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军事历史>烽火青春>第二十章 紫青的到来

第二十章 紫青的到来

作品名称:烽火青春      作者:依山行      发布时间:2019-03-29 10:55:46      字数:3300

  在夜幕时分他们才到了那个小巷,幽深的小巷尽头挑着一盏微弱的街灯,光线有些微暗,看来车夫对路况不熟,深一脚浅一脚的一行三人逐渐靠近了那盏路灯。
  敲了门,一个白发小脚的老奶奶挑着灯笼开了门,她把灯笼举起来眯着眼说:“你们走错门了吧,我不认识你们呀?”
  “我们是石先生的朋友,约好了的奶奶!”虎子低声说。
  “找我侄子呀!他还在看书呢,进来吧!”老奶奶把他们给让了进来。
  “侄儿!侄儿,你的朋友看你来了!”奶奶敲着门说。
  石林轻轻地拉开了门,一抬头,惊呆了。
  
  小房子里,石林久久地搂着虎子不放手,是友情是亲情还是二者都有他们都说不清楚,这段时间里彼此在没人的时候都忍不住惦念着对方,不是父子却胜似父子;不是朋友却胜似朋友。看到对方都一切安好的时候身心都突然清爽了。
  “槐花,给我们炒两个菜吧,咱们为了这次相逢小酌一杯,怎么样?”
  “行!叔,就依你。”虎子高兴。
  槐花卷起衣袖就做起饭来,在这期间虎子把被抱进里屋,几下就扯出许多零件来开始拼装电台了。
  “这是什么?”石林问虎子。
  “这是电台,有了它你就能够按照自己的密码可以把最前方的消息及时地发送给后方。有利于后方在最佳的时间段里做出合理的明确的决定。总之这是个好东西也是现在斗争中不可缺少的东西。”
  “那我不会用呀!”石林摊开了手说。
  “没关系,李叔说组织上很快就会给你派来人的。”
  “石叔叔,你可知道,现在的虎子可不是以前的虎子了,在国军面前心都不慌一下的,沉着得很。”槐花略有些替虎子骄傲的样子。
  “人终究是要成长的,身处这样的时代,谁都没有充足的时间来体会这个成长的过程。来!为了成长,为了未来和黎明咱们先小喝一口。”
  “石叔,你想过未来会是什么样子吗?”虎子郑重地问。
  “说实话,叔叔还真没想过,富不富有我没法说,但至少应该是人人是自由的平等的,其实有这就足够了。我觉得如果一个社会形态下人人都能够相互帮助相互尊敬;没有利益冲突,不猜疑,不算计都能够以诚相待。那该是多么亲和有爱的社会呀!”石林不记得要放下酒杯了。
  “那样的社会太好了,我们女人也可跟男人一样工作养家糊口了。为女人的未来干一杯。”槐花站起来高兴地说。
  夜已阑珊,但院子里依旧飘荡着幸福和对未来的希望。
  
  廖莎莎夜不能昧,那一天,路边的那个一闪而过的身影熟悉得再不能熟悉了。石林哥也来到了这个城市,他是来寻找我的吗?我们这个组织没有单位,没有地址,连一致对外的名字也没有怎么可以找到呢。
  莎莎渐渐地觉得,她们这个特别行动队所从事的事情好像越来越与她刚入队时李教官所提倡的行动目的相去甚远了。
  刚入队的时候她们就进入紧张的强度极大的作战训练,每天都摸爬滚打泥里来水里去的,有好多人因为身体素质跟不上被淘汰了。也有一些人在训练中偷懒而当众被罚以鞭刑。听着那一声声惨叫,廖莎莎坚持挺了下来,毕业那天她被编到特别行动小组一队,代号是1005号,队长是李志强,为人极其严厉苛刻,手段狠辣,七个队员个个惧他三分。
  “在我这儿,没有男女之分;没有亲疏远近之分,一切以行与不行为准则,执行任务只有两次失误的机会,多了就自己打包走人,都记住了吗?”李志强大声地吼道。
  “记住啦!”齐声回答。
  “我们每次行动的宗旨是,只要违背‘三民主义’的个人或组织,不与党国合作的或者作对的个人或组织,我们都要按照上级的指示暗自给与取缔或消除掉。记住!我们的行为是我们国家的行为不是我们自己的行为,我们是在为国人谋幸福的!所以每一次行动我们都应该感到光荣,感到自豪!”李志强慷慨激昂地说着。他的情绪感染了每一个人,其中当然也包含他自己。
  可是莎莎却隐约感到她们小队现在已经蜕变成一些当权者或者是有势的人为了铲除异己而利用的工具了。
  “1005号,我发觉你这段时间在执行任务时总是心神不定呀,告诉你要赶快清除这些对你有影响的不必要的东西。下次出任务的时候务必要专心致志,这对整个分队和对你自己都是好事。”李志强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
  “可是1001,我有一些迷惑,为什们……”廖莎莎想问个明白。
  “没有为什么,执行命令就行了!知道多了对谁都不好!”李志强打断了廖莎莎的话,悻悻地走开。
  看来这个严厉苛刻心胸狭小的男人也有心虚和不甘的时候。
  
