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旅店烟云>第二十九章 赤水采风

第二十九章 赤水采风

作品名称:旅店烟云      作者:遇上你是我的缘      发布时间:2018-10-04 21:54:04      字数:8331

  从“兴文县作家协会”的QQ群里,忽然看到一则消息,内容是县作协决定于2016年7月9日至10日,组织会员去贵州省赤水市参加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暨重走长征路的文学采风活动。AA制,每人报名缴费400元人民币,多退少补。
  原本也没怎么指望能参加的,没想到我的初中同学邀请去叙永县玩,我又不大想去,所以便发消息说已经答应县作协将于同一天去赤水采风。伯会晓得缘由后,还专门陪我去买了两件短袖,出资400元让我找谈玉娟副秘书长报名,这才促使了我的赤水采风之行。
  在刘主席家门口外的宜宾市商业银行前集合,会员们按照约定时间陆续前来。那一天的天气真是不错,时值七月流火,还没出门就已经感觉到热气袭来。黄亚平(笔名光头哥哥)、罗茅仪、陈武、李劲峰、谈玉娟、李晓英(笔名沉香如故,后改为米洛)、高亮(笔名诸葛小亮)、我、刘主席;还有同行的两位美女一起分成三辆小车,从叙永县江门镇上高速,跑了一个小时才在泸州市合江县九支镇下;然后平稳地开过赤合大桥,便来到了当年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路过的红色革命老区贵州省赤水市。
  曾经在这里,生动演绎了毛主席“四渡赤水出奇兵”的用兵传奇,特别是在遵义会议上,毛泽东同志重新回到领导岗位上来领导红军继续革命,从而扭转了对红军和对中国革命不利战局,终于找到一条适合中国国情和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唯一正确之路。所以说,历史上著名的“遵义会议”就成为了中国革命最关键和最正确的战略转折点。
  过完大桥左转,车轮碾压在赤水市黑亮的沥青路面上,十分平稳和舒服。街道两旁,商铺一个挨着一个,绿化树长势颇旺,青枝绿叶的。同行的陈武医生坦言:“这里的环境要比古宋的好很多,唯一遗憾的就是街面过于狭窄。”
  正说话间,光头哥哥的车戛然而止,主席乘坐的是李劲峰驾驶的本田小汽车。他走我们的前面,透过挡风玻璃朝前一看,原来是到了赤水市人民政府所在地。主席正拨打着手机,片刻,便从台阶上面急急忙忙奔出来一位美女和一位头发已白的大眼睛老头。他们一起挤上了主席坐的车,然后一个掉头后转继续朝前奔驰。
  光头哥哥风趣地一笑:“我晓得了,他们这是要先陪我们去大同古镇的四洞沟国家级风景区采风。刘主席说的赤水市文联副主席兼作家协会主席是一个美女,莫非就是刚才那位?”他的驾驶技术很好,我们都是在谈笑风生中一路而来。都是相同爱好的朋友,大家年龄不相上下,所以一聊起来就没有什么阻力。穿过市区和红色的河滨走廊,便直达大同古镇了,这里属于云贵高原。哇,这时我才看见,大同的天有多蓝云有多白,树有多绿草有多青。车窗打开了,夹着热气但还算清凉的风一古脑地向我们迎面拂来,心里真是惬意无比。
  钻出车子,我们的双脚就稳稳地踏上红色赤水丰饶的土地之上。眼前高耸着一座牌坊,镌刻着赵朴初老先生亲笔题写的“四洞仙境”四个行书大字。汗水早已不争气地钻出来了,没有什么风,太阳火辣辣的,一如赤水作协美女主席和白发老人火一般的热情。来到售票处旁边的茶座,刘主席和美女吴主席便留在那里喝茶叙旧,畅谈文学。他“呵呵”一笑:“这个地方我来了不止三次,风景真的不错,大家都好好看看,争取找到这次采风的灵感,写出满意的作品。我就不陪你们去了,在这里和吴主席边喝茶边等候你们回来。”
