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军事历史>烽火青春>第二十二章 冲下楼梯

第二十二章 冲下楼梯

作品名称:烽火青春      作者:依山行      发布时间:2019-03-29 13:51:31      字数:3036

  从讲习所回来(石林上了一晚上的课)太阳升到树梢。穿过同庆街的时候他看到有几辆军用卡车,车上站着穿白色囚服的犯人。
  “打到反动派!共产主义万岁!中国人民万岁!”口号传遍了街道,无数个行人纷纷驻足观看。石林看到王知远,他就站在第一辆卡车的第一排。同样王知远也看到了石林,他高声地喊道:“打到反动派,共产主义万岁!”
  车声远去,曾经并肩战斗过的同志就要英勇就义了。石林心情沉重,怅然若失。
  
  孙大龙侥幸渡过了一劫,他知道是莎莎救了自己,但是直到现在他都不知道她身处何地,这江城里的花花草草他都清楚,却唯独找不到一个大活人,奇怪了!实在不行找找军情处问问或许他们情报科有线索。不行,那帮人还是别碰了弄不好会把自己给玩进去,还是从暗处下手,慢慢摸一摸看。他叫来一个很机灵的青年耳语了几句后青年就走了。
  李志强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手里把玩着一个绿翡翠麒麟。心中得意地很,这是议员鲁继奎刚差人给他送来的,虽然事情办得没有达到目的,但他李志强至少是拿出了诚意,这点礼他受之无愧。门响了,有随从进来。
  “站长外边有个说是警署的人要找你。”
  李志强赶紧藏好绿麒麟,显出有些慌张的样子。在屋里坐卧不安,心中疑虑。
  “不会是事情泄露了,这个时候过来兴师问罪来了吧!”李志强猜测道。他战战兢兢地问。
  “来了几个人呀?”
  “就一个人,看样子只是个随从。”
  “嗯!好吧让他进来。”听到是一个随从来的,李志强就放心了。
  孙大龙要请李志强吃饭,李志强从心底里认为这肯定是鸿门宴。所以他一百个不想去,但是不去吧更显示出自己的心虚,李志强咬了咬牙。
  酒店的大厅里,一张大桌子坐满了人,孙大龙坐在首要位置,他给他对面留了一个空位子。正当大家刚要举杯相庆的时候,李志强走了进来。
  “哎呦!抱歉抱歉,让大家久等了,有些事情路上给耽误了,我李志强甘愿自罚三杯。”李志强端起酒杯。
  “不客气了各位,咕嘟嘟。”李志强连干三杯。
  “豪气,敞亮,爽快。”有人竖起了大拇指。
  “来李站长你这位子一直给你空着,请坐!”孙大龙做出请坐的姿势。
  “各位还有所不知吧,这位就是江城官场上人人都不敢得罪的李大站长,可别小看这站长的头衔,他可是手握我们生杀大权的。既然今天都能坐到一桌子上来喝酒,那大家都是朋友了,日后谁要是遇到一些棘手的事情,都可以找他帮忙解决。对不对李大站长,到时可别推辞呀!”李志强仿佛觉得孙大龙他话里有话。
  “放心,日后只要大家还能想起我来的话,能办的事情一定上心!”李志强脸在发红。
  “来来来,满上满上,都喝干了!”大家一口喝下。
  “那个李站长,你们那个情报处的消息是最灵通的,就上次刺杀我的那档子事,现在你们那儿找到什么蛛丝马迹了吗?你看这老了老了无形中都不知道得罪了谁,这一无仇的二无恨的尽然对我下此毒手,无非是政治上立场不同的异己人罢了。我不想查,也懒得去查。我还是怕伤了一团和气,可是这口气呀又不能窝在心里,所以呀,我想委托李站长给代劳一下,看是谁,让我知道就行了。放心我绝不会打击报复他的。这个我能做到。”孙大龙甩了一个包袱给李志强。
  “本人明白,其实这本身就是我们的事,维护党内的安定团结我们义不容辞。回去我们就着手办这件事。”李志强不得不满口答应。
  从酒店回来,李志强隐隐觉得孙大龙已经知道了鲁继奎和自己私下里所做的事,只是没有挑明了说罢了,他顿感到后脊背直冒冷汗。想一想孙大龙那一富不紧不慢的样子,其实隐藏了多少个算计和计较。必须想出一个万全之策来。
  “号外号外!鲁继奎议员昨晚被人枪杀,惨死桥头家门口,至今身首异处,号外号外!”一个报童嚎叫着跑过。
  李志强停下了车摇下窗户买了份报纸,看了看愤愤地说:“开回去!”
  廖莎莎他们几个一队的成员分别站在长桌子两侧,李志强把报纸往桌子一摔。
  “看看看看!要不了多久,就有人敢拿着枪来指着我们的脑袋了。结果会和鲁继奎一样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李志强气急败坏。
  很显然这是在向李志强显示——你不是我的对手,处理你们我只是如同探囊取物一样容易,只是还没做而已。当然是你要老实点。
  李志强把廖莎莎安在孙大龙家大街对面的一栋破旧的危楼小房子里,让他来监视孙大龙家的来往行人。几双眼睛从早晨一直盯到晚上,生怕有只外来的飞虫入侵。
  廖莎莎表现得敬职敬业,轮流监视,轮到自己的时候也绝不含糊还做着笔记。
  半个月过去了,李志强的确一无所获。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来监视什么的,好像就是为了出一出闷气的感觉。有谁会体会到一个拳击手四下里去寻找对手,但却无人搭理的感觉吗?
  新的任务来了,廖莎莎要独自一个人去往一个小巷,监视一对夫妻的社会结构和生活状况。那是一栋砖瓦结构的二楼,最靠西边的一间房子阳光充足,这是莎莎喜欢的那种房子,一块大的落地布帘很好地遮住了外边的光线,这样就给自己营造了一个安静私密的空间了。他悄悄地支好了高倍望远镜,这是一个也带有两层小楼的一个精明能干的女子。
  就在傍晚的时分她听到那个女子响亮的声音。
  “回来了!累了吧,赶紧吃饭歇歇。”一边拍打着男人肩头衣角。
  “还好!,就是路程稍远了点,不过习惯了就好。”男人回答道。
  廖莎莎突然放下手边其它的活,赶紧走到望远镜跟前,仔细地看了起来。他的心在砰砰地加速地跳动。这声音是那么熟悉,正是她朝思暮想的声音,是他的石林哥的声音,望远镜中的那个男人走进了房间,她只看到他的背影了。
  “就是他!就是他。”她只要看一眼就敢确定。
  她喜极而泣,她拿起箱子就冲下楼去,她要去见他的石林哥,她不能在这样思念下去了,这种思念已经折磨她太过长久了。下了楼梯莎莎的脚步突然间又慢了下来,她的躯体在促使她向前迈步但是她清楚地知道,那是不理智的,那样会害了他的。还有他的石林哥哥现在已经有了女人了,自己这样出现算什么呢!还有不能忘记自己的任务,自己是来监视他们的而不是来寻觅旧情的。廖莎莎又不甘心地万般无奈地走回了楼上。
  她看到他们在吃晚饭,她在给他的碗里夹菜,他也给她的碗里夹菜,他们有说有笑的这是她很早以前就已经设想过无数次的画面,可是如今那个画面中却没有自己的影子,廖莎莎捂着胸口眼角流下长长的泪滴。难道石林哥把自己给忘了吗?难道当初的情愫都是虚假的吗?廖莎莎不敢在继续想下去了,她害怕自己的这些假设都是真的,那样的话自己岂不太可怜了。她不愿意在继续监视下去,她担心自己承受不了这迎面而来的打击。但是这就是自己的这次工作,如果换做他人其结果那不是真的害了石林哥了吗?先不管它了,工作归工作,其它的先放在一边再说。
  
