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悬疑武幻>海市蜃楼梨花荡>第二十集 逆流与情谊

第二十集 逆流与情谊

作品名称:海市蜃楼梨花荡      作者:长山      发布时间:2019-02-08 09:52:47      字数:3452

  “唉——都是这场可恶的战争,把中日两国人民推向了水深火热之中,不然我的丈夫也不会死在你们的轰炸和炮火之下呀!是你们毁了我的家,把我一个女流之辈逼上了战场啊……”刚强的抗联女政委佟玉兰,无法控制自己激动的心,已经是泪流满面了。
  “嫂子……不!政委阁下——你杀了我吧!”田中少佐“扑通”跪在地上,“我愿意以死来向我的老同学、好友大哥包幽州谢罪,愿我的死能唤起热爱和平的日中两国人民的心,和平……和平……永远和平!”他闭上了眼睛,等待死神地到来。
  好一个东北抗日联军医巫闾山抗联政委佟玉兰,思绪飞回战争前那岁月——
  在古城幽州城东的青龙山脚下,包家大院过着男耕女织的生活。包家祖上留下三套四合院,组成了一条大街,老兄弟哥仨祖祖辈辈在这里耕耘,已经成了相当规模。老大包幽燕是包家的族长,把大院管理的井井有条。老二包幽国是种地好手,把青龙山龙王庙下的数百亩荒山,带领着包家的族人子孙和佣人佃户、以及闯关东落脚的山东汉子,凭着自己的力气和热心,把荒山开垦成几百亩良田和果园,并使包家大院变成了有数百口人的包家屯。老三包幽州年龄最小,大哥、二哥把他看作掌上明火珠一样。从小根据包家长辈的遗训,在幽州十二岁的时候,把已定娃娃亲的佟玉兰接到了包家,给包家的寡母娘做伴;而送包幽州去东洋日本士官学校留学,希望包家出个军事人才,保卫家园,报效国家。
  包幽州留学毕业回国后,与佟玉兰圆房结为夫妻,一年后生有一女。小家庭其乐融融,相得益彰。包幽州也有了用武之地,投军成了一名军官。“九•一八”事变后,组织了义勇军当了队长,带领部队抗击日寇,成了人民心目中的抗日英雄。
  日本鬼子古城幽州驻军,受到包幽州义勇军的沉重打击,把包幽州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多次清剿不但没能消灭义勇军,反而被包幽州打得落花流水。有一次日军的特务组织特高科,不知从哪里得到情报:说包幽州带着一个小队,在青龙山的一个屯落里,召开扩军会议。鬼子司令秋田丧二亲自率重兵,秘密包围了会场。时任义勇军大队长的包幽州,知道这次扩军会议,关系到义勇军的生死存亡,会议成功可以改编成为东北抗联的一部分。所以很多义勇军和抗联的首长,都参加了这次会议。如今日本人包围了会场,包幽州奋勇当先,带领警卫队掩护首长撤离。敌人与警卫队打得十分激烈,不少战士已经阵亡。包幽州看到还有首长没有脱离包围圈,为了吸引敌人的注意力,他竟挺身挥动手枪高喊:“义勇军弟兄们,为国捐躯的时候到了……跟我冲啊!跟小鬼子拼了……”
  奇迹突然发生了——鬼子的进攻停止了,机枪也停止了射击。突然鬼子一位少佐站起来,对包幽州队长用日本话不知说了些什么。然后向包队长摆摆手,带着鬼子给他们留了一条路。让他们快离开。这真是“华容道曹操遇关羽,义字当先放敌人啊”。就这样,包幽州带领参加会议的首长们安全的转移了……
  佟玉兰政委想到这些,看到跪地等死的田中少佐,长叹一口气说:“唉——你起来吧。我杀了你有何用?我们中国人也是知恩必报的……你走吧!但愿你能为中日两国人民的友谊,会做出贡献。我相信你是一个有正义感、有良知的日本人。”
  “谢谢嫂子……我不会辜负嫂子的期望。从今以后,我虽然没有能力扭转这场战争,但我绝不与抗联为敌,做一个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徐庶吧。”田中少佐站起来诚恳地感谢不杀之恩。
  “田中惠子是你的夫人吧?那两个女孩是你的什么人?你一起带回去吧……”佟政委温和地说。
  “多谢嫂子成全,田中惠子是我的夫人,我带回去,谢谢嫂子成全。”田中少佐说着又为难地说,“至于那两个女孩,一个是朝鲜女孩,叫金哲玉,另一个是蒙古女孩叫木兰英。都是被抓来充当慰安妇的。我实在看她们可怜,本来想把她们给我的属下做妻子,可是难哪,军令难违呀!如果嫂子有办法就把她们留下,给她们一条生路,也算我做了一件好事。”
  “这……原来是这样——慰安妇?简直是禽兽!怎么不用日本女人做慰安妇?如此丧尽天良,那还有人性……”佟司令气的脸都白了。
  “是丧尽天良,就是日本女人也有不少难逃厄运哪!”田中少佐说到这,似不在意的顺口又说道,“不少日本、朝鲜、蒙古、还有中国妇女,都被关在‘双塔寺’塔院内,饱受非人地蹂躏哪!”说完用乞求的目光,望着佟玉兰政委。
  佟政委轻轻地点点头。说:“你回去吧!好自为之……”
  
