自信。
  严萧潇不得不面对的还有乔宇的一番话。
  无疑乔宇提出的建议,对他有巨大的吸引力。可以公派留学,无论对谁都是有强烈诱惑的。然而,如果严萧潇答应下来,那就意味着再也不能实现自己去攀登文学顶峰的梦想;就将意味着自己恐怕有生之年都要留在江州,留在茜草坝上,用一个新身份去面对身后这盘大工厂,面对这里的事和人。
  说心里话,这对严萧潇实在太过矛盾了。此刻对于江重厂,严萧潇有数不清的难以面对,他真想挥手而去,从此不再归来,不再踏上这片令他充满伤心的土地。可是,他又对这里充满留恋,充满不舍,充满无法名状的愧疚。
  此外还有不甘、不忍、不奈。充满一种想用自己的一生去搏击的挑战欲望,就像江面上飞翔的江鸥,想用自己弱小的躯体去搏击江上的浪涛。
  夜色迷离,江涛拍岸,严萧潇自己都不知道坐了多久,终于在心里有了决定。站起身准备回去。
  此时他才发现,隔着几十米的另一块江心石上也坐着一个人。
  今夜无月,他又满腹心事,竟然一直没有发现。
  严萧潇心想,也不知道是谁?居然和我一样傻痴痴,喜欢独坐江心石。
  他身不由己朝那块江心石走去,等走近了才吃惊地叫出来。
  “师姐。”
  董芷兰听见身后传来严萧潇的声音,也吓了一跳,回过头问:“萧潇,你怎么会找到我?”
  严萧潇伸手把她扶下来笑着说:“没有啊,我是没有看见你也在江边。怎么啦师姐?睡不着?”
  严萧潇问的时候,心里已经有些明白了什么。
  董芷兰下来后,并没有松开严萧潇的手,任由着他牵着。
  两个人慢慢朝回走,她似乎很享受这种惬意的温馨关怀。
  “是啊,睡不着就来江畔听江涛拍岸。这不是你告诉我的吗?你怎么样?刚刚从乔司长那里出来,所以睡不着也来听听江涛?”
  “嗯,今夜心绪如麻,叫人怎得安宁?”
  “乔司长都和你说了?”
  “说了。”
  “你和秦颖谈得怎么样?”
  “我们明天办理离婚,然后她辞职离开江州。”
  严萧潇从来不会有什么事瞒着董芷兰。在茜草坝董芷兰是他最谈得来的人。
  听到严萧潇的决定,董芷兰心中一动,不由自主将身子倚在了他身上,情深意长地问了一句。
  “你以后怎么想?一个人带珏珏?还是让珏珏跟妈妈走?”
  “我不会放弃珏珏。”
  严萧潇平静地回答。
  他并没有推开董芷兰,由着她掖着自己的胳膊依靠在自己身上。
  严萧潇明白董芷兰想什么,从来就明白,只是他不能表示什么。过去有秦颖,现在有珏珏,他不想让董芷兰卷进来。最重要的还是,严萧潇心里的董芷兰是姐姐,是知己,却并不是爱人。
  此刻,他知道董芷兰心事,尤其在这一刻更不想伤害她,情愿让她暂时有点温馨的关爱。
  “萧潇,我想辞职。”
  董芷兰说出了自己思考一夜的决定。
  她希冀着得到严萧潇的支持,更渴望可以从此一起面对人生。
  这次事故彻底击碎了董芷兰对茜草坝的梦想,她再也无法面对支离破碎的车间。董芷兰没有严萧潇那种不甘失败,挑战人生的气度。她觉得自己终究是个柔女子,实在不适合留下了。何况,此地只剩下了痛苦与伤心?她的好友一个个离去,王谦、黄胖子都去读大学了,付春华早就出国嫁为人妻。
  还有严萧潇,他虽然人还在江州,可毕业以后呢?他是一只大鹏鸟,本来就会在九天翱翔的人,毕业以后更加是天高任鸟飞的大好局面,一个小小茜草坝怎么会留得住?原来妻子在这里,女儿在这里,今后连这一点牵绊都不存在了。那她留下还有什么意思?这次又受了处分,更加让素来争胜好强的董芷兰心灰意冷才会最后下决心离开。
  严萧潇轻声回答:“我支持师姐这个决定,你是应该出去走走,看看了。茜草坝太小了,走吧。”
  “萧潇,你能不能不要再叫我师姐?”
  董芷兰不满意地责怪。
  “不叫你师姐?叫什么?你本来是师姐啊。哦,也对,你要辞职了,我现在也不是厂里的人,行,以后只叫你姐,怎么样?”
  “你为什么一定要叫我姐?我才大你两岁。知道吧?”
  董芷兰有些嗔怪了。
  严萧潇转头看看她的眼睛,笑着说:“不愿意做我姐姐了?好吧,以后叫你芷兰。”
  董芷兰眼睛里闪出光,更紧地依偎着严萧潇。
  严萧潇不想让她有更多误会,又不想直接去伤她的心,想了想。
  “芷兰,我对自己的未来还很迷离,连自己走什么路都一片茫然。身边还有个女儿。过去你是我在这里最好的朋友,也是我姐姐。当然,现在我很快离婚了,并不等于我们只能保持朋友和姐弟关系了。可我没有想好以后会怎么样?不过,我不会忘记你。让我想想明白吧。”
  董芷兰明白了,这是严萧潇又一次的婉言拒绝。
  他说的也是实情,是应该让他好好想想。一厢情愿不是爱情,董芷兰不是那种拿不起放不下的女子。
  她爽朗地笑了,然后更紧地挽着严萧潇的胳膊,大步朝前走着。
  “好,我记住你今晚在江边的话了,你也不能忘记!姐决定了,周一正式交辞职申请。”
  严萧潇也笑了。
  “然后呢?”
  “然后先回北京,回家看看爸妈,再出国去旅游,去看看欧洲,看看美国。对了去看看付春华,她做妈妈了,生了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我是干妈。”
  董芷兰完全恢复了往日的爽朗。
  “我竟然不知道。春华姐嫁给了美国人?”
  “美籍华人,很有钱,姓张。”
  两个人走上江岸。
  身后,大江如练,滚滚东流。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