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潮歌>第五十二章 最难面对的面对

第五十二章 最难面对的面对

作品名称:潮歌      作者:江南铁鹰      发布时间:2019-04-02 02:17:31      字数:3619

  严萧潇自从得知了孙连仲的事儿,一刻也没有停止过思考。自己该去怎么面对,面对不得不面对,还有不能不面对的人和事。
  当他怀着满腹悲哀与愤怒,不顾一切地将自己对这次事故的全部疑问和观点抛出来之后,心中似乎畅快了许多。然而,他要穿过这个并不大的足球场,走向自己那个曾经给自己带来许多温馨的小家的时候,另一种难以名状的苦恼与怨恨,还是再一次填满自己的胸臆。
  无数的往事一股脑袭上心头,让严萧潇的步子变得那样缓慢而沉重,他几乎是一步一停地拖延着走近小平房的时间。他在不断拷问自己,同时拷问与妻子走过的这些岁月,拷问自己在这场婚姻中,究竟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他也考量自己究竟是不是婚姻中守住忠贞的一方?思考自己是不是真的有权利去责问妻子的出轨?如果有人问他,你爱过你的妻子吗?你又是否始终如一地爱着她?你的心里有没有爱过,甚至还在爱着别人?严萧潇真的可以问心无愧去回答吗?
  那么,如果不能,秦颖的出轨就真的因为是她的淫荡或者不贞吗?如果严萧潇从认识妻子第一天起,就对她敞开心扉去爱;如果严萧潇一直只深爱着秦颖,用爱去滋润和温暖她;如果严萧潇从婚姻的一开始,就去用心经营自己的家,秦颖还会做出这种事情吗?
  严萧潇觉得自己是经不起这样拷问的。
  严萧潇走到自家门口,看见了保卫科一个干部斜靠在门框上。
  那个人轻步迎过来低声打招呼:“严萧潇,你回来啦?千万别误会。我们是怕她想不开,做出什么傻事来,你又不在家才做这个安排。屋子里林秀秀在陪着。你回来好好和她谈谈。我就走啦。”
  严萧潇点点头。
  “谢谢啊,你辛苦了。”
  严萧潇上前轻轻敲敲门。
  “谁啊?”
  里面是林秀秀的声音。
  “我,严萧潇,可以进来吗?”
  “萧潇回来了,门没有关。”
  严萧潇推开门,穿过小厨房,掀起门帘走进小屋。
  看见秦颖躺在床上,脸朝着里面,听见声音也没有回头。
  林秀秀坐在床头,看见他站起身。
  “你回去吧。这两天辛苦你了。”
  严萧潇对林秀秀说。
  “我没事,你回来就好了。我赶紧回家一趟,我儿子丢给他管真不放心。”
  林秀秀说着朝外走。
  严萧潇说:“我送送你。”
  两个人走出门。
  林秀秀低声说:“你多劝劝她,她情绪不太好,一直这么躺着,也不吃东西,千万别去责怪她啊。你也想开点,你们还有珏珏不是吗?”
  “谢谢你秀秀姐。你放心吧。我不会责怪她的。”
  严萧潇送走林秀秀关好门。
  重新走进屋,倒了一杯开水,走到床前,一只手轻轻推推秦颖的背,柔声说:“喝口水吧,说,你想吃什么?”
  秦颖突然坐起身,一把抱住了严萧潇放声大哭起来。
  严萧潇连忙一只手抱住她。
  “别哭、别哭,慢点小心开水烫着了。”
  他温柔地将妻子搂在胸前,把茶杯递到嘴唇前,轻声说:“先喝口水,然后告诉我想吃什么。要是家里没有,我去买。无论天大的事儿,咱们都不怕。慢慢说行吗?”
  秦颖抽泣着摇摇头。
  “我不饿,不想吃。萧潇,你打我,骂我吧,别对我这么好。”
  严萧潇轻轻用手指戳戳妻子额头。
  “傻货,我什么时候打过你,还是骂过?”
