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旅店烟云>第三十一章 难忘年会

第三十一章 难忘年会

作品名称:旅店烟云      作者:遇上你是我的缘      发布时间:2018-10-21 18:10:50      字数:10311

  各种民间组织的协会,好像都有一种不成文的规定,就是年底了都要召开年会,总结一年来的工作情况和对来年工作计划的安排与部署。与此同时,还有一项主要内容就是收集年费。一般而言,对于县级的协会,会费都不高,大不了也就是每名会员每年200元左右的金额。越往上,会费就会增加。
  我是2015年12月18日,经兴文县作家协会原副秘书长谈玉娟女士介绍申请加入县作家协会成为会员的,没想到那一天还就是县作协成立3周年的喜庆日子。市作家协会副秘书长陈海龙老师,江安县作家协会张明远主席,珙县作家协会主席,兴文县书法家协会和音乐家协会的主席应邀参加文学交流活动。
  那一天天气阴沉,偶有零星小雨飘落。第一次参加这种活动,我的心还是很激动的呢。在酒店大门外有热爱文学的老师们陆续赶来,大堂的楼梯口,放了一大堆印着“兴文石海”的手提袋,里面方方正正的,估计是书籍。两位年轻的美女在低头收取会费,我凑上前正准备交,便看见了刘主席。收费的美女小妹妹指着我问他:“刘老师,他的收多少啊?”刘老师抬头望了我一眼,再转向她们说:“小邹的会费就收100元。”我赶紧交了会费,稍候片刻,收费处聚集了不少人,都争先恐后地交了会费,其实也就是年费120元。
  趁我环视酒店大堂的当儿,我看见了李清老师、赵智松老师和罗少模老师,他们三人都是兴文县范围内书法水平的顶尖者。老早我就得知,李清老师是四川省叙永县人,1963年生,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兴文县青雁书社的社长,兴文县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净园清者是他的雅号。另外我还从侧面了解了李清老师的履历上写着当过兵,后来分配到兴文工作,自创了石海艺术学校,出任董事长。后退出,又毅然辞掉银行工作,潜心研究和教学书法绘画。教出来的学生多数都在全国性的比赛中崭露头角,频频获奖。不过,他之前的脾气很古怪,要求学生练字时必须衣冠整洁,夏天不准穿拖鞋短裤进入“李清书法工作室”。
  他说过,自己对毛笔是很有感情的,对中华民族五千年来流传至今的方块文字深有敬畏之心,对中国古代那些著名的书法大家深表敬佩。是他们推动了中国书法几千年的不断演变、交流和传承,中国字体现了中华文化千年不绝的精髓和无限强大的生命力。尽管时光悠悠,沧海桑田,在穿越了几千年的时光之后,中国书法至今都还闪烁着熠熠生辉和无限的独特魅力,这是全世界范围内独一无二的文字书写艺术,是中华民族的骄傲。作为中国人,必须要写好中国字,作为中华文化的传承者,必须要继续把老祖先们的智慧发扬光大,世代传承下去。
  另外,他还是四川省书法家协会主席何应辉的学生,是隐姓埋名30多年,在叙永县龙凤乡苦练书法的“铁线狂草第一人”的已故著名书法大师倪为公的关门弟子。李清老师43岁那年就仰拜了83岁的倪老为师,四十年的年龄差距,没有阻碍他们成为师徒,共同痴迷于浩瀚精深、渊远博大的中国书法艺术世界里。时至今日,虽然倪老驾鹤西去,但他对书法的痴迷与疯狂程度,无不深刻影响着任何一个喜欢中国书法的人。接连在北京举办的倪为公书法艺术个人展上,享誉当今中国书坛的名家在欣赏了倪老的书法精品后,都不住点头称赞,纷纷给予了极高的艺术评价。
