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军事历史>烽火青春>第二十七章 被捕

第二十七章 被捕

作品名称:烽火青春      作者:依山行      发布时间:2019-04-01 12:03:46      字数:3942

  灯光下,石林看着廖莎莎手写的消息,心里无比激动,他当然知道这份情报的份量。因为它及时地到来,一下子可以挽救多少革命志士。他也知道为了这份情报,廖莎莎冒了多少风险于不顾呀,这一功劳一定要给她真切地记上。石林和紫青快速地通知了江城里的地下工作者,但是还是有一些同志没能够及时联系上。在战场上失败的国军在江城里开始了疯狂的搜捕,一些革命志士和凡是看起来像的青年纷纷被推上了车,是或不是他们一点都不关心。整个江城如漂泊在凶风巨浪中的一艘小船危在旦夕。
  一场飓风过后,江城又一次失去了多少个英雄儿女。李志强开始对一些被抓捕的青年进行残酷的刑讯,在接下来的几天当中有几个挺不过酷刑的年轻人都同时指出了同庆街上的一个米店,那是一个重要的联络点,至于是哪一个他们都说不清楚,因为都是晚上到过那个地方,确定不了。李志强决定要来个漂亮的收尾,如果能抓出一个大人物那他这个站长岂不也要往上升一级了。于是除了行动不便的廖莎莎外,特别行动小组的成员每人都要监视一家米店,找出证据顺腾摸瓜。
  廖莎莎突然发觉身边的几个小分队的成员都不在了,她预感到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在发生,而自己一无所知。焦虑的她从楼上下来去了趟洗手间,当她回来路过刑讯室的时候,从高高的窗户里传来李志强的声音:“如果你知道是同庆街哪家米行的话,我劝你赶紧说出来,如果说晚了那你的供词就无任何价值了。我们已经派人在哪儿监视了早晚有人会露出尾巴的。”
  同庆街,米行,这些关键的字眼一个个地蹦进了廖莎莎的耳朵里。她再也按耐不住了,石林哥哥的米行就在那儿,莫非有人已经泄露了秘密。无论怎样一定要赶紧让他知道他的危险。廖莎莎拄着双拐径直朝大门走去,门口的卫兵拦住了她的去路:“站住,出示你的出门牌(这是情报处的规定,凡是外出的人必须出示出门牌,否则谁也出不去)。”卫兵面无表情,
  “我是特别行动队的1005号,我是廖莎莎,站长正在审讯,我不便向他请示,但是之前我已经和医生约好了今天准时到医院复查腿病,现在眼看时间来不及了,医生过时不候,请你通融一下,拜托!”廖莎莎祈求地说。
  “你的一切行为在我这都行不通,赶紧去申请出门牌,再说我只认出门牌。”说完卫兵闭口不语。
  “哎!我说你这个人怎么可以这样,特殊情况为什么不能通融一下,我都拄着双拐挪到这儿了,你也太固执了吧,难道你还让我在挪回去?我说你也太冷血了吧!真是没有一点恻隐之心。”廖莎莎故意把声音提高了几倍,她希望李志强能够听到并且出来。果然经过一段吵闹,李志强真的走了过来说道:“怎么了,在大门口吵吵闹闹的成什么样子。”
  “长官!这位女士在没有出门牌的情况下偏要闯大门出去,你看怎么办?”
  李志强慢慢地转过头来,不停地盯着廖莎莎看:“他说的可是事实?”
  “没错,我是没有出门牌,可是我楼上楼下找遍了,就是没找到你,你想想我拄着双拐来来回回地跑多不容易,后来听说你在审讯室,我又不方便进去。但是上次我约的医生嘱咐我今天一定要准时去复查,他过时不候,怎么办?眼看着时间不多了,我能不急嘛!站长?”说到这儿廖莎莎委屈地呜咽了起来。李志强这才明白,他赶紧从身上掏出牌子递给了廖莎莎说道:“好了好了!赶紧去吧!别错过时间了。”
  卫兵赶紧开了大门,廖莎莎转身谢了谢李志强,然后一扭一扭地走出了大门。
  还是医院的后门,还是那个老吴,廖莎莎给了他一封信,又嘱咐了几句,老吴转身就朝同庆街方向走去。
  