  吴主席也笑了:“兴文作协的老师们,欢迎你们来到美丽的大同古镇四洞沟国家级风景名胜区来采风。下面就由赤水市档案馆的苏林富老师免费给大家当导游,苏老师知识渊博,是赤水的‘史痴’;我相信,你们这次采风会很愉快的。我就陪你们的刘主席在这里喝茶等候你们返回哈。本来应该亲自陪你们这些贵客的,实在是抱歉了哦。”
  我这才仔细打量了一下吴主席,人很漂亮,她的身材很好;梳着马尾辫,戴着太阳镜,看上去年纪也就三十左右,皮肤白皙而红润,很健谈。第一眼看去隐约感觉她喜欢运动,浑身上下无不洋溢着青春与活力。听她说自己也是四川人,因为大学毕业之后就在赤水工作,而今把家都安在这面了。言下之意就是她的先生是赤水人,可惜没有亲见。她也没想到会在赤水见到我们,碰上了家乡人,很是高兴和亲切。在赤水市文联,吴主席的身份是:赤水市文联副主席、市作家协会主席。后来还知道,她还是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真是年轻有为啊,内心好生羡慕与佩服。
  和赤水文化档案馆的苏林富先生结伴穿行在竹林湖边,听他绘声绘色讲述有关四洞沟的传奇与美丽景色,更为他的博学多才而深感折服。无边无垠的青竹绿树,一处一景的视觉变换,湖边与竹林中长势很旺的桫椤,枝繁叶茂的让人有种想穿越时光的莫名冲动。苏先生是个性格开朗的智者,介绍起四洞沟的美景真是如数家珍,过目不忘:“老师们请看,从售票处上来最先看到的就是一洞沟,再往上走便可看见二洞,三洞和最后的四洞,在每一洞沟都能自成一景。更为有趣的是,尽管这四处景色各异,可又相互关联,相得益彰。要是老师们有时间,真的可以按顺序一一看完,那才更有意思呢。所以啊,我们欢迎你们以后常来赤水。”
  来到一处景观,石壁上赫然镌刻着“飞蛙岩”三个红色大字。苏老师笑着说道:“老师们请看,这处景点就是‘飞蛙岩’,当初在命名的时候,还真的是动了一番脑筋的呢。不过,从这块巨石的整体外形来看,还真的酷似一只张着大口的青蛙,‘飞蛙岩’这个名字便由此而来。”岩下有一条长石凳,我们和他刚好够坐下,便请人为我们拍下了这张珍贵的照片。有意思的是,我好像是有意把腰板挺得笔直,莫非要烘托出一种与众不同来么?
  个子不高,健步如飞;满头银发,架着眼镜;知识渊博,开朗健谈,这便是苏林富先生在赤水行中给我留下的难忘印象。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陪伴着一群陌生的文友,谈笑风生地走完全程,没有叫苦,反而很开心的样子;还一个劲地说“抱歉啊,都还没有陪好你们”,你能说赤水人没有真诚与热情么?为了接待我们这11名“不速之客”,吴主席没少操心,不但亲自去市委宣传部为我们办理减免了四洞沟和赤水大瀑布的门票;而且还在市里的“龙门食府”设宴为我们接风洗尘。头一回来到贵州赤水,就受到如此高规格的接待,看来我还是沾了刘主席的光呢。
  除刘主席外,我们兴文作协的10名会员硬是把四洞沟的美景看了个遍。好多都和我一样,是第一次过来,所以看得真切,同时还赞不绝口。相比起兴文僰王山的景致来,这里的似乎还要丰富好多,总能让人产生联想,不知道前方会有啥美景在等着我们呢。迂回曲折的林荫道,数不清的青竹绿树与白亮的水帘交相辉映。头顶上,阳光透过密匝和不规则缝隙中斜照下来,形成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光圈,忽明忽暗地洒落在游客们的头顶、额头和身上,真是别有一番情趣。耳畔隐约可辨鸟鸣,野花当然有的,杂样儿,有名字的,没名字的,像眼睛,像星星;如天女散花一般随意挥挥手,就带来了繁花似锦,以至于误认为真是到了人间仙境。虽然,细汗早已上身,但似乎又能感受一些幽凉,就这样边走边停边拍照地向第四洞沟走去。
