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军事历史>烽火青春>第二十四章 相见

第二十四章 相见

作品名称:烽火青春      作者:依山行      发布时间:2019-03-31 16:03:55      字数:3278

  “石林哥!上午,我从未见过的一个陌生人来找你,说是你的学生,但我看他却不像,如果这样的话,那就只能说明咱们这个地方现在已经不安全了。”紫青看着石林。
  “我认为现在他们都是在试探什么,所以轻易不要动,否则一切都将暴露了。我有一种感觉,一场大的风雨将要来临!”石林注视着这黑暗的小屋,目光如炬。
  “紫青谢谢你,也谢谢组织上对我的关心和照顾,虽然你不是我的妻子,但是你却给与我家一样的温暖和体贴。无论将来是什么样子,我将永远记住你,记住我们两从拥有过的这段难忘的幸福和曾经生活在一起的美好的日子。如果我真的光荣了,到时候请你不要为我流泪,你要为我而感到骄傲,因为我是光荣的,知道吗?当然如果不幸的是你,我自然会为你自豪的,我会把你的清灰散在你家乡的土地上,让你永远安息!你同意吗?”紫青认真地点了点头。她从来没有听过石林哥语重心长地说过这些。此时她的心里不免有些酸楚,不知什么时候她紧紧地靠在了石林的肩上。
  当廖莎莎看向院子的时候,石林已经收拾干净了。这让廖莎莎很是吃惊,真是来无影去无踪呀!但是不管怎么样,总归是见到石林哥她心里就踏实了。她挽起了头发,修了修眉毛,施了点淡淡的装,今天她要做一件让自己惊悚的事情。
  
  老秦拉着人力车走进了小巷子,推门进了院子。石林让老秦坐下喝了口茶水,在喝茶期间老秦低声地说:“近段时间国军要进行一次全城大搜捕,所有共产党或者是疑似共产党的一律逮捕,所以组织上要求你务必在几天内后撤,撤到安全区。”老秦走了,石林也尾随走出了大院。
  
  一天无趣地就过完了,刚一擦黑,廖莎莎就悄悄地走出了院子。她装扮得谁也认不出来,她担心周大同的那双眼睛会辨识出她来。走出小巷子后在一个十字路口的角落里站住了脚。这是石林每天回来必经的地方,他要在这儿等她的石林哥哥。
  夜已经很晚了,深秋的夜晚,让人感觉到十分的寒意,可是依然见不到石林的身影。
  十月的月亮皎洁如雪,让那个寂寥的夜晚更显得萧条。一个身影从马路对面走了过来,戴着礼帽、提着木箱、宽肩膀、步伐矫健。
  是她的石林哥哥,是的!没错!廖莎莎紧握着双手浑身在颤抖,眼泪扑簌簌地直往下流,这是她朝思暮想的石林哥哥;是她多少次在梦中相遇的石林哥哥;这是她渴望已久的希望自己能够投入其怀抱的石林哥哥。
  “石林哥哥!石林哥哥!我是莎莎!快看!我是莎莎呀!”廖莎莎已经泣不成声地蹲在了地上。
  石林走路时正在思考事情,突然有个人影站在他的前边哭着蹲了下去,这让他着实吓了一跳。他仔细一听,呆呆地站在那儿一动不动,这声音她一生都无法忘记的,那个人是莎莎,是她朝思暮想的莎莎。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几多年后他们竟是在这种境况下相遇,他压低声音问:“真的是莎莎吗?”声音有些哽咽。
  “是我!石林哥,我是莎莎!”廖莎莎还在抽泣,她没能第一时间投入到他的怀抱。
  石林歪歪撞撞地走到莎莎面前扶起她紧紧地抱在怀里。
  “没错,你就是我的莎莎,你就进去了哪儿了!你就进去了哪里了?”石林一遍遍地重复着喃喃地说道。一只手轻轻地拍打着廖莎莎大的后背。月色清幽,此时整个世界都属于他们的。
  就这样两个人在十月的夜晚相互抱了很久很久。
  “莎莎你知道这些年我是多么想你吗?没有你的音讯我一直寝食难安,我到处在搜寻你的信息,可是你如同人间蒸发了一样,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唯一的办法只有四处打听耐心等待,每天都渴望奇迹发生。我无数次地劝解自己从心底里把你给放下,可是我做不到呀!”石林喃喃自语,他想把记在心头多年的苦楚全部倾诉出来。
  “石林哥,我知道,这些我都知道,我何尝不想给你消息。可是我不敢,我更不能呀!我以为走进江城会是我美好前程的开始,可是恰恰相反,我却不知不觉地走进了一条不归路。我们被迫加入了党国下属的一个特别行动小组,专门搞些刺探情报,铲除政见不合者,绑架、暗杀,经过这几年的地狱式训练我们都变成了冷血的杀人机器了。在此期间我们不可以暴露身份,不可以跟任何人联系,否则那个人都会被绑架掉。说实在的,我特恨现在的我自己。这次他们同时派两个人来监视你,我就是其中的一个。当我在望远镜里看到你的时候,我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了。石林哥你现在的处境很危险,既然他们要来监视你就说明已经怀疑上你了,你还是尽快和嫂子想办法吧,至于我你就别再想太多了,能够看到你抱一抱我就知足了。”廖莎莎低下了头泪眼婆娑。
  “莎莎那不是你的嫂子,那是我的战友。看了这么多天了我认为你应该明白我们是干什么的吧!没错!我们都是共产党党员,是你们的头挖空心思要逮捕的所谓的青年激进分子。共产主义是我们共同的信仰,实现人人自由、平等、翻身做主人,解放全中国是我们共同的奋斗目标。我们只是同志关系。只是以夫妻的形式来工作而已。在我的心中那个位置一直在等你。”石林爱护地理了一下莎莎额前的头发。
  廖莎莎万分地感动,没想到石林哥还一直没有忘记过自己,此刻她感到满心地知足。
  “石林哥这有可能是你我最后一次相见了,按规定我不应该私自外出会见任何人的。如果被巡查得知,惟一的结果就是死。现在我只恳求你一件事情。”莎莎望着石林。
  “说吧!我都答应你。”
  “从现在起开始把我忘掉吧!我没有回头路了,我不能够太自私了,我更不应该在霸占你的心里了,我不要你在时刻惦记着我了,我更不想因为我的存在而日夜折磨着你,忘掉我吧!石林哥忘掉我才是你对我最大的好!”廖莎莎一边说一边往后退,直到月光下石林看不到她的身影。
  石林伸出的双手空荡荡的,他怀中的莎莎已经逃走了,又一次逃到很远很远的那片他看不清的黑暗中去了。一切对他来说好似做梦一样,还有很多话没说完人就消失了,他有太多的不甘了。
  “不!莎莎!我做不到!”石林对着苍茫的夜空说道。
  
