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潮歌>第三十三章 遇海难死里逃生

第三十三章 遇海难死里逃生

作品名称:潮歌      作者:江南铁鹰      发布时间:2019-03-26 00:04:05      字数:3322

  众人听完后,都在品味。
  还是祁红第一个说出来。
  “好诗,不仅将‘梅雨莲思念张淳羽’嵌在第一个字,而且全诗也把梅姨的相思之苦,期盼之情表现得淋漓尽致。霞姑果然才思敏捷。”
  张华又说:“父亲读出此诗后泪如雨下,本欲即刻亲来,孩儿生恐父亲年事已高多有不便,才奉了父命前来认亲。此刻只怕父亲大人还是翘首期待,华儿有个不情之请。”
  梅雨莲点点头。
  “华伢子,你只管说。”
  “华儿恳请阿妈,明日随华儿移居长沙老屋。一来,便于父亲随时与阿妈联系,二来,华儿打算马上去洛杉矶接父亲来中国,你们还是住在长沙方便许多。”
  张华这番话说的很是诚恳。
  梅雨莲点点头同意了这个安排。说定了今天张华和付春华仍随着祁红的船,返回青莲镇住下来。明天一早再来接梅雨莲和张燕霞,离开青莲峪住到长沙老屋去。
  夜深人静之后,梅雨莲才独自坐在床头戴上老花镜,打开了张华带来的书信。
  “雨莲,你知道当我在霞姑那幅湘绣《东方醒狮》上面,读出了藏头诗上八个字‘梅雨莲思念张淳羽’的时候,是多激动吗?那一刻,我差一点从四五米高的升降台上摔下来。几十年来,你无时无刻不在思念我,我又何尝不是同样在思念中煎熬了几十年?我第一次看到这首藏头诗,并不知道它的作者是谁?只是可以如此贴切地将你的思念之情跃然纸上,想必是生活在你身边的亲人,一定是我们的孩子。这不仅是心思巧妙地将这八个字嵌在诗中,而是每一句都表现出你的品质与情感。‘梅花暗春色,雨雪傲苍穹。’第一句已经用一个暗字把我心中,你胜过春光的美丽写出来了。
  “紧接就是你那种不惧雨雪孤独地傲立于世的情怀。‘莲心独自苦,思君意愈浓。’第三句却转为你独自在世间受苦,还巧妙地将你的名字中莲,来暗喻莲心自苦的心境。在这种相思之苦煎熬里,把你对我的情怀如此浓郁表现出来。‘念我情真切,张扬化飞龙。’我无法想象,霞姑居然如此巧妙地在后四句转折成为你想象中我又是一种怎样的心情?上苍念在如此一片赤诚下,将会让我变成一条飞龙回到你身边去。‘淳甘唯乡酒,羽化竟成风。’最甘醇只有故乡的美酒,在期待我飞升羽化成春风也要回到你的身边。这首诗写得真是太好了。我让张华去查实了。霞姑竟是我们的外孙女,我真是太感动了。谢谢你培养出这样一个有才情的外孙女。提到张华,我要求你宽恕,请你原谅我当年的许多无奈,我把一切记录在那本日记里。”
  梅雨莲一页页仔仔细细读下去,终于弄明白了一切……
  
