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旅店烟云>第四十四章 获奖开会

第四十四章 获奖开会

作品名称:旅店烟云      作者:遇上你是我的缘      发布时间:2019-02-17 22:11:37      字数:4418

  从广东回来的第二年,我们村的村支书彭思聪和文书找到我,表达一个意思就是他已满过61周岁了,达到了退休年龄。在临退休之际,和村文书商量一下,亲自过来兴文县石海招待所看我,希望我能接替他出任阳光村的新一届支书。
  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清晨,我和伯会刚吃过早餐,正准备开忙。出于礼节,我热情招呼他们先坐尔后泡茶。得知来意后,我笑着表示:“我的能力和水平有限,再说也没时间,就怕辜负了乡亲们的期望。”
  老支书点燃一支烟,挨到嘴边咂了一口,再吐出白色的烟雾后,声如洪钟地说道:“我安,又不是吹牛皮的,要不是年龄到了,再干几年都没有问题。根据我的经验,村支书也还是好干,你也不要想得太多。随便再复杂的事情,都会有解决办法的。今天我和文书过来一是看看你,二就是看你有要干的意思没。如果你想干,我会给镇上讲。要不弄个,你先考虑一下。你弄年轻的,又有文化,怕啥子嘛。”
  文书也在一旁眉开眼笑地“怂恿”我:“其实干村支书也没得啥子的,好多事情都是文书和村长在处理,像你就有时间来干。在村上,不用像在政府上班那么正规,有事时才碰下头,平时也可以忙你的生意,两不误。”
  伯会在一旁,听文书一说完就哈哈一笑:“可惜你们又不要女的,我又还不是党员,要不然,我就不信邪克干一届。我给你们说,他(指我)去当支书,首先我这关都过不斗。他太老实了,转变慢,没得那个本事的。人又笨,嘴巴还不会说,三不调手(四川方言,就是一不留神的意思)把人得罪了都还不晓得。再说了,我们这招待所也就只有我们两个人,他一走,我还真的忙不过来。”
  老支书听后哈哈一笑:“你这话说得有点水平哦,看来你还是一个老江湖安。”
  伯会呵呵一笑:“书记过奖了,我这个人也没多大的本事,但是处理矛盾纠纷方面还是有些办法的。他这个人就真的不得行。和他生活了一二十年,我还不了解他?要是他精灵活现的,嘴巴又会说,我肯定都支持他克干,既然要干的话,就一定争取干好。”
  老支书和文书看我后不久,我参加了“东北杯全国小小说征文比赛”,自己的原创作品《竞选村支书》有幸闯入复赛。比赛主办方是吉林的《参花》杂志社,还给我发来了电子邮件,告诉我入围复赛的消息,还说需要支付一百元发表作品。我是很高兴,甚至连想都没多想就按照地址从邮局汇去了一百元现金。当然了,《参花》杂志社也没有食言,那篇作品还真的在2014年5月的《参花•小说》上发表出来了,那是我花了钱的结果。按照惯例,凡是被报刊杂志发表作者的文章,除了要寄样报(刊)外,还应该支付作者相应的稿酬。可我倒好,还要自己掏腰包来发表自己的作品,真是邪了门儿了。后来和杂志社的编辑沟通时还表达了自己的不快,但对方说“你又不是名家,杂志社又是自负盈亏的企业,如果你是全国知名的作家,在我们杂志上发文,不用说都会毫不犹豫地支付稿酬。”忽然间我明白了,原来这是《参花》所布的一个局,不幸被我撞上了。知道了缘由,我哑然失笑。市场经济把高雅圣洁的文学艺术也毫不留情地击打得
  支离破碎,国家不再插手,一切全由企业自己来说了算。在这种背景之下,为了生存之道,企业自有自己的主张和经营模式,其实也就无可厚非的了。
