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旅店烟云>第四十三章 晚报发文

第四十三章 晚报发文

作品名称:旅店烟云      作者:遇上你是我的缘      发布时间:2019-01-31 22:04:47      字数:4191

  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兴文县作家协会主席刘大如老先生多次鼓励县作协会员们:“不要仅仅局限于在县级刊物上发表文章,而是要把眼光投向省市乃至国家级的期刊。就是要让兴文文学作者们,勇敢地走出去,面向全省乃至全国。好的东西就应该让人分享,也没有必要躲藏,只要你们具备了那个实力,就应该勇敢地走出去。”
  当前,在兴文县作家协会将近一百名会员中,堪称高产作家就有:
  宜宾市作家协会会员、兴文县红鱼小学老师、红鱼小学“周恩来班”班主任罗元彬老师(笔名:沙洲慎独),擅长散文、诗歌、小说、报告文学,作赋填词等近乎全能。他在《宜宾日报》《宜宾晚报》《宜宾文学》《西南商报》等报刊上多次发过文,是刘主席多次点赞的优秀会员,在2017年由团结出版社出版了他的多年创作结晶——散文随笔集《一路风景》。我荣幸获赠一本,在扉页上还有他的亲笔签名。
  宜宾市作家协会会员、兴文县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共乐镇初中黄亚平老师(笔名:光头哥哥),比较擅长散文、诗歌、报告文学等题材的创作,多次在《宜宾日报》《宜宾晚报》《西南商报》《宜宾文学》《四川文学》《国防时报》《企业家日报》《四川文艺报》等省市级报刊上发过文,还获过“孙犁杯”散文大赛二等奖。他和县作协谈副主席都是刘主席最得力的好助手。
  宜宾市作家协会理事、兴文县作家协会副主席、兴文县卫生计生局的米洛(苗族。汉文名:李晓英,笔名:米洛、沉香如故)。擅长诗歌、散文,后专攻现代诗歌的创作,得到四川著名“诗痴”龙郁老师的点赞。在宜宾本地以及《四川文学》等报刊上发过文章。2017年由四川民族出版社出版过个人诗集《月亮谷的回声》。我也幸荣获一本她亲笔签名的作为纪念。
  泸州市作家协会会员、宜宾市第二人民医院医生、兴文县作家协会会员,90后青年诗人高亮(笔名:诸葛小亮)是县作协会员中,对现代诗歌精于研究、发文颇丰的高产诗人。刘主席也不无赞叹道:“高亮的诗歌囊括了川内所有地级报纸的副刊,是一个很有发展潜力的年轻诗人。”
  宜宾市作家协会会员、兴文县红鱼小学教师何伟,和罗元彬、雷智等都是同一学校的老师。他的散文《致母亲》于2017年获得“冰心儿童文学新人新作奖”。何伟老师和兴文县古宋镇幼儿园的王芳老师、兴文县特殊教育学校的代梦蝶老师等都擅长写儿童诗,其中王芳老师和代梦蝶老师的儿童诗被上海的《少年文艺》发表。何伟老师获奖,刘主席和宜宾市作家协会副主席陈海龙都十分高兴,称之为是目前兴文作协会员中获奖级别最高的会员。
  宜宾市作家协会会员、兴文县作家协会副主席、利生堂大药房老板谈玉娟女士,她同时还是兴文县摄影家协会会员兼办公室主任,酷爱摄影、散文创作。有文在《宜宾文学》上公开发表。而且,市作协的陈海龙副主席也对她很有好感,同时跟罗元彬老师也有深交。
  除此之外,就还有李劲峰、罗茅仪、张鹏、杨永华(苗族,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杨安模、胡正均、吴孝中、吴化宣、王坤蛟(市作协会员)、何利平、张道民、杨芹(市作协会员)、陈美丽、周典、罗彦、孙先贵(县作协秘书长)、墨琴、草木染……他们都是我应该学习的。应该说,他们的起点都比我要高,关键一点的是他们都很虚心好学,而且还勤于练笔,所以进步当然就很明显,在各级报刊上发文自然也多。
