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军事历史>烽火青春>第十六章 战斗结束

第十六章 战斗结束

作品名称:烽火青春      作者:依山行      发布时间:2019-03-27 16:34:58      字数:3288

  浪白条发现情况开始向有利于自己的这边发展,心里正在高兴,这时有小贼来报说山的两侧有士兵窜上来了。金满堂和小源安奈齐声说不好,怎么办,只有从正面分出兵力分头抵抗了。这一下就减轻了孙大龙的压力,他重新组织部队交织着向上进攻。
  
  虎子前前后后地跑动,了解了战斗的一切情况,心想:不能让战斗拖得太长时间,毕竟远道而来作战时间长了对孙大龙不利。怎么办,虎子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火药库就在后山的一片树林的地窖里,虎子来了以后就负责看管这里火药的进出,他匆匆忙忙地来到地窖门前,看到有两个山贼在把守着铁门,高声说道:“你们两个赶紧到前山支援战斗去,这儿有我就够了。前方战斗吃紧急需兵力。”
  
  “那……金二爷嘱咐过了,不论发生什么,我们都不能离开。否则就是死!”其中一个瘦子说。
  “他金二爷都已经在前方战斗了,如果知道你们还在这儿傻呆着,那还能饶了你们?”虎子欺骗道。
  两个山贼面面相觑,接着背起枪就向前山跑去。
  虎子看着他们走远了,赶紧转身,打开了地窖大门成排的火药到处都是,他顾不及什么了,急忙从身边拿起一个炸药包,扯出引信,点燃了它。
  在虎子跑下一个山沟刚刚趴下的时候,只听一声声巨响,整个后山都被震的抖动起来了,顿时浓烟窜起来直冲云霄,伴随着火光和响声,让人惊心动魄。
  浪白条、金满堂他们回头一看,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下完了,这还拿什么来打呀。那两个小山贼刚跑到金满堂身边。
  “那个……他……那谁……”两人着急地说不出话来。
  金满堂还没等他们说完“啪啪”两枪就结束了他们的性命。
  “废物,地窖都看不好!”
  
  漠子河口,石林他们早已埋伏起来,准备就绪了。天刚亮的时候,远处的江面上有大船驶来。太阳旗高高地挂着,木佐大队长拿着望远镜站在船头,距离渐渐近了,在两岸火力可以摸得到的时候一声枪响打破了沉静,紧接着四下里枪声不断,机枪、长短枪同时射向江心中的大轮船。这时远远的只见船上的小鬼子到处乱窜哇啦哇啦乱叫,如同热锅里的蚂蚁一样,木佐不停地向天空开枪,让他们保持镇静,但都无济于事。两岸的火力越来越猛几条大船上都先后起了大火,大江中火借风势浓烟滚滚。有的小鬼子已经抛弃大船登上小船了,但是小船的载重能力是有限的,最后导致很多小船都翻了。一些日本官兵有的在水里挣扎几下便被江水淹没了。这时大船在往下沉,剩下的日本人有的不知所措,有的干脆纷纷跳向江中。木佐看着大船在沉,他心里知道大势已去了,面对此情此景他已无力回天了,抽出佩刀面向东方极力哇啦喊了几句最后切腹自尽。随后那只太阳旗随着大船慢慢地消失在江面上,而此时东方正在升起新日。
  石林让大伙赶紧收拾战场,随后集合起来急速向二架山行进。
  
