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潮歌>第十三章:初中生蟾宫折桂

第十三章:初中生蟾宫折桂

作品名称:潮歌      作者:江南铁鹰      发布时间:2019-03-18 16:01:32      字数:3150

  五天后中午。
  正是下班的时候,各个车间的工人纷纷走出车间,厂区道路上熙熙攘攘,人流朝着大门涌去。
  “你们看!”
  走在最前面的一群人惊喜地大叫起来。
  一幅大红的横幅挂在厂门口上方,上面写着“热烈祝贺我厂青工严箫潇蟾宫折桂”。
  走在最前面的是离开大门口最近的六车间,人们一面读着横幅一面在议论。
  “蟾宫折桂?上面的这四个字什么意思?”
  “蟾宫折桂是成语,就是高中的意思。”
  “对,古代考科举,考中了就是蟾宫折桂。”
  “不对,是高中,要考前三名。仅仅考上了叫金榜题名。”
  彭晓雅和罗玉荣一出车间就听见人群里议论纷纷。
  “严箫潇考上了,还是蟾宫折桂,肯定成绩很好啊。”
  罗玉荣拉着彭晓雅跳起来。
  “师姐,严师哥考上了!”
  “是啊,厂里都拉横幅庆祝他了。肯定考的好啊。快,咱们给他报喜去。”
  彭晓雅拉起罗玉荣逆着人流朝里面跑。
  “你们干嘛,下班了往里面跑什么?”
  “对不起,让一下。”
  彭晓雅和罗玉荣一面跑一面笑着。
  “玉容,师哥考上了,不知道你哥哥怎么样?”
  “我哥哥也一定考上了。呵呵,我亲哥和师哥都要上大学了。师姐,蟾宫折桂到底什么意思?”
  “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成绩最好的意思?”
  “成绩最好?师哥中状元啦?”
  “对,就是考了第一名!”
  师姐妹两个横冲直撞冲到了铸工车间外面。
  这里并没有下班的意思,车间里正在开炉。
  鼓风机巨大的声响在整个空间回响,车间上方的两台行车,吊着两个巨大的铁水包在缓慢地移动;地上站在一个戴着红色头盔的年轻人,穿着一身灰白色的石棉工作服,一边吹着哨子,一边打着手势在指挥。
  罗玉荣指着他,拉拉身边的彭晓雅。
  “师哥在那里。”
  彭晓雅看了一眼,大喊着:“师哥、师哥!”拔腿朝里面冲。
  车间门口闪出戴着安全员袖章的朱军,一把拉住她。
  “等等,你们干什么?”
  “朱师傅,我找师哥报喜啊。”
  彭晓雅还是想挣脱朱军冲进去。
  朱军拉住彭晓雅说:“报什么喜?你们两个就这样冲进去?里面在开炉!你们这样可以进去吗?”
  “我们怎么啦?”
  彭晓雅看看自己又看看罗玉荣。
  彭超碑一身石棉工作服,戴着头盔从车间里面走出来,指着女儿很严厉地说:“小雅,你要干什么?一点安全意识都没有。不戴帽子不穿工作服可以进去吗?”
  “爸爸。”
  彭晓雅不服气地拿下自己头上的帽子,指着罗玉荣身上,说:“您啥眼神?我这不是帽子?我们不是穿的工作服啊?我们刚刚从车间下班的,怎么啦?”
  朱军说:“小雅,我们是铸工车间,而且正在开炉。不戴安全头盔,没有穿石棉工作服和防护鞋就不能进去,就是我们车间工人都不行。”
  彭晓雅拍拍自己头吐着舌头。
  “对不起朱师傅,老爸别生气啦。是我太高兴忘记了。”彭晓雅拉住父亲撒娇。
  “老爸,我师哥的成绩出来了,特别好,厂门口挂出了大标语,说他蟾宫折桂。我来报喜的。”
  “真的?”
  彭超碑大喜过望。
  “太好了。我就知道这小子有出息。唉,就是有点可惜……”
  “爸爸,什么有点可惜?”
  彭晓雅好奇地问。
  彭超碑看了女儿一眼,摇摇头说:“可惜他已经结婚了,不然……”
  “爸爸。”
  彭晓雅突然不好意思起来。
  她好像想到什么忙拉着罗玉荣说:“玉容,师哥的通知来了,你哥哥应该也有消息了。他一定也榜上有名。”
  罗玉荣笑了,点点头说:“对。我等等去请假,回家看看。”
  彭超碑对她们说:“你们不能进去,就在外面等他吧。严箫潇在指挥开炉浇筑,就快结束了,等一会儿吧。”
  “走,师姐,咱们在门口看。我都没有看见过开炉是什么样子。”
  罗玉荣拉着彭晓雅站在车间门口朝里面望去。
  一部行车吊着一个空的铁水包,在严箫潇的指挥下,缓缓从化铁炉的正上方垂下,炉子前面一个巨大包坑上面的防护网已经打开。
  严箫潇一面吹哨,哨音一短一长,一面打着手势,左手为掌,手心朝上,右手握拳,拇指朝下对着左手掌心。
