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潮歌>第四十五章 于无声处听惊雷、

第四十五章 于无声处听惊雷、

作品名称:潮歌      作者:江南铁鹰      发布时间:2019-03-30 06:22:36      字数:3622

  “各位兄长,你们真的认可我这篇拙作吗?”
  严萧潇还是有点不信。
  “你怎么会这么不自信了?真的好,你这篇小说立意、结构、主题都好,文字也出色,的的确确是好作品。”
  孔丹书很明白地分析给他听。
  “还有关于结尾的设计,你设计了三种。这三种其实代表了你对未来生活的思考吧?”
  周庆浩问。
  严萧潇点点头。
  “是这样,第一种……”
  “第一种是最现实,最有可能出现的,也是最符合目前形势发展的。可我个人认为不是严萧潇希望的。”
  范习友点着那段文字:
  ……雨停了,天晴了。
  小河那边的岗梁子上面添了两座新坟。
  王弃志母子征得刘思芳母亲同意,将刘修志一直放在家里的骨灰拿出来落葬了,就葬在岗梁子上。旁边是刘思芳的坟。
  两座坟望着那条小河,背后是那座茅草窝棚。
  一块墓碑写着:父,刘修志,儿刘俊松立;另一块写着:妻,刘思芳,夫,王弃志立。
  王芳亚、王弃志站在新坟的前面。下面不远处停着一辆汽车,那是来接王芳亚回海州的专车。
  昨天,她的处理意见下来了——官复原职了……
  王芳亚走过去,蹲下身把儿子拉起来,说:“走吧,孩子。都过去了,会好起来的。孩子,记住妈妈的话,无论曾经发生过什么,生活还是会一如既往。逝者已逝,活着的人还要生活下去。”
  
  其他几个人也在点头赞同。
  “一点不错,这是一个比较冷酷的结局。”
  左林说:“我感觉严萧潇的个性很可能喜欢这个结局。”
  他指着第二种结局文字:
  ……刘思芳消失在那个雨夜。
  三天后,来接王芳亚回海州的专车到了,她的处理意见下来了——官复原职,专车来接她回去就职……
  “弃志,你真的想好了,要留在这里一辈子?”
  屋子里传出儿子冰冷的回答:“我想好了,你走吧。”
  “儿子,你想清楚。她失踪了,其实说不定已经死了。你们只是没有找到尸体。你留在这里没有任何意义的。”
  王芳亚做着最后的努力。
  “我想得很清楚,我愿意留下来陪着从来没有见过的爸爸,陪着思芳的妈妈。思芳走了,我来替她照顾妈妈。”
  王弃志的声音坚定而冷漠。
  “你……你是在怪妈妈吗?”
  “没有,我没有这个权利怪你。我是你们儿子,爸爸给了我生命,妈妈十月怀胎生下我。前面十八年我陪过你,以后的日子我想陪陪爸爸。”
  “可,妈妈也需要你陪伴。妈妈始终爱你。”
  “你没有爱过谁,你只爱自己的仕途吧?”
  王弃志的语气里有了愤怒。
  王芳亚无法面对儿子的谴责,又不想放弃,站在那里犹豫。
  刘思芳的妈妈从屋里走出来,走到王芳亚对面低声说:“你先走吧。我会替你照顾他的,就像当年替你照顾俊梅。孩子心结打不开去哪里也没有用,还是留在这里好些。”
  ……“妈,思芳只是没找到。我只要没看见她的尸体,就不信她死了。妈,我陪着您等她回来。”
  王弃志搀扶着她走过那座小桥……
  