  有点遗憾,李清老师对于我并不熟悉,甚至也不知道我姓啥,我倒是对他有些了解。不过,他的书法我倒是欣赏了的。比如我们县作协内刊的《石海》刊名,就是由他亲笔题写的呢。那两个字稳重有力,笔力雄健,笔锋独特,让人耳目一新,即刻感受到一种无形的强大力量以及汉字的独特魅力。
  赵智松老师年轻有为,和我都是七零后,他对书法很是痴迷和执著,如今是小有成就。早已是四川省书法家协会会员了,而且还在古宋镇二号小区旁边的“沁心堂”开设了书画装裱门市,同时又负责书法教学。我和他见过面,也聆听过他对书法临帖的真知灼见。后偶尔相见,也聊过微信,自然就不那么生分。赵老师最擅长写行草,用笔讲究,气势神韵俱佳,遒劲有力,现在还担任兴文县书法家协会的副主席呢。
  罗少模老师,号山外人,1946年生。四川省兴文县人,曾为农民,工人,军人,警察,暨旅游,文化,文物工作者,现任兴文县书法家协会主席。艺术爱好广泛,书法自然大气,独具根韵,在国内外多次展赛中入选,获奖,用于“中国中央卫星地球站”,“中国之星”,“北国明珠”等多处国家重要工程.他所在的部队在云南边防武警,职务是副排长转业。他七十高龄了,精气神均很好。而且为人热诚,对书法有着极其深刻的研究与体会。罗老师喝酒也不含糊,喝到高兴处,你若请他写字,应该不会拒绝。他说过,我的字,如果是懂书法的人找我写,分文不取。如果是不懂的找我,我会按平尺收钱,“食在石海”就是我写的,收了饭店老板4000元钱的润笔费。
  在他七十多年的人生岁月中,对音乐和书法尤其钟爱,由他创作的音乐《请到兴文石海来》在中央电视台喜获金奖。谈起兴文和石海,他的脸上总是洋溢着亲切和满意的微笑。本地电视台美女主持人采访他时,他还用竹笛吹奏了一支欢快的曲子。又大笔一挥现场书写了“和谐是福”四个大字,另外也介绍了自己如何喜爱音乐和书法艺术的。从他爽朗的笑声里,我若有所悟,干自己喜欢做的事,心情就会很愉快,即使遇到困难,也会想方设法去克服,而且还必须要长期坚持下去,方能“修成正果”。
  从我读小学以来,就有人称赞说我的字写得好。在当时也不管人家是真心还是假意,总之心里头还甜滋滋的。可嘴上还会“谦虚”一下:“过奖了,还差得远呢。”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只写硬笔,就生怕去提毛笔,并不是不敢写,而是担心写不好,怕丢人现眼;再说了,自己那几个硬笔字也写得不好公开露面。如果请罗老师过目的话,兴许他会说:“有点基础,还得苦练。”
  言归正传,还是在洞乡大酒店一楼大堂里,刘主席说:“亚平,找两个人把这些书搬到四楼的会场去,待会还要分发给嘉宾们。”
  正好我有空,就对主席说我来一个,他便朝我笑道:“好的。”见过亚平老师,和他打招呼,他点点头说:“走嘛,小邹,我们多拿点上电梯。”一转身,看见陈武医生等人的双手都提着好几个手提袋赶过来呢。
  四楼灯火通明,摆满了桌椅。主席台上,播放着“兴文县作家协会成立三周年文学交流活动”的红色游动字幕。陈海龙老师坐在正当中,他是市作协的领导。江安县作协的张主席,珙县作协主席,刘主席,罗主席等分坐两侧,会议由兴文县作家协会刘大如主席主持。
  在这次文学交流会上,我见到了好多之前在“兴文县作家协会”QQ群里和我聊过天的老师,如罗元彬(笔名沙洲),孙先贵秘书长,谈玉娟副秘书长,雷智,张鹏,陈武医生(现供职于兴文县太平卫生院,云南人昭通人,笔名尘悟),李劲峰,罗茅仪,张孝民,杨永年等,还有来自南溪作家协会副主席马艳芬,宜宾的黄川模,珙县芙蓉煤矿集团书记,中国煤矿作家协会会员曾元飞等。午饭临别时,曾元飞老师还同我热情聊上几句,最后分别留了电话。