  我四十岁那年七月一日,天气很好,一大早就赶往我老家附近的村公所开会。村支书都还是彭思聪老支书,村长和文书都是彭登先。另外,还有古宋镇下派阳光村的驻村女干部陈勇坐在主席台上。会议的中心议题就是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还有缴纳党费和颁发荣获古宋镇“优秀共产党员”荣誉证书给获奖者。凡是参加了会议的党员同志,都拿到了每人一百元的补助金。我做梦都没有想到,在这次会上,我竟然榜上有名,成为符合入选条件的党员之一,与此同时还拿到了两百元的奖励。后来到了2016年,我又再次获得此项殊荣,证书是我去镇里开会时领回来的,奖金升至四百元。还有,我还荣幸地当选为古宋镇的阳光村党代表,出席了镇上的换届选举会议。
  彭思聪退休前夕,镇里综合了他的意见,拟定并通过全村党员投票一致决定了彭波同志出任阳光村的新一任支书。遗憾的是还没届满,就调到镇上了,这才有了后任村支书邹孝华同志。通过选举,成利森同志接替了彭登先的村长职务。三年后,又改选邹刚荣任阳光村村委会主任(村长)。
  在兴文县的二百多个行政村当中,阳光村的经济算不上拔尖的,但也不是最差的。全村人口总共才两千多人,共有六个村民小组,以水井田(小地名)为主要聚居点,邹、彭、成为三大姓氏,相互间有姻亲关系,其中邹姓是大族,以皂角树(小地名)为主要发祥地。我老家所在的位置是阳光和普照两村的交界之地,根据前些年修订和整理过后公布的《邹氏族谱》,就十分详尽地罗列了兴文邹氏由湖北等地迁至兴文的变迁历史过程。熟悉近代中国史的人都知道,明清时期,由于四川连年打仗,人口急剧下降,经济也很萧条,明清政府就适时推出了“湖广填四川”的计划,说白了也就是一次规模庞大(据史载说是140多万人)的人口大迁徙。
  根据流传下来的范阳郡《邹氏族谱》中“章光汝受丰,孝友作开宗……”的字辈排列,我是孝字辈,也就是说和新任村支书邹孝华是平辈。他还有一个哥哥名叫邹孝强,和我曾经还是初中老同学呢。而他们的父亲和我的父亲一样,都干过石匠,时间还不短,所以体格都很健壮。我上学的时候,就经常看见孝强俩兄弟的父亲背着一个夹被子(四川方言,就是专门装石工们最常使用的手锤、錾子、墨斗、尺子、铅笔等工具的背筐箱)出门。他们的工作范围有帮人家安猪圈的石板以及石栏杆,有帮别人打制石磨和打磨坟山石。还有像修房造屋的大门左右的石凳、门槛石和专门研磨干辣椒粉、花椒粉末和捣蒜泥的姜魁子(四川方言,就是一种用青砂石来打造的圆柱体,上方有圆口,四壁十分光滑,外部有斜纹的圆鼓鼓的工具,还附带一根上小下大的圆柱体棒槌)。我另外还听说,他和我的父亲还曾在1976年为建设公社一起修建过灌溉的水渠呢。
  坦率地说,我荣获两次古宋镇的“优秀共产党员”荣誉证书和参加过三次镇里的党代会,内心是很忐忑的,都说“无功不受禄”,我就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普通党员,既没有正式的职业,也未为村里有个什么特殊贡献,却受此殊荣,确实有些受之有愧。相比为村里发展默默奉献的那些老党员同志们来讲,他们才是真正的无名英雄,不为名利,不计得失,无私付出。可他们在荣誉面前,都表现得尤为平静。反倒是我,却变得有些局促不安。可惜,我当时并没有放弃,这就要怪人还是过于年轻了。干吗不能脚踏实地地做一番事情呢?非要去争与你压根就没多少关系的荣誉?老支书彭思聪在会上讲了,说这次镇里对共产党员“争先创优”和“两学一做”的基本要求是年龄在35周岁左右,高中毕业文凭。所有在场的全村党员,除去在外的年轻些的外,也就只有我最年轻了。还记得是三组的刘明富直接提我的名,后经过大家讨论,一致同意选报我和另外一位党员同志到镇上参加评选“优秀共产党员”的活动。
  那一天,屋外的天气热浪袭人,屋内汗水涔涔。阳光村村公所和万寿场社区综合服务站连在一起。所内没有安装空调,甚至连电风扇都没有,要说不热才怪呢。N多年前,这里是叙永县建设公社食品站,后来又成为了兴文县万寿镇的计划生育指导服务站。在万寿镇政府被裁撤后一直空闲了许久,到最后才成为万寿场,普照和阳光村社区的活动室,而之前的万寿镇人民政府办公大楼则成为了兴文县敬老院。现如今在兴文,比较大的敬老院就有大坝、共乐和万寿这三家。中国目前已经进入了老龄化社会,善待老人自古以来就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爱老敬老和养老是我们整个社会的共同责任,是年轻人必须要承担的义务,也是检验我们这个社会是否文明和谐的一项重要内容。
