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潮歌>第二十三章 终究楚芳成眷属

第二十三章 终究楚芳成眷属

作品名称:潮歌      作者:江南铁鹰      发布时间:2019-03-21 06:11:52      字数:3097

  听出神的张燕芳失手把手里的茶碗跌在了门口,失魂落魄站在那里。
  李楚江和张燕霞一起奔出来。
  李楚江一把抓住她的手,急切地问:“有没有烫到?”
  张燕霞上下看着她,也关切地姐姐。
  “姐,你烫到自己没有啊?”
  张燕芳一脸泪花看看妹妹,望望李楚江呜咽着。
  “你们说的我都听见了。”
  “听见了你还哭什么啊?楚江哥明天就来提亲啦。”
  张燕芳抓住李楚江双手不放,不断抽泣。
  “阿江,这是真的?你不骗我?明天就来提亲?”
  李楚江抓住她肩头,很肯定地点点头。
  “我怎么会骗你?明天叫我阿妈来提亲,后天我和你一路去长沙,请你阿妈来给我们主婚。”
  李楚江很坦荡又诚恳地看了一眼燕霞,再对着燕芳。
  “是我一直在误会,放心我会一辈子对你好,也会一辈子把阿霞当阿妹的。”
  “谢谢你阿江。”
  张燕芳幸福地依进了李楚江宽大的胸怀。
  张燕霞却含着泪,笑着把他们两个一起推出门,推进了隔壁燕芳的房间,转过身去拭去眼角的泪痕,坐在床头抚摸着那只藏着心事的镜框。很快又让自己平静下来,走上阳台端坐在画架前面拿起画笔。
  第二天李楚江的阿妈和族里的老人一起来到小楼,按照习俗带来了提亲的喜礼。
  梅雨莲乐得嘴也合不拢,笑着接下李家送来的彩礼。
  过了一夜,李楚江就领着张燕芳去了长沙。
  婚事很快就定在了下个月的吉日,
  宁静的青莲峪热闹起来,锣鼓喧天、鞭炮震耳,连桃花江都似乎沸腾了。
  按照土家族的习俗,婚宴摆在青莲峪的长街上,从街头一直排到结尾,四里八乡的乡亲纷纷闻讯而来。这几年李楚江一直在周围的乡里收土特产,他出价公道,让这些山里的乡亲得到实利,脾气又好,为人厚道,一个好人缘让大家夸赞。如今他又娶到了青莲峪最漂亮的梅家姑娘,谁都替他高兴,这个场自然一定要捧。
  婚宴散尽,燕芳被李楚江抱进了李家的竹楼。青莲峪终于渐渐宁静,只有几个顽皮的男孩子,还在放着零星的鞭炮。
  张玫搀扶着母亲送走了最后来贺喜的宾客,关好小楼的门,才想起似乎没看见小女儿的身影。
  她低声问母亲:“阿妈,你看见小霞出来过吗?”
  梅雨莲点点头,说:“大家给新郎、新娘贺喜的时候在的。她是阿芬伴娘嘛。”
  “那是吃酒之前了。我好像没看见她随我敬酒的。”
  张玫有些不安。
  梅雨莲劝着。
  “不要多管了,阿霞自己有数。你啊,别操心了。现在阿芬嫁了个好男人,一辈子不用你操心发愁咯。”
  “是,楚江是实在孩子,看上去木乃,其实人聪明。你看看这四里八乡的,如今谁有他的日子过得好?还帮了乡里乡亲,人缘又好,小芬会有好日子的。”
  张玫笑着,可想到小女儿又发愁了。
  “唉,看着小霞我真发愁,眼看该出嫁了,将来怎么办?这个青莲峪又没有几个好后生伢子,要不要我还是带她出山吧?”
  张玫一边扶着母亲回房间,一边唠叨着。
  “你也是一辈子操不完的心。阿霞还小,再等等看,婚姻要机缘的。这孩子心思重,再让桃花江水多洗刷几年吧。”
  梅雨莲倒是想得开。
  “阿妈,我总觉得阿霞心里那个人还在,看看今晚就知道了。放不下啊。”
  张玫不断叹着气。
  “放不下也要过去,放得下也要过去,这就是命。我的命是这样,你的命又是这样,阿霞如今的处境总好过我们母女了。那个伢子在天涯海角了,他们第一次分手,谁也不知道老天会帮他们在火车上相逢的。如今是阿霞主动要断了严伢子的念想,硬生生分手断了。自己心里断不了,真不好说将来会不会再发生什么了。”
  梅雨莲斜靠在床上劝女儿。
  “不说了。阿妈,你早点睡,今天也累了。我上去看看小霞。”
  张玫替母亲拉息电灯,关好门,轻手轻脚走到三层。
  看见燕霞的房门关着,里面却露出灯光,知道她没有睡,走上去轻轻敲了几下。
  “谁啊,是阿妈吧?我没事,你去睡吧。”
  张燕霞在里面应着,接着拉息了灯。
  张玫说了句。
  “小霞,别胡思乱想,睡吧,以后日子还长。”
  说完,张玫重新走下楼回到自己房间去了。