  “萧潇,是我……”
  秦颖挣开严萧潇,转过身子。
  “我背叛了婚姻,是坏女人。咱们离婚吧。”
  严萧潇却重新把妻子的身子扳过来面对面看着,一字一顿说:“颖颖,现在你冷静听我说。你的确背叛了婚姻,可我却始终在背叛爱情,或者说从来没有真正爱你。我们的婚姻也许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让两个不爱对方的人生活在一起,是对双方的一种痛苦。我同意离婚,不过我必须搞清楚一件事。”
  秦颖不再哭泣,凝神望着他,仿佛第一次认识他一样。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在这种情况下的见面,自己的丈夫会如此善解人意对待自己。
  “嗯,你想知道什么,我都一五一十,绝不会隐瞒一点点。”
  “我想知道,你爱孙连仲吗?”
  严萧潇犀利地直言不讳。
  秦颖浑身抖了一下,却高昂着头非常明确地点了点。
  “那好,你认为他也爱你吗?是认真的吗?”
  秦颖有点尴尬地侧过脸。
  “他已经回老家离婚了。他……现在怎么样?”
  秦颖突然转过身抓住严萧潇问。
  严萧潇感觉到她对孙连仲那种发自内心的关爱。
  心中还是有一丝丝的嫉妒,却又很快烟消云散,轻轻拍拍她说:“他的事儿等一会再说好吗?你放心,我严萧潇不是落井下石之人。”
  “谢谢你,萧潇,谢谢。”
  秦颖逐渐平静了。
  严萧潇觉得下面一个问题,才真是很难开口了,可他必须搞清楚。
  “我想知道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开始的?”
  严萧潇问的很尖锐,又很含蓄,真正的内容怕也只有他们两个才明白。
  秦颖脸突然变了,再一次转过去躲进床里没有回答。
  严萧潇立刻就明白了自己要的答案。
  他不在追问,站起身慢慢走到窗前,朝外面看了一阵,再一次调整自己的情绪,也要思考另一个更重要的问题。
  秦颖转过身看看窗前的他,她知道严萧潇已经有了答案,便从床上起来,默默坐在桌子旁边,等待着丈夫的最后决定。
  秦颖知道,这个后果会有多可怕又有多艰难。离婚容易以后怎么办?孙连仲这件事怕是很难逃过劫难了。
  秦颖想想都后怕,不知道应该后悔让孙连仲留在自己屋里耽误了,还是应该庆幸留下了他?
  秦颖对化铁炉一窍不通,更不会知道居然会发生如此恐怖的事件。这么多活生生的人,就这样死的死了,残的残了,连三个师傅都炸得躺在床上。
  如果严萧潇在现场指挥,如果孙连仲没有留下……秦颖不敢想下去。
  现在事故发生了,孙连仲罪责难逃。他毕竟是应该在现场指挥的人,可也因此逃过一劫,保住了命,而且毫发无伤,只是吃官司坐牢怕是逃不过的。
  如果自己选择离婚,选择等他,可能需要很长时间。五年,还是十年?她不知道,可秦颖决定等他。只是女儿怎么办?他们离婚以后,珏珏该跟自己走吗?
  秦颖不知道今后的路又多长,有多难走,自己有这个能力带着不满三岁的小姑娘走下去吗?
  留给严萧潇?自己能开这个口吗?秦颖心里清清楚楚,这个女儿不是严萧潇的亲骨肉。秦颖现在真正怕面对的是这个问题了?
  其实,这就是严萧潇同样面临的两难选择。
  他已经有了答案,珏珏不是自己的骨肉。现在该怎么办?丢给秦颖似乎是最合理的选择,她是孩子的亲妈。凭严萧潇对秦颖的了解,她选择离婚就是选择了孙连仲,一定会守到孙连仲出狱的。可是他们离婚以后,秦颖会直接面临去哪里?