  本来,市作协的陈海龙秘书长和县作协的刘主席都还在交流活动会上发了言,我在第二十八章《入县作协》中已有详细介绍,在此就不赘述了。只想谈谈年会结束以后在洞乡大酒店三楼四桌大聚餐时的热闹场景。
  那一天的那个中午,一大群喜欢文学的人,不论年龄大小,职务高低,不分民族,都从不同岗位,不同地方齐齐赶来洞乡大酒店的三楼宴会大厅,文友老师们的脸上都绽放着开心的笑容,虽然和有些文友在QQ群上早已熟悉,但要面对真人还是头一回,真要一一对上还是有些难度的呢。
  我们刚一落座,酒店的服务员们很快就上菜。上菜,对于她们而言,都是轻车熟路的了。厨师长会做出相应的安排,上菜顺序也是有讲究的,哪些菜先上和后上,一方面可以反映酒店厨师长们的实力,另一方便还可以检验一下酒店在接待礼仪和规格上的档次水平。如果没有事先的安排与分工,就怕到时候乱成一锅粥,各自为是,那可就真的很麻烦了。按理说,服务员每上一道菜,都应该向客人报上菜名的。即便是客人都知道,但最起码也是对客人的一种尊重。遗憾的是,洞乡大酒店的服务员们并没有给客人报菜名,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和酒店的培训有关。
  很短的时间内,所有的菜全部一一上齐。主席变戏法似的拿出酒来,白酒也有,苗家米酒也有,各有所需,开心畅饮。在一张桌子上围着吃饭,不管之前认不认识,现在都在坐在一起那就是缘分,就是荣幸。也不必刻意去招呼别人究竟是谁来,只需端起酒杯,笑脸相迎,热情招呼便足够了。这个时候,在桌上的也会纷纷举杯响应。就是因为大家都有相同的爱好,相互之间就有共同的语言,当然就说得拢,自然也会找到对应的话题。至于礼仪上的不周,相信也不会那么计较的。
  我的酒量很有限,才喝了不到三碗苗家米酒,就有些头晕。但表面上装作平静,遇到有人敬酒,还晓得回应一下。可就是不能像其他文友老师们那样提着胶壶挨桌敬酒,心里十分地羡慕不已。我们一边喝酒,一边吃菜。其乐融融,虽是初次相见,但在这时,却已经像相识了许久的老朋友一样,可以畅所欲言,谈笑风生一番了。
  刘主席也握着酒杯过来了,和我们一一碰杯。他开心起来的时候,我忽然觉得一下子又年轻不少,看着他真诚的笑容,爽朗的笑声,不输年轻人的酒量,我就为主席的健康默默祝福。随后,先贵秘书长,谈副秘书长,黄亚平,陈武,李劲峰,罗元彬,杨永年,李晓英等也都笑吟吟地过来了,和我们碰杯畅饮。杨永年是苗族作家,和刘主席一样都是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第一次见他喝酒,甚是豪爽,一点都不含糊。他身穿苗族礼服,戴着头巾,和晓英大姐过来时为我们起了音乐《美丽的石海》的开头,边唱边高声说“吼当,吼当(苗语,就是干杯的意思)”,接着用苗语唱起了祝酒歌。我不会唱,只好跟着滥竽充数,开心真的才是重要的。
  究竟喝下了多少杯温凉的苗家米酒,我有些迷糊,已经记不清了,但神智还算清楚。渐渐地,饭桌上的人陆续变少了,好些都悄然离开,是要忙碌自己的事去。今天能来,主要就是为了团聚和与大家交流一下,这就是最主要的目的了。我和曾元飞老师互留号码离开时,看到了罗少模老师,一路和他乘坐公交车回来,顺便也请教了我在练习书法过程中的疑惑,他都详细地为我解答。我就在想,先慢慢练着字吧,等以后机会来了,才考虑也加入兴文县书法家协会当个会员。有些愿望,不是你想当然的那样,光想想就能成的,还得需要实力来说话。你说喜欢书法,可你又拿不出像样的东西出来,何以让人相信和了解?又怎么会有实现的可能呢?
