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潮歌>第十四章:喜讯以后的意外

第十四章:喜讯以后的意外

作品名称:潮歌      作者:江南铁鹰      发布时间:2019-03-18 18:38:19      字数:4021

  严箫潇算是一夜之间成了整个茜草坝的名人。可是其他人却遭遇完全不同。
  初榜发下来了,江汽厂99个考生只有3个人总分超过了录取线,除了严箫潇,还有两个子弟校的应届高中生达到了理科录取线。其实,这次省里的录取线并不高,关键还是考生太多,总成绩不好。这次理科录取线只有220分,文科也不过240分,但录取比例分别只有4%和2%。江汽厂这么多考生落榜也就不奇怪了。
  落榜的几个人情绪都很低落,尤其是王谦和胡明理。董芷兰稍好一些,只有付春华似乎并不在意,还是整天说说笑笑的。
  严箫潇看出了他们心中的不悦,想了个办法。
  他先去气泵房找了付春华。
  “师姐。”
  “箫潇,你今天怎么有空来我这儿?”
  付春华手里拿着一本小说坐在窗口,看见他笑着站起来。
  “师姐,我求你一件事。”
  “呵呵,什么事儿?你还有事儿求我?你现在可是准大学生了,我怎么敢当师姐二字?”
  严箫潇赶紧说:“师姐,你可别臊我了。哥哥姐姐永远是我的师哥师姐。”
  “嘴甜。好,说吧找师姐帮忙做什么?”
  付春华“咯咯”笑个不停。
  “我今天收到了志愿表,还有一份全国招生大学专业目录,另外是一份政审表。怎么填,心里一点没有谱。师姐你知道的,我是初中生,对这些实在门外汉。能不能求你和其他师哥、董师姐晚上去我那里,给我做个参谋?早点来,就在我家吃饭。行不行?”
  付春华看着严箫潇诚恳的表情,眼珠一转心里明白了,“噗嗤”一笑。
  “真是这个目的?恐怕另有意图吧?凭你严箫潇轻易蟾宫折桂的本事,会不知道怎么填写志愿书?你是怕我们几个名落孙山心里想不开,打算劝劝我们吧?”
  严箫潇笑起来。
  “付师姐太厉害,我的小把戏一眼被你看穿了。我看出来付师姐似乎不在意,可董师姐和两位师哥好像情绪挺差。我得到一些内部消息,想顺便告诉他们。”
  “王谦和胡明理那里,我去找他们说。董芷兰就在车间里,你又和她素来要好就别拐这个弯了,你也不怕她反而多心?”
  付春华开着玩笑。
  严箫潇脸突然红起来。
  “师姐,这个玩笑开不得。我可有媳妇儿了。”
  “呵呵,你急什么?师姐我也喜欢你,就公开说又怎么样?男女之间不能做朋友啦?我看你和彭晓雅、罗玉荣她们也很亲热,听说前些日子还一起去了蓝田坝?”
  付春华故意气他。
  严箫潇急得额头出汗了,连忙辩解:“好师姐,你怎么什么都知道的?是去了罗玉荣家,认识一下他哥哥。他也参加了高考。”
  “行啦,师姐逗你。快去找你董师姐吧。”
  付春华笑着把他轰出去。
  严箫潇退出气泵房朝车间里面走去,看见董芷兰正蹲在一个铁箱前面整理刚刚脱模的砂型。
  走过去蹲在旁边,从工作服口袋里取出一把修型的抹刀熟练地干起活来。
  董芷兰看了他一眼。
  “你来干嘛?这活以后你不会再干了。有空就抓紧看看书,毕竟你只有初中底子,别到时候落在同学后面了。”
  董芷兰一副大师姐的口吻。
  严箫潇笑着应承说:“师姐教训的是。我是来找师姐有点事,顺手弄一下习惯了。”
  “什么事儿?是来安慰师姐吧?没事,师姐想开了。师姐既然没有这个机会去上大学,就踏踏实实做好本职工作吧。”
  董芷兰看似若无其事的神态里流露出许多无可奈何。
  “师姐心胸开阔,哪里需要我宽慰?我是真有事想请教几位师姐师哥。能不能请你们晚上去我那里吃个便饭?然后帮我好好拿拿主意?”
