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潮歌>第二十四章 坚冰开融筹贺礼

第二十四章 坚冰开融筹贺礼

作品名称:潮歌      作者:江南铁鹰      发布时间:2019-03-22 01:31:33      字数:3171

  自李楚江和张燕芳婚后,还是经常收货后要出山。有了妻子,常常是两个人一起出山,很少留在青莲峪。
  那年冬天,李楚江在长沙街头,遇到了省涉外宾馆卖品部的陈经理。
  “是楚江吧?”
  有人在背后拍了他一下。
  李楚江回过头一看,竟是陈经理。
  忙带着笑打招呼:“陈经理,你好。正打算过完年从山里出来的时候带些新货来看你。”
  “你找得我好苦,总算在街上碰到。要是等你过年再来,我可要误了大事。”陈经理喘着气说。
  “陈经理找我有啥事,还是大事?”
  李楚江有点摸不到头脑。
  “天大的事。你马上就跟我走吧。”
  陈经理抓住李楚江不放手,急急忙忙要拉他走。
  “等等啊,什么事儿这么急?你等我回家对老婆说一声嘛。”
  李楚江更加感到莫名其妙。
  “来不及了你先随我走。你老婆要责怪,我替你去赔罪。”陈经理拉起李楚江就走,想起什么又边走边问:“不对啊,你小子什么时候结婚了?讨老婆这么大事,不请我老陈喝喜酒?”
  “对不起了,陈经理,我是在青莲峪办的喜事,怕你老没有时间进山,就是打算过了年专门请你去家里喝酒。”
  李楚江陪着笑脸解释。
  李楚江的绣品大部分都是推销给涉外的商店,长沙街头的所有此类商店都是他铺的货。
  湘绣本就在对外贸易上热销,只是这些年形势关系,大部分商店都失去了正常的国营流通进货渠道。看似木乃实在胆大心细为人守信的李楚江,恰恰看准这一点,悄无声息地将自己收来的湘绣、棕片、竹篾工艺品,还有大山里的药材、山货,填补了这个空白。
  陈经理的涉外宾馆自然也不例外,几乎都是李楚江带来的,清一色湘人巧夺天工、奇思妙想创作出来的,各色手工艺品。在这些工艺品中,独占鳌头的自然是湘绣,而湘绣当中拔头筹的当然就是“霞姑”的作品。
  李楚江稀里糊涂被陈经理拉进了升级涉外的宾馆湘江宾馆,又直接拉他进了总经理办公室。
  “于总,我总算是不辱使命,把人给您找到了。”
  陈经理把李楚江拉到了大办公桌前面,后面椅子上端坐着一个40来岁的女经理。
  “这就是提供霞姑作品的人吗?”女经理仔细打量着问。
  “是啊,他叫李楚江,就是青莲峪人。”
  陈经理一面回答,一面推了一把李楚江,说:“你快说一下霞姑的具体情况。”
  李楚江奇怪起来,这个女经理怎么会要打听霞妹子的情况?
  他不由警觉起来,反问:“你们打听她做什么?”
  女经理看出了他目光里的警惕笑起来,和颜悦色地指着侧面的沙发。
  “李楚江对吧?请到这边坐,我们坐下来谈。”
  她主动起身移步沙发前,又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
  李楚江走过去,躬身请女经理先坐下,自己才坐下去。
  女经理又对陈经理说:“老陈,麻烦你搞点茶。”
  陈经理答应着走去沏茶。
  女经理侧着身子,说:“小李同志,是这样。省里接到中央一项非常重要的政治任务,要为伟大领袖准备一件可以代表家乡特色的礼物,送给来中国国事访问的外国领导人。国务院经过反复调研和考察做出了重要决定,这个重要礼品启用有浓郁地方风格的湘绣。”
  女经理起身打开墙边一只陈列柜,取出一只精美的湘绣“猫戏毛球”。
  上面的那只猫栩栩如生,宛如要从画面腾跃而出。
  女经理拿着“猫戏毛球”递给李楚江。
  “这只猫,是国务院外事办,从广州涉外宾馆得到的,不过不是粤绣而是湘绣。你看一下,是你的货吗?”
  这只“猫戏毛球”一出现,李楚江就认出来了。
  这是张燕霞今年创作的“猫系列”双面湘绣,猫身上的每一根猫毛都是竖起来的,这就是鬅毛针法。
  李楚江笑着说:“不用辨认,这是我的货,这个猫戏毛球是霞姑独创的。”
  “那就真是太好了。”
  女经理喜形于色,拿着那只猫说:“我马上向省里汇报,请你在这里稍等一下。老陈同志,你陪他坐一下。我现在就去省里汇报。”
  李楚江开始想到了这件事的重要性。他没有想到张燕霞的绣品居然惊动了国务院外事办。
  陈经理陪在旁边给他递上一杯清茶,压低声音说:“楚江,这可是大事要保密,据我知道这个礼品是送给……”
  李楚江浑身一惊,低声说:“这么说中美要打破坚冰建交了?”
