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潮歌>第三十八章 报到偶遇旧相识

第三十八章 报到偶遇旧相识

作品名称:潮歌      作者:江南铁鹰      发布时间:2019-03-28 02:32:15      字数:3352

  董芷兰和付春华一起,帮着张玉英收拾好,一起离开小院子的时候,严萧潇还没有回来。
  走到岔路口分手后,董芷兰没有直接回姐姐家,而是朝着李林森厂长家住的那栋楼走去。
  从严萧潇家的小院子出来,走到刚才的岔路口,朝左边走不了几步,就是车间主任彭超碑的家,而沿着右面走,再差不多走到小区尽头,最靠近码头的,才是李林森厂长住的那栋。董芷兰算定,严萧潇应该把彭超碑父女送到这个岔路口,然后再继续送李林森父女到楼下。
  很有可能因为心情不好,走到码头的江边去了。
  董芷兰按照自己的判断朝前面走去。走了没有几步,就隐隐约约看见前面路上有两个人影。好像一个高个子男的抱着一个矮小的女孩子,而那个高个子男人的身形是那么熟悉。他是严萧潇。
  董芷兰一个踉跄,差一点跌进旁边的水稻田。接下来听见前面嘻嘻哈哈的说笑声。
  董芷兰听不下去了,一转身朝回快步走去,一面轻轻拭去眼角一滴泪水……
  严萧潇在罗玉荣的笑声里,心情逐渐好转,两个人并肩朝回走。
  严萧潇笑着说:“小师妹,你是猜对了。师哥承认,的确是因为进退两难而心情不好。要不你帮师哥做个决定?”
  严萧潇突发奇想决定赌一把,让罗玉荣帮自己做出这个很可能关系他今后人生道路的决策。不管结果如何都认了。
  罗玉荣歪过头看了他一眼。
  “真的?我说怎么选择,师哥就做什么选择吗?”
  “真的。”
  严萧潇肯定地点点头。
  “你来帮师哥决定,我就照你的决定办。”
  “好。我要师哥拿着录取通知书去江大报到。”
  罗玉荣脱口而出。
  “一言为定。师哥明天就去江大报到!”
  严萧潇毫不犹豫地回答。
  “好,那师哥回去好好休息吧。我到宿舍了,不送师哥过去了。”
  罗玉荣似乎算好的结果,走到岔路口站住脚,微笑看着严萧潇。
  严萧潇笑着朝她挥挥手,仰头朝家里走去。
  走到小院附近的拐角,却看见董芷兰在那里徘徊,看样子是在等他。
  严萧潇明白了,看起来今天瞧出自己有心事的可不仅是小丫头片子罗玉荣。他对这几个师姐妹的关怀不由心生感谢。
  严萧潇走近董芷兰,轻声叫她。
  “师姐,你是在等我?”
  董芷兰本是有点不高兴打算直接回家。
  可有一想,严萧潇不是那种轻浮的男人,刚才的事情中间一定有什么误会。她想问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更重要还是希望知道严萧潇究竟有什么心事?便又走回了小院打算在这里等他回来。
  “你去哪里了?这么晚回来?”
  董芷兰看着严萧潇,突然发现他好像变了个人,已经恢复成那种充满自信,充满朝气的严萧潇。
  董芷兰心里更奇怪了,望着他的脸。
  “你的心情好像变了。”
  严萧潇爽朗地点点头。
  “师姐找我什么事儿?是问我为什么不太高兴的样子吧?呵呵,没事了,谢谢师姐关心我。我已经好了,明天去江大报到。”
  “你突然想明白了?不再为失去上北大的机会心有不甘了?”
  董芷兰追问他。
  “对,想明白了。”
  严萧潇笑着告诉董芷兰,说:“师姐,你猜我怎么想通的?”
  董芷兰疑惑地歪着头看他,心里微微一动。
  “不会是罗玉荣吧?”
  “哈哈,师姐怎么猜到的?”
  严萧潇有点奇怪,却不去多想。
  “刚才这个小丫头一直不放心跟着我身边,后来倒着走说笑,然后说可以猜到我的心事。结果倒着走的时候,差一点掉进水稻田。要不是我手快,一把拉进怀里就掉下去了。”
  严萧潇笑着说:“没想到真被这丫头猜对了。”
  董芷兰一下子明白了,自己刚才就是刚好看见这一幕。董芷兰心里有些内疚,差一点错怪了他。
  董芷兰豁然开朗,笑着问:“猜对了是吧?你不用告诉我。我也可以猜对你的心事。”
  “啊?”
  严萧潇楞了一下摸摸自己头。
  “你也猜得到?”
  “对,我也猜得到,不光是我,还有付春华,你老婆秦颖,我们都知道你不甘心去读江大,又在犹豫,直接放弃这次录取也不甘。你是在两难之中徘徊吧?”
  “原来你们都知道。”
  严萧潇轻轻嘘出一口气。
  董芷兰点点头。
  “萧潇,我们都很担心你。希望你还是原来的严萧潇。你知道刚才秦颖对我们说什么?付春华又说了什么吗?”
  严萧潇摇摇头。
  “秦颖说,是她父亲的问题连累了你。付春华说,喜欢你有种不服输的精神。不甘于自己的命数,不断在用自己的努力去证实一件事,命运是可用靠自己去改变的。我也希望你是这样的人。读什么大学,读不读大学,又有什么了不起?只要你努力就可以改变一切。”
  董芷兰深情地望着他。
  “谢谢你师姐。”
  这番话让严萧潇真的动情了。
  他抓住董芷兰双手。
  “我不会辜负你们的。我会继续努力,不论读的什么大学,一定学成个样子回来。”
  董芷兰有些脸红了,赶紧把手抽回来。
  这是从家属区至厂区的必由之路,无论白天黑夜总是会有人走过,她也怕撞上谁产生误解,毕竟现在的严萧潇已经是结了婚的男人。
  “别说的这么肉麻了,你既然没事,我回去了。明天好好去报到吧。”
  董芷兰解开了心中疑惑头也不回地走了。
  