  ……
  而反观我自己呢?我自从在2015年12月加入兴文县作家协会以来,仅仅在县作协内刊《石海》上发表过散文《难舍石海》《腊梅花开》《好想去趟麻栗坡》;诗歌《乐在芋中》《赤水抒怀》。其中,诗歌《赤水抒怀》还被贵州省赤水市作协内刊《赤水情》选登刊发,之后就再无文章发表出来了。不过,也没有闲着,又于2016年11月19日加盟了中国著名的十大文学网站“江山文学网”。迄今为止,我已在江山网上发表了短篇作品58篇,其中社团推荐45篇,精品推荐1篇;长篇数量4部,长篇完本2部。记录在江山文学网上的这一组数据,是我在兴文县石海招待所和现在的林业宾馆期间完成的,尽管文章粗糙,也没有稿费,但还是很开心的;毕竟还有编辑老师们写的精彩按语。这些都一一保存在网上,更多的我也不必纠结了,就当是在江山练笔,很荣幸和不少编辑老师们都成为了好朋友。
  但是,我的心里,依旧还是有些不满。因为我不想就这样“消磨时光”,我必须要寻求另外一种突破,那就是首先向宜宾有名的《宜宾晚报》或者《宜宾日报》投稿,力争在其副刊上露下脸,从而为自己申请加入宜宾市作家协会成为会员创造条件。我的心里,始终回荡着宜宾市作协副主席、原《宜宾晚报》资深编辑陈海龙老师对兴文作协会员申请入市作协“优惠条件”的殷切期望声音:“想要加入市作协,其实很简单,我们的要求也不高,就是你只需在市级报刊上连续发表四篇文章即可。”有人就说,这是陈老师对兴文作协的垂爱和优惠,他听后也笑着点头表示同意。
  鲁迅先生说“不满是向上的车轮”。是啊,人到中年,记忆力开始逐渐衰退,时不时地就会不自觉地回忆之前走过的路、遇到的人和所做过的事,如此一番之后便幡然醒悟:人生真的是一场美好的旅行。过去了的永远就回不来了,没来的似乎总是充满着期待,耳畔似乎又响起古人劝学的忠言“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我表面上看确实自由,但如果想到以后的话,内心还真的是五味杂陈。没有吃公家饭,自然没有退休金,一切都得依靠自己的双手来创造现在和未来的生活。往往吃公家饭的人,又羡慕我这种自由自在的生活,自己挣钱自己花,睡觉也睡得安稳,吃饭也香,根本就不用担心纪委监察部门的同志神不知鬼不觉地调查到你的头上。
  没有比较,就没有差距;没有差距,就没有目标;没有目标,就没有动力。英国哲学家狄更斯说得好“机会不会上门来找人,只有人去找机会”!忽然间,我恍然大悟过来,既然前半生自己白白蹉跎掉了许许多多黄金岁月,如今悔之晚矣。过去的就让它永远地过去吧,我就想根据自己的爱好来修身养性,进而陶冶情操。即使成不了名家,但只要努力过了,我也不会去后悔。毕竟我不是“科班”出身,顶多就只能算是“半路出家”,基础薄弱,又没有经过专门的培训,所以想要有突破,其难度可想而知。我也渐渐地释怀了,就当是追求爱好中的那份美好感觉吧。其实,用最愉悦的心情去做自己心仪的事,这本身就是一种幸福,我又何乐而不为之呢?当然了,我还相信“功到自然成”这句话的深刻涵义,它和“水到渠成”有异曲同工之妙。
  所以,当宜宾县(即现在的叙州区)文化馆的王鸿老师鼓励我这个年纪练字都还不算晚的时候,当诗人高亮不止一次地默默为我加油鼓劲的时候,我就想到人生是不是又有了新的转机?要真是这样的话,我还就想去尝试一下。“热爱是人生最好的老师”,这是爱因斯坦的名言。我知道,练字和写作是我目前唯一的爱好。说白了,我的这点爱好就跟时下很多人喜欢打牌喝酒唱歌一样都是挺正常的一种娱乐方式而已。