  1937年的冬天,张淳羽带着一船的货物,从马来西亚启航准备前往旧金山,然后再转道前往广州。这是他经营多年的航线了。
  他是马来西亚著名的华裔公司南华国际的董事长,如果不是已经在中国娶妻生女,不会每一次都亲自跟船。这趟临行之下,亲友再三劝阻他慎行。国际形势已经非常恶劣,大战一触即发。张淳羽却还是固持己见地跟随“南华号”启航了。
  结果当南华号途径日本海的时候,竟然遭遇到日本的水雷。一声巨响后,南华号上火光冲天,片刻工夫已经被炸得倾斜。眼看就要船毁人亡的时候,张淳羽弃船跳进大海。就在他刚刚来得及离开,南华号已经快速沉没了。船体沉没带起的漩涡和巨浪,还是把张淳羽打沉到海里。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昏昏沉沉醒来,是身上的救生衣让他重新浮到海面。
  张淳羽朝周围望去,一片茫茫大海,天空布满乌云,一场暴风雨就要来了。张淳羽心中暗想,看来是逃不过这个劫数了。南华号被炸沉了,自己已经几乎破产了。若是自己可以死里逃生,总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再说哪怕从此一贫如洗,只要活着还有妻子和女儿相守。张淳羽游泳技能也算高于一般人,还有救生衣。他相信自己有办法坚持游到岸边。只是一旦再遇到一场暴风雨,恐怕真是难逃升天了。他望着天空不断翻滚,越来越厚,越来越黑的云层,想着爱妻娇女泪水终于流落腮边。
  天终于彻底黑了,黑沉沉没有一丝亮光,紧接着海上忽然狂风大作、巨浪擎天,一个大浪直接把张淳羽击到谷底,等再一次被浪头推上来的时候,天空的黑幕被一道刺眼的闪电,撕开了一个巨大的裂缝。紧接着一个炸雷响起,巨大的雨点砸下来,快速密集一盆盆倾泻到海面。风狂、浪高、雨疾,整个世界都被这场暴风雨统治了。一个个巨大海浪像一座座高大的楼房倒下来,再又一次袭击下,张淳羽很快失去了知觉……
  不知道是老天的怜悯,还是暴风雨手下留情?完全失去知觉的张淳羽,在暴风雨过后被推到了平静的海面上。他仰天躺在那里,就像一具漂在海面的尸体随风逐流。一艘日本商船春户号路过,船员把他打捞上来晾在甲板上的时候,才发现这不是一具死尸,张淳羽一息尚存。
  三木春户从驾驶台走出来,走到甲板上,看着只剩下心头一丝温度的张淳羽,命令船员:“まず彼を医務室に担ぐ。”(先把他抬进医务室。)
  随船的医生仔细检查了一下,确认他还活着,问走进来询问情况的三木春户:“三木社長、この人はまだ生きています。日本人ではないように見えますが、救助しましょうか?”(三木社长,这个人还活着。看起来不是日本人,要救他吗?)
  三木春户皱着眉头斥责:“日本人でなくてもいいのか?私は日本人で、仏教徒です。私の船の中で死ぬことは許されない。”(不是日本人就可以不救吗?我是日本人,是佛教徒。不允许有人死在我的船上。)
  不知过了多久,张淳羽终于睁开了眼睛,听见有人很兴奋地喊着:“この人はやっと目が覚めて、早く三木さんに報告します。”(这个人终于醒了,赶快向三木报告。)
  张淳羽突然明白自己获救了,可是搭救他的是日本人。他极快地整理自己的思路,此刻的中日关系处于战争状态,决不能随便暴露自己的华裔身份。他在最短时间做出一个决定,利用自己曾经在日本留学的条件先蒙混过去。
  “目が覚めましたか。先生。私は三木春戸で、この船の主人です。あなたは何を心配する必要はなくて、私にあなたが誰なのか教えてください、またどのように海に落ちますか?搭乗した船は海難に出会ったのですか?”(你醒了吗?先生。我是三木春户,这艘船的主人。你不用担心什么,告诉我你是谁,又怎么落海呢?搭乘的船遇到海难了吗?)
  张淳羽的眼前出现了一个老人,一头花白、满脸皱纹,用日语很温和地询问着。
  “私は淳羽三四郎と申します。南洋経商に長く住んでいた日本人です”(我叫淳羽三四郎。在南洋经商的日本人。)张淳羽熟练地用日语回答。
  “あなたは日本語ができますか。よかった。あなたは南洋人ですか。あなたの船は沈没しましたか?本当に残念です。あなたは今私の船に従って日本ができることしかできません。”(你会日语吗?太好了。你是南方人吗?你的船沉没了吗?真遗憾。你现在只能跟着我的船去日本。)三木春户似乎很高兴的样子。
  “ご迷惑をおかけしました。”(给您添麻烦了。)张淳羽很想坐起来。
  三木春户马上将他按住,说:“起きないで、あなたの具合が悪いから、医者は寝て休むしかないと言っていました。若い人、あなたはとても幸運で、もしあなたの体の素材ではないならば、海水の中で3日の夜を浸して、とっくに凍って死んだ。あなたは今よく休む必要があります。”(不要起来,因为你身体不好,医生说只能睡着休息。年轻人,你很幸运,如果不是你身体素材,在海水中泡了三天夜,早已冻死了。你现在需要好好休息。)
  张淳羽看得出来,这位三木春户是很善良的日本老人,便安心躺下,再一次表示感谢:“三木さん、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三木先生,谢谢您。)
  张淳羽神奇地在海难之后活下来了,他在海水里浸泡了三天三夜后,意外地被路过的日本商船“春户号”船员捞起来,被三木株式会社的社长三木春户下令救活了。
  三木春户把自称南洋商人的张淳羽,带到了日本横滨市自己家里养病。按照医生的说法,张淳羽内伤很重,至少需要半年以上卧床静养。三木春户本可以让张淳羽留在医院养病,却坚持把他带回自己家里。
  三木春户的家很有些气派,很大的院子,院子里种满了花草。奇怪的是并不是日式风格,倒很像一座欧美建筑。鹅卵石铺地、一片片郁金香。张淳羽看到院子的第一眼,就感觉这院子的布置应该是个女孩子。
  不出所料,张淳羽被人搀扶着走下车,在小楼的门前看到一个年轻的日本姑娘。
  她穿着一身和服,脚上一双木屐,“踢踢踏踏”的声响里,像一只百灵鸟朝三木春户扑去。
  “父は。”(父亲)
  她就是以后成为张淳羽第二任妻子的三木秀子。
  那一年只有17岁。
  从海难死里逃生的张淳羽,不得不隐姓埋名在日本生活下去。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