  第二次年会是在响水滩农家乐,时间是2017年1月8日,天气也是阴雨绵绵。如果不是事先报名参加这次年会,我就去参加烤烟班老同学乔迁的喜宴了。但是因为有言在先,我不能失言,所以同学乔迁就有伯会代劳辛苦跑了一趟。
  和在洞乡一样,也是在楼梯口交了会费,就沿着长长陡陡的楼梯直上三楼。没想到那天还是一个好期辰,有一家乔迁喜宴也办在那里。偌大的一间大厅里,只好用屏风一分为二,有舞台这方留给我们作协搞活动,另一方就留给对方使用。明亮的灯光下,宽大的舞台上高高拉起了“兴文县作家协会年会”的大红横幅,红底白字显得十分醒目。亚平老师忙着布置会场,在第一排桌子上堆放了几叠厚厚的《石海》期刊,没有领到的可以自行免费领取。
  参会人数渐渐到齐,刘主席又吩咐把桌子都拼接成一个长椭圆型,两方都可以坐人。我和罗元彬老师在一起,打过招呼后,他翻看着最新的《石海》,神情颇为专注。罗元彬老师目前是宜宾市作家协会会员,兴文县作家协会会员,在散文,小说,诗歌等文学体裁都拿手,可以说是一位全面写手。另外,还有李晓英,黄亚平,高亮,罗茅仪,李劲峰,杨芹,谈玉娟,罗彦,张鹏,王洪等老师都在写作上有过人之处,我也常常拜读他们的作品,从中获益不浅。刘主席一谈起会员的时候,总是对上述人员点头称赞。
  都说“强将手下无弱兵”,本身来讲,刘主席就是一个对自己要求高,标准严格,做事认真的人,他写作没用电脑,而是全部手写,写完的稿子还分门别类保存。通常而言,一个已逾古稀之人,好多都行动不便,有的还生活不能自理,可我们的主席洒脱硬朗,心态年轻,放得开想得远。对人生,对文学,对朋友,对作协的会员,都有着与众不同的感悟、体会,勉励。尤其难能可贵的是他始终保持着一份快乐,一份包容和宽宏,似乎和他交谈没有年龄限制,地域之分,完全可以随心所欲,畅所欲言。他的真诚,健康,豁达,实在无时无刻都在感染着县作协的会员文友们,大家都期盼着他身体健康,开心每一天,继续带领我们为兴文文学事业的繁荣发展努力和加油。
  顺便还请教了罗元彬老师,请他谈谈对我已发在《石海》期刊上的那些原创拙作的宝贵意见,他推了一下眼镜,笑呵呵地说:“我这个人说话比较直,你也不要多心。我个人觉得,你那些文章总体上讲还是不错的。但是,都还可以再修改。因为好文章不是写出来的,而是改出来的。我也有这种情况,一篇文章写好后,先放在一边,等过十天半个月再回头一读,又会发现不妥之处,就又修改。其实,我对写文章的体会就是首先要选对一个好标题,然后也不忙急着就动笔,可以在大脑里考虑如何选择素材,如何开头,怎样结尾,哪些素材可用,哪些又不可用,一定要做到心中有数。等自我感觉差不多,八九不离十了这才动笔,一气呵成。据说鲁迅在写文章的时候,通常都是这样的,他有个特点就是动笔后不允许有人打扰他。这就是所说的灵感吧,一旦错过,很难再找回来,所以得抓住不留遗憾。
  “还有一点也是特别重要,就是要多阅读,不管是古代名家,或者近代或者国外的优秀作品,无论什么题材,都要广泛阅读,涉及面一定要广。多读绝对不是坏事,多写多思考才会发现,写文章有时候也是快乐的。另外,不要局限于某种文学体裁,通过多读,多看,多思,多写之后,你要学会尝试着写各种题材的文章,也不要担心写不好。有时候,写作还是需要勇气的,需要吃苦耐劳的坚持精神。敢于开了头,啥都好办了,万事开头难嘛。对不?