  从二架山到后山林必然要经过一座小石桥,这是在二架山上所有山贼的唯一退路,这时候虎子就蹲在这座石桥一侧,他收集一束手榴弹,把它们绑在一起,然后埋在石桥的一旁他要赶紧炸了这座小石桥,不然金满堂和浪白条他们准会从这里逃走。一切停当后,虎子点燃了这捆自制的集束炸弹。“轰的一声”小桥坍塌,几十米深的鸿沟横在面前谁也难以逾越。正要转身之时,一只枪抵着虎子的腰,一只胳膊勒着他的脖子说:“大哥,你看,我早就觉得这小子不对劲,这不尾巴终于露出来了。炸了我们的火药库、还断了我们的退路、明晃晃地就是要咱哥们的命的,你这个小奸细!”金满堂恶狠狠地勒着虎子的脖子。
  “瞧瞧,这都是谁?”龙虎一挥手给了虎子一大巴掌,虎子满口是血。
  “看来谁都可以欺负我了。”他张开口向猎狗一样恨不能从虎子脸上咬下一块肉来。
  “怎么办,毙了他?”金满堂问。
  “稍等,快绑上他,或许会有用。”小源安奈眨了下小眼睛说。
  几个人刚要转身,一发炮弹落了下来,爆炸产生的气浪把它们掀得老远,一时大家都昏迷过去。
  虎子很快醒来,他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小源安奈,小源已经死了,他嘴里还在吐着血。小虎用脚踢开,此时龙虎和金满堂都还没有醒来,虎子心想必须赶紧离开,如果等他们醒了那就没有机会了,因为自己双手还被绑着呢!他一挺身顺坡滚到了一侧的一处深草中。
  不一会儿龙虎和金满堂相继醒来向周围看了看,然后彼此扶持着向一处隐蔽的角落走去。那是一处暗道,虎子突然想到。
  战斗接近尾声,枪声聊聊,二架山下开来十几条船,石林指挥者大伙有序下来,当他看向远处的时候,发现有两艘小船从山后背鬼鬼祟祟地开过来,有几对人影想要躲藏的样子。石林顿时怀疑了起来,他迎面把船开了过去,这一看几乎把自己吓呆了,那个熟悉的光头、那个惊吓他无数个梦境的斜脸伤疤,他时刻都在憎恨的曾让他疼失亲人的浪白条就蹲在小船中间。浪白条赶紧站了起来施礼道:“这位兄弟,请你放过我龙虎吧。你看我这船里所有的金银财宝都给你,人不知鬼不觉的你发你的财,我逃我的命,谁也不碍着谁!”浪白条相信事情会有转机的。
  “龙虎,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你我不共戴天,你是我的仇人,十多年前你江沉了我的亲爹,从那以后你让我寝食难安;还有你知道你残害了多少性命吗?你不知道吧!因为你麻木到视生命如粪土了。多少家庭因你而肠断心碎,妻儿飘零,于公于私你觉得你还能逃走吗?”石林慷慨激昂地在倾诉浪白条的所作所为。
  龙虎自知已经走投无路了,一只手早已伸向腰间,刚拔出手枪,就听“啪”的一声,石林的枪口冒着一缕青烟。浪白条眉心长了一颗大痣血红血红的,然后一头栽入江中。
  与此同时另一艘小船的船尾趴着个人,偷偷地举起了抢指向石林。
  金满堂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他的记忆里石林早就被沉江了,怎么今天突然活生生地站在了自己的面前,到底这是人还是鬼呀,他有些想不通,直到他扣动手枪的时候手还在哆嗦。这一紧张子弹打在了石林的胳膊上,石林负伤了。
  又是一声枪响,金满堂结束了其罪恶的一生,虎子站在不远的岸边举着枪,金满堂临死的时候也不知道结束自己生命的正是本应最疼爱自己的人,但是对于他来说,他不配,更不该拥有!
  
  二架山恢复了往日的平静,这种平静是来自于自然的合音发声与泉水和鸟鸣,你可以坦然地上山采果子吃在山洞里过夜,不再会有人来骚扰你。至于山下的往来船只大可以畅通无阻,你听这来往的汽笛声就了然于胸了。
  不久后孙大龙收到了嘉奖,被调任省城警备署去了,此地当然留给了他的副官。同时由于工作突出,石林也要到省城去组织一些新的密密工作。
  离开梅子路十七号的那天,深秋的雨沥沥地下着,把钥匙交给吴妈和赵叔的时候,石林心里沉甸甸的,转回身看最后一眼,那是万般不舍和留恋。
  “再见了我的梅子路十七号!再见了我人生中的一个小站!”石林在心里默默地自言自语。
  金沙口码头,李文刚,虎子,石水和石风站在岸边远远地向他挥手,汽笛长鸣,去向濠江下游一个全新的城市。
  
  江城是省会城市,也是濠江下游最大的最繁华的大都市。水路交通极为发达,几百万的人口让这儿日夜灯火通明,成为名副其实的不夜城。经过几天的江上颠簸,这一天中午终于抵达江城码头了。岸上挤满了来接船的人,按照指示来接石林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中老年男人,他会在码头的一个石柱下坐着等他,他们的暗号是,“终于到家了,是的到家了。”
  老秦是一个不太爱说话的人,大多是你问一句他说一句,皮肤黑黑的络腮胡子,一双布鞋有些破旧。但他还是一副要坚持穿烂的样子。
  坐上人力车,拐过两个十字路口在一个巷子的尽头停了下来,付了钱,老秦说。
  “这就到了。”老秦在前头走着。
  这是梅花巷,有点梅子路的意思,石林又想到了金沙市那个十七号来。
  房子是组织上给租的,不大二三十平的样子,在一个大院的一角。对着阳光,有一扇小窗户,阳光恰好透进来一切都是如此祥和安静,这也是石林喜欢的那种地方。虽然简陋但该有的都有了,分了里外间,整洁朴素。
  老秦要走了,他说:有什么事可以通过他来联络,它是一个人力车夫,天天在外边跑,全市各处他几乎都熟悉。石林想留他下来吃顿饭,他都没时间,他说他要忙着讨生活,家里就靠他一个人养活,怠慢不得。
  黄昏的时候石林躺在床上,想起了上午拐过的两条街道,一个是同庆路,另一个是觉醒路,两条路都是江城市的主干道,从那向东儿走可以直通市中心的。他又想到了廖莎莎,想起她就感到幸福,特别是现在,他和她已经身处同一个城市了,他想去找她,但是没有地址和电话,有可能她的工作很特殊吧,现在他只能寄希望于哪一天他们会在大街上巧遇。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