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军事历史>烽火青春>第十八章 小武一家

第十八章 小武一家

作品名称:烽火青春      作者:依山行      发布时间:2019-03-27 19:32:17      字数:3247

  省警备署大门的台阶下车来车往,石林沿着台阶向上走。
  “站住!”一个腰挎手枪的小头头吓住了石林。
  “喔!我找孙大龙的,我是他老家亲戚!”石林故意套个近乎。
  “就你!”小头目绕着石林转了一圈,“看不出来你还有这样一位亲戚!来!跟我上去。”小头目乐呵呵地说。
  小头目敲开了门,石林走了进去。偌大的房间,靠窗户下摆着一张大长桌子,高背椅子放在中间几部电话向外通着线,桌子对面是两个大沙发。孙大龙抬头一看是石林,张大了嘴半天没说出话来。
  “孙大署长,还认识我吗?近来你的身体可好?”石林抱拳说道。
  “喲!,我当是谁呢!石先生,稀客稀客。来来来快坐下怎么金沙那边生活不安逸?你跑到省城来了!想必有什么事情,你尽管说只要我能帮上忙的!”孙大龙揉了揉他那大酒糟鼻子拍了胸脯。
  “还不瞒署长说,真遇到些麻烦了。我有两个朋友昨天晚上外出上课的时候让你们给抓了,说是什么非法聚会,私自传播一些与时局不符的政治主张。这就有点说远了,他们无非是宣传救国救难统一民族战线而已,难道这也有错吗?鼓励有志青年奔赴前线抗日救国也有错吗,如果这都是错的话,那署长大人你说说什么才是对的呢?这不正是国民政府现在提倡和对外宣传的吗?”石林一口气提出了几个疑问。
  “喔,看来石先生的火气不小呀,但是我可有另外一个版本呀!倡导抗日救国统一民族战线我们不反对,宣传和鼓励有志青年奔赴前线我们当然高兴,但是前提不能跑偏了,鼓吹什么什么翻身做主人,什么平等自由,这就不行了,这不明摆着要和我们政府做对吗?你说是不是?”孙大龙端着高脚杯喝了一口葡萄酒说。
  “不过石先生你既然来了,我还是要念及一下以前的旧情的,不要为难我,先放一个,等到你把其它的讲习所都撤掉以后,我自然就再放了另外一个。我也不好做,上边压得紧,我也是要吃饭的。”孙大龙指了指自己的肚子。
  “好了,今儿个我就不留你吃饭了,保证说到做到,接下来就看你怎么做了,你朋友将来完全掌握在你的手里。”
  
  石林刚到家,陆航就紧随其后。他直接走进了石林的房间。
  “石先生,我妇人让我先出来,她只想告诉你,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不能退缩,不可以屈服。不要过多地担心她的状况。”石林听到这儿已经无话可说了,基于他们对自己的信任,此时的他两眼开始朦胧起来。
  出于石林的强烈坚持,所有的讲习所全部转入地下活动,而且关闭了一些影响力较小的处所,他在释放这种假象,他要救出谢若之,他必须这样做,这是他志同道合的同志,难得一遇的同志。
  不久以后,石林又去了趟省警备署。这次孙大龙没容石林说话就直接把人给放了,期间还要留石林喝酒吃饭。石林没有留下来,只是在临走的时候问了一句孙大龙是否知道廖莎莎的地址。
  “石先生,你要是不问我我还倒给忘了,你知道吗?他姐姐也在到处打听他的地址呢,还让我问问你呢?就以莎莎的性格看来,现在她肯定是迫不得已呀,否则不会全世界都没有人知道她在哪儿。”
  石林往回走的时候,一路都在想:她廖莎莎难道从世间一下子蒸发了不成,一个大活人怎么就没了音信了呢?就在这时,几辆军用大吉普从石林身后驶过,车里坐着八九个男男女女,他们都长得十分精致,衣着考究,目不斜视。
  “李站长,我们是去学校还是去梅花酒店?”司机问他身旁的一个中年人,那个戴着墨镜留着两撇小胡须的男人看了看后边三个女扮男装的帅小伙。
  “都打起精神来,今晚的任务非同一般,我希望大家都要全身而退,不留任何蛛丝马迹。”声音小但有力。
  “站长放心,我们不会令你失望的。”靠窗的一个女孩认真地说,说完眼睛移向窗外,窗外落叶纷纷,不知道已是深秋了。车子不快,这时车前方一个背影让她眼睛一亮,她下意识地抓了一下座椅几欲站起来,可是车子在行驶,他看清了那个侧脸;是的!是那个男人的侧脸;令她日思夜想的侧脸。廖莎莎不可以回头看,如果她那样做的话,也许只会给石林带来厄运,特殊的职业、特殊的身份让她变得一天天冰冷起来,她告诫自己不可以这样,但是事实却让她无能为力,再见了我的石林哥哥,原谅我吧,莎莎在心里默默地念道。
  