  严萧潇凝重的眼神已经说出了自己的观点。
  他重重点点头。
  “我会做出和他相同的选择。”
  孔丹书说:“这个结局也很现实,而且更加冷酷。我感觉这个视角看,男主人公的形象的确比第一种更完美、高大,的确符合萧潇的性格。不过我更希望是第三种结果”
  孔丹书选择了第三种:
  ……一天一夜后,下游几十公里外传来一个消息,一天前,有人在上涨的河水里救起一个姑娘,已经送到县城医院去了。
  ……昏睡中的刘思芳终于醒了,她张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医院,哭出声来,说:“为什么我还活着,为什么要救我?”
  病房的门开了,一个护士走进来惊喜地说:“你醒啦,太好了。你的家人已经来了。我去告诉他们。”
  刘思芳默默流着泪,把脸转向里面。
  门又一次打开,几个人同时扑到床边。
  “你这个傻孩子,你要吓死妈妈啊。”
  “俊梅,我的闺女,妈妈想了你十八年,你怎么就不等妈妈和你说明白啊?”
  “思芳,你是我姐姐,不,不是亲姐姐,你是我媳妇儿”
  刘思芳猛然回过头,一把抓住王弃志的手,说:“你说什么?”
  “孩子,还是让妈妈告诉你吧。我的苦命闺女。”
 
  “对不起,妈。”刘思芳红着脸。
  “俊梅啊,妈还是习惯叫你这个名字。妈妈和你说个事儿。妈妈的处理意见下来了,马上要回海州了。我和你这个妈妈商量好了,你们一起跟我走先回海州住下。你和弃志都还小,我想办法送你们去读书吧,读完书再结婚。”
  “妈,我们听您安排。”
  