  吃完早饭,周大同从门外进来,刚一开门差点吓出尿来,不知什么时候廖莎莎就站在了他的望远镜前边。
  “莎——莎莎姐,你这是——站长让你来巡查的吗?我刚才是出去吃早餐了,这不才回来。来你坐。”周大同对廖莎莎一直心存不轨,但是平时莎莎连多看他一眼都不愿意,所以他根本攀不上跟人家说话。这次廖莎莎突然出现在他的房间,激动得他什么都忘了。束手站在一边不知做什么好了。
  “周大同,有件事我想我不得不告诉你,你可知道,你现在做的事情同时我也在做。”廖莎莎一字一句地说,她用眼角瞄了一下周大同。
  “那——这——不可能吧,大姐,你不是开玩笑的吧!站长他不会这样做的。”周大同有些怀疑地看着廖莎莎。
  “不信,那好,你现在就跟我过去,看看我在干什么!你是不是在监视斜对面院子里的那对年轻夫妻的一举一动?我也一样。”
  “那站长为什么这么做呢?难道是——”周大同也偷偷地瞄了一眼廖莎莎。
  “不是难道了,而是肯定了,他现在至少是在怀疑我们两是否衷心了,事已到此你是怎么想的?”廖莎莎转过身来直视着周大同问道。
  现在的周大同慌了神,不知道如何是好。
  “那怎么办!廖姐姐,咱们去给站长说清楚了,讲明白了不就行了吗?”周大同一副束手无策的样子。
  “你觉得你能说得清楚吗?有些事情是越描越黑的,只要人家怀疑上了或者是认定了的,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要试图去解说,此时多说无益,只有拿出事实来,方可以救自己一下。其它的做法往往会背道而驰。”廖莎莎完全一副专家的口气。
  “那一切听姐姐的,你说咋办就咋办。”周大同此时被吓得方寸大乱,事实上他也别无良策。
  “你看如果咱们把监视的两份不同记录的文件递给站长看,那么他肯定会怀疑期中必有一个是假的,那接下来就剩下是你还是我的问题了。谁也保不准反正各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如果我们两的记录是基本相同的话,那他就没法来怀疑我们了,这样下来我们不就都得救了。只要我们的稿件基本重叠就行了,你看怎样?”廖莎莎看着周大同。
  “没问题,就依你的廖姐姐。”周大同仿佛抓到一根救命草急忙说道。
  “好!以表我的诚意,每天你可以先看我的记录。”廖莎莎说完离开了周大同的住址。
  
  李志强上一段时间陆陆续续接到廖莎莎和周大同递来的侦察记录,仔细对比了一下,都是大同小异,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近段时间接到的记录就更加接近了,他找来周大同一再追问,是事实情况不能乱编的。当然廖莎莎那儿也是什么都问不出来的。李志强一对墨镜后边的小眼睛在急速旋转,自言自语道:“看来!我真是冤枉他们了。”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