  严萧潇是第一次来瓦窑坝。
  一早过江到江州,搭了去瓦窑坝的9路公交车,终点站就是瓦窑坝。
  车上人不多,只有几个人。严萧潇在后排窗口看着外面的风景。
  这条公路修在长江边上,这一岸是慢坡,路基下面就是鹅卵石的河滩地。那些河滩地上,留下一汪一汪积水,是长江涨潮留下的。夏秋旺水期间,长江可以涨至路基。长江里断断续续会有些小火轮通过,拖着一串串的拖船。小火轮上面载着旅客,上游可以通到宜宾,下游直抵重庆。
  除了小火轮和拖船,也会看到铺满江面的木筏子。漫天满江地沿着江水下来,然后大部分会搁在江州分解。江州是很重要的木材集散地。也会在江面看到孤零零的打渔船,一个艄公站在后面,前面的小甲板站着个渔姑撒网。
  那时候还是帆船时代,除了公家的小火轮拖船队,更多还是那些三桅五桅的大大小小帆船,承担着这条大江的水运。下水的时候顺风顺水,靠风力水力;可上水的时候,就要依靠那些打着赤膊,把腰弯到地的纤夫了。粗粗的麻绳生生勒进肉里,喊着出名的川江号子,拉着沉重的货船朔江而上,将那些货物运到宜宾去。
  严萧潇看着这些纤夫赤着脚踩在石头上,后面是一串串鲜红的血迹,血从那些深深嵌进肉的粗麻绳下面,一滴一滴滴到鹅卵石上。
  江面上回荡着嘹亮的川江号子,“长江口风浪大,路难走,伙计们加把油,身背纤,脚蹬泥,号子高声吼,细腰妹妹在等候,险滩上狂风吼,诸位精神要抖擞,头顶风啊,一步一步朝前走,穿过这关,一起喝老酒……”
  严萧潇突然心意灵动,这些朔江而上的纤夫,弯着腰、弓着背,一步一个血脚印,一身混着血汗水,顽强地负重前行的精神,不就是一种用自己的生命与命运抗争的精神?自己就应该向这些负重前行的纤夫那样,不屈不挠迎着一切艰难困苦朝自己的理想前行。
  瓦窑坝公交站正好对着加州大学的校门。
  严萧潇走下公交车,随着前面两个人朝那个高高的大学牌楼门走去。
  严萧潇找人了解过一些关于江州大学的历史。算上去这所大学竟成立于抗战期间,是由一些内地大学合并而来。抗战爆发后,大批东北、华北、华中、华东的学校不得不内迁四川,比邻重庆的江州很自然成为第二选择。江州大学就是那时候由东北、华北和华东的五六所大学合并而成,曾经叫过西南大学二校,解放后改成了加州大学。
  走进大门,严萧潇在一座古色古香的三层楼前面看见了新生报到处的牌子。
  今天是周日,按照录取通知书上面的时候规定,正式报到时间从周一开始。不过严萧潇的录取通知书下面有一行小字,“请本市新生提前一天报到”。
  报到处前面冷冷清清,只有一个学生模样的年轻人,弯着腰似乎在填写表格,桌子后面坐着两三个先生模样的男女。
  严萧潇拿着行李走过去,桌子后面一位戴着眼镜的男先生,操着浓郁的川音问:“你叫啥子名?哪个系滴?”
  严萧潇放下简单的行李,恭恭敬敬鞠了个躬回答:“先生,我是中文系的新生严萧潇。”
  “严萧潇!”
  刚才低着头的那个人突然转过头来喊他。
  “罗玉国!”
  严萧潇也惊喜呼喊着伸出手。
  两个人紧紧握起手。
  那个戴眼镜的先生笑着说:“你们两个早就认识?那就太好了咯。严萧潇,你先填写这份新生登记表,然后和罗玉国一起到宿舍放下东西,再过来找我。我是你们中文系77级甲班的辅导员杨明德老师。”
  “杨老师好。”
  严萧潇第二次鞠躬行礼。
  杨明德又说:“先简单告诉你们,你们两个都是学校老师研究后指定的班委委员,一个学期后再由学生民主改选。班委一共五人,其中有两名党员分别担任正副班长。严萧潇是副班长,另外有一位叫陈叶奇的同学担任班长。罗玉国担任学习委员。还有一位本市新生没有到,他叫陈千百,你们三个明天协助我做好新生报到工作,等一会过来帮我做准备工作。”
  “明白了。”
  严萧潇和罗玉国两个人说笑着朝宿舍走去。
  从这一天开始,严萧潇将融进一个全新的生活环境。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