  “这个结尾有喜剧色彩,也中国符合老百姓喜欢大团圆结果的心理。虽然有点理想化,可我们不应该看到更多希望吗?”
  周庆浩摇摇头。
  “美好的希望未必就是真实的结果。我倾向于前两种,相对而言的确是第二种更客观。”
  “我们不如让三种方式都出现,你们看怎么样?”
  左林问大家。
  “同意,都放上去。”
  这次严萧潇总算放心了,知道自己真的找到了短篇小说创作的思路。
  几个人商量了一上午,把入选的稿子定下来之后,在忠山上道别分手。
  孔丹书对严萧潇说:“走吧,跟我回家,晚上住下。明天一早和小妹一起去学校吧。”
  严萧潇婉言谢绝。
  “不去了,上周才去打扰的。今天还早,我想回厂里去一趟。”
  “也成,那你去吧。下个周末再见。”
  严萧潇辞别了几个好友,独自朝渡江码头走去。
  读了多半年大学,他变得深沉了许多,尤其是和这几个朋友的交往,让他渐渐对国家的未来有了更多思考。这过去的十年,对中国带来的影响是深远的,创伤是需要更长时间去抚平的。严萧潇觉得现在更重要是应该想一想,中国的未来在拨乱反正之后,究竟该怎么走?过去的教训太深刻,从上到下都需要一段时间去反思吧?
  这就是他更喜欢《小河那边》中第二种结尾的原因。当然这其中还有更多是严萧潇自己心灵深处,有着类似于王弃志那种冥冥之中的相通吧?
  王弃志的那种带着一丝执着和希望的等待,很像他自己心底那种东西,那种不是相思又似相思的期盼。
  秦颖在北京给他生下个女儿,他为女儿取名“珏”,一块美玉。母亲说,让她们母女就留在北京不要回去了。可严萧潇太想女儿在自己身边了,结果多次在长途电话沟通后,母亲同意让秦颖在宝宝一周岁后带她回江州。
  严萧潇自己也说不明白,分明自己也没有打算这辈子留在江州,可为什么还是要妻子把女儿带回来?其实完全可以让她们母女留在北京,等他毕业之后再设法回北京去。
  严萧潇说不清自己究竟对江州在留恋什么?就像他此刻想回茜草坝,其实既不是有什么事儿,也不是心里牵挂谁,可就是会牵挂那么个地方。
  严萧潇刚走进江州起重机厂的范围,就遇到一连串的熟人,不得不频频点头打招呼。
  “严萧潇回来啦?!”
  “陈师傅好,回来看看。”
  “萧潇回来了,读书很辛苦吧?”
  “王师兄,还好啦,你们干活辛苦多了。”
  走到那个岔路口的时候。
  严萧潇有点犹豫,不知道自己应该去看看彭主任,还是应该去一趟董芷兰姐姐家,看看她最近怎么样;或者直接先回自己小平房去。
  刚巧罗玉荣从宿舍走出来,看见他开心地叫住他。
  “师哥,你回来啦?”
  “小师妹,你怎么今天没有回家在厂里?”
  “马上有个比赛,我这星期没有回去。打算去练球,正在发愁没有伴,师哥你陪我打球吧?”
  “你师姐不在家?”
  严萧潇有点奇怪,怎么会彭晓雅反而不在茜草坝?
  罗玉荣抿嘴笑着。
  “她呀,一早去我家了。”
  “你不回家,她反而去了你家?你们两个搞什么鬼?”
  严萧潇更想不明白了。
  “师哥,你好傻。想想啊。”罗玉荣只顾笑。
  严萧潇突然明白了,伸出手指在她额头戳了一下。
  “你啊,我知道了。怪不得罗玉国昨天非要回家了,我本来想找他商量排练话剧的事儿,结果他死活不干,说等周日回学校再讨论。原来和彭晓雅有约啊。”
  “师哥,你们还要排话剧吗?”
  罗玉荣问。
  “是啊,学校有个迎新联欢会,我们中文系打算排话剧。我和你哥哥一起修改剧本。”
  “你们要排什么话剧?”
  “你知道《于无声处》吗?”
  严萧潇问她。
  罗玉荣摇摇头。
  “我知道。”
  身后传来声音。
  两个人转头看见是董芷兰。
  董芷兰走近他们。
  “宗福先的话剧剧本。报纸上登了,真好看,非常感人的剧本。萧潇,你们学校要排这出话剧?”
  “是的。不过不是全本,全本时间太长了。我们打算排最关键的高潮一幕。”
  “你说的是第四幕吧?”
  董芷兰突然改用了朗读的语调:“猛地一道亮得可怕的闪电。何是非吓得跳起来,恐惧万分地等着……仿佛过了许久许久,空中迸出一声惊天动地的炸雷!”
  “这就是剧本充分表现了鲁迅先生那句诗的地方‘心事浩茫连广宇,于无声处听惊雷’!”
  严萧潇应和着董芷兰。
  罗玉荣看看他们,笑着说:“师哥、师姐,你们说的这些我不懂。要不你们继续讨论这部话剧,我去找人练球了。”
  严萧潇笑着拿过她手上的球拍。
  “我现在陪你练球吧。师姐,我晚一点去找你好好?今天晚饭去我小平房怎么样?你看,我专门带了菜。”
  严萧潇摇摇手上的蔬菜。
  董芷兰笑着从他手里夺过蔬菜。
  “好啊,这个交给我。你们两个先去打球,等一会过来吃饭。”
  “好。师姐负责收拾,我回来炒菜,师姐叫一下付师姐他们。”
  “你看来很久不回来了。你付师姐国庆节前已经移民去了美国,王谦和黄胖子通过了今年高考都去读大学了。”
  董芷兰笑着告诉他。
  “师姐,你为什么不去再试试看?”
  “师哥,董师姐现在是你们铸工车间副主任。”
  罗玉荣笑着说。
  “行啊。呵呵,主任是谁?”
  严萧潇追问。
  “丁前进。”
  “怎么会是他?”严萧潇皱紧眉头。
  “为什么不能是他?他表姐现在是正式的党委书记。”
  董芷兰犀利地回答。
  严萧潇没有再说话,却变得心事重重。
  董芷兰笑着推推他。
  “好啦,你快陪小罗打球去吧。”
  “好。我们先打球去。”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