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悬疑武幻>海市蜃楼梨花荡>第三十集 抢摘丰收梨

第三十集 抢摘丰收梨

作品名称:海市蜃楼梨花荡      作者:长山      发布时间:2019-02-24 10:46:29      字数:3220

  锦州的收梨老客,据说用重金收买了鬼见愁这条运输线;并把鬼见愁地段的大大小小的山洞,改造成为“梨窖”;雇佣原“鬼见愁的柳子”,配合“锦州水果公司”,联合保卫梨窖和运输线的安全。
  这所谓的“锦州水果公司”有如此大的手笔,那是什么样的气魄呀?那三位老客又是什么人呢?经过医巫闾山抗联总部的多方了解,知道这三个老客,高个的叫李老大;矮胖子叫张老二;不高不瘦的叫王老三。其他就不闻不问了。三个老客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正如总部政委佟玉兰说的那样:“既然保证我们的梨与粮食不受损失,不被鬼子抢走,老百姓能换回钱花。管他们是干什么的干啥?只要是对抗战有利,就不要去多管闲事。”当然,不少人在锦州有亲戚,却没听说过有这样一个果品公司,更没听说过有那样的三个买卖人。所以有人议论说弄不好是“共”字号的队伍的人。有人就反驳说:“别瞎议论,什么字号只要联合抗日就没问题。我们佟政委就是‘共’字号,没有她给咱引路能行吗?以后少说这些废话!”
  很快,第一批试探性的现摘现卖,获得了圆满成功;并且很快矮胖子张老二,又带来大笔资金,交给了梨花荡护法仙尊,黎佳缘参谋长,全权委托他帮助收购水果。
  梨花荡护法仙尊、黎佳缘参谋长把这项收购买卖,与梨花屯掌门人陈广胜、黎家屯族长黎天星在一起商量。
  陈广胜和黎天星都说:如果现在就上人摘梨,势必把梨树空挡处丰收的谷子,全部踩得一塌糊涂,那谷子地损失就大了!那今年谷子不就白种了吗?能不能先把谷子割下,捆起来以后再摘梨?
  黎佳缘参谋长一听就说:“也是。这样,等我派人回总部与买家商量一下。咱们先来一个谷子收割大突击,把谷子运出来再摘梨。”
  “好!就这么办。”陈广胜和黎天星高兴地说道。
  黎佳缘参谋长立刻派警卫员到总部汇报。
  收梨老客张老二一听这事,笑了说:“那太好了!谷子和谷草,可是重要的军用物资,绝不可白白的浪费掉。”张老二笑着与警卫员又说,“你回去跟你们参谋长说:让他告诉乡亲们,让大家留够自己用的谷子、谷草以及明年的种子,剩下的谷子和谷草,我们可以按高于市场价,全部收购!”
  “好了。谢谢张处……”警卫员还没说完,就被张老二打断了。
  “唉——”张老二赶紧说,“记住:张客商!”
  “是!张客商。”警卫员笑着骑马跑了。
  一场连夜收割谷子的战斗打响了。为了能在一夜之间全部把梨花荡梨园的谷子,收割归仓完毕,并运到鬼见愁秘密的地点——水果公司储物场……全梨花荡的青壮年、老少妇孺全部上阵,就连抗联总部的官兵们,也大部分投入到抢收稻谷中了。
  唉!这叫啥世道啊?果农自己辛辛苦苦的种点粮食丰收了,不能高高兴兴地收回来,却要同鬼子抢收回粮食,这还让人活不活了?
  就是这样的抢收粮食,为了不走漏消息,东北抗联医巫闾山抗联总部,还得派出部队密切监视注意鬼子的动向,生怕鬼子听到风声而出城捣乱。
  还好经过一夜地抢收抢运,终于在鸡叫前,把梨花荡的谷子一颗不少地,运到了安全的储物场,乡亲们这才睡个安稳觉。
  第二天天还没亮,忙碌了一夜的父老乡亲们还没有起炕,家家的烟窗还没有冒烟。屯东头家里的狗突然狂吠起来。这梨花荡的狗如同梨花荡的人们一样,特别爱抱团。一家犬吠,家家的狗齐相呼应。一时间大大小小的狗吠连天,惊醒了梦中梨花荡的人们。屯西头地窝棚里打更的黎厚道老汉,赶紧手拎堂锣,走出了地窝棚,警惕地向东街头望去:只见六七个警狗子,惊慌失措地东瞧西望,想往前走,又好像害怕被狗咬,手拎警棍看着领头的那个警狗子。
  更夫黎厚道觉得那个领头的好像认识,便迎了上去说:“你们鬼鬼祟祟的这么早来屯里干什么?”黎厚道看着警狗子们,又蔑视地说,“你们这么给东洋鬼子卖命,就不怕你们的哥哥姐姐们,撕烂了你们的这身狗皮?”
  “怎么说话呢?你……你……”领头的二狗子气得就想掏手枪,可是你了半天,还是把话缩了回去。委曲求全地说,“这位大哥说笑话了,我们都是中国人,为了混口饭吃也不容易。这不,天不亮就让我们来探一探梨花荡……”
