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潮歌>第三十二章 跪拜堂前忆当年

第三十二章 跪拜堂前忆当年

作品名称:潮歌      作者:江南铁鹰      发布时间:2019-03-25 23:32:24      字数:3050

  当年张燕霞返回长沙后,本可以安排在省里往事口工作。她不愿意被俗世所扰,更为了躲避一些不三不四之人纠缠,还是在李楚江安排下悄然离开长沙回到了青莲峪。
  回到青莲峪后,她一方面潜心书画,另一方面精心刺绣。这些年下来,这两方面的技艺更上层楼了。
  李楚江的生意越做越大,已经在长沙成立了一个公司,银阳有个分公司,还有了两个孩子;大的是儿子叫李春月,小的是女儿,叫李春娥。
  张燕芳要帮丈夫打理公司,两个孩子便留在了外婆身边。梅雨莲有外孙女和两个重外孙陪伴,倒也其乐融融、无忧无虑。
  “霞姑在家吗?”
  院子外传来叫门的声音。
  张燕霞从楼上房间出来,先喊了一声。
  “春月,快去开门。”
  一个四五岁的男孩子,从客堂窜出来奔过去打开院子门。
  门外站着好几个人,小男孩楞在那里回过头朝楼上喊:“霞姨,很多人找你。”
  张燕霞也看见了,已经朝楼下走。
  刚才打招呼的是祁红。
  她笑盈盈招呼张燕霞。
  “霞姑,不认识我了吗?”
  张燕霞已经快步过来抱住了她,亲切地说:“祁大姐你好。我怎么会不认识大姐?你可对我有知遇之恩。”
  “什么知遇之恩?我最后还是帮不上你,还是让你只能回到了这里。”
  祁红似乎还是对当年的安排心存歉意。她没有想到这位周主任回来的安排,会给张燕霞又一次带来伤害。
  张燕霞拉住祁红的手。
  “大姐,这又不能怪你?再说青莲峪没有什么不好啊。大姐,你工作这么忙,怎么会来青莲峪找我?不会又是要绣什么东西吧?”
  祁红爽直地大笑起来。
  “你可真是个绣痴了,看见我就想到要绣什么?不是,大姐是专门来给你报喜的。”
  张燕霞笑着说:“大姐,又给我报喜?那件物品已经很多年了,还会给我带来什么喜讯吗?”
  “你还真的猜对了。”
  祁红脸上有着诡异的微笑。
  张燕霞看着她的表情,忍不住去观察身后其他人,几个站在后面的显然是祁红的随员。紧贴在祁红身后的一对青年人,却明显不是什么外事办首长,更像是商人;尤其那个40来岁的男子,不仅看上去器宇轩昂、风度翩翩,而且还有几分似曾相识的感觉。
  张燕霞不由在心里暗自琢磨起来。
  “真是因为那件双面立屏吗?”
  祁红笑着身子微侧,对身后的张华做了个手势。
  “张先生,你先请。”
  张华一步跨进院子,已经张开双臂要去拥抱张燕霞。
  “霞姑,让舅舅抱一下。”
  张燕霞身不由己朝后一退,张华抱了一个空。
  付春华连忙赶上来解释。
  “阿华,你太冒失了,你吓着她了。霞姑,对不起,你舅舅是看见你太激动了。”
  张燕霞楞了,张大眼睛看着张华。
  “我舅舅?我有舅舅吗?”
  那个小男孩已经机灵地边跑边喊给外祖婆报信去了。
  “祖婆婆、祖婆婆,来了一个舅公。”
  “什么舅公啊?”
  梅雨莲搀着一个两三岁的小姑娘走出来。
  张华大步过去,“噗通”一声双膝跪倒,一连磕了三个头:“母亲大人在上,儿子张华叩拜母亲。”
  梅雨莲朝后踉跄了一步,忙伸手去拉他。
  “等等,孩子,你叫我什么?”
  张华跪着朝前移了几步,抱着梅雨莲双腿,说:“母亲,我是张淳羽的儿子张华,你是我的中国母亲。”
  “咣当”梅雨莲朝后一仰,失手掉了手里的拐杖。
  张华连忙站起身扶住她。
  张燕霞赶过来搀扶外婆。
  祁红从客堂搬了一张竹椅出来,几个人扶着她坐在堂前。
  梅雨莲定定神坐稳身子,抬头看眼前这个年轻人。发现他眉宇之间果然与张淳羽十分相像,又看看身边的外孙女;别说,人们常言道“外甥不出舅家门”真有道理,两个人更是极为相像。
  梅雨莲心里已然有些明白了点点头。
  “是你父亲让你回来找我?你叫我中国母亲,那么你的生母又是哪国人?”
  张华恭恭敬敬站在梅雨莲面前垂着头。
  “我的生母叫三木秀子,是日本人。不过生母在我五岁时已经病逝,张华有三十多年没有母亲了。请母亲大人接受儿子,从今天起,你就是张华的亲妈妈。”
  张华说着竟然流下泪来。
  梅雨莲连忙劝他。
