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悬疑武幻>海市蜃楼梨花荡>第二十八集 引蛇出洞

第二十八集 引蛇出洞

作品名称:海市蜃楼梨花荡      作者:长山      发布时间:2019-02-19 10:09:48      字数:3226

  洪妹子痛打田苟定班长的举动,被梨花仙子陈梨花副参谋长制止了。这些引起了铁司令与佟政委地关注与深思。虽然事态被平息,但是,事态的影响是堵不住人们的嘴的。
  整个双塔寺行动方案,都按计划使救人的战斗都取得较好的战绩。为什么到了最后的老东街,十八弯胡同的转移工作,竟出了那么大的纰漏?会造成惨重地伤亡呢?难道与特战班长田苟定有关系吗?带着这些问题,人们的目光都投向了田苟定班长身上,他的一举一动都在众目睽睽地监视之下。
  但是田班长竟表现得若无其事一样,反而表现得更为积极。在部队修正的训练中,他带的班训炼得比任何班表现得都突出,在考核中名列全总部抗联参训班地比武前茅,受到总部首长的嘉奖。
  那么,总部首长对十八弯出现的问题,战士们反映的情况就不闻不问了呢?当然不是!而是采取了冷处理,让事实的真相浮出水面,待证据确凿时,再把混入抗联队伍中的败类一网打尽。实际上表面上放纵,暗中调查搜寻证据。这就是首长们定下的欲擒故纵之计,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中。
  这天,总部政委佟玉兰来到女子特战组的宿舍,见宿舍里只有033幽梦因病,在宿舍床上休息,在偷偷地抹眼泪。
  “洪妹子,怎么样,还头疼吗?吃药了没有?”佟政委亲切地问道。
  “报告政委!我已经吃药了,病好多了。谢谢首长的关心……”洪妹子赶紧擦掉眼角上的泪珠,站得笔直地敬礼说。
  “稍息。这是宿舍,不是训练场,不用这么拘束。快坐下……”佟政委赶紧拉洪妹子坐下,自己也坐在她的身旁,“这几天事忙,没有抽时间来看你,真对不起你了。”佟政委说着温和的话题一转,笑着说,“有些事我关心的不够,还请你谅解。听副参谋长说你是幽州城内的人?”
  “是的,我家原来在是十字街西南大街边上,我们家开了一家杂货铺……”洪妹子回忆地说。
  “哦!洪记杂货铺?”佟政委似乎也想起来了,“那是一位很不错的中年夫妇开的杂货铺。并排紧挨着的也是一家杂货铺,好像姓纪。”
  “对对,那就是我家。并排的就是我纪哥哥家的店……”洪妹子说起自己家本来活泼得向个孩子,可是一提到纪哥哥眼泪又在眼圈转。
  “孩子,不要难过了。”佟政委看到洪妹子难过的样子,心里也不好受,安慰地说。“你应该为有纪副队长这样的好哥哥、好恋人而骄傲。他不愧是抗联的好干部,他的事迹值得我们学习。我们一定为他报仇!早日把杀害他的叛徒绳之以法!”
  “政委,这几天我想起了一件事,我想汇报给政委,不知对挖出叛徒有没有用?”洪妹子听政委提到叛徒,联想到自己始终解不开的一个迷。
  “你快说!没用也可以作为参考!”佟政委鼓励地说。
  “在我家店铺没有被烧以前有一段时间,城里一帮混混,在一个被称为田老大的家伙带领,天天到店里闹事,扬言要买我家的百年老店,我爸不答应。他又说你不卖看皇军征用你的店,你怎么办?别不识抬举……”洪妹子说到这里又说,“结果没几天,混混们带着鬼子来闹事……结果把我和纪哥哥家逼得家破人亡……现在我觉得那个被称为田老大的,怎么与咱特战队的田苟定班长、014幽思,一摸一样呢?”
  “啊?有这等事?你怎么不早说呀?”佟政委震惊了。
  “梨花仙子副参谋长、我们的组长一丫幽冥跟我说,让我把向她说的事先放在肚子里,不让我再对田班长有怀疑的举动。她说要通过这条线索顺藤摸瓜,挖出全部奸细。所以我就没与任何人提起这事。”
  “啊——是这样!”佟政委思索着,点头又说,“你做得对!就按梨花仙子副参谋长说的,继续保守秘密。不能漏出任何蛛丝马迹,以免打草惊蛇。”
  
