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悬疑武幻>海市蜃楼梨花荡>第三十七集 樱花谋后路

第三十七集 樱花谋后路

作品名称:海市蜃楼梨花荡      作者:长山      发布时间:2019-03-12 09:26:41      字数:3588

  北门的骚扰战打响了,日寇侵入幽州古城的驻军司令秋田丧二,已经是焦头烂额。幽州城的五门遭袭击,不但使他顾东顾不了西,处处都要求派兵增援。可是,鬼子目前又开辟了东南亚战场,主力部队已经调到东南亚,剩下的部队只能维持治安现状,他哪还有兵可派呀?这还不算,这古城幽州五门地骚乱,已经完全打乱了他要再次扫荡梨花荡,全面夺取梨花荡丰收的梨果的计划。眼看中秋节就要到了,夺不到梨花荡的优质梨,没法向关东军司令部交差。这幽州五门一破,自己的司令官位不保倒是小事,弄不好只有剖腹自杀这条路了。正在这时又接到密报:在幽州城中央十字大街街头,又发现医巫闾山抗联的重要首领出现在十字街头,与特高科地联系已经中断……
  看了这份密报,秋田丧二的脑袋立刻像要炸开一样,疼痛难忍。这五门失火,中心开花,这医巫闾山的抗联队伍,怎么突然变得如此强大?他们这是想要干什么?这不是想要我的命,想要把我赶出幽州吗?这可如何是好哇?!
  秋田丧二哪里知道,医巫闾山抗联这次行动的目的,就是要骚扰五门,让你没办法扫荡梨花荡,达到骚扰保梨的目的。这十字街头的行动,其一是为救出被困幽州的抗联特战队手枪小队;另一个目的就是:捉拿狡猾凶恶的叛徒内奸田苟定。出人意料的是,竟使鬼子司令吓昏了头,坐不住金銮殿了。
  鬼子幽州驻军秋田丧二司令,正在百思难解,一筹莫展之时,竟然又想到他的宗正教师傅、参谋长小林忧伤教主。千思百虑之后长叹一声:“唉——教主师傅虽然法力高强,但他不是中国神佛的对手。他已经是双目失明心灰意冷,并且受到梨花圣母的警告,教主还能有所作为吗?”但他不死心,决定再试一试吧。为此用电话与小林忧伤师傅商议,并以大和民族的武士道精神,激励参谋长小林教主。
  小林教主无奈之下,给他推荐了一个道行高超的女副教主、特高科副主任、满洲伪特工队的顾问宗正樱花;并声称樱花副教主,在日满特工界声望地位都很高,足智多谋,法力无边……
  鬼子秋田司令听了小林教主的介绍,也想起其在军政界的威名,紧皱的眉头舒展了,决定亲自与宗正樱花一谈,谋求如何打破目前的困境。
  提起这个宗正樱花,确实是个神秘的人物,不论是在军界还是政界,很少有人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就连日本幽州驻军司令秋田丧二,也只是知道在幽州的特高科有这么一个叫樱花的女特务。宗正樱花这个人看上去也就是二十来岁,身才适中,个子亭亭玉立,面孔俊俏迷人。她曾经去德国,接受希特勒法西斯的魔鬼式的特种训练;归国后随日本特高科,来到中国并为宗正教服务,很受教主小林忧伤的赏识。
  “樱子小姐,听小林教主介绍你的情况,并推荐你接替他的参谋长之职,不知樱子小姐对此有何看法?”
  “教主推荐我当参谋长?”宗正樱花睁开杏核美目,樱桃笑口上下张合,眨了几眨,闭目屈指凝神良久。突然面露惊异神色道,“有这等事?五门皆破;特工总部被毁,满洲特工训练营全营被浮;两个营盘的物资、武器全成了抗联的战利品;战马已经装备了医巫闾山总部抗联的一个中队,成了骑兵中队,并且已经投入了战斗……”
  “啊——这……这可怎么办?”鬼子秋田司令一听樱花说的情况,惊慌失措,又焦急地问,“那你能不能看看幽州城十字街头是什么情况?如果幽州城中心再起战火失利,那我们可就彻底完蛋了……”
  宗正樱花秀目紧闭,掐指默算良久,眉头微皱叹道:“唉——逆天者气数已尽,大日本已经是穷途末路,必败无疑。目前幽州的十字街头祥云笼罩,像是有神仙高人坐镇,咱焉有不败之理?尽管有我们精心培训的满洲全能特工,但是已经落入抗联之手,恐怕也是凶多吉少哇!”
  “你……你……身为大日本天皇陛下的皇军特工人员,大日本皇军的参谋长,怎能说出这样的话?难道你就不怕军法吗?”秋田丧二,怒气冲冲地指责说。看樱花小姐毫无惧色,又缓和语气说道,“你我都是天皇陛下的军官,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咱可不能想到啥说啥,授人以柄,落个背叛天皇的罪名啊……”
  “司令我明白你的意思,我既然加入到日本军界来到中国,那就没打算活着回去……”樱花小姐悲哀的又说,“我是观测战争的风云,已经到了尾声,你我应该心中有数。如果司令抱着所谓的‘大东亚共荣’的欺人之谈,而逆天到底,必会死无葬身之地!我是希望我们为天皇奋战的同时,不可再逆天而行,祸害幽州百姓。给我们大日本幽州驻军和你我留条活路,岂不也算做了对得起天皇?对得起与你我一同奋战的大日本军人?对中国人也有个交代……”