  “好好,孩子别哭,妈妈认你这个儿子了。可怜见的,竟也苦命,5岁就失了亲娘。”
  说着说着,梅雨莲老泪横流。
  张燕霞总算回过味了,连忙也劝着。
  “外婆、舅舅,这是大喜事,你们别伤心了。现在总算有了外公消息,我有舅舅了,您还多了儿子,太好了。”
  张燕霞突然想起还有一个陌生人,忙问祁红。
  “祁大姐,我还不知道这位是……”
  她看着付春华。
  付春华却大大方方上前拉住张燕霞的手。
  “小霞啊,我要占你一个便宜了。我是张华未婚妻付春华。”
  “你是舅妈?”
  张燕霞有些惊讶,然后笑着对梅雨莲,说:“外婆,她是舅妈。”
  付春华连忙过来给梅雨莲行礼。
  “梅姨,我和张华还没有结婚。我是中国人,要回家禀告父母。张华也没有见过我的父母,暂时还是称呼您梅姨吧。”
  “好、好。”
  梅雨莲一手拉着张华,一手拉起付春华的手,说:“见了你的父母,也替我问一声好。你们什么时候办喜事,到那天我一定去。”
  张华忙说:“是母亲大人,我打算在中国办婚礼。父亲大人很快就会回来的,他期盼和母亲团聚已经几十年了。”
  “来来,咱们进去坐下慢慢说。”
  梅雨莲招呼众人在客堂坐下来。
  张华打开随身的文件包,取出一封信,走到梅雨莲面前递上去。
  “母亲,这是父亲大人在我临行之前,给你的亲笔信,还有这本日记。父亲在日记中详尽记述了当年所发生的一切;父亲还说,这么多年没有回来寻找母亲和姐姐,请你们原谅他当年有许多不得已的苦衷。”
  梅雨莲接过信并没有马上打开,却平淡地将书信和日记放在一旁。
  “不急着看了,我从来就没有怪过你父亲。那是战争年代,他突然中断联系必有不得已,我虽然心中一直坚信他活着,总还是担心他的安危。如今知道了已是坦然,不要说你的生母早已病故,就是健在而且和他生活在一起,我也会很高兴。华伢子,你不在意这样叫你吧?”
  “怎么会?母亲,不,阿妈,您既然肯用湖南乡音叫儿子,那就允许儿子从此叫您阿妈吧。”
  “好,华伢子。你还是先告诉阿妈,你们怎么会找到了祁同志,找到我们的?”
  张华笑看着张燕霞。
  “当然是我这个聪明伶俐的巧手外甥女的奇功啦。”
  “哦?”
  梅雨莲转过去望着张燕霞,似乎想到了什么,问她:“霞妹子,是不是你当年在绣那件《东方醒狮》的时候,留下了线索在上面?我知道了,你真是很聪明。”
  梅雨莲转对张华。
  “你父亲陪伴我多年,非常了解湘绣,也非常熟悉我的手法。他必是从那个双面大立屏上,看出了湘绣梅氏的手法,然后又在上面查找痕迹。”
  张华惊讶地说:“阿妈果然与父亲心有灵犀。父亲那天和儿子一起寻找痕迹,很快在醒狮足下的山石上,发现了霞姑的名字;又查找了很久,终于发现在背景长城的墙砖上,霞姑留下了一首藏头诗。”
  “哦?”
  梅雨莲笑着看了一眼张燕霞。
  “霞妹子在上面留下了藏头诗?我竟然一无所知。呵呵,看起来外婆真的老了。”
  张燕霞连忙说:“对不起外婆,是我有意瞒着。我也不知道这样有没有意义。若是告诉您了,没有任何回音,岂不是徒让您老人家牵挂了?”
  “也是,这真是没有什么把握在碰运气。可你当时怎么会想到?”
  张燕霞有点羞涩地低声吟着。
  “一入深宫里,年年不见春。聊题一片叶,寄与有情人。”
  “红叶题诗?”
  梅雨莲脱口而出。
  “你竟会想到用这个法子?”
  她黯然神伤又吟了一首。
  “花落深宫莺亦悲,上阳宫女断肠时。帝城不禁东流水,叶上题诗欲寄谁。”
  梅雨莲拭去泪痕。
  “想不到霞妹子用这样古老的法子,居然就找到了你们父子。真是天意如此了。”
  祁红连声赞叹。
  “梅姨,您这个外甥女实在是聪慧过人,而且才学五车;不仅学识好而且有这么巧的心思,才会想到采用这种‘红叶题诗’的民间传说。”
  张华和付春华显然有些不知所以然了。
  “什么是‘红叶题诗’?”
  梅雨莲笑了。
  “等一会让霞妹子告诉你们,”
  她转头问张燕霞。
  “霞妹子,你还记得这首藏头诗吧?那就背出来听听吧。”
  张燕霞嫣然一笑,朗朗出声。
  “梅花暗春色,雨雪傲苍穹。莲心独自苦,思君意愈浓。念我情真切,张扬化飞龙。淳甘唯乡酒,羽化竟成风。”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