  领奖以来,我的心情似乎并不开心。说真的,在村里,我真的没做过什么,顶多就是挤时间参加过几回会议而已,然而却接连两次喜获殊荣,问心有愧啊。其实,我这个人向来都很低调,不喜欢张扬和表现自己,对什么奖励啊都看得不重,没想到这次却破例了。大家说说看,这不是虚荣心在作祟那又是什么呢?当然了,如果说我确实为村里的父老乡亲们多多少少做过一些有益的事情,或者说我的行为对乡亲们的生活习惯和思想观念发生了大幅度的提升。在这个时候,给予我适合的奖励,我才受之无愧。只可惜一切都不能重来了,要不然我都会竭力推掉那些本不是我应该获得的奖励。
  但是,对于去年底在银峰宾馆,我参加了兴文县作家协会2018年年终总结大会,和诸多会员被授予“优秀会员”,另发大红的荣誉证书这事,感觉上要比接受古宋镇党委接连两次颁发给我“优秀共产党员”的称号来,我这心里要踏实和好受一些。毕竟,自从2015年底参加县作协以来,我多多少少还是写了一些原创作品,有的被县作协的内刊《石海》刊登;有的在《宜宾晚报》上露脸;有的还飞向了贵州省赤水市文联的内刊《赤水情》;也有的挤进四川省级报刊《企业家日报》的“潮头文学”微信公众号;还有选登在原来的《西南商报》副刊微信公众号;甚至也还有一篇诗歌《满怀欣喜来看你》被四川省作协会员,成都双流中学的刘小芳老师“语林别院”微信平台登出。至于在江山文学网上,我就发表过52篇短篇、4个长篇(还有两个尚在紧张创作当中)。让我惊喜的是,竟然还会有一篇《好想去趟麻栗坡》的随笔获得了自己在江山上的首篇精品。
  我何尝不知道,这是县作协的刘主席对我和获奖会员老师们在过去一年里的成绩肯定,同时又是对在新的一年里寄予了厚望。我也深知自己的份量和真实水平如何,顿感压力在肩。因此,我丝毫也不敢松懈,就当以此为强大的精神动力吧。用吴主席的话和刘主席的鼓励为自己加油,鼓劲。由于在旅店上班,主要精力还是以经营生意为主,写作和练字都只是一点小小的爱好,作为辅助的对自己精神世界的一种补充和慰藉。无论如何,主次要分清,这样干起活来才不会杂乱无章,顾此失彼,轻重缓急都要兼顾到。不可一味地深陷其中而忘乎所以,对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兴趣,从而影响到生意,那就很不好的了,说不定会被强行禁止也完全很有可能。如果要真的是老师的话,我的计划肯定又是另外的了。
  在新的一年里,我确实是有一个心愿,那就是申请加入宜宾市作家协会成为会员。加入市作协,和力争以后加入省作协。这都是一个过渡,我的最终愿望是能够加入到中国作家协会成为会员。既然有了预定的目标,那我就要有所行动和付出艰苦的努力,还有就是要争取在国家级出版社出版个人专著,这是硬性条件。一般来说,市作协会员还不需要出版专著,省级和国家级会员就有明确的要求。现在而今眼目下,国内出版社既有官方的,也有民间的。要说最让人纠结和困惑的就是单书号的昂贵,可不是一般的文学爱好者所能承受得了的。有时候觉得吧,这单书号就像是紧俏的石油价格一样,只升不降。当然,如今的出版社还是欢迎自费出书的,它们只负责出版印刷,除了要留下50本报备国家图书馆以及相关单位外,其余的册数全由作者自己搞定;也就是说,作者自费出书,对出版社来说,应该还算是一个好消息。这个年头,如果确实喜欢文学,手边上还有点闲钱的话,完全可以考虑自费出书,也许这还是一条通往成功的捷径呢。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