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军事历史>烽火青春>第二十九章 入伍

第二十九章 入伍

作品名称:烽火青春      作者:依山行      发布时间:2019-04-01 13:54:15      字数:3538

  廖莎扶着石林转过了身,莎莎窃窃地说:“石林哥哥我数一、二、三数完了,咱们一起转身抬枪就打,一人一个,左边那个是你的,右边的那个交给我。”果然在小声地数到三的时候,双双转过身来两个点射,卫兵就应声倒下。莎莎赶紧跑过去,取了钥匙就打开了大门,石林走出了大门,莎莎还在后边。突然就听到有人喊了一声:“站住!谁都别要走。”这是李志强的声音,是廖莎莎最不愿意听到的声音。莎莎快速地一转身时,李志强这时已经惊呆啦,直到此时他才明白过来自己始终都被廖莎莎给骗了,他几近于发了疯似的像一只将要垂死的饿狼发出的声音,有种撕心裂肺的感觉。他彻底崩溃了,他完全早就可以取了廖莎莎的性命的,只是一直对她心存幻想。幻想她能感受到他对她的好,可是今天这个幻想彻底在他的面前破灭了,他陡然生出了无边的恨,这种恨是无以复加的。于是他趁着廖莎莎不备举手就是一枪射向石林,廖莎莎已经来不及提醒石林了,最后时刻她飞身一跃挡在了石林的身前,这时子弹正中莎莎的胸膛,石林在惊醒的同时举枪就射,一连打了三枪,枪枪都打在李志强的胸膛,李志强倒在地上结束了他罪恶累累的一生。
  廖莎莎无力地向后倒去。石林一把抱住了她,重复着大声地喊着莎莎的名字,沙哑的声音里含着痛惜和无限的爱意。
  “莎莎!莎莎!你坚持住,你要醒着,走!咱们这就去医院,你不可以放弃。”石林艰难地抱起莎莎,大步地向医院方向跑去。他忘记浑身伤口的疼痛,忘记了虚弱无力的双腿,他正在拼尽全力地奔跑。莎莎胸口流着血,顺着手臂流了下来,一路滴答,一路鲜红。情报处的院子里响起了警报声,紧随其后,石林的背后响起了枪声和喊叫声。
  莎莎用最后的一点力气睁开了眼睛,她看着石林抱着她狂奔的样子嘴角有一些淡淡的笑,声音微微地说:“石林哥哥你抱紧我,抱紧我,让我再好好地看看你,我要永远永远地记住你的样子。”石林停了下来,他把脸贴在廖莎莎的脸上。
  廖莎莎平静地走了,在她的石林哥哥的怀中走了。嘴角挂着永不消失的笑意。
  
  郊外的小树林里廖莎莎的土坟前,石林、紫青、虎子、槐花等等一行人庄重得举起手臂,他们在替廖莎莎宣誓,经上级决定允许追加廖莎莎为共产党员。这庄严的宣誓声在广阔的山林中久久地回荡。
  
  一场大雪过后,江城的郊外炮声轰鸣,解放军的先头部队已经抵近江城了。而江城里的国军还在做稀疏的最后的挣扎。但是大势已去,大街上到处都是丢掉的偷着逃跑的国军的衣裳,市政厅里早已人去楼空了。情报处的大门歪斜着坍塌在一边。
  12月30的夜晚,解放军总攻开始了。江城的外围不多久就被攻破了,大军长驱直入。国军眼看着无能为力了,最后只好知趣地向后方撤退。
  第二天早晨,江城早早就醒来。学生、先进青年、广大市民很早很早就自发组织来到了街头,他们拿着各色的小旗帜有的举着红色的条幅,喊着欢迎的口号,个个气宇轩扬地从大街上走过。整个江城市热闹非凡。
  石林已经两夜没睡觉了。要做的事情太多了,什么筹款筹粮、组织活动、做好工作的对接、做好入城的宣传、安抚、调剂、恢复生产、恢复市场经营,总之要让人们快速地安顿下来回归崭新的生活。市政厅的大礼堂里挨挨挤挤坐满了人。上级领导站在主席台前发言:“同志们,请大家记住今天,它是江城市得到彻底解放的日子。是无数个坚强不屈的先烈用生命换来的日子。所以我们要珍惜它。现在人民得到解放了,但新的问题又来了,我们面对的是一个残破不堪的城市,它正身处百废待兴的时候,我们必须要马不停蹄地加强对它的管理和经营。这就需要一个过硬的领导团队,现经党委决定,江城市的市委工作有石林同志负责,同意的请举手表决。”话音刚落,大厅里所有人都高高地举起了手。
  “好!就这样全票通过。”
  
  不几日大部队要向南方继续开拔了,城南门口挤满了前来送行的市民,石林看着虎子和槐花都身穿新军装披着大红花高高兴兴参军的样子,心里无比地欣慰。去吧!成长总是要经历风雨的。
  “去了后,要经常来信。另外要照顾好槐花。”
  “放心吧叔,等全国解放了我就来找你。”虎子兴奋地说,槐花和虎子最后笔直地站在石林和紫青面前双双举手敬礼,然后转身离去。
  石林和紫青向远去的部队不停地挥手,再挥手,此时一轮朝霞刚从东方升起。
  