  我发现,在每一道沟,都会有瀑布奔流。月亮潭,堤岸状似弯月,水流较急。悄悄地靠近它,顿感清爽无比,心旷神怡,美哉妙哉。本想自拍一张留作纪念,可惜没带自拍神器,所以就匆忙离开了。不过,到了第四洞沟,小路旁突兀的一块巨石上,我刚爬上去,就被李劲峰文友拍下来了,他是专业摄影,所以这张照片还是让我既感动又满意。
  一路上,还碰见了米洛(李晓英)大姐,她早已是宜宾市作家协会理事,兴文县作家协会理事了。徜徉于大同古镇这如诗如画的天然画卷里,她开心得像个小姑娘。在一处岩壁下,有一股细小的清泉顺势而下,她便弯腰用双手捧起一饮而尽,笑着说:“这里的山水都没有被污染,是纯天然的饮用水,可以喝的哦。”我也受到感染,等她离开后也亲口尝了一尝,顿感清凉入口,回味时略带甜味。要是带着空水瓶,肯定会接上带回四川再喝。
  到了第四洞沟,便是终点,沿着沟下瀑布蜿蜒曲折的小路继续向前,便是回去的路了。我回头一看,原来所谓的四洞沟景区,其实就是从两座山之间开辟出来的山间小路中环绕一圈而已。苏老师已不知踪影,这一路上的游客还真不少,他们随走随停,嘻嘻哈哈地说着笑;有的见到瀑布,欣喜之情溢于言表,动了少时的凡心,竟也开心地玩起了“打水仗”。开心的笑声久久回荡在四洞沟迷人的山水竹木之间,远看他们开心的样子,真为他们而高兴:人啊,年轻就是好!真的,干啥都有使不完的劲呢。
  我虽年纪不大,不过才至人生的中年时光,然总感觉心有余而力不足,有时不免仰天长叹,莫非我已老矣?这样一想,我有些哑然失笑了。若真如此,也没法抗拒有了人类以来生老病死的自然客观规律,也只能顺其自然了。就这一点看来,我竟然发觉给书圣王羲之在“天下第一行书”《兰亭序》中所感慨的“每览昔人兴感之由,若合一契,未尝不临文嗟悼,不能喻之于怀。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悲夫!故列叙时人,录其所述,虽世殊事异,所以兴怀,其致一也。后之览者,亦将有感于斯文”有惊人相似之处呢。
  据悉,四洞沟风景区,是以大同四洞沟瀑布群及其附近的天生桥、渡仙桥、清代节孝石坊为主,包括两岔河秀色、华平瀑布、大水沟瀑布、石鼎山奇石、方碑云海、大同竹溪、大同古镇等景观。被誉为“万竹之园,小家碧玉,没有败笔的景区”。四洞沟原名闽溪,因溪中四级瀑布,瀑后确穴而称通,后俗称为四洞沟。离赤水城17公里,距大同镇5公里,在景区4公里的河道上,均分布的4幅情神各异的瀑布。两旁沟谷近20个山涧流泉,飞珠展玉,河谷万竹拥溪,奇石峰俊,奇花异草,形成一个仪态万千的瀑布群落。而在四洞沟,最主要的就是看四道瀑布:水帘洞瀑布、月亮潭瀑布、飞蛙岩瀑布和白龙潭瀑布。
  午饭后返回大同古镇,刚到牌坊附近,吴主席就和袁镇长一同过来。戴着眼镜、肚腩较大的袁镇长上身是一件白衬衣,配搭一条白长裤,脚上穿的是擦得铮亮的皮鞋,赶紧伸出暖和的大手和我们相互握了握,笑着说:“我代表大同古镇人民欢迎你们这些远方的客人来到大同古镇采风!先前市作协的吴主席就在电话中告诉了我说你们要来大同古镇看看,我很高兴,就算再忙也要抽点时间出来好好陪你们实地去走走看看。古话就说得好‘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预祝来自四川兴文作协的各位老师在赤水采风愉快,借用你们手中的妙笔多多宣传赤水和大同古镇,我谢谢你们!”