  王知远的牺牲给石林带来了一定的影响,不是他现在变得胆小怯懦了,而是更加坚定自己的信念,以更加积极的状态投入到工作当中。此时已经十二点了,石林还在看书做笔记,他要把明天的课程准备充足,这样讲起来才会生动自然易于大家理解接受,这都是陆航教授在的时候传授给他的。不知什么时候紫青端来了一杯茶放在了他身边,静静地坐在他一边。
  “喔!你还没睡呀,?文件都发了吗?不早了赶紧睡吧?”石林一边做着手抄一边说。
  “发完了,都十二点多,赶紧休息吧!不然明天哪还有精力呀!”紫青有些埋怨,“你不睡我也睡不着,习惯了,你不睡在旁边我反倒睡不着了。”紫青羞涩地埋下头。
  “不会吧!我到是相反,你睡着了我才能睡着。要不我还是到外边来睡吧,免得时间长了弄得咱们谁都睡不着。你说呢?”石林试探地问了一下。
  “那绝对不行,你看现在咱们在别人的眼中俨然就是一对夫妻了,这段时间我们配合的倒还很默契。如果中途废弃了岂不是白浪费时间了,你能肯定这四下里的就没有一双眼睛盯着咱们?凡事要注意细节,懂吗?”紫青批评了他。
  两个人走进了里屋,灯熄灭了。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