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军事历史>烽火青春>第十三章 祭拜

第十三章 祭拜

作品名称:烽火青春      作者:依山行      发布时间:2019-03-25 13:47:17      字数:2708

  大林山县城,石水和石风兄妹俩各自经营的店铺生意越做越大,他们的店铺不仅仅是杂货店,同时还是县城的组织联络点,大事小事都要通过这里传达出去。石水和石风经过这么多年的历练已经成长为一个完全合格的联络员了,现在他们正是缺人手的时候,这时石林恰好给他们送来了得力的小助手。槐花帮衬着石风;虎子自然就被石水领走了。望着虎子的背影,石林眼角湿湿的,他想到了秀水,想到了那个扎着红稍的辫子,穿着青碎花的可人的女子。
  
  虎子是个聪明勤快的孩子,所有的事情一看就懂,上手就会。从早上到天黑,从不闲着。
  “虎子,歇会!人少的时候可以偷点闲的。”石水几乎每天都要这样提醒虎子。
  “叔,不累,这点活不算活。我们这年龄都没有累的时候,只要能吃饱肚子,活算什么。再说了这人生来不就是要做活的吗,不然怎么生活,对不?”虎子一边干活一边说道。
  “这孩子!石水笑了笑,欣赏地看了看虎子。
  
  石水这几年虽然在看铺子,但是他丝毫没有让时间白白地荒废掉,以前在给人家放牛的时候看着有钱人家的孩子上学读书,他都特别地羡慕,而且他从来都很崇拜有知识的人。这几年一本字典基本上让他给翻烂了。自己由原初的不认字,到能认出好多字,直到后来他完全可以看懂各种报纸。杂志、小说了。他的眼界在开阔,胸襟变得越来越宽广,接触了解了很多过去听都没听过的事物。地球、宇宙、十月革命、苏维埃政权、第一次世界大战、奴隶、新民主义等等,他发觉自己一下掉进了一个海洋里,自己正在大海里自由地游泳。
  石水从抽屉里拿出了那本老旧的说文解字,走到虎子面前。
  “来虎子,叔要给你一样礼物。”虎子放下手中活擦了擦手惊喜地看着石水。
  “你看到我手上的这本书,是《说文解字》,我就是经过它才慢慢地认识了好多字的,只有认识了很多字,你才能知道我们的过去和现在,以及将来。只有认识字了才可开阔你的视野,让你重新认识这个世界,总之这是一个奇妙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你会在变化,你周围的事物也会在变化。”石水拍了拍虎子的肩膀以示鼓励。
  虎子慢慢地投入到对文字的执迷中了,这个年龄正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不知道疲倦,无论是走着还是坐着都在比划着自己看过的每一个汉字。他抓住每一个机会都在学习,只要有字的地方他都要读一遍,理解它的意思,不久后他学习的速度真是突飞猛进。后来他还自己加了算数。历史、地理等等学科,让自己更加丰富起来。有时石水看到他学习的样子感到由衷得欣慰。
  久而久之,石水和虎子成了最知心的朋友了,两个人平时无话不谈,渐渐地虎子从石水那儿得知,原来石林叔和娘在早年间是一对矢志不渝的恋人,后来遭遇别人的陷害才错过走到一起。在这个过程中自己的到来就是个错误,是自己的降临才无形中阻止了娘寻找石林叔的勇气。虎子慢慢地陷入自责中。
  “虎子这不是你的错,同时你也是无辜的,你本身就是一个受害者,所以你没理由自责,如果你一味地错误地埋怨自己,秀水姐若是知道了该有多么难过,所以我们不应该再让秀水姐难过了,对不对?”石水安慰了一下。
  “是的,我不应该再让娘难过了。叔说的对!”虎子擦了一下眼泪。
  
