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悬疑武幻>海市蜃楼梨花荡>第四十一集 田家店闹鬼

第四十一集 田家店闹鬼

作品名称:海市蜃楼梨花荡      作者:长山      发布时间:2019-03-21 08:55:06      字数:3173

  “田记”百年老店,被萨满教的萨满舞(类似跳大神),搅得沸沸扬扬,轰动了十字街头,也轰动了整个幽州古城。这在日寇没入侵幽州古城前,是常有的事。不少大户人家或者大买卖家,办红白喜事、或者开张营业,请来萨满教跳萨满舞,祈福驱邪,保佑平安兴旺,这是不足为奇的。如果不请自来,在谁家跳萨满舞,一般是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德高望重的老人家祝寿,深得民心,萨满教会不收任何报酬,前来助兴跳萨满舞。主人会高兴的给予赏银热情招待;另一种是家主作恶多端,民愤极大,萨满教会不请自到,用跳萨满舞的方式,历数其罪行以示惩戒。主人怕把事情闹大,赶快大巴撒钱,以求花钱挡灾祸,表示痛改前非。
  今天这“田记”百年老店,萨满教的两个孩子,竟然来店内跳起了萨满舞,这不请自来,又是为何呢?店内的老板娘,当然明白是来惩戒田家的罪恶。她怕把事情闹大没法收场,只好强装笑脸,大巴的把银子塞给两个孩子,以求息事宁人,也好向主人交代。
  提起这个老板娘,也是古城幽州的老人了。只因家境破败,被逼入怡红楼妓院做了妓女,老鸨给取名叫奎娘。田家旺在日本投降后,又投了国民党。开始不得志成天泡在妓院里,后来花钱赎买了奎娘做老婆。当他以抗日功臣的名义发财后,便霸占了“洪家老店”,就把店交给了奎娘做了老板娘。奎娘知道田家旺的丑恶,也知道这田家老店的历史。为了生存她不能不为田家旺着想啊!
  可是,事情并没有她想的那样简单。当晚上田家旺回到家以后,妻子奎娘把白天的事向丈夫一说,丈夫的脸,立刻吓得煞白。说道:“这事儿可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花俩钱不一定能消灾。弄不好是冲着我来的,那可就麻烦了!唉——”
  “事情已经发生了,你说怎么办?不行咱把老店想办法还给洪家,咱好好凭自己的双手过日子,总比担心受怕的强吧!”奎娘宽慰着田家旺。
  “唉——事情走到这一步,我也是骑虎难下呀!”田家旺分析着目前的形势,和自己的处境,“如今我是国民党的参议员,还兼着县党部秘书长,本来是大权在握。哪想到如今国民党不争气,与共产党之间的战争一败再败,眼看共产党就要坐天下。本来抗联对我仁至义尽,看我对抗日还真有功劳,让我当了个团副参谋长。我看跟那些土八路干,早晚被国民党吃掉,便偷偷地跑到国民党这边当了官,发了大财。哪想到没有一两年,却落到寝食难安的地步哇……”
  “你呀你呀!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你不是百变真神吗?再变回去当八路哇!”奎娘话中带刺地说,“凭着当年你的抗日功劳,共产党怎么也得给你弄个团长干干……”
  “少他妈给我废话!你以为共产党是那么好糊弄的?”田家旺沮丧的又说,“为了当这个倒霉的县党部秘书长,我出卖了多少抗联官兵?就连洪家老店唯一的传人洪妹子队长,也死在我的手下……这些事共产党怎能还会绕我呀?想把老店还给洪家赎罪,可是但哪里去找洪家人?就连老纪家的人,也踪影全无哇……”
  这个当年被称为百变魔头的日伪翻译官,倒也有自知之明,说到这里,他又语重心长地说:“我这辈子竟凭自己的小聪明,蹦来蹦去,有今天的下场我认了,现在只好跟着国民党干到底了。能活下来是我的造化,我可以跟党国跑到台湾,苟延残喘。但是,你我过这几年使我有个家,你还给我生了一男一女,我得很感激你。我已经没有回头路,你是苦出身,共产党不会把你怎么样。我不能再连累你,从现在起你就隐蔽起来,保住我们的孩子,给田家留下根,我死也无怨了……”
  “家旺——你咋这么说话?咱的路还长着呢,实在不行咱一起投奔共产党,就让共产党处置咱们,再将功补过吧!”奎娘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说。
  “唉——脚上的泡是自己走的,你好自为之吧!记住我的嘱托,把孩子养大……我去店里看看!”说着走出了家门。