  一来二熟,虎子一看到老吴,就知道有重要的信息。他佯装老吴是来买米的,就招呼槐花给老吴称了几斤大米。在递给老吴米袋的时候从他的手心暗自接过了信纸,这一切神不知鬼不觉天衣无缝。
  石林看到信后,情不自禁地吸了一口凉气。他庆幸这段时间没有安排活动,要不然所有的都给暴露了。看来同庆街的米行不是久留之地了,现在的国民政府好像要疯掉了,往往这临死之前的疯狂是最可怕的。
  接下来一段时间石林的米行照旧营业,除了做买卖其它的全部停了下来。
  经过一段时间的监视,小分队一无所获,几大米行他们竟没发觉一丝的破绽来,李志强有些怀疑,等他亲自带着人马前来暗访的时候居然发现有几家米行都刚刚才易了主。李志强闷闷不乐地回到情报处在分队成员面前破口大骂,说他们就是一群废物,刚刚到手的线索就这样白白地给糟蹋了。
  
  十二月份正是江城最冷的时候,天空时不时的还下着大雪。人饥地荒的年代生活更是苦上加苦。战争在慢慢逼近,有时好像就能够听到来自北方的炮声。警备署署长孙大龙两周之前就已经飞往广州了,这儿的烂摊子一手就甩给了他的副官,一切以保命要紧。在他看来国民政府在大陆的局面很快就会完了,必须提前谋划自己否则后悔都来不及。
  李志强没有接到要撤走的命令,同时他也没有赶紧走的想法。他在钓一条鱼,他想在钓到一条大鱼以后再走,那样他就有向上升一级的资本了。
  为了声援即将到来的解放,石林正在领导江城的地下组织准备发起一次声势浩大的游行示威活动,他想以这种全民奋起的革命趋势来警告那些反动派,希望他们能够认清形势不要再做无谓得垂死挣扎。
  各大学校的学生,游行的路线、口号、发起时间等等,石林事无巨细,从头到尾每个环节都要亲自落实到位。他希望这次不会有流血和牺牲,但他却能预感到这血腥的味道。没办法革命就要流血,没有这些血的教训是唤醒不了国人的。如果自己不是江城的书记,没有更多的重要事情需要他的话,他愿意走在队伍的最前边喊出自己的口号,喊出自己的心声。
  这一天天空下着雪,大街上人流熙攘,各大高校的学生都自发地来到了预约的地点,他们开始有序地组织起来,手挽手肩并肩唱着革命歌曲,向前走着。有时他们高举手臂喊着口号:“打到反动派,重建新中国,迎接自由、平等、民主……”队伍越来越壮观,不时会有一些群众自愿地加入进来,声势浩大,喊声沸腾,整个江城顿时沉浸在一片激情奋进当中。突然到处响起了警报声,这是全城进入戒严的警示,但是所有参与游行的人们却好像没听到一样,依然决然地前行。在距离市政府不远的大街上警备署布置了几层木马桩,马桩后边站着无数个荷枪实弹的警备队队员,他们正虎视眈眈地看着那像洪流一样涌来的人群。他们开始向人群喊话,所有的脚步依旧向前;他们向人群投掷烟雾弹,脚步还是依旧向前;他们向天空鸣枪,脚步坚定地向前;他们终于露出了獠牙,向人群扣动了枪。人群没有退缩,后边的人抱起了倒下的人继续向前,人们推翻了马庄冲向了军警,他们夺下了他们的枪支和子弹,枪声顿时四下响起无数个人倒下,又有无数个人跟上。这时江城的雪下得越来越大,到处白茫茫的,但是在通往市政厅的大街上却洒下了鲜红血液,这鲜红血液在这浩瀚的雪白中如同一朵朵耀眼盛开的红色雪莲。
  枪声四下里不断,大街上游行还在进行。警备署的军警都躲在市政大厅里不敢走出半步。人们群情激昂,他们眼含热泪,即是对逝去战友的痛惜又是对即将到来的黎明而激动。游行在晚上九点结束,枪声也渐渐远去。
  
