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潮歌>第三十五章 感恩入赘进豪门

第三十五章 感恩入赘进豪门

作品名称:潮歌      作者:江南铁鹰      发布时间:2019-03-26 21:08:02      字数:3030

  转眼已经是1939年。
  完全恢复了健康的张淳羽,开始随着三木春户出入三木株式会社的总部,很快被三木春户任命为公司的总经理。当然,他的身份是日本人淳羽三四郎。三木春户还另外给了他一个身份,三木四郎,成了三木春户的义子。其实整个三木家族的人,都明白三木春户是打算招赘整个年轻人,甚至有可能要让他继承三木的家业。
  这件事终于很快很坐实了。
  当年夏天,三木春户接连收到了军部寄来的阵亡通知书,先是他在中国作战的幼子和长子的阵亡通知书,居然同时送达。不过半个月后,另一个儿子也在东南亚阵亡了。三木春户居然没有流下一点眼泪,只是接到第三封阵亡通知书的夜里,他一夜都没有睡,书房的灯一直都亮着。
  张淳羽深夜起来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三木春户的书房门缝里的灯光,便轻轻走去试着推开。看见老人呆呆坐在桌子前面,桌子上是三盏油灯,还有三块长生排位,分别写着“三木大郎”、“三木二郎”和“三木三郎”的名字。
  老人似乎听见了脚步声,头也不回地说:“四郎,进来吧。”
  张淳羽走过去,看着老人充满悲凉的眼神。
  “父亲。”
  张淳羽自从被收为义子后,一直称呼三木春户父亲。他叫得非常自然,在他心里三木春户已经是自己再生父亲。
  “四郎,别怪我,他们毕竟是我的儿子。”
  三木春户的声调里充满痛苦、无奈和一种忏悔,让张淳羽听了很不是滋味。
  “父亲。”
  张淳羽说:“怎么可以责怪您?三位兄长死于这场侵略战争,他们也是军国主义牺牲品,而您只是一位充满仁爱的父亲。”
  “四郎,谢谢你,也谢谢上苍又赐给我另一个儿子。”
  三木春户老泪纵横,转身拉住张淳羽的手。
  “有件事,我要你一定答应我。”
  “父亲,您对四郎有再世之恩,无论您要求我做什么,四郎都会去做。”
  张淳羽斩钉截铁地回答。
  “四郎,有件事我想告诉你。我不久前查出自己已经身患绝症……”
  三木春户缓缓转过身。
  “什么,您身患绝症?什么绝症?为什么没有告诉我?”
  张淳羽浑身一震。
  “听我说下去。”
  三木春户平静地说:“那些不重要了,事实上我的时间不会很多了。我要你给我完成几件事。”
  张淳羽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回答:“是,父亲。”
  “第一、我生病的事儿不要让秀子知道。第二,现在开始我要你将财产设法转移到海外去。我不想让三木家的财产再被用来支持这次可恶的战争!”
  三木春户语气充满愤怒。
  “是这次战争毁了我三个儿子,也毁了无数家庭。”
  “父亲放心,四郎一定遵照父亲的意愿去完成这件事。”
  张淳羽很坚决地回答。
  “在做这件事之前,我要你和秀子完婚。”
  三木春户这句话说出来,让张淳羽呆了。
  “这……”
  “怎么,你不愿意?秀子不好吗?”
  三木春户很犀利地望着他。
  “不,秀子很好,可我……”
  张淳羽突然感觉很难回答这个问题。
  三木春户看着他为难的神态,似乎明白了什么。
  “你听好,为了让你最终可以取得三木家族的继承权,按照族规你必须是三木直系继承人的配偶。你没有其他选择。我不来问你是否已经有妻子,你只能这样做。这是一个行将朽木的老人,生命终结前最后的请求。”
  三木春户这番带着一丝绝望的语调,让张淳羽再也无法拒绝。
  这一年的平安夜,秀子如愿以偿地做了张淳羽的新娘。
  第二年,秀子给张淳羽生下一个儿子。日本名字是外公三木春户起的,让外孙子姓了三木,叫三木春秀淳,竟是把外公、妈妈和爸爸的名字都加在里面,按照日本人习惯就是春秀淳。中国名字是张淳羽起的,当然征求了三木春户和秀子的意见。他说自己是华裔,身上里流淌着华人的血,儿子有一半也是华人的血脉。有一天也会回去认祖归宗,所以叫张华。老人很高兴自己有个流淌着华人血液的外孙。