  田家旺满腹心事地向“田记”百年老店走去。他边走边想:是什么人竟敢到我的店里“跳大神”?他左思右想竟想不出个头绪。两个十多岁的孩子?在幽州萨满教的信徒中,没听说过有十几岁的孩子呀!这一定是孩子的家里有人信萨满教的。可是自从鬼子入侵幽州后,萨满教的活动已经很少见了,除非梨花荡的老黎家,他们的萨满教活动始终没有停止过。难道会是梨花荡的孩子?想到这里,他的汗珠从脸上滴落下来……这太可怕了!
  抗日时期就听说黎、陈两家的族长,带领族人用萨满教的活动,搞得鬼子闻风丧胆。听说幽州的黄大仙,就与梨花荡的两个孩子来往十分密切,若真是梨花荡的孩子所为,那绝不是只跳大神就完事,肯定还有令人意想不到的后手,那就真的没法对付了。他这样胡思乱想地走着,不知不觉已经到了“田家百年老店”的门口。他战战兢兢地用钥匙打开老店大门,向店内迈去。
  尽管已经是黑夜,但店内竟有柔红的光圈在闪烁,在跳跃,像乒乓球一样从柜台上跳上跳下。田家旺惊讶地想:“这是什么东西?是耗子还是黄鼠狼?”他想着就向蹦蹦跳跳的东西抓去。可是这两个东西就像长着眼睛一样,怎么也抓不着。尽管抓不着,但他也看明白了:这既不是耗子也不是黄鼠狼,而是两个红皮儿的鸡蛋。“真他妈的怪事,怎么煮熟的鸡蛋还成精了?”他追着两个鸡蛋已经浑身是汗,竟忘记了害怕,只剩下好奇。“我不相信我抓不住两个没长腿的鸡蛋!”他紧追着鸡蛋,一直追到一个货架的后面,鸡蛋不见了。
  田家旺没有追到成精的鸡蛋,已经累得他头昏眼花。他本想抬起头喘口气,没想到原来很平的墙面,竟突然出现了一个大门,从门里走出一群一尺多高的小人。他惊讶地看着这些小人,好像是自己很熟悉的面孔,他仔细地看了看,这回可把他吓得灵魂出窍了——这些小人,竟是他当年当伪满洲特务时的手下和日本鬼子顾问们,这回可真的都成小鬼子了。这些人在当年抗联到这里救特战队员时,不是被小哪吒黎佳缘参谋长,用风沙给关在地下了吗?怎么出来了呢?又怎么变得如此模样呢?这回吓得他晕了过去。
  田家旺这一晕倒,悠悠荡荡又回到了当年当翻译官,当大日本株式会社总管的岁月——
  那地下近五六十米深的隧道中,数不尽的房间都是自己的管辖之下,是何等风光?近百名伪满特务,不敢不听自己的召唤;二三十名小日本顾问,也不得不听自己的指挥;就连典狱长、预警提审、处理犯人,也必须看自己的眼色行事……想到这里,他竟往隧道深处走去。看到几个小特务,对自己竟理也不理,反而拿着烧猪蹄、烧鸡、猪头肉等店里货架上的商品,尽情的大吃着;更有几个日本顾问,还拎着酒瓶子,肆无忌惮地吃着、喝着,完全没把他放在眼里。他气得上去就抢小鬼子的酒瓶子。没想到小鬼子竟抡起酒瓶子,“哐当”一下砸在田家旺的脑袋上,鲜血立刻流满了脸上、身上。他痛得大叫一声“哎呀——”醒了过来。
  是梦还是幻?是真还是假?他竟弄不清了。只觉得自己的头钻心地疼,使劲睁开眼睛竟看到几个一尺来长的小鬼子在啃自己的头皮,头盖骨发出“吱啦……吱啦……”地啃咬声。吓得他几把将小鬼子从自己的头上扒拉掉,拼命地就往店铺里跑,想快点离开这恐怖之地。然而,田家老店的店铺里又是如何呢?
  还没等他跑回店里,就听到店铺内“嘁差咔嚓”就像蝗虫进了秧苗地,整天在拼命地啃吃庄稼茎叶。等他到了店铺,只见一尺多高的伪满警察、鬼子顾问,正在柜台里、货架上、房梁、吊杆中……忙碌地啃吃着各种商品。田家旺睁着眼睛惊讶地看着,竟束手无策。他眼巴巴地看着,脑海中一片空白,自言自语地说:“吃吧吃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很快,柜台里,货架上的商品吃光了。可是这些饿鬼还不尽兴,又开始啃吃货架、柜台、桌椅板凳……
  田家旺眼睛看直了,看傻了,眼睁睁地看着店铺里的东西,被饿鬼们啃得七零八落,他只好坐在地上干瞪眼,毫无办法。直到幽州古城的鸡鸣了,犬吠了。田家老店理才平静下来,那些饿鬼一个也不见了。
  田家旺站起身来,看着这空空如也的偌大的百年老店,心中说不出什么滋味:这店是开还是不开?开,怎么开?不开!可是能行吗?政府能饶了我吗?不开也太丢人了;还是开吧,花钱挡灾。不然老婆孩子怎么办?没等我跑,家里就坐吃三空了;更何况这老店虽然在我的头上,那县府的那些股东,岂能轻易饶我?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