  “探一探梨花荡?探梨花荡干什么?”黎厚道更加警觉了,“梨花荡被鬼子连炸代烧,早就成为灰烬!还想来生什么是非不成?”
  “嘻嘻……老哥,当明人不说假话。梨花荡这几年不是又翻过身了吗?现在全幽州就数梨花荡的日子好过。”那个为首的二狗子就像知根知底似的,皮笑肉不笑地说,“我也不想惊动乡亲们,只要你跟我说现在梨花荡的梨怎么样了?是不是可以摘了就行,你只要跟我说实话我就走人,绝不为难你。”
  “这……”黎厚道突然想起,眼前这个人不是那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叛徒田苟定吗?本想敲锣叫醒屯里人,可是不行,人们毫无准备,想到这又说。“这……”
  “唉——什么这那的?”二狗子掏出一把钱说,“一句话,梨什么时候能摘?现在摘行不行?”
  “你开玩笑!现在梨都是生梨蛋子,比石头还硬,摘了那不是白扔吗?咋地也得过了八月十五才能摘梨……”
  “好了,我明白了。”说着带着二狗子们急急忙忙地溜走了。
  这打更的黎厚道也是抗联战士,还是一位老班长。自从梨花荡到了秋收季节,日寇竟预谋抢夺胜利果实以来,抗联总部为了及时准确地掌握鬼子的动向,随时保护梨花荡的安全,便把他派到老家梨花荡来,暂时接替了打更人的工作。没想到刚接替没两天,就遇到了已经失踪的叛徒田苟定,带人夜闯梨花荡的事。他巧妙地糊弄走了田苟定一伙日伪特务后,立刻回总部向参谋长汇报了事情的经过。
  “你确定是田苟定这个败类还活着?还在清晨去了梨花荡……”梨花荡护法仙尊、黎佳缘参谋长惊讶地又问,“还问梨能不能摘?”
  “是的,千真万确就是那个姓田的叛徒。他带领二狗子本来想直接进梨树园,是我拦住了,加上梨花荡的狗确实厉害,他们就没敢再往里走。”黎厚道说到这里,又说。“那小子听我说:摘梨不过八月节那是胡闹,生梨蛋子根本没法吃。他听了这话,塞给我一把钱,带上他的狗腿子们回去复命去了……”
  “哈哈,哈哈……真有你的。”黎佳缘参谋长听到这里爽朗地笑了,“这个叛徒必须除掉!他对这里的情况太熟了。特别是他曾经是特战队的副队长,掌握我们内部的情况太多了,不除掉早晚是个祸害。”
  “可是目前我们护秋保梨的任务迫在眉睫,不抓紧时间收回满山遍野的梨,一到八月十五中秋节,鬼子非下手不可呀!”黎厚道班长焦急地提醒参谋长。
  “梨必须收,特务坚决除掉!”黎佳缘参谋长果断地说,深思良久又说,“除叛徒田苟定的任务,就交给你和你们的特战队的手枪班,在特战队副队长洪妹子的指挥下,化妆进入幽州城……如此这般的侦察……”
  老班长黎厚道听了参谋长的指示,佩服地笑了。
  黎佳缘参谋长根据实际情况,立刻向总部司令员和政委作了汇报,并与收梨的老客商量,最后定下来:今天你下午开始摘梨,一边摘一边运,保证当天摘的梨当天运进梨窖,不让外人看出有刚摘下的梨。抗联抽出一部分人参加摘梨;一部分人参加后勤的运输工作;部分战士负责安全保卫工作,不让任何外来人走进梨花荡。因为摘梨这项活,要登高上树,只有白天能干;还要经常互相呼叫接筐送筐等,所以摘梨这活,是一项热火朝天,呼兄唤弟,喊爹叫娘等,非常有趣又热闹的场面。在劳动中抒发愉悦,在呼唤中表达亲情,这是梨花荡,摘梨中最快乐的事情。那劳动的交响乐,通过山谷的回音,是那么令人神往,那么令人陶醉……敢与幽州的庙会相比美。
  然而如今的摘梨,就不行了!屯长和掌门、抗联的领导等,反复强调为了不惊动鬼子来找麻烦,摘梨时一定要小声“不吵闹、不呼叫、不让鸟惊、野兽跑”。
  就这样,偌大的梨花荡数千人再摘梨,竟听不到喧哗,看不到鸟的惊飞……一车车、一担担酥脆香甜的各种梨,悄无声息的送进了早已准备好的“梨窖”中,果农们只等着拿回大把的钞票了。
  摘梨工作,已经进行了十多天了,眼看就要结束了,只剩下收尾工作了。可是就在这时,在城里秘密进行侦察叛徒田苟定的洪妹子回到了山上,带来的情报令人非常震惊……
  
  附:第三十集新出场的主要人物:
  030、031、032:李老大、张老二、王老三:都是东北抗联的党内领导干部,化装成果品公司的采购贩子,实际是抗联军需处的主要领导。
  033:黎厚道:梨花荡的更夫,抗联特战队手枪班班长。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