  “是啊,前几日不是在传基辛格已经秘密来访过了。”陈经理兴奋地说:“楚江啊,这可是你千载难逢的机会,这件大事办成的话,你就要鱼跃龙门咯。”
  李楚江波澜不惊地平静,淡淡笑着。
  “陈经理,陈老表,我们湖南人讲究巴巴适适做事,不图这些虚名。真的做成了这件事,也不是我一个人功劳,有你一份滴。当然还是要看霞姑的功力。”  
  数日之后,一只中型快艇沿江而下,顺着桃花江直抵青莲湾,然后停靠在那里的渔人码头。
  从快艇上下来几个军人,把码头戒备起来,随着又是一行人从艇里鱼贯而行,走在第一个的居然是李楚江。
  胆小憨厚的山民,远远站在那里望着茫然不知所措。
  李楚江穿过长街,笑着朝乡亲们招招手。他的这个举动,立刻让一村人踏实下来。
  李楚江领着这些人朝梅家绣楼走去。
  李楚江担心这么一群人直接闯进梅家,会吓着老婆婆,便回身对身后一个干部模样的低声说:“您和首长打个招呼,在门外稍等一下。我先进去同外婆打个招呼。”
  “应该的,应该的。”
  那个中年男子,连连点头说:“老人家是梅氏传人,我们要格外尊重。”
  李楚江轻轻上去推开虚掩的门。
  走进去的时候,张燕霞已经在楼上听见了。
  走到楼梯口朝下望着,看见李楚江笑着说:“姐夫怎么突然回来了?我姐呢?你们不是说下个月才回家过年?”
  张燕霞边说边朝下走。
  房间里睡着的梅雨莲也起身走出来。
  李楚江恭恭敬敬地先给梅雨莲问了好,然后说:“我今天是有重要的事回来的。”
  梅雨莲问:“什么事儿啊,是不是阿芬有喜啦?”
  “阿婆,您老真准。阿芬真是有三个月了,这次回来过年以后就不出去了。我今天还有另外一件大喜事来报告阿婆。”
  “还有什么大喜事?阿芬有喜就是最开心的大喜事。”
  梅雨莲笑得合不拢嘴。
  “阿婆,我今天带来了贵客。他们专程从北京赶来看您和霞姑的。”
  “什么?”
  梅雨莲和张燕霞同时一惊。
  “阿霞,是国务院外事办的首长。他们要请你完成一件国礼。”
  “国礼?什么是国礼?”
  张燕霞一脸懵懂。
  “你们等一下,我请客人先进来。”
  李楚江说着转身。
  “等等,”
  梅雨莲突然大声喊住李楚江。
  “等我亲自到门口去迎接。阿霞扶着我。”
  张燕霞答应着搀扶起梅雨莲,颤颤巍巍走到大门外。
  李楚江轻轻推开虚掩的院门。
  梅雨莲提起中气大声命令李楚江。
  “江伢子,打开两扇大门迎接贵客。”
  “是,阿婆。”
  李楚江伸手将两扇从来不是一起开的院门同时打开了。
  张燕霞扶着梅雨莲站在院子里。
  门外几个人连忙一个个走进来,恭恭敬敬到了梅雨莲面前,笑着打招呼:“梅老先生好。”
  “好好,首长们好。今天诸位光临寒舍,让梅氏小楼蓬荜生辉。快快请进。”
  几个人又笑着上去帮忙搀扶老太太。
  有个中年女干部拉住张燕霞的手,笑着说:“你一定就是誉满桃花江的霞姑。”
  张燕霞红着脸笑。
  “首长快请里面坐。”
  大家坐定之后,几个人郑重其事地提出了一个要求。
  “祁主任,这件事还是你说得清楚。”
  一个穿着便服的干部指着那个中年女子。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省外事办主任,姓周,这位是国务院外事办祁主任,就请祁主任把中央的意思传达一下。”
  祁主任一直拉着张燕霞的手,先笑盈盈对梅雨莲说:“婆婆您老别担心,是大事,可一定是好事,是喜事。”
  梅雨莲笑了。
  “我不担心。今天山林子里面一直喜鹊叫不停,我就知道有喜事。”
  祁主任又对张燕霞说:“是这样,明年初,中央要接待一位很重要的外国客人,主席决定以个人名义送他一件礼物,具体送什么,主席的意思最好可以代表家乡湖南的特点。我们接到国务院这个任务,反复研究考察以后,决定请你,霞姑,代表湖南人民创作一幅具有特殊意义的湘绣。具体绣什么?我们不限制你的思路,只有一个要求,一定要绣出中国人的浩气。”
  张燕霞楞住在那里。这件事实在太大,她完全蒙了。
  梅雨莲看看外孙女,平静地说:“首长,这件事对我外孙女来说实在太大,老太婆也不能替她答复,这样吧,我陪大家在这里喝茶。让霞妹子到楼上独自想一想。好不好?”
  “老人家,你说得对,真是一件很大的事。我们谁也不能代替霞姑做决定。”
  祁主任拉紧张燕霞的手。
  “张燕霞同志,我陪你上楼去吧,顺便看看你的绣楼。我们给你时间思考。”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