  前文已经说过,幽州古城南北东西两条大街,交汇处形成十字街。过去洪、纪两家老店就设在十字街西南入口处的西大街拐角,是往来车辆行人最稠密的地方,用如今的话说那是黄金地段。过去这里洪家和纪家,两家店铺门面很是气魄,是铁马飞檐的古建筑,古色古香,不知建筑年代,门楣上是雕塑的扁牌。自从鬼子占领幽州后,这两家老店经常被骚扰,买卖虽然不景气,但是还是可以办下去。没想到幽州的混混们,竟有那么几个受鬼子的指使,硬是给两家搞得家破人亡,如今竟挂上了“日本株式会社”的招牌,成了日本的商行。虽然当时被鬼子一把火烧了,但又让人把火救灭了。只烧了店内杂物,房子却没有损坏,只是换了主人。究竟这日本株式会社做的是什么买卖,还没有人清楚。只是每天进进出出的都是鬼子、汉奸、还有警察等人,善良的幽州百姓都躲得远远地。
  已经到了金秋季节,被称为梨果之都的幽州城医巫闾山下,果实累累漫山遍野一片黄绿,更是一番梨香果美的景象。这天,一个瓜果贩子模样的老客,漫不经心的在十字街东南的“客栈”,那高出路面七个台阶的门口,叼着手指粗的雪茄烟,漫步观赏街景,时不时的把目光扫向路西的“日本株式会社”的大门。这时,一辆警察署的轿车,从北面大街的牌坊处开了过来,缓缓地停在了日本株式会社门前。从车上下来一位头戴礼帽,嘴刁雪茄的警官;他在车下整理一下警服,头自然地向路东转了几下,扔掉了手中的雪茄烟,摘下墨镜,对着东方的阳光擦了擦又重新戴上,向株式会社的大门走去。
  这一系列的动作,只在几秒钟内的自然完成,是没有人会注意的。可是路东那位老客却看得一清二楚,立刻也扔掉了雪茄,快速地消失在十字街的人海里,很快出现在日本株式会社,一个高等级的会客室里。
  警署的警官与那位客商谈笑风生,但谁也不知他们谈些什么。更没有人关心警官与商人之间的关系,这种事是司空见惯的。
  东北抗日联军医巫闾山抗联总部,最高军事会议在司令部的地下小会议室里举行。参加这次会议的只有司令铁梨花,政委佟玉兰,参谋长小哪吒黎佳缘,副参谋长梨花仙子陈梨花;另外还破例吸收女特战队员033幽梦洪妹子参加。
  会上司令员铁梨花首先郑重宣布抗联总部决定:对女特战队员033幽梦作战勇猛、机智勇敢、有勇有谋、有高度的警惕性,并揭发检举敌特份子、鬼子在抗联队伍的卧底田苟定,立了大功,予以嘉奖。并从现在起接任革命烈士纪灵茂的一切职务。担任特战连副连长。为了继承纪灵茂的精神,取消原代号,延用代号002幽仲。
  破格参加这样高层的会议,已经使洪妹子感到荣耀;田苟定果然是叛徒、内奸,她终于悬着的心落了地;对自己被任命接替纪哥哥的职务,又激动,又诚惶诚恐……她泪流满面地说:“谢谢首长的信任,谢谢首长对纪灵茂哥哥的肯定。我一定加倍的工作,不辜负首长的信任和委托……”
  铁司令员接着又说:“关于田苟定的问题,在座的各位做到心中有数就行了。目前还不能处理,更不能公开……”铁司令员说到这里,又严肃地说,“从目前得到的情报看,田苟定早就投靠了日本特务机关特高科,是个小头目。关于洪家老店和纪家杂货铺,就是日本特务机关安排的由田癞子,也就是现在的田苟定,带领小特务和街头混混,有计划的挑起事端,一步步地逼两家做不成买卖;导致一名鬼子被打死,这才借口霸占两家的房产、地段,作为特务的情报联络站。”
  “好歹毒的狗特务,竟逼得我们家破人亡。”洪妹子气愤地说,“总有一天我要夺回我们两家的房产,替两家死去的人报仇!”
  “不过我们作为一名抗联干部一定要牢记:我们要报的仇那是国恨家仇,只有把鬼子消灭干净,把侵略者赶出中国,我们才能把国恨家仇都报了,不然当亡国奴,报仇只是一句空话。”佟政委语重心长地说。
  “要想报国恨家仇,只有我们把咱们的部队,训练、培养成过得硬的,有战斗力的纯洁的抗日队伍,才能打胜仗。”梨花荡护法仙尊黎佳缘参谋长接着说,“从特务田癞子化名田苟定混入我们抗联队伍搞破坏,很多迹象表明,特务混迹我们队伍的不止田苟定一人,估计少说也有五六个。从十八弯我们遇到被田苟定十几个人袭击,就足以说明这一点。我们从敌人内部传出来的情报,也证实了这一点。所以我们暂时不动田苟定,就是为了稳住敌人,采取措施引蛇出洞,这样,我们才能把藏在我们队伍内部的敌人,一网打尽。”
  “目前又到了粮食收获季节,山上丰收的梨果,鬼子又盯上了,如何保住这些果实,是我们的首要重任,也是我们引蛇出洞的最佳时机。”铁梨花司令员说到这里,看看大家又说,“大家可以考虑个既稳妥,又隐秘的‘引蛇出洞的方案’,来个一举暴露内奸于光天化日之下,进而消灭之。”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