  “第三呢,就是要尽量多写精品文章。可以从之前的所有文稿中认真挑选几篇,再酝酿再修改。最好是改好后请人来指导,多和别人交流,也会学到不少有用的东西。当然,以上几点是我个人不太成熟的看法,供你参考。”
  在这次年会上,选出了新的理事会成员,他们的名字是:刘大如,男,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宜宾市作协理事,兴文县作协主席;李晓英,女,苗族,宜宾市作协理事,兴文县作协副主席;黄亚平,男,宜宾市作协会员,兴文县作协副主席,共乐初中教师。邓林红,女,大学本科,党员,1982年生,籍贯重庆永川,现为兴文电力有限公司党群工作部宣传主管。笔名朵柔、悠影。兴文县作协副主席;谈玉娟,女,兴文县利生堂大药房女掌柜,宜宾市作协会员,兴文县作协副秘书长,兴文县摄影家协会会员,办公室主任;张鹏,男,1960年生,毕业于宜宾教院汉语言文学专业,四川省音乐家协会会员,宜宾市书法家协会、市作家协会和市音乐家协会会员。县文联副秘书长(兼)、县音乐舞蹈家协会常务副主席,现为县图书馆馆长。兴文县金信广告老总,他对诗词,散文均有较高的造诣;王洪,男,大学本科,党员,1964年生。兴文县国税局副局长,宜宾市作协会员,兴文县作协会员;胡怀儒,男,兴文县作协副主席,大学文化,党员,1963年生,先后任工作员,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晏阳镇、共乐镇书记、广电局书记,现为石海旅游公司董事长。
  在这次年会上,县文联专职副主席罗晏锋帅哥也发表了热情洋溢的重要讲话,他首先对县作协的年会如期召开表示热烈祝贺。期待会员作家们站在全新起点上,全面深入学习习总书记在全国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自觉以人民为中心,俯身紧贴大地,甘愿为人民书写,也为我们这个伟大的改革开放新时代讴歌。县文联会为作协的经费,再向上级努力多争取一些,总之,请大家都放开手脚,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用你们手中的妙笔,为兴文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描绘一幅幅壮美的画卷。
  在这次年会上,刘主席也邀请了李清,赵智松和罗少模这三位兴文书法界的大腕现场献艺,让大家在酒足饭饱之后又品尝到了中国书法的独特魅力。李清老师写的是:“喜看新建村,脱贫结硕果”;赵智松老师写的是“抓医疗改革,保人民健康”;罗少模老师写的是:“走小康路,建新农村。”刘主席的意思是为新建村等书写的赠品,没想到在现场人多混杂,最后不知被谁给收藏了。谈副主席在群里发言,问有没有谁拿错了的,赶紧交给她或者刘主席也行。
  在这次年会上,我还看到了兴文美女歌手魏晓玲女士,她的女高音飙得很有韵味。可以说,她是兴文全县颇有名气的本地女高音歌手。对于她是汉族还是苗族,我不得而知,但是知道她是我初中女同学李小英的闺蜜。她们都在晏阳镇的兴文一中同读完高中。据我女同学讲,还在上学的时候,魏晓玲就表现出了唱歌的天赋,她们班上的演唱,差不多都是由她来承包了。没想到多年以后,她到了县文化艺术馆当起了歌手。女同学还说,她们那时的关系还真的不错,开同学会时还留了她的电话,但很久没有联系了不晓得还打得通不。
  看来还是刘主席的人缘好,兴文本土有名的美女歌手都到场助兴。还有县音乐家协会陈宏主席,县影视摄影协会申钊主席,县书法家协会主席罗少模,县图书馆馆长张鹏,县文联专职副主席罗晏锋等等也都应邀出席一年一度的年会团聚。
  我那晚状态还不错,满满几大桌子的文友坐到一起,居然敢端着酒杯挨桌敬酒。见到她的时候,微笑着,眼睛眯成了一条线,我笑着说:“魏老师,我可听过您演唱的《海纳村之歌》《看山看水看兴文》等歌曲呢,唱得真好听。来,我敬一下在坐的帅哥美女们。”
  魏晓玲老师朝我笑笑,点点头说道:“谢谢你。祝你生活愉快!”
  在这次年会上,我还有幸请教了李清老师临帖的问题,兴文县香山中学的音乐教师陈宏笑着向他介绍我:“他喜欢写字,我们以前都是大坝职中的。”
  李清老师点点头,微笑着。他也认识宜宾县文化馆的王鸿老师,对他(王鸿老师)指导我先练隶书也表示赞同。他认为,隶书是学书过程中必不可少需要临帖练习的一种重要字体。你这样写不错,但我建议你还是要多对照古帖来临写,尽量地先写像,不要着急。还要注意用笔,注意多用中锋。他还说,说起书法,其实也比较复杂,一时半会儿也讲不完全。不过,喜欢练字我还是欣赏的,最起码你能静下来,这一点很重要。如果静不下来,你就不适合写字或者做其它的。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自己一定要喜欢书法。
  第三次年会有县作协通知为证,全文如下。
  “兴文县作家协会会员:
  县作协2017年年会暨换届选举会定于2018年1月27日(本周六)上午9:30在光明坝曾氏百年鸿人酒店举行,请全体会员同志积极报名、抽空参加,并做好感言、才艺或作品分享准备,以烘托气氛、交流感情。
  请相互转告,准时参会!