  时隔不久,陆航夫妇接到了江大的辞退信,他们直接被江大给辞退了,并且还告诉他们在江城所有的政府单位都不会再聘用他们了,他们曾经引以为傲的的教授文凭在江城市变得一文不值了。尽管这样,他们还是没有失去对生活的追求,就算是做中学文员,做家庭教师他们都愿意。时间久了他们还是一一被辞退了。他们好不颓废,甚至准备到码头去做苦力,结果被石林给拦了下来。
  老西面馆,石林坐在王知远的对面。
  “王书记,你看就他们夫妻俩的情况咱们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帮。”石林真诚地看着王知远。
  “如果这样你为什么不建议他们到我们红色根据地去呢,那里特别需要他们这种人才。只要他们去了肯定会受到热烈欢迎的,马上就可以安排工作的,你可以先做做工作,我先来写一份介绍信,拿着信件就更好。”
  陆航夫妇听完石林介绍后,高兴得差点跳了起来,他们开始想象自己在根据地的生活了,他们仿佛置身其中一样,好像已经闻到了那里空气的味道了。
  “石先生!你知道我们现在有多高兴吗?我们终于可以掌握我们的命运了,我有浑身的力气要施展,有满腔的志愿要施展。我们希望马上就可以飞到那里,立即投入到工作中去。明天就走,一刻也不想停留了!”
  
  从讲习所回来。
  “号外号外,日本特工头目今晚在梅花酒店遇害身亡!号外号外……”一个报童在石林前方吆喝着,石林上前买了一份。
  头条标题——日本特工头目久道逢村于今晚8时在梅花酒店被三个衣衫靓丽的青年男子合力枪杀。死相很惨,国人拍手叫好。石林猜不到这是哪来的一股组织听说专门刺探情报,搞一些暗杀行动。
  推开门就听到周嫂家的房子里传出来哭闹声。
  “几位小爷你们大恩大德,在宽限我们几日吧!等我们领到钱就给你们送去。”周嫂几乎要跪下。
  “好!,这可是你说的,我们再来的时候就不是砸你家东西了,我们直接把你儿子带走,卖到日本去做劳工去了。”几个小混混指着杨哥的额头说。
  “放心吧!”杨哥木讷地说。
  江城城南码头上,石林和小武以及几个学生来为陆航夫妇送行,轮船开始起航了,继续向下游走去,陆航夫妇自始至终脸上都洋溢着幸福和对未来的自信。
  “再见了,老师!我们会追随你的脚步的!”
  “再见了同学们!我们会在那等待大家的,相信重逢时便尽是喜悦!”
  两个人举手时,一群人在岸上挥手,再见了我的老师;我的同学们;我的最真挚的朋友。
  
  月底就要到了,杨哥眼看着一天天地瘦了下来,整天愁眉苦脸唉声叹气。
  “又怎么了杨哥?”石林问。
  “唉!码头的包工头扣了工钱不发,你周嫂的纱厂老板卷钱跑路了,还有这驴打滚的高利贷又要来催了!想想都没法过了。”蹲在门框上说。
  “你来下杨哥,我看看还能接济你多少!”石林走进屋不一会拿出五个大洋来。
  “杨哥,只有这些了,你先应付着,日子是要过的,不能老愁它,你愁它时它就愁你呀。”石林把钱塞到杨哥手中。
  “你看老让你帮衬着,我们都不知说什么好了,这可咋得了呀!”杨哥手捧着钱泪眼哗哗。
  几天了小武没事的时候都在磨一把短刀。
  “小武!不可乱来呀!”石林担心地问。
  “放心叔!我不杀人,我用来杀畜生的。”回答响亮。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半个月过去了。
  大家习惯了小武磨刀的背影。
  一天夜里,听见房东在院子里喊叫。
  “老杨,你们夫妇俩已经欠了两个月的房租了,告诉你们,明天必须给房租交了,再不然卷铺盖卷子滚蛋,别等到我扔你的东西呀!”房东愤愤离开。
  第二天石林和院子里的人没有看到小武磨刀的声音,晚上家里的灯光也没亮。
  第三天依旧如此。
  第四天石林夹着书本刚进院子的时候,看见一群人围在一起议论纷纷。
  “夫妻俩绑在一起的,听说身上还坠了石头。”
  “那么急的江水,谁跳都得死,年年都有那么多,已经不稀罕了。”
  “早走早了,看看天天的这都过的什么日子,下辈子再也不投胎成人了,造孽!更是遭罪。”
  “杨哥和周嫂,多好的一对人呀,唉!好人没好报。”
  “可怜小武那孩子了,无人管的流浪儿了。”
  “对了几天没见那孩子的影儿了,哪去了?别再疯了吧!”
  “……”
  又过两天,他们说小武成了通缉犯,他把江滩口的江一天给杀了,那把刀锋利无比,结果一刀夺命,他没有给他第二刀,他是看着江一天流尽最后一滴血。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