  好像问过别人,主要是想找到《宜宾晚报》的投稿邮箱。那人一直没有回音,不知道人家是怎么想的,莫不是以为就我现在这点实力,怎么敢投稿到晚报去,也不怕编辑老师们看了你过于稚嫩的稿件而笑掉大牙?后来问了诗人高亮,他才在微信中告知了我,我便斗胆第一次向《宜宾晚报》“战战兢兢”而又郑重其事地投递了一首原创诗歌《雨夜花香》。说出来也不怕大家笑话,投完稿后的那几天,我几乎天天看QQ信箱,看有没有晚报编辑回复我的信件,结果一无所获。正当我都快忘记了的时候,忽然看到县作协唯一公开指定的“相约石海”微信群里转发晚报电子版的链接,一打开才知道,我投去的诗歌《雨夜花香》被发表在了2017年9月21日第四版上一块巴掌大的地方。那上面赫然印上了我的大名。光头哥哥、刘主席还有其他文友纷纷表示祝贺。我在激动之余心潮起伏,看来还真的是“谋事在天,成事在人”。
  中国有句古话叫做“万事开头难”。但只要把头开好和开起了,后面的事情也就顺理成章了。于是又“趁热打铁”,于2017年10月12日,还是在《宜宾晚报》“宜宾文化•作品”栏目发表了随笔《风中情思》。诗人高亮还亲自通过微信祝贺我,说是在报摊翻看到我的作品,就用手机拍下图片传给我。这倒是我没有想到和感动不已的。
  2018年上半年我都没有在《宜宾晚报》上发文,主要是集中注意力关注江山文学网上的两部尚未完本的长篇小说,同时也还陆续发表了一些短篇原创作品。到目前为止,我已在江山文学网长篇频道里完本了两部长篇,尚余两部还未完本,正在紧张艰辛地创作中,力争在今年把它写完上传。可能以后我就不写长篇了,因为自身水平、精力和时间都有限,因而影响写作的进度和质量。不过,也许会尝试其它文体的创作。多一些尝试,多长一些见识吧。有时候这样想,即使自己的文字还很粗糙,功底肤浅,但我用真情来创作,说出了自己内心真正想要说的话,表达出了自己内心真正需要表达出的东西,如此便足够了。限于经济条件不允许,也许我写的文章和小说就只有自娱自乐罢了。不过,我还是渴望能有文友与我共同来分享,能够得到他们最中肯最宝贵的意见。我不怕他们说真话,就怕他们不言语,不是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嘛。要说起提意见,我要感谢罗元彬、刘主席、刘雨秋、梅香、龙郁、高亮等人,感谢他们一路相伴,我在文学这条路上跌跌撞撞地走来,虽还尚未入门,但真心依旧,情感炽热不减,更加坚定了信心。为此还十分荣幸得到了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赤水市文联副主席和作家协会美女主席吴丽辉的热情鼓励:“文学这条路其实就是清贫自乐的。不挫的坚持、同行亦很幸运。加油哦!”另外,成都著名诗人梅香老师也说了意味深长的一句话就是:“富春,好样的,你们的刘主席很看好你。”
  眼看到了下半年,我的心里还一直挂念着入市作协的事,所以就先后在《宜宾晚报》上发表了随笔《雪域恋歌》和《当兵那些年》。这后面的两篇和前面的合并在一起,这才达到了加入宜宾市作家协会的入会条件。当我有些兴奋地告诉市作协副主席陈海龙老师时,原以为今年就可以提出申请。没有想到的是,陈老师对我的情况了解之后就建议明年再加入吧,今年的已经审批过了。刘主席后来也知道了这件事,他的心里当然也很高兴,毕竟自己的作协会员又有一人即将成为市级会员,他对我说:“都还早,市作协要六月份才公示,过后若无异议,才考虑审批,所以先别着急”。我会耐心地等待,等待尽快加入到宜宾全市作家协会的大家庭当中,为我自定的终极目标前进一大步而不会放弃。因为对于我,早已失去了好多机会了,我现在,就想紧紧抓住身边的每一次机会,不让它们在后悔中悄悄溜走,以便不为以后的人生留下遗憾。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