  刘主席第一个和袁镇长握手,他也风趣地说:“早就听说大同古镇风光不错,历史悠久,今天得来,还有你们美女主席和镇长相陪,实乃荣幸。谢谢你们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陪我们,以后有时间,都欢迎去神奇石海,美丽苗乡,四川省最大的苗族聚居县兴文县参观游玩哈。”
  袁镇长笑呵呵地:“好的好的。刘主席身体硬朗,精气神均好。祝你健康长寿,欢迎你们常来哈。大家一回生两回熟,以后相见,就不用再介绍了哈。”在一旁的吴丽辉主席还向他简介了刘主席,袁镇长竖起大拇指点赞,“通常来说,对于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来讲,多走路都成问题,生活也不能自理;但刘主席却不同,这说明主席年轻时锻炼得好,或者说有了健康的养生习惯,很值得我们学习呢。更重要的是,刘主席还是省作家协会会员,文章写得好,还出版了好几本书,就这一点来说,就十分让人尊敬。”
  刘主席爽朗笑出了声:“镇长过奖了,谢谢谢谢,吴主席讲的有点夸张哈。”
  美丽的吴主席也笑了:“主席就是谦虚哈,我说得都是真的呢。”正说话间,人已至广场中央,抬头就见面前这座巍峨古朴的牌坊,中央写着“大同古镇”四个红色大字。这座牌坊大约有二十来米高,很朴素的那种,但年月已久,红色大字已褪色不少,四周全部刷的是白灰。广场的面积也是不小,地面平整干净。苏林富老师很是激动,他随手一指:“这里我来过很多次了,广场上每到下午或者晚上,只要天不下雨,都会有人来这里跳舞唱歌,开心得很。”
  牌坊后面,是一个较长的斜坡,沿坡而下便进入到古镇里面。袁镇长和我们一起,斜坡的外边是一条闪烁着翡翠光泽的小河,河面上还可见一座石平桥。河岸有座海拔不高的山,山下翠竹青青,有几个光溜着脊背的小男孩在浅水中玩水。看到了大同码头,看到了沿途小巷两边暗黄色的木屋,伸缩躺椅,卖土特产的小店。看到了那几块拔地而起的字碑,棱角已经不再锋利,可见确实是有些年头了。
  徜徉于青石板的小巷中,如同走进了时光隧道,好像又回到了从前。几乎统一的店招都是黑底黄字,给人一种遥远沧桑的感觉。唯一觉得和我们年纪相近的便是“大同俱乐部”了。因为我们这一代人,都对当年流行全国的卡拉ok,对像崔建、臧天朔那些摇滚歌手都了如指掌。那些开着的门,从外望进去黑乎乎的,门口坐着晒太阳的老人,表情木然地打量着我们这群不速之客。假如想得到他们哪怕是一点点的微笑,估计都是一种奢望。袁镇长很客气地请我们先看了古镇码头的全景示意图后多提宝贵意见。难能可贵的是,木屋两边大门口都摆放着花枝招展的花盆,似乎在苍凉中又感受得到一丝现代都市的生活气息。
  爬上N多级高低不平的石台阶,一侧的墙壁上还残存着原先这里还是一座忘了名字的宫殿,尽管没有琉璃飞檐,雕梁画栋,但一切都显得那么古朴。宫殿的大门依旧,我试推了一下很显沉重,而且还发出“吱呀”的沉闷声。就在外墙上,之前还有些石雕饰物,听袁镇长介绍说在文革中被破坏掉了,如今映入眼帘的仅是一些支离破碎的陈迹了。不过,我细看后还是佩服那些能工巧匠们高超的智慧和技艺。
  步入大厅,忽明忽暗的光线斜照下来,原来这里正在生产古典舞蹈专用的油纸伞。几个女师傅聚精会神地忙碌着,对我们的到来表现得很平静,也没有招呼我们。橱窗里,房梁上都挂满了各种各样,花花绿绿打开着的油纸伞,就像一只只呼之欲出展翅欲飞的蝴蝶或者风筝,还真得是好看。
  继续向前就到了闻名赤水的“赤合讲习所”,迈过有点高的木门槛,正面墙体中央挂着张闻天、毛泽东和周恩来的大幅黑白肖像画;下方还有一面鲜艳的党旗,几排桌凳安静地等候着前来参观的游客们驻足或者小憩。我在肖像画前驻足片刻,脑海里回忆起中国工农红军长征途中四渡赤水的动人画面来了。