  或者是因为老人看见唯一的女儿结婚生子,心中放下了最大的担忧,亦或者是看见张淳羽,接手了公司事务管理得井井有条,一切都已经按照自己的设想在运行?人一松懈反而把一口气泄了?三木春户撑过1940年就病倒了,又勉勉强强拖了一年。终于在1942年撒手人寰。
  张淳羽在岳父三木春户去世后,显然已经成为三木株式会社的实际当家人。三木秀子只是顶着个董事长虚名而已。再加上生下孩子之后,她的身体也在每况愈下。父亲去世对她又一次沉重打击,病情也急速开始加重,病倒在床上了。
  这一病竟是数年,拖到了1944年冬天,终于到了弥留之际。
  直到临终,秀子断断续续将实情告诉了张淳羽。
  “淳羽君,我怕是不行了……有件事告诉你……我从小就有心脏病……怀上春秀淳,医生就说……最好不要这个孩子……若是强要……只怕会影响身体……说拖不了……几年的……现在果然是……淳羽君……我想有一个,我和你……生下的孩子……知道你在……自己国家……已经有妻子……孩子……我只求一件事……不要丢下春秀淳……他是你的儿子……是华人。”
  张淳羽拉着秀子的手,忍着眼泪说:“秀子,你糊涂啊。我不该一直瞒着你,我是已经结婚,还有一个女儿。只是,你们父女对我有救命之恩,我答应娶你为妻也是心甘情愿,你又何必一定要有孩子?你放心,我答应父亲的事,答应你的事都会兑现,春秀淳是我们的儿子,我一定会好好把他带大。还有我张淳羽已经两次娶妻,却总是生离死别从此不会再娶了。若是天意让我找到中国的妻子,就一定让春秀淳认母亲;如果老天要惩罚我,此生找不到她,我就做两块长生牌带在身边,带大儿子孤老此生吧。”
  秀子走了。她在临终前已经写好遗嘱,指定丈夫三木四郎——淳羽三四郎为法定继承人。
  张淳羽已经按照三木春户生前愿望,将大部分财产转移到洛杉矶。
  秀子去世后,张淳羽将她的骨灰葬在了三木家族的墓地,三木春户和三个儿子的旁边。他另外留下了一个小瓷罐,里面是秀子的一缕头发,还有一支发夹。
  那只发夹是张淳羽重新站起来以后,秀子陪着他第一次走到横滨街头,在一个小贩手里买下的。
  那天,张淳羽拿着这支发夹对秀子说:“秀子,我现在是个穷光蛋,什么也买不起。全身上下从里到外,都是三木家的,现在也是用你的钱,给你买下这支发夹送给你。我发誓只要我好起来,一定替三木家赚回更多的钱,我要给你买最好的东西来报答你。”
  第一条,他做到了。
  第二条,在三木春户将家里的事业交给他之后,短短几年,张淳羽用自己的精明商业头脑,让社里的资产翻了三倍。生意做到了欧美,在美国几个州,都成立了分公司,将原来的三木株式会社,改成了春户国际工贸集团。
  第三条、第二条,他再也做不到了。无论他可以买下什么,秀子都用不上了。秀子嫁给他的时候只有19岁,去世的时候才24岁。这个打击让张淳羽很久很久无法释怀,认定自己是个不祥之人。从此心灰意冷,每天除了工作什么心思都没有。唯一可以让他得到心灵安慰的,就是身边的儿子张华。
  三木春户和秀子先后离世,张淳羽感到自己已经没有理由在留在日本。加上战局已经越发明朗,日本战败已经成为不争事实,很多日本人也开始离开本岛。
  张淳羽利用这个机会,将三木家尚未转移的财产悉数分给了其他家族成员,带着张华离开日本,从此在洛杉矶定居下来。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张淳羽将春户国际工贸集团,正式更名为南华国际,开启了在美国的商业之路。
  为了履行自己对秀子的承诺,张淳羽没有再娶妻。他将张华送到了最好的寄读学校,始终让他接受着良好的教育,直到他读完博士生毕业回到南华工作。张华回来后,张淳羽逐渐将南华的权利移交给儿子,自己则渐渐隐退。
  隐退后的张淳羽,把心思用在了收集中国艺术品;尤其是中国民间工艺,特别是刺绣工艺品上。他斥巨资建起了南华艺术品博物馆,收集了众多世界各地的工艺品。南华的馆藏不逊于任何一个国家级博物馆。
  其实,从那时候开始,他就在寻找一个可以回到中国去寻亲的契机。
  直到中美之间恢复了邦交后,已经年近七旬的张淳羽,加快了回国寻亲的步伐……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