  严箫潇连忙解释。
  “究竟什么事儿?”
  董芷兰放下手上的工具,盯着严箫潇问。
  “帮我选报学校和专业。”
  董芷兰微微一怔,心中思忖:这到真是要认真对待的大事。考大学报学校和专业是很讲技巧的,弄不好会吃很大亏。
  “行,下班我去找王谦他们。”
  “那不用了。我已经找了付师姐,她答应帮我去请两位师哥。董师姐你直接过来吧。”
  董芷兰又看了严箫潇一眼。心里明白他是担心自己情绪,才先去找了付春华让她去出面。
  董芷兰直起身子笑了。
  “你怕我闹情绪不去吧?傻小子,我是你师姐,你的事儿,师姐怎么会不上心?再说,不就是落榜吗?无所谓的,难道没有这次高考,我还不活啦?”
  “师姐,我没有这个意思。”
  严箫潇赶紧解释:“我还有个重要信息要告诉你们。”
  “什么信息?”
  “先卖个关子晚上再说。师姐,我先过去,晚上早点来。”
  付春华找到王谦的时候,他们最初是很不想答应的。
  胡明理上来就一口回绝了。
  “不去,这小子是故意气我们吧?他上榜了,找我们陪绑吧?请我们上门去祝贺他?”
  “看你这个胡胖子,这么大个子,这么小的心眼。箫潇好意请大家,真是为了故意在我们面前显摆吗?有这个必要吗?别忘了他的成绩有目共睹,还是招生办主任亲自送来的喜报,全厂都知道。还需要自己显摆?咱们是同科考生,落榜了也应该去祝贺他。何况,人家诚心诚意邀请,真是另外有事情求教的。”
  王谦想了想。
  “我知道他什么事儿了。胖子,咱们去。他一准为了报专业的事儿。这事儿他的确没底,咱们也不一定弄得准,不过多几个人商量好一点。严箫潇这回露脸是靠自己本事,他没有什么对不起咱们,倒是给咱们很大帮助,是咱们自己没有听进去,又不肯照他的办法执行,自己作死没考好。”
  付春华笑了。
  “还是王谦大度。本来嘛,考不好是咱们发挥不好,怪不得别人。另外,箫潇的妈妈寄来一份内部资料,有关于明年再次举办全国高考的建议。”
  “真的?”
  胡明理瞪大眼睛:“太好了。行,我们一起去,帮这小子掌掌眼。”
  那天晚上,严箫潇的小屋热闹极了,满屋子欢歌笑语。
  六个年轻人说说笑笑吃饱喝足。
  严箫潇把母亲寄来的一份内参简报拿出来。
  上面明明白白写着“……根据这次恢复高考的实际报考和录取情况,教育部报请国务院批准同意,1978年夏季正常举办全国统一高考,报考条件与今年的条款大致相同”……
  “太好了。来来咱们一起再干一杯!”
  大家一起欢呼起来……
  严箫潇在几位师哥师姐的参谋下填好报考志愿,其中分别填写了一类二类学校和本地学校,报考的专业主要是中文、图书管理、历史和哲学,还有他自己喜欢的播音专业。一类学校选择了北大中文系、北京广播学院播音系,本地报考学校,理所当然地报考了江州大学中文系。
  他填好志愿表的当晚还填写了一份政审表,上面不仅要求填写直系亲属父母,爱人,还要填写兄弟姐妹和岳父母的各种情况。在填写到岳父的时候,严箫潇有些迟疑,想了一下,最后还是如实填写了秦颖生父秦达坤的名字。严箫潇了解不少关于秦达坤的情况,却并没有见过面。他走进这个家的时候,秦达坤早已病故。
  严箫潇只是这样简单填写了他的情况:
  岳父秦达坤,原国民党中将,在解放战争中战场起义,后担任参议员,1970年病故。
  严箫潇第二天将志愿书和政审表,一起交给了江汽厂招生办的主任丁安娜,然后开始着手安排准备送妻子回北京去养胎。差不多所有人都认为,严箫潇被大学录取是铁板钉钉的事儿,而且很可能是一所一类大学。
  谁也没有想到的一件事,完全出乎大家意料。
  五天后严箫潇的政审表,居然被江州招生办主任左盟,亲自退回来了。
  丁安娜一个电话打到铸工车间,把严箫潇叫到了办公室。
  严箫潇走进办公室,一眼看见左盟坐在沙发上,丁安娜坐在办公桌后面。
  严箫潇奇怪地问:“左主任,您怎么来了?丁书记您找我?”