  晚上十二点了,石林伪装好以后,提着箱子从讲习所后门悄悄地走了出来。在拐过大街的时候他感觉身后有两个人影一直尾随着自己,他陡然意识到,坏了,被盯梢了。
  “难道自己已经暴露了?”他反问自己一下,“那又怎么样?但是不能因为自己,最终把紫青也给牵扯进来。必须想办法把他们给甩掉。”石林脚下加快了速度。他在一个卖布的小胡同里猛地拐了个弯,闪进了小胡同,胡同小,这儿死角多而且光线暗,容易隐身。石林在一个断墙旮旯下蹲了下来沿着缝隙向外看着,不一会儿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出现了,他们手里拿着枪小心翼翼地四下里搜索。其中一个人影拿着枪向石林这边走了过来,石林伸手向腰里摸去。石林心跳在加速,他想好了如果他们发现自己的话,他就会奋不顾身与他们同归于尽。正当那个人要接近石林的时候,突然一只野猫从石林的身后一跃,喊叫着朝对面跑去。这一下几乎要把那个要靠近的人给吓死,他赶紧灰溜溜地跑开了。过了一会等那两个人的脚步渐渐远去了,石林才从墙角处站了起来,弹了弹身上的灰尘折回头走向家里。
  
  “我被跟踪了!”这是石林回家的第一句话。
  “那咱们现在就搬家!”紫青随口就说,没有一点犹豫,对于她来说不需要犹豫,因为照顾好石林当然也包含他的安全,这是她职责。
  “别急,半途被我给甩掉了。不过自然盯上了我,早晚都会找到我的,除非我从人间消失。以后我可能回来就少了,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如果一周不回来的话,你要做好从这里撤走的打算,通知江城所有的革命同志,然后把电台埋在地下,文件全部烧了或搅碎用水冲走。不要试图去打听我联系我,按照指定的地点寻找组织。听到了吗?”石林语重心长地说,紫青咬着嘴唇噙着泪水默默地点了点头。
  
  就在石林与紫青谈话的第六天中午的时候石林被捕了。那时他正在给他的学生上课,由于一些经不起金钱诱惑的青年告密,导致他和他的一些学生被当时逮捕了。石林面不改色地说:“你们不要再做困兽犹斗了,枪声就在不远,难道你们是聋子么。自欺欺人,多么可笑的事情,摘下面具来吧!让我仔细地看一看你们这些残破的面容。”石林慷慨激昂地大声地说着,几个探子堵上了他的嘴,用黑布蒙上了他的眼睛然后就推上了卡车。
  
  李志强躺在藤椅上抽着雪茄闭着眼睛,他在享受着他的收获,功夫不负有心人,鱼终于让他给钓着了,石林(共党江城市的书记)最终还是栽在他的手心了。什么是资本,这就是资本,这就是向上晋级的资本。想着想着李志强控制不住阴森森地笑了起来。
  
  审讯室里,李志强看了看满身是血的石林,修了下自己右手最小的一个指甲说道:“说吧,江城市的书记!说说你的过去,说说你的现在,当然将来就不用你说了,因为你已经没有将来了。”李志强突然走到石林面前支起石林的头似笑非笑地看了看,这一看倒让李志强产生好似以前在哪儿见过的感觉。仔细想了想,这不就是他让廖莎莎和周大同去监视的那个人吗。李志强越想越害怕起来,这么长时间他们怎么就一点破绽没监视出来呢,顿时他心生疑虑。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