  兴文县作家协会
  2018年1月22日”
  位于古宋镇光明坝苗城印象的曾氏百年鸿人精品酒店,董事长就是位于盐井街的口福佳餐馆老板曾祥宏先生。我的凡刚战友也是该酒店的股东之一,还有常世华等听说有约十多个大大小小的股东共同管理的一家餐饮加住宿的高规格新型酒店。地理位置优越,斜对面就是兴文县人民政府政务服务中心,毗邻海韵假日酒店,富丽酒店等。交通便捷,有地下停车场,环境舒适,酒店工作人员都是经过岗位培训合格,就目前兴文的酒店配置,设施,接待和管理方面来看,这家酒店都算是前卫和高端的。
  古宋的冬天反正就是这样,一天到晚阴雨绵绵,极难看到暖暖的冬阳,冬天里的阳光真的太稀奇太珍贵了。总感觉才起床不久,稍不留神已至中午时分,总是让人感到怅然郁闷。生活在古宋这座小城里的人们早已见怪不怪,熟悉和适应了这样的天气,不过呢有一个好处就是城里上班一族的女性皮肤都被保养得水灵灵的。
  我店子外就是一个公交车站,等到了从体育馆开往久庆的公交车,赶紧上车往百年鸿人酒店赶路。也就是几分钟的时间,翻过了望城坡便看见光明新城那些高耸入云的钢筋森林,宽阔的车道,还有绿油油的绿化树以及行人和车流。
  刚到酒店底楼,正好碰见凡刚战友下来,笑问:“你也过来开会啊?”笔挺的深蓝色西装,配上领带,铮亮的皮鞋,得体的笑容,匆忙的脚步,这便是凡刚战友给我留下的深刻印象。
  我点头说:“是啊,过来凑个热闹。”
  他边往前走边回头说:“你上去吧,他们都在二楼大厅里面呢,好多人。”
  人都还没到入口处,我老远就看见酒店的LED电子显示屏上,滚动着“热烈祝贺兴文县作家协会2017年年会暨换届选举会召开”的红色字幕。站在底楼从下而上缓缓移动的电梯台阶上,我的心情真是愉快。进门左转,就看见陈美丽和另一个女孩子在主席台一角收取会费。还和罗晏锋帅哥见了一面,他倒是朝我勉强微笑点头,我也如此还礼,但他应该想不起来我究竟是谁来。因为之前并没有介绍我们互相认识,转念一想,其实有那个必要么?人家是吃公家饭的,我呢,一介布衣。
  随便寻个座位一屁股就坐下来,哦哟,这个大厅里已经提前来了不少人呢。主席台上,在众多格子中间,温暖的黄白两色顶灯里,安静的红色横幅上,十分醒目地印着“兴文县作家协会年会”的白色粗体字样。环视一下整个大厅,很长很宽的空间,摆满了好几十张大圆桌都还不显得拥挤。深黄色的厚布窗帘与铝合金大窗户的完美搭配,还有培训上岗的工作人员亲切可人的笑容,周到的一站式服务,更是烘托出百年鸿人精品酒店与众不一样的人气和奢华。
  接连参加过两次县作协的年会,自然就认得好多会员老师:李晓英,罗茅仪,罗元彬,张孝民,杨永年,杨芹,陈美丽,高亮,李成亮(苗族),杨永年(苗族,四川省作协会员,兴文县作协会员),雷智,姚鲲鹏,李劲峰,王洪,谈玉娟……,当然也有一些老师是第一次见到,比如:陌小溪(真名熊亚玲,女,政府公务员),王之能(女,宜宾县人,古诗词爱好者,江山文学网“八一”文学社团的常务社长),还有12位可爱的苗族会员等等。
  应邀出席本次年会的嘉宾有:
  四川省作协会员,叙永县作协主席靳朝中先生;
  中国作协会员,宜宾市作协主席周云和先生;
  中国作协会员,宜宾市作协副秘书长陈海龙先生;
  中国作协会员,江安县作协主席张明远先生;
  长宁县作协主席携四人作协代表;
  兴文县委宣传部副部长余伟先生;
  兴文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专职副主席罗晏锋先生;
  四川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兴文县书法家协会主席罗少模先生;
  兴文县文化馆专业歌手,本土女高音歌唱家魏晓玲女士。
  李清老师和赵智松老师没有莅临本次年会,估计他们有事脱不开身。经过县作协上届理事会全体投票通过,由县文联专职副主席罗晏锋先生当中宣布,决定以下人员为兴文县作家协会新一届领导机构成员。他们的名字是:
  刘大如,男,再次全票当选为兴文县作家协会第二届主席;
  黄亚平,男,兴文县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
  李晓英,女,兴文县作家协会副主席;
  谈玉娟,女,兴文县作家协会副主席;
  孙先贵,男,兴文县作家协会秘书长;
  罗元彬,男,兴文县作家协会副秘书长;
  高亮,男,兴文县作家协会副秘书长。
  担任新一届理事会成员的名单如下:王洪、胡怀儒、雷智、杨永华和杨安模。
  这次年会上,特邀嘉宾先后发言,他们都首先对刘大如蝉联兴文县作家协会主席表示热烈祝贺,然后各自畅谈了对兴文的印象以及兴文文学快速发展带来的可喜变化,还有就是希望以后两地多交流多沟通。宜宾市作协主席周云和首先对兴文县作协成功换届表示满意,对刘大如主席再次连任兴文县作家协会主席表示热烈祝贺!他对兴文县作家协会五年来取得的成绩给予高度评价,对明年工作计划表示全力支持。希望兴文县作协所有会员在大如主席领导下,紧紧围绕新时代对文学工作者的新要求,为繁荣地方经济,丰富兴文人民的精神文化需求多写好作品,力争出精品!
  精神矍铄,声如洪钟的刘大如主席在致辞中发表了热情讲话:“本来以为干完这一届就可以退下来了,没想到我又再次站在了这个台子之上。感谢县委宣传部,县文联和74名县级会员对我的高度信任和宝贵支持,我就暂时接着干下去。请大家放心,只要我的身体健康允许,我一定不负众望,集中精力,继续团结会员同志们为兴文文学事业的加快发展贡献我的力量。”
  兴文县委宣传部副部长余伟也发表了重要讲话,他首先对刘主席连任第二届县作协主席表示热烈祝贺。同时对全县作协会员提出了新的希望,就是希望大家在刘主席的带领下,认真贯彻落实习总书记在全国文艺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结合兴文实际,在脱贫攻坚,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伟大中国梦的新时代新征程上,用你们手中的妙笔,讴歌在全县脱贫攻坚中涌现出来的先进典型的时代风采,继续为县委县政府提出的“以文兴县”谱写新的篇章。
  这次年会有一个亮点,正如兴文县苗族促进会李国文会长所说的那样:“非常感谢县作协的刘大如主席吸纳了12名苗族会员加入到县作家协会队伍中,这必将有力促进和推动兴文文学尤其是苗族文化的进一步发展和繁荣。他们都是90后的年轻人,相信他们一定会在刘主席的带领下,多多宣传苗族文化,讴歌本民族在新时代中涌现出来的脱贫攻坚的优秀代表和先进人物。我衷心地希望,苗汉儿女共同携手,肩并肩,心连心,共同为加快兴文快速发展,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中国梦不遗余力,努力工作,希望12名苗族会员多写精品,尽情书写当前这个伟大的时代!”
  临近尾声,我看见县书协的罗主席满面红光地走了过来,陈美丽的手中拽着北京一得阁墨汁、宣纸和毛笔,就知道罗主席要现场书写作品了。便赶紧凑上去,看看有没有请他也写一幅的可能。由于之前和他见过几面,所以就壮着胆子和他一说,他倒也爽快,说:“你想好要写的内容,告诉我就成。”我也没想太多,联想到自己在练字过程中的情况,就顺口说出写“功到自然成”就行了。我的初衷是用这句名言来激励自己不畏困难,坚持下去,只要功夫到家,一切也就水到渠成了。现在再通过罗主席的高超的书写技巧表现出来,对我也是一种无言的鼓励,我会珍藏起来的,有机会再去装裱。
  后来得知,罗主席现场书写是应曾氏百年鸿人精品酒店常世华老总的盛情邀请,首先为酒店书写了“光明风采”和“国盛,家兴,业旺”。县作协会员陈美丽、代梦蝶等也都得到了罗主席的真迹。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