  这个讲习所占地面积不小,有水井阁楼、休息室和地下室,完全具备起码的基本生活条件。屋顶盖的是青瓦,土砖墙体亦很坚固。环绕陈列室一圈的橱窗里面,都有当年革命烈士们曾经使用过的物品,分门别类地按顺序来摆放,旁边都还有文字介绍呢。讲解员是一名帅哥,临别时告诉我说他自己其实也是四川合江县人,他跟赤水市作协吴主席的情况大致相同,都是一毕业就到了赤水工作,而且似乎已经习惯了在这面生活和工作了。
  有点依恋地离开了讲习所,吴主席和袁镇长的意思是一样的,如果要走完全程的话,都还要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样子。因为还要进行赤水和兴文两地作家协会面对面的交流,所以建议到此为止,沿原路驱车返回赤水市区。小心翼翼地爬上市政府门前长长的台阶,在林荫道上走了一段,便到了赤水市委二楼的赤水网会议室。先期到达的两位帅哥打开了空调,雾状的冷风吹来,顿感清爽无比,把一路上的所有燥热均被一扫而光。围绕着长椭圆形的桌子坐下来,刚好围了一圈。趁着人员还没到齐的空隙,刘主席吩咐赶紧把带去的书一一呈放在赤水文联老师们的案前。
  交流会首先由美丽的吴主席发言,她笑吟吟地脱口而出:“今天,我们很高兴在这里迎来了来自四川省宜宾市兴文县作家协会的11名老师,我就代表赤水市文联和作协欢迎你们在百忙之中来到赤水,和我们进行零距离地交流。其实,赤水和四川相聚不远,老师们过来赤水时最后经过的那座大桥就是出省的通道了,一头连着四川,一头连着贵州赤水,桥下流淌着的就是当年红军四渡赤水的赤水河。首先我向老师们介绍在场的赤水文联的老师们。”
  她边说边从左至右打了一个手势,接着说道:“他们分别是:赤水市文联主席、市作协副主席、赤水作协内刊《赤水情》的编委曾强先生;赤水市作协上一届主席程世平先生;贵州省作协会员、赤水市著名作家谢成先生;贵州省作协会员、八十高龄还笔耕不缀的王昌宇老先生。王老先生至今已在多家报刊连续发表了近三百万字的作品,他还是一位癌症患者;贵州省音协会员、赤水市音乐家协会主席袁樵先生。赤水市作协90后写诗歌公认比较好的冯毅(冯玙哲),90后写散文公认比较好的徐毅。”吴主席每介绍完一位,他们都纷纷起立拱手作揖。
  曾强先生:“首先我代表赤水文联和作家协会热烈欢迎来自四川宜宾兴文县作协的文友们。都说七月流火,你们远道而来,和我们进行首次文学交流活动,并且还带来了你们的内刊及出版物,看得出来,兴文作协还是做足了功课的。作为一个文学爱好者,我深受感动。如果要寻根问源,细究起来赤水原本也属于四川管辖的,只是后来因为区域规划,才划到了贵州的遵义市。赤水位于贵州省西北部,赤水河中下游,与四川南部接壤,历为川黔边贸纽带、经济文化重镇,是黔北通往巴蜀的重要门户,素有‘川黔锁钥’、‘黔北边城’之称。赤水山川秀丽,风景优美,全市森林覆盖率74.2%,居贵州省第一位。赤水风景名胜区是国务院唯一以行政区命名的国家级风景名胜区,有‘千瀑之市’、‘丹霞之冠’、‘竹子之乡’、‘桫椤王国’的美誉。
  “要说我们赤水的文学艺术,市里每年都要下拨14万给作协作为专用经费;而且还规定,凡是市级会员,参加全国征文比赛获奖的,根据级别不同还会拿到不同金额的奖金。所以,在我们文联和作协,就涌现出了不少年轻的会员和创作好手。”