  丁安娜严肃地摇着手上一份表格。
  “严箫潇,你怎么搞的?政审表填写是一件多大事,你不知道吗?怎么让招生办退回来?”
  “啊?!我的政审表退回来了,为什么啊?我很认真啊,可以说一个错别字都不会有的。”
  严箫潇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地申辩起来。
  丁安娜把表格放在办公桌上。
  “你自己过来看看,你关于岳父的情况怎么写的?”
  严箫潇一面走过去一面说:“是因为岳父秦达坤的情况吗?可我写的也很清楚啊。”
  丁安娜指着那一行。
  “你自己看看吧。是不是其中少了什么?是你刻意隐瞒,还是你真不知道?秦达坤是在哪里病故的?”
  严箫潇楞了一下。
  “他病故狱中。”
  “他因为什么入狱为什么不写?”
  丁安娜厉声责问。
  刚才还是气定神闲的严箫潇,突然大声说:“他是抗日名将,又是地下党,却因为莫须有而入狱十多年。作为秦达坤的家人一直在申诉。我是他的女婿,虽然从未谋面,却相信秦达坤什么对不起国家的地方。所以我没有写。”
  “你不如实填写就是对组织不忠诚的表现。”
  丁安娜的语气更严厉了。
  严箫潇却反而昂起头。
  “这是一份报考大学的政审表,不是我的入党志愿书。秦达坤不是我的直系亲属,我也从来没有见过他。我不以为这有什么对组织不忠诚的地方;还有,党的政策是讲成份、不唯成份、重在表现。我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地方错。”
  左盟笑着站起来劝解。
  “小伙子,先别激动。来来坐下听我说。”
  严箫潇气鼓鼓坐了下来。
  “是这样,这份政审表是从省里退回来的,具体说是被北大招生组退回到省招办了。省招生办要求我们让考生具体写一下。这没有什么不妥,也没有歧视的成分,这和政策没有矛盾。”
  左盟拿过那张表格坐在他旁边继续说着。
  “你是江州文科第一名,市里很重视,所以我专门过江来送一份新的表格。我们并没有其他要求,只希望你实事求是写清楚。你们丁书记也是这个意思,你的成绩也是你们厂的骄傲嘛。她是替你着急。”
  左盟的话虽然让严箫潇平静下来。
  心里明白自己已经与北大无缘了,很想拒绝重新填写政审表放弃今年的机会。他相信自己的实力,准备充分明年成绩会更好。又一想,还是先重新填写一次吧?谁又说得好,明年的政策会怎样?何况就是如实填写之后,又有谁可以保证有哪个大学会录取自己?如果真是因为这个没有学校敢录取,明年再考就是。
  严箫潇想明白了,拿过了另一份空白表格。
  这次他在岳父情况后面写了,秦达坤原国民党中将,长期潜伏为我党工作,在解放战争中战场起义,后担任参议院参议职。59年因历史反革命罪被判入狱,1970年病故。家人始终在申诉其不实之冤。本人与岳父素未谋面,相信组织一定会有最终公正的结论。
  严箫潇把表格交给左盟后,又恭恭敬敬对丁安娜说:“丁书记,我刚才太冲动了。”
  丁安娜摆摆手。
  “你这个小伙子还是太年轻,沉不住气。我何尝不希望你上大学?你可是咱们厂第一个青工大学生!”
  左盟接过表格,拍拍严箫潇的肩膀。
  “小严啊,你很可能错失了上外省大学的机会。不过因为你这份好成绩,我会亲自把这份表格和你的档案送到江州大学去。别看不起这所咱们本地大学,它在全省排的上前几名,是一所很出色的好学校。”
  好成绩以后的意外,还是让严萧潇心绪难宁了。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