  在廖莎莎接到的一长串的名单中,有军阀、有汉奸、有地下共党分子、但却还有些是国民党内政治立场坚定的保守派,要知道凡是落入这张名单的人都将会在近段时间内被密密逮捕、枪决或是暗杀掉。当她看到孙大龙这个名字的时候,双手开始发抖了。这可是她的姐夫呀,她同父异母的姐姐的男人,他对于党国那可是忠心不二的,是谁暗地指示要铲除掉他的呢?廖莎莎莫名其妙。
  省警备署大厅里,孙大龙抽着烟,他望着窗外在想心事。最近烦心事很多,这不刚开完省属国民大会,他就摊事了。以鲁继奎为首的一帮年轻的议员公然在大会上说自己思想保守,对共党分子不作为,身在其位不谋其职,严重阻碍了党国的发展,必须要被革新掉等等。他当时指着鲁继奎的脑门子骂道:“你算个什么东西,老子给党国卖命的时候,你他妈还在吃婆姨的奶呢!怎们上船没两天就闹着要掌舵,一边凉快去吧!这儿暂时都还轮不到你说话。”孙大龙搬出了自己的老资格。
  “我们一致认为,作为一省的警长你应该动用一省的警力来彻底清缴共党分子,不留有余地;不要给他们喘口的机会,否则将会死灰复燃。”鲁继奎代表着一帮年轻的人群说话。
  孙大龙不置可否,气愤地离开了会场。
  
  廖莎莎一行在晚上用软梯爬上了孙大龙家的围墙。他们一行沿着墙壁来的屋顶,当来到孙大龙寝息的地方他们做了标志就离开了,就在离开的时候,廖莎莎随手向后抛开了一张纸条。
  
  夜晚,老秦走进了小巷。
  “石先生,由于叛徒告密王知远被捕了。但好在王知远是一个革命意志特别坚强的人,尽管受尽了各种残酷的刑罚,至此依然半点消息没有吐露。听牢狱内的同志说,他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宁愿牺牲自己也不连累任何一个同志。”老秦心情平静地说。
  “我为有这样的战友而自豪,铮铮铁骨,浩气长存。老秦!革命就难免会有牺牲。正因为有一些这样的同志和战友,就更加坚定了我们的信念。我们无理由不在相信未来,相信明天了!”石林此时心中充满了斗志,就算是独自一人面对千军万马他也会面不改色的。
  由于濠江上盘查的紧,所以石林向上级申请让他们留了下来,后来他们合计着在同庆路十三号租了个开间店铺做起了粮油盐醋的生意。其实生意是假,方便与大半个江城地下党员和一些先进的青年团体联络为真。这样虎子和槐花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记账、算账、盘账、对口号,传递任务,和前后方的消息等等。槐花很享受这样的生活,他可以每天都能和虎子在一起,看到虎子做事那专注的一丝不苟的样子,她从心眼里喜欢。
  槐花平时对虎子的关心体贴和无微不至的照顾,任何人都能看到,这完全已经超出了一个女子对于一个婚外男子的范畴。当然虎子也不是傻子什么都觉察不到,只是他碍于情面没有勇气去捅破这层纸而已,同时现在也是最危难的时刻,他根本没有心思想这些事情。只能默默地把槐花对自己的好深深地记在心底。
  “师傅你好!请问石掌柜的在吗?”一个女孩的声音。
  虎子抬头一看,一个长脸、眼睛大大的、两只齐肩的短辫子、穿着天蓝色的短衫和碎花的长裙子的女孩子站在柜台前的光线中端庄又洋气。
  
  “老家来的,我是他家乡的妹子,我叫紫青,跟他说一声他就知道了。”女孩声音柔美。
  “那不巧了!我们石老板刚出去,要不你楼上请,一杯茶的功夫他就该回来了。”虎子觉得没问题,口号全都对上了。就向楼上的槐花做了个手势。槐花领着紫青往里屋走去。
  石林当然看到了这一切,仿佛在哪儿见过,仿佛又是老朋友相见,所有的都是那么自然,不拘谨。
  “你好我是石林,也就是你要找的石老板。”石林含笑着伸出了手,显得彬彬有礼。
  “你好!我是紫青,后方调派来与你合作的发报员。至于我的上级是谁这都不重要,处于规定我不能向你说明。接下来我就是你生活中名义上的妻子,我们将以夫妻的关系示人,怎么样?石先生你能接受得了吗?当然了关键的时候你是我的上级,我要听从你的安排,好了就这些,还有什么要询问的嘛?”干净直接,与工作有关的一概全说了。
  面对眼前的这个女孩石林无话可说,既然是组织上调派来的,那都是经过真正考验的,他应该相信这个女孩。但是在完全不了解的情况下去相信一个人确实做不到。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