  翻过一个年头,清明节就要到了,虎子想到抬头坝去看一眼自己的娘,尽管那只是一座坟,但那却是他魂牵梦绕的地方,娘在哪里思念永远就落在哪里。
  
  虎子已经是小联络员了,所以他的行动得通过上级批准才行。虎子成行了,他带上槐花姐一起搭上船往抬头坝驶去。
  槐花和虎子一样是个十分上进的孩子。一边学习识字一边学习待人接物的礼仪。一年下来整个人发生了由内而外的变化。他们见面时相互间都用欣赏的眼光打量对方,同时还略含着些羞气。
  “槐花姐,见到娘的时候说什么呢?说爷爷奶奶都走了,还是说柱子舅舅也老了?你知道吗?娘走之前的那一夜她一直抓着我的手在流泪。其实我没有睡着,我知道娘很难过,那时的我也只有眼睁睁地看着她难过。”虎子望向长河,满眼是泪。
  “见到秀水姑姑还是说些开心的事吧,说漠子湾的油菜花开的比往年更多了;说石水叔和石风姑姑对我们可好了;说石林叔最心疼我们了;说他经常给我们买好吃的,好穿的,还教会了我们识字;总之我们现在过得挺好的。”槐花歪着头,齐耳的短发显得脸颊圆润秀气。
  “对,就给娘说这个,让娘也高兴高兴。”虎子从伤心中自拔了出来。
  抬头坝还是那个抬头坝;鹰哨嘴还是那个鹰哨嘴。来来往往的船员从长河河底上来或是从小旅馆里下去熙熙攘攘络绎不绝。在这些匆匆忙忙的过客中有谁还会谈起多年前的那一桩桩的往事。有谁还会记起这一方水土曾养育了一个俊俏的女子,也曾毁灭了这个女子。
  当虎子和槐花摸索着来到秀水坟头前的时候,那里已经站着两个人了。
  石林和拐子叔早早地就来到了。石林给秀水坟头献了一束白色郁金香,拐子叔给王木河坟前也放了一束花,二人退后行二鞠躬。当他们转身看到虎子和槐花的时候略有些吃惊。
  年轻人上前献了花,行了礼,虎子跪下来早已控制不住,泣不成声了。之前想好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只是一味地哭泣。半天以后才爬了起来没走两步他再次转身对着坟头冲着长空喊道:“娘!你要好好的!”
  
  金满堂——这是虎子一趟抬头坝之行后所记下的唯一的一个人名字。是他带给了娘的磨难;是他带给了自己的耻辱;还是他亲手结束了娘的生命。他把这个名字深深地刻在自己的骨髓里,他还在自己的心目中无数次地临摹出这个人的画像,无非是丑陋、阴险、狡诈。
  很快,虎子又投入到紧张的学习和工作中了,在抬头坝下与石林叔分手的时候,叔叔就告诉他了;要快速学习,短时间内把自己的联络和探听的业务水平提上来,因为有些任务急需有人来做。
  
  石林赶到梅子路十七号,还没坐下,廖莎莎的电话就打进来了。
  “石林哥!不好了,我舅舅昨天夜里被人给暗杀了!呜呜呜。”廖莎莎的声音显得极为悲伤,丢下电话,石林叫上人力车直向爱民医院奔去。
  爱民医院门口堵满了各个报社的记着,有一个警官摸样的人在回答着一些记着提问。
  “请问警官,现在有线索了吗?”
  “是情杀还是仇杀?”
  “是……”
  石林挤过拥挤的人群,当他到达房屋门口时看到廖莎莎坐在一张椅子上神情麻木。他走过去用手揉了揉她的肩膀,她才把头埋在他的腰间痛哭起来。
  警察分别向院方工作人员做了份笔录,带走一些文字资料后就把遗体推走了。
  掌灯时分,石林随手翻开了周围成的一本相册,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石林顿时惊出一身冷汗。就在一张上身照片的下方贴着一张印有日本国旗的白纸,上边写着:不与大日本帝国配合的,必死!
  这张纸条很快传到了孙大龙手里,对于他孙大龙来说这就是赤裸裸的羞辱。警备司令部的职责就是维护一城黎民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的,可是现在治安越来越乱了就连在暗地活动的日本人也开始明目张胆起来了,这也太不拿他孙大龙当回事了。真是的,不给点颜色看看还真拿他当死猫了。
  夜晚金沙市的警备司令部灯火通明,孙大龙站在长桌子一头严厉地说。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