  铁水包在他指挥下垂直落进包坑到位后,严箫潇的右手拇指点到左掌心,嘴里哨子一声长音,铁水包稳稳停在包坑中间。严箫潇的哨声变成了三个急促短音,右手拇指改成外指,指向化铁炉的出铁口,铁水包又缓缓移动起来,最终稳稳停在出铁口下面,哨声再次变成长音。
  严箫潇转过身对着站在炉前的腾宏发做了一个手势,左掌掌心朝下,右拳食指指点掌心。腾宏发看见他的手势,走去将鼓风机的电闸拉断了。
  巨大的鼓风机声响消失,车间马上安静下来。
  严箫潇发出洪亮的口令:“腾哥打开出铁口!李哥准备堵口,任哥后备,师傅给我备好稀土。”
  随着腾宏发锤起锤落,封泥堵住的出铁口被打开了。
  一条火红的金龙,从出铁口咆哮而出直泄铁水包。
  整个包坑上空都弥漫着滚烫的蒸汽,铁水泄入时不断溅起金花。站在化铁炉旁边的几个人,都被笼罩在高温蒸汽和金花形成的铁水雨里。铁水装满后,又在严箫潇指挥下从包坑里吊出来平稳地放在地上,旁边有人推过来一个高大的铁梯凳。
  严箫潇从张玉英手上接过一个竹簸箕,走上去站在高凳上,举起簸箕将里面的稀土,倒进还在翻滚的铁水。稀土进入铁水的瞬间,更多的铁水飞溅起来,接着一股白烟从铁水表面腾空而起,铁金花和升起的白雾把站在那里的严箫潇完全包围了。
  这场面看得车间门口的两个姑娘心惊肉跳。
  “妈呀,这么吓人的阵势。师哥不会被铁水烫到吗?”
  “是啊,他在干什么?站在上面在把什么倒进去?那铁水有1000多度吧?”
  担任安全员的朱军,笑着说:“怎么不会?我们这些炉前工也不是铁身子肯定会烫伤。老实说人人都是一身烫伤,尤其是他们几个。”
  朱军指着严箫潇、腾宏发和李刚他们。
  彭超碑又说:“这个铁水至少超过1500°。严箫潇在做球墨化处理。倒进去的是稀土,在铁水高温下溶解,可以改善铸铁品质。”
  彭超碑指着严箫潇的身影,说:“这小子是好样的。一进车间就干这个,现在提了工段长完全可以不再去干,可还是每次开炉都亲自处理稀土。”
  行车吊走了炉子里最后一包铁水,开炉结束了。
  大炉班的工人开始卸掉自己身上的装备,在休息室里换上日常的工作服,严箫潇却还在车间里指挥最后的浇筑。
  几个人从休息室出来,看见车间门口的两个姑娘,忍不住上去打趣。
  “二花和五花怎么来我们这个火工坊啦?”
  任远带头说着俏皮话。
  彭晓雅和罗玉荣是人称茜草坝五朵金花中排名第二和第五的金花,常常被大家戏称为二花、五花。
  两个姑娘听到这个称呼涨红了粉脸。
  “讨厌,任远你欺负我们、等一会我要告诉爸爸。”
  李刚上前打圆场。
  “彭晓雅,他开玩笑的。对了,你们来干嘛?”
  “我们找严师哥报喜。”
  “怎么?箫潇的高考成绩出来了?”
  “对,厂门口给他挂出了横幅‘严箫潇蟾宫折桂’。”
  “太好了,箫潇争气啊,给咱们铸工车间争气。”
  “不是给铸工车间争气,是给咱们江汽厂争气!”彭晓雅反驳。
  “对,严箫潇这是中状元了,当然给全厂争气。”
  一群结束工作的铸工车间工人围在一起欢呼。
  严箫潇结束工作走出来,看见门口围满了人,走进人群问“你们不赶紧去洗澡吃饭,围在这里干什么?”
  李刚笑着说:“兄弟们,咱们把状元郎抬到大门口去好不好?”
  “好!”
  说着李刚、任远、腾宏发几个大汉一拥而上,不等严箫潇明白什么事儿,已经把他抬起来朝厂区大门走去。
  严箫潇在他们头顶挣扎着。
  “各位师哥,你们要干嘛啊?”
  彭晓雅和罗玉荣在旁边拍着手,笑着说:“师哥你中状元啦!”
  一群人走在厂区道路上,前面的人群纷纷笑着让开路,跟着欢呼雀跃着一直走向大门口。
  紧靠大门外面的办公楼前面聚集着很多下班后的工人。楼前的台阶上摆了一排长桌,上面盖着红布;长桌后面站在几位厂领导,李林森、丁安娜,还有江州招生办公室专程而来的主任左盟。
  看见人们把严箫潇簇拥而来,丁安娜大声说:“大家安静一下。厂部在这里召开一个临时庆祝会,大家看见横幅了,就是祝贺咱们厂铸工车间青年工人严箫潇,在这次高考中考出了惊人的好成绩。下面我们请江州招生办左主任亲自宣布他的成绩。”
  左盟手上拿着一张大红喜报,高声宣读:“考生严箫潇总成绩335分,其中语文95分,政治100分,史地100分荣获江州考区文科第一名,全省文科第三名……”
  左盟话还没有说完。
  人群里已经欢呼着把严箫潇扔起来……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