  “你说的不无道理,可是,我怎么做才能做到那些对得起呀?”
  秋田司令沮丧地低下了头,无奈地说:“难哪!难——十多年对中国人的欺压,已经是太深了,无法挽回了——”
  “天意难违,事在人为!只要我们认清形势,避其锋芒退避三舍,静观其变,会有我们的出路的……”樱花小姐说到这里,又轻声说道,“战局很快就会急转直下,厄运已经不远了……”
  “那你说目前的局面怎么办?”秋田丧二对樱花小姐的话已经确信无疑,“关东军司令部正催着我们扫荡夺梨,五门失守,十字街头又起战端。这可怎么收场啊?”
  “我们自身都难保,还管他什么关东军司令部?不予理睬!”樱花小姐怒气冲冲地说完这些,又说。“十字街的战事,实际是满洲特务的‘共荣团’与抗联之间的事,咱可以暗中抽回日本顾问,让他们自己解决吧;已经失守的五门,等抗联撤走咱再派哨兵站岗;一切稳定后咱渐渐撤出幽州城,避免与抗联发生武装冲突以自保。静观其变吧……”
  “好吧!也只有如此了。”秋田司令说到这里,突然想到一事,说,“你的策略,怎么与田中少佐的不谋而合?他让我把主力撤出幽州,秘密撤到幽州庙。”
  “这是目前的上上之策,看来这田中少佐倒有先见之明。”樱花小姐很佩服这个田中少佐,又说,“那咱就撤到幽州庙,静观其变吧。”
  再说梨花仙子陈梨花副参谋长,正用手扣住田家旺的手腕,拉着他向“大日本驻株式会社”走去。正在这时,突然“哒哒哒”的枪炮声,爆豆般地在北门方向响了起来。陈梨花副参谋长一听,立刻停下了脚步向幽州城北门的方向望去。正要与田家旺说什么,突然一只大手拉住了她的胳膊,低声说:“快跟我来!”梨花仙子陈梨花立刻抓住田家旺的胳膊,向远处跑去。这时才知道拉着自己的人,竟是自己的表弟、梨花荡护法仙尊黎佳缘参谋长。
  “参谋长你想干什么?”梨花仙子陈梨花副参谋长,把田家旺一拽,微笑着说,“这是日军侵华司令官,秋田司令的翻译官中岛二郎,在我们攻破东门外日军实验基地时,自动投降我们,愿意为医巫闾山抗联总部效力,当一名抗联战士。”梨花仙子陈梨花副参谋长说到这里,把自己拉着的田家旺的手,往黎佳缘手里一塞说,“我把他交给你了,我可不愿意让一个大男人,在大街上牵着我的手!”
  梨花荡护法仙尊黎佳缘参谋长,从表姐的话语和动作中,已经明白了她的用心:是自己押着俘虏在执行任务,不敢大意放手让他跟着自己;一旦让他逃脱,后果不堪设想。想到这里,看了一眼这翻译官中岛二郎,心里也是一震:这不是叛徒、内奸田苟定吗?但他不漏声色笑嘻嘻的,与翻译官中岛二郎紧紧地握手说:“欢迎翻译官先生加入我们抗联队伍!只要一心抗日,我们都欢迎。何况翻译官先生还是日军司令官的高级翻译,在抗联队伍中更有您的用武之地……”说着松开了叛徒、内奸,如今又是翻译官的田家旺——田苟定。
  田苟定一看大名鼎鼎的小哪吒黎佳缘参谋长,竟如此热情;而且又大胆的松开了自己的手,一颗必死的心这才落了地。赶紧激动地说:“谢谢首长的信任!请两位首长放心。我一定痛改前非,为抗联服务,为抗日战争胜利贡献力量……”
  “好!这才是有良心的中国人。”小哪吒黎佳缘参谋长鼓励地又说,“目前,古城幽州的五门,已经全部掌握在我们抗联手中。赵猛子的骑兵部队,已经连续捣毁黑山到幽州的三座鬼子兵营,四五个炮楼。现在已经胜利完成了攻城门,保护梨花荡果农利益的任务。但是,我们有一个特战小分队,被满洲特务和鬼子的特高科,抓进地下黒牢。据侦察得知,这地下黑牢,由日本特高科人员看守,而且机关重重。”小哪吒黎佳缘参谋长,笑眯眯地看着田苟定,又说,“翻译官先生,现在你为抗联立功的时候到了。你熟知日语,又是日本司令官的高级翻译。如果你能找到这地下黑牢,破坏地牢的层层机关,我们能救出被关押的特战队员,将是你的大功一件。”
  “这——地下黑牢的位置,是由日本人管理,中国人无法靠近,要想救出被关押的抗联战士,恐怕太危险了。弄不好没等把机关毁坏,被关押的人已经丧命……”田苟定的脸上已经是汗水滴落,思考了一阵又说,“不过我如果能带着司令官的副官,找到日本的地下牢头,让他带领副官和我一起下到地牢,牢头为了副官的安全,会关掉全部机关,这样就好办了……”
  梨花仙子陈梨花副参谋长和小哪吒黎佳缘参谋长,看着他那满脸是汗,胆战心惊的样子,相信了他说的全是真话,便同意了他的想法。
  “可是鬼子司令的副官是什么样?到哪里去找像鬼子副官一样的人呐?”梨花仙子陈梨花副参谋长焦急地说。
  “这倒不难。请首长跟我来一下……”田苟定领着两位参谋长向“日本株式会社”的大门走去。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