  很快,小虎被编制到381团3连1班。班长刘迅东是个山东人。敦实的个头,皮肤黝黑,看上去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听说十三四岁就跟随父亲闯关东了。后来参加了东北民主抗日联军,东北解放后就被编制到解放军381团了。这一路打下来可以说他是个老战士了,他总有说不完的故事。每次说起他伏击小日本的那一章节的时候,他都特别地兴奋,情到高潮时他就会模仿怀抱机枪的样子向前突突突地扫射着。看着十分痛快。没事的时候一些小战士和刚入伍的新兵都爱围着他听他讲一些奇闻怪事。
  张小鲁和小虎是一起参军的新战士,河南人,身材瘦小,但是眼睛很大,精气神足足的。人小但是特别地勤快无论你在哪儿,只要一喊张小鲁,他都能准时地出现在你面前,并且笔直地站着随时等待你的吩咐。弄得全班甚至是全连的新老旧兵都特别地喜欢他。连长李勇几次想把它要去当做自己的勤务兵,无奈刘迅东就是不愿意放人。它是全班的乐点,没有了他行军途中就更显得无趣了。
  “小河南”是大家送给他的外号或者说是对他的昵称,时间久了以至于都把他的真实的姓名给忘了。小河南对小虎好像有天生的亲近感,无论有什么心理话他都愿意跟小虎说道说道。闲暇时间小虎也愿意听听一个人絮叨,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小虎渐渐地把他当做自己最为知心的战友了,两个人可以说无话不谈。
  国军在南撤的途中炸开了黄河的大堤,洪水泛滥,一家人只剩下爹爹和自己了。娘被洪水卷走的时候还挣扎着喊着自己的名字,那一刻自己却显得那样的无能为力,唯一能做的事就是紧紧抱着怀中的一颗大树眼睁睁地看着娘被越冲越远。后来爹爹找到了他,但是遍野荒芜颗粒无收到哪儿才不会被饿死呢?赶巧不久后解放军路过那儿,老爹爹毅然决然地就把他送到了部队,因为他还小部队不愿意接受他,但是驾不住他老爹的一再请求:“你看这年头饿死一个老的也就算了,不能再让这样一个年轻的小儿再给饿死了,那就太可惜了,你们就收下他吧,就当是给他一条生路吧!”带兵的李勇驾不住他这一番说道,流着泪点头答应了,那一刻小河南的老爹高兴的几乎跳了起来。
  对新兵的训练是在队伍前进的空档时间里来进行的。在这样的特殊时期,不可能特意腾出时间来做专门的教导。只有靠老兵带新兵,无非是如何握枪、怎么看准星、什么情况下扣动扳机,如何匍匐前进,如何在行动中掩护好自己、怎样投掷手榴弹,怎样和战友冲锋的时候相互交错掩护等等。
  赵老四是炊事班里掌大勺的,全连的伙食都要由他来过问,每天比谁都忙。李勇让他来带训小虎,可是他一直都抽不开身,弄得小虎入伍两个多月了却一直还不知道枪是怎么拿的。弄得小虎非常不高兴,他找过李勇几次想让他给重新再另选一个人来带自己,但是班里确实已经没有别的人选了。
  “小兄弟过来一下,我这儿正缺一个人手,帮摘下菜,快点嘛,可别磨磨唧唧的了。”赵老四站在土屋檐下向小虎招手。小虎蹲在一旁看几个老兵在示范如何擦枪。
  赵老四喊他的时候它正看得入神,最终他还是不得不向炊事班厨房走来。
  这是一个临时租用的四合院,四面土房对开,中午的阳光洒满了院子,如果不是战争时期,这一天肯定是一个心情愉悦令人神往的。
  “我说小兄弟,一看你就又耍起了小脾气喽!我说你着急个啥子嘛。学习不是一朝一夕的呦,赶紧做饭,吃完了我们到后山上联系射击去。”赵老四是个四川人,说起话来抑扬顿挫。小虎听说可以摸枪了激动不已。
  
  后山其实就是一个不大的土丘陵,上边长满了洋槐树,赵老四摸着自己的络腮胡子,趴在地上,一支长步枪放在前边,赵老四给小虎一一示范着怎么趴下、上膛,瞄准扣动扳机一连串的动作要一气喝成,不可以拖泥带水的。他还说打仗面前千万不要犹豫、该打就打、该冲就冲。唯唯诺诺的反而会害了自己的。日落之前小虎掌握了许多要领甚至连拼刺刀的一些诀窍都学到了。小虎感觉到非常的充实,他认为自己一下子进步了很多,距离成为一名真正的战士已经不远了。他渴望尽快参加战斗,他渴望去经历真正的血与火的洗礼。
  部队还在休整期,等到春季来临的时候准备将要发动一次大的攻势。现在全国各处都在响应共产党的号召,人民群众和当地党领导下的地下组织都在摩拳擦掌几欲揭竿而起。总之国民党领导的政府已经成了强弩之末了。
  刚进381团,槐花就被编制到团卫生连了。王芳是卫生连的领导,齐耳短发,说话干净利落,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三十刚到的年龄做起事情来那真是雷厉风行。
  槐花跟着王芳先从如何清洗伤口;如何包扎漱口学起,作为战地卫生员这是最起码要会的基本常识。槐花干活从不挑挑拣拣的,她觉得新的环境下什么都要学习。总之只要多学对自己肯定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王芳看到槐花做事情这么认真仔细,不由得打心眼里喜欢上这个小妹妹了。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