  在桃花庵的另一间禅房里。梨花仙子陈梨花,正以女子特战组组长“大丫幽冥”的身份与朝鲜、蒙古两个女孩交谈。
  “我说金哲玉、木兰英,你们都是女孩子,不好好的在家呆着,怎么和日本人搅在一起?那不成了汉奸吗?”大丫幽冥惋惜地说。
  “长官姐姐,不是我们愿意跟他们混在一起,是日本鬼子杀了我全家,强行把我们抓来的,我们想跑也没地方跑哇……”金哲玉哭着说。
  “我正在草原上放羊,遇见几个穿便衣的鬼子抢我的羊,我不让,他们就连我一起抓来了。逼着我做他们的慰安妇,每天弄得我死去活来……”蒙古姑娘木兰英竟痛哭起来。
  “你等等,先别哭……”大丫幽冥一看她哭得那么伤心,走到她跟前,一边帮她擦着眼泪,一边疑惑地问,“你别哭哇!你说小鬼子强迫你当慰安妇,那慰安妇是干啥的?怎么还弄得你死去活来了?”
  “哎呀长官你处死我们都行,可别拿我们开心了。我们受鬼子的凌辱,已经够难的了……”木兰英哭得更伤心了。
  “我真不知道慰安妇是干什么的?你们不愿说也就算了。算我没问。”大丫幽冥无可奈何的又说,“你们也别哭了……”
  “长官姐姐,看来姐姐真不知道慰安妇是干什么的。不是我不想说,实在是难以启齿呀!”金哲玉抹了一把眼泪,脸涨得通红说,“所说的慰安妇,就是日本强盗强迫妇女到日本军队,供给鬼子泄欲的工具。把女人的裤子扒光……”木兰英贴着大丫幽冥的耳朵,说出了男女之间的那些事,“如果一两个男人,还不算残酷无情。那是一次十几个日本兵排队轮流糟蹋一个女人,弄得女人流血不止,有的当场丧命,就是侥幸活过来的,也是几天起不来炕……”
  “简直是禽兽!猪狗不如……”大丫幽冥愤怒了,“我不为姐妹们报仇,誓不为人!我一定砸乱慰安所,救出苦难的姐妹们!”
  “好姐姐,谢谢你!你什么时候去救人?也算我一个……”木兰英欢呼着。
  “我也去!我还有几个姐妹在那里受苦受难。”金哲玉赶紧报名,生怕漏掉了自己。
  
  “干什么去呀?这么争先恐后的。”佟玉兰政委送走了田中少佐,正想看看梨花仙子陈梨花工作做得怎么样了。没进门就听到两个女孩地说话声,便笑着搭话走了进来。
  “是我听了他们两个说的鬼子慰安所,惨无人道地迫害妇女的罪行,气得我就想砸乱鬼子的慰安所,救出苦难中的姐妹。她们俩一听都争着要去……”梨花仙子陈梨花怒气未消地说。
  “呃?想打鬼子这是好事,”佟政委微笑着说,“这么说你们不想回鬼子那边去了?你们也不想回家了吗?”
  “回鬼子那里去?”木兰英心有余悸地说,“既然长官把我救出了魔窟,就是想拿棒子打死我,我也不回那鬼地方了。”
  “我哪里还有家呀?我远在朝鲜的家,早被鬼子杀死了我的亲人,房子也被一把火烧光了。”金哲玉又哭了,“自从被抓来中国,成天被鬼子蹂躏,在黑屋子里不见天日,连门都找不到,更不用说回家了。”
  “那你们今后想怎么办?只要你们有出路,我们可以发给你们路费,你们找个地方过安稳日子吧。”佟政委安慰着说。
  “哪还有什么出路哇?我们已经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哪!”金哲玉哭得更是悲戚可怜,看着大丫幽冥说,“如果长官姐姐肯收留我,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跟定姐姐了。如果姐姐不肯收留我,那我只有找个清静的地方死了算了,不再受那魔鬼的蹂躏,我也心安理得了……”
  “我也像她一样,只有留在你们身边,我才能感到安全,感到有报仇的机会。不然回到草原上,有什么脸面见草原上的兄弟姐妹?只有死路一条哇——”木兰英悲痛欲绝。
  “那好吧!”佟政委严肃地说,“我不是什么贵妇人。我是东北抗日联军医巫闾山抗联总部政委。她也不是我的女儿,而是东北抗日联军医巫闾山抗联总部副参谋长。她的代号是‘大丫幽冥’。你们既然都愿意加入抗日联军,那我们代表东北抗联欢迎你们!”说着紧紧地握住了二人的手。
  “谢谢长官!”二人激动得难以复加。
  “谢谢!欢迎新战友。”大丫幽冥参谋长握着二人的手说,“不过,以后可不许叫长官,要叫同志,或者叫代号。”
  
  附:第二十章出场的主要人物1
  024•金哲玉:朝鲜女孩,原是慰安妇,被抗联女子特战组救出后,加入抗联,成为特战队员。
  025•木兰英:蒙古女孩。原是慰安妇,被抗联女子特战组救出后,加入抗联,成为特战队员。
  026•大丫幽冥:是梨花仙子,女子特战组组长的密码代号。
  027•包幽州:城东包家的老三,日本士官学校毕业,是日军田中少佐的同学、好友。是佟玉兰政委的丈夫。咋战斗中牺牲了。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