  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宜宾市作家协会理事、兴文县作家协会主席刘大如应邀发言:“应美女吴主席的盛情邀请,我们兴文作协今天共有11名会员来到了美丽的中国优秀旅游城市赤水,亲自去欣赏了风景如画的四洞沟景区和有着悠久历史的大同古镇风光,我们的会员同志看了以后都赞不绝口,收获不小。现在,我就为赤水的老师们介绍一下我们的会员,他们依次是:宜宾市作家协会理事、兴文县作协会员,苗族女诗人,散文写得好的李晓英;宜宾市作协会员、兴文县作协会员,共乐初中教师黄亚平;兴文县作协会员、个体户邹富春;宜宾市作协会员、私企老板罗茅仪;宜宾市作协会员、兴文县地税局李劲峰;宜宾市作协会员、兴文县作协副秘书长、兴文利生堂大药房老板娘谈小小谈玉娟女士;兴文县作协会员、太平卫生院医生陈武;泸州市作协、宜宾市作协和兴文县作协会员,90后青年诗人高亮,他的诗歌囊括了四川省内所有地市报纸副刊的版面;另外还有两位美女,她们都是文学爱好者。”刘主席每介绍完一位,大家也是起身作揖点头。
  主席虽是七十高龄,但中气足,走路不紧不慢,心态平和。他接着讲道:“赤水这地方,我也算是熟悉的了,之前来过了好几次,但都是悄悄地来又悄悄地走。不像今天和赤水文联的作协的老师们面对面地交流创作体会,心里真的很高兴,给你们增添麻烦了。我叫刘大如,是兴文作协的主席,今年七十岁。老师们手里的那本《不灭的山魂》就是我写的,还有《相约石海》《飞雾神韵》和那几本我们作协的内刊《石海》,主编都是我。今天把它们带来和赤水的文联作协老师们交流,请你们对书和杂志畅所欲言,多提宝贵意见,不胜感激。
  “我们兴文县作协成立的比较晚,是2012年才成立的,之前在兴文,都活跃着一些文学爱好者。他们都是各自为阵,小打小闹地发表了一些作品。随着经济的加快发展,兴文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文化强县,县委宣传部的朱部长就多次对成立县作协谈了重要讲话,从而解决了编制和经费问题。虽说经费不多,但有了县作协的成立,就把先前的‘游击队’转变成了‘正规军’,我在其中只是起到‘穿针引线’的作用。可以和老师们说的是,兴文作协虽然成立晚,但成绩还是喜人。到目前为止,兴文作协共有会员64名,其中有3名四川省作协会员,25名宜宾市作协会员。从会员发文的质量来看,都有不同程度的提升,在市级省级报刊露脸的次数也在不断增加。下一步,我希望大家都加把油,争取都在省级和国家级的刊物上多多发表作品,为宣传兴文,讴歌时代奉献绵薄之力吧。谢谢大家!”
  刘主席话音一落,交流会场里就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这掌声,是对一位七旬老人长期的坚守表示感谢,对他为兴文文学事业的拓荒和奠基精神而点赞;还是对他组织会员走出兴文来到赤水,和老师们交流的文学情怀而感激。
  同样的,我们这面的圆桌上,也摆上了厚厚几本《赤水情》。虔诚地打开书页,不仅图文并茂,版面独特;而且还有谢成、王昌宇、苏林富、程世伟、袁樵、冯毅(玙哲)、徐毅和吴丽辉主席的力作。
  吴主席最后深情地说:“本身来讲,赤水和兴文看起来遥远,其实也不远,坐车走高速的话大约需要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今天我们就算是相识了,以后欢迎兴文作协的老师们经常过来,我们再深入交流文学创作,好的东西我们都分享嘛。”
  在交流会上有一个空档太寂静,我都有些快坐不住了,原因是赤水兴文两地交流卡住了似的。所幸,刘主席那风趣幽默的谈吐,终于看到赤水文联的老师们频频点头,先是微笑,而后才自然而然地切入到了正题上来。我当时就在心里默默地为刘主席的睿智和风趣暗自称奇,并很是钦佩。古话说得好“生姜还是老的辣”啊!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