  张燕霞睡不着,恼人的相思还是把许多往事拉了出来。她坐起身把床头镜框拿下来抱在怀里,由着泪珠儿淌下来,竟会想到和严箫潇第一次见面的情景。
  算起来是十多年了吧?好像自己才8岁吧?二年级?还是三年级上学期?具体时间竟是有些记不得了,可其他还是很清晰。
  那天早晨,班主任关老师领着一个小平头的男孩子走进教室。
  他穿着一条蓝裤子,上面是雪白的衬衫,奇怪的是居然脖子上没有红领巾!身为中队长的张燕霞觉得好生奇怪,他是忘记戴红领巾?还是没有入队?不应该吧?好像二年级差不多就都入队了,张燕霞一年级就是小队长呢。
  “同学们,今天转学来了一位新同学,他叫严箫潇。大家一起欢迎新同学。”
  关老师带头鼓着掌。
  教室里的掌声七零八落没有一点热情的气氛。
  看起来大家都注意到了,这个严箫潇居然不是少先队!这个班级人人都戴着红领巾,突然加进来一个“白丁”,同学们的抵制似乎情有可原。
  “怎么啦?为什么我连声音也听不见?”
  关老师要发威了。
  张燕霞连忙拼命用力鼓起掌,又朝同学们做着手势,掌声终于响亮了很多。
  掌声结束以后关老师对严箫潇说:“严箫潇,你就坐在张燕霞旁边那个空位吧。”
  严箫潇一脸的不屑,大大咧咧穿过两边的课桌,直直走到最后一排张燕霞的旁边,然后把书包一甩,顺手拿出一支笔,在课桌中间画出一条白线。
  “三八线。你不能越界。”
  说完冷冷转过脸去。
  张燕霞一肚子不高兴低声怼回去。
  “你也不准过线!”
  下课以后,张燕霞跑去找关老师。
  “老师,我不喜欢和严箫潇同桌。”
  “为什么?”关老师问。
  “瞧他那副样子,肯定不是好孩子。到现在都没有入队。”张燕霞撅起嘴。
  “他是没有入队,所以我把他安排在你这个中队长旁边。我给你的任务,就是一个学期里面,帮助严箫潇加入少先队。”
  关老师用没有余地的口气下了命令。
  “我?”
  张燕霞很为难。
  关老师换了个语气。
  “张燕霞,他不仅现在是你同桌同学,还是你邻居。你知道吗?你妈妈和她的妈妈还是同事。你应该多去关心帮助他。”
  张燕霞不再反对老老实实回到教室,看见严箫潇居然从她的课桌里面,取出一本连环画在摇头晃脑地读。
  张燕霞生气地扑过去,打算把书抢回来。
  “严箫潇,你怎么随便拿我的书?”
  严箫潇举着书嬉皮笑脸地说:“你的书?你叫一声看看。”
  张燕霞气得涨红了脸。
  “你还给我。”
  严箫潇站在了椅子上举着书笑:“你够到就还给你。”
  张燕霞站在下面跳,其他的同学起哄地笑。
  终于把张燕霞惹哭了。她趴在课桌上伤心地哭泣。
  同学们不再跟随起哄。
  严箫潇反而慌了手脚。
  他从椅子上跳下来,拿着书站在课桌旁边,手足无措。
  “别哭啊,我最怕小姑娘哭。求求你别哭了,我把书还给你,明天另外送一本小人书给你好不好?不,我送三本给你。”
  严箫潇扒着课桌央求。
  这种和刚才判若两人的样子,把张燕霞“噗嗤”一下逗笑了。
  “你讨厌死了。我才不要你的书,以后不许再欺负我。”
  严箫潇看见张燕霞笑起来,放心了回到座位上,一边整理书包,一边说:“你还是笑好看。”
  张燕霞瞪了他一眼,可又忍不住笑起来,把书递给他说:“你喜欢就拿回去看,明天还给我。”
  严箫潇接过来塞进自己书包。
  “行。明天我带几本过来,咱们换着看。”
  两个人并肩走出学校。
  严箫潇问她:“你住几街坊?”
  “一街坊。”
  “啊,几楼?”严箫潇惊讶地追问。
  “一楼呗。”
  严箫潇笑了,拉住张燕霞手摇了起来。
  “我也住一街坊一楼,咱们是邻居啊。我住一单元,你呢?”
  “五单元。”
  张燕霞抿着嘴笑着说:“我早就知道是邻居了。你妈妈和我妈妈还是同事。”
  “真的啊?好啊,以后我们一起上学。”
  ……
  从这天开始,他们同出同进,在一个课桌上坐了三年。严箫潇再也没有去欺负过张燕霞,当然也没有欺负过其他同学。他学会了约束自己,从淘气王变成了好学生,很快就被批准加入少先队。学习成绩也快速上升。
  不过一个学期,竟然和张燕霞成了平起平坐的学习尖子……
  张燕霞失声笑了,自言自语:“怎么会想到这么久远的事?算了,姐姐也嫁人了,他也应该成家了吧?这样也挺好,让这一切还是藏在心里吧。”
  张燕霞拭去泪水合上眼。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