  她已经不可能留在江州,厂里一定会劝退,或者辞退她。这都已经是给了她二爸很大的面子,不然很可能是开除。她去哪里熬过今后的等待都是未知数,又怎么拉扯一个三岁的孩子?何况她根本不会带孩子,生了就没有带过。在北京有严萧潇妈妈和秦达坤夫妻照顾,而且两家都有阿姨,根本不需要秦颖操心,也没有喂过奶。严萧潇接回来后,就交给了罗妈妈照顾,还有罗玉荣帮忙,秦颖同样没有管过什么事儿。
  如果现在交给她一个人带,只怕带不了三天,珏珏一定生病。珏珏是严萧潇心头肉,就是知道不是自己亲生,还是那样舍不得。
  严萧潇终于做出了自己的决定,他转过身走到桌子旁边在秦颖对面坐下。
  秦颖心慌慌地望着他,知道他要摊牌了。
  “颖颖,我们明天去办离婚吧。办好手续,你就办辞职,我送你回北京。当然你愿意回银川也可以,不过我建议你回北京,让二爸帮你另外找一份工作。”
  严萧潇说得非常平淡,平淡得让人觉得根本不是处理自己的事情。
  “嗯。我听你的。”
  秦颖垂着头答应。
  “孙连仲这次应该算渎职吧?我估计至少五六年,你要有思想准备。”
  严萧潇继续说:“珏珏,留给我。我只有一个要求……”
  严萧潇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决定。
  秦颖抬起头用充满感激的目光望着他,小心地问:“什么要求?”
  “你永远不要告诉珏珏真相!也不要让任何人知道真相!珏珏就是我亲女儿!”
  严萧潇说得斩钉截铁。
  秦颖一脸泪花,一句话说不出来。
  “我最后问一件事,珏珏的身世有第三个人知道吗?”
  秦颖非常坚决地摇摇头。
  “没有。他也不知道。我没有告诉他。”
  “好。从此你把这件事忘记,珏珏就是我和你生下的亲女儿,我会好好养大的。等你安定了,我会带珏珏去看你,你永远是珏珏的妈妈,我永远是她爸爸。这是我唯一的离婚条件。”
  严萧潇说出这些话,突然变得轻松了。
  秦颖却彻底崩塌了。
  她放声大哭一头扑进了严萧潇怀里,呜咽着说:“萧潇,我不离了,我不离婚了。你原谅我一次,我和你好好过日子,我们好好带珏珏。我再生一个,给你生一个孩子好不好?”
  严萧潇苦笑着抚摸着她的头。
  “别傻了,颖颖,你不爱我,我也不爱你,既然如此又何苦绑在一起熬日子?”
  严萧潇扳起她的头,像亲妹妹一样在她额头亲了一下,然后站起身。
  “颖颖,从这一刻开始,你就是我亲妹妹。哥哥会一直爱护你、照顾你的,好好回家去等着孙连仲吧。我会设法尽可能减轻他的罪责,让法院量刑轻一点。”
  “谢谢你萧潇哥。”
  秦颖也站起身,她看出严萧潇打算走了,吞吞吐吐说:“今天不走行吗?让我最后做一次你的妻子。”
  严萧潇决绝地摇摇头,走向门口。
  “记住今天的话,只有当着珏珏的时候,你是妈妈,我是爸爸。你好好休息一下,我让保卫科不用再看护你了。我现在去看看珏珏,等一下你去那边吃点饭,我去的时候先买点菜。我们陪珏珏吃顿饭,就不在这里吃饭了。还有,晚上你可以回来睡,也可以留在那边小楼陪珏珏。我不回来,乔司长找我谈工作。我在招待所休息了。快洗个脸,把眼睛哭肿了会被珏珏看出来。”
  严萧潇拉开门走出去。
  秦颖跌坐在凳子上。
  从此以后她要走一条完全没有依赖的路。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