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旅店烟云>第二十七章 礼尚往来

第二十七章 礼尚往来

作品名称:旅店烟云      作者:遇上你是我的缘      发布时间:2018-09-24 15:47:45      字数:4950

  从东莞回来八年了,我参加过两次大坝职中首届烤烟班同学会,三次万寿小学初中八九级同学会,两次一三八师兴文战友会和小范围内的战友小聚会。当然,与此同时还参加了不少同学家的红白事情宴会。
  这几年来,我和伯会接连办过三桩大事,最后一桩仅是“小范围内打招呼”,前面的两件事是我们乔迁新居和我的父亲病逝。感谢亲戚朋友、团邻左右的厚礼和鼎力相助,两件大事情安全圆满办成。父老乡亲们的深情厚谊我们会一直铭记于心,今后有机会的话,一定当面致谢。有用得着的地方,定当不推辞,尽力做。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即使老家的父老乡亲们真有啥事,顶多就是母亲去相帮一下,我抽空去赶下人情,如此而已了。因为开宾馆的缘故,人手有限,所以得抓紧时间吃了饭就走。很多时候都能见到主人家,还要相互客套一番。
  眨眼之间,改革开放在中国大地上已经整整四十年了,我很荣幸自己是亲历者。国家经济的全面振兴,完全得益于总设计师英明的决策。四十年的时间,就让中国城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似乎就在一夜之间,解放伊始那个一穷二白的中国早已“黄鹤一去不复返”了。改革开放,犹如声声春雷,唤醒了人民不屈的昂扬斗志;犹如阵阵春雨,滋润着中国人民干涸的心田;或似巨浪拍岸的浪潮,一波又一波地洗礼与冲刷着人们丰富复杂的思维和心灵。也就是说,改革开放,让东方这个拥有五千年文明史的古国焕发了勃勃生机,超越了历史上的“贞观之治”和“康乾盛世”。尽管那两个时期是中国历史上最强盛的鼎盛时期,但社会的本质始终是封建社会这一点一直都没有改变,基于这一点,所以也无法和上个世纪发生在中国大地上轰轰烈烈的改革开放浪潮相提并论。中国的改革开放是要让全体中国人民都能富裕起来,在这个大前提下,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通过先富带后富,沿海帮内地,最终实现全民族的共同富裕和全面小康生活,从而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无论从理论广度和深度来讲,都要比封建社会的所谓“太平盛世”都更具有强大的包容性和可操作性。四十年的经济发展,广大人民获益匪浅,国家面貌焕然一新,社会和谐稳定,国防科技,教育文化,卫生体育,新闻出版成绩喜人,工业产值增加,农业连年丰收,交通四通八达,各种保障制度稳步推进,脱贫攻坚与治理环境,乡村振兴紧密相连。而今的中国,正是千千万万的革命先烈梦寐以求的理想中国,是他们永远也看不到的富强中国。今天的中国人民,用豪情满怀和昂扬勃发的精神状态,在中国梦的指引下,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万众一心,众志成城,坚决打赢迫在眉睫的脱贫攻坚和全面实现小康社会的“大战役”。中国已经摆脱了困境,逐步走上富裕富强的小康之路,并且在越来越多的国际舞台上生动展示了爱好和平,反对战争的大国风范以及和世界各国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坚强信念。所有这一切,都可以让长眠的革命先烈们感到无限欣慰了吧?
  从表面上看,这段话似乎有点多余。但我真正想要表达的意思是,改革开放打开了中国人民的心结,也符合自身发展的大背景和大环境。从达尔文的生物进化论来看,人类是地球上群居的高级动物,是万物之灵,大地之主宰者。人们不仅通过语言神态来交流感情,而且还通过互赠礼物、遇事相帮来加深彼此之间的印象,沟通大家的情谊。也就是说,人情世故便因此而来。只要生活在这个地球上,就无法避免,必须要坦然地面对。其实,大家都是礼尚往来,如果来而不往的话就非礼也。至于别人赶情数目的多少,除了相互是亲戚另当别论外,其它的都是随大流。赶个过路情也是人家的一片心意,主人家应该感激才对,千万别嫌弃赶情少了而不愉快。人情嘛。顾名思义是以情字为重,人到人情到,这可是老祖先们几千年来定下来的规矩,后人自当传承之。不得不承认,古人的智慧好多都高深莫测,就算运用现代高科技的手段,有的甚至还无以复加而成为绝版。
  从我记事起,就知道在四川西南的农村地区,当时都还处在计划经济时代,人们买什么都要凭票供应。好多举办宴席的主人家,菜品没有今天这么丰盛。客人们去很开心,而且他们那时也就两元、三五元不等,如果谁赶了十元钱,肯定和主人的关系不一般,马上就会吸引众多注目的目光,听到“啧啧啧”的称赞声,有的客人说不定还会起身高声吆喝来附和一番。在那个国内物资严重匮乏的年代,人民币的价值就显得尤为珍贵。按照现在市场的比值来计算的话,当年的二三元、五元和十元也就相当于现在的最低一百元、一百五十元和二百元。
  有点意思的是,在我们村里,竟然还有一个和我父亲完全同名者,只不过他在四组,我父亲在二组。每次母亲因事不能赶情,便一再吩咐我一定要看好了登记情薄的人给你写上“阳光二队”后再走。主要是害怕搞混淆了不好。我便记下来了,结果一到那里,好多人都认得我,我便照母亲的话去做了。记情和收情的人这时就笑了:“对头呢。两个邹祥丰(指我父亲的名字)要区分开才要得。免得整错就不好了。邹正(指我很小的时候,亢培中医生给我起的小名,没想到我这个小名比我的本名都还好使,别人一提到邹正,便知我是哪里的人,父母是谁都一清二楚。)办事很细心”,我笑着对他们说声“谢谢你们了”后便赶紧离开去找个座位等候吃饭了。
  在那个年代里,哪像现在每天都可以吃肉啊,你想都别想。一个星期能吃上一回就算你运气好了,前面说过的,要凭票供应,像万寿场那街市上,每逢赶集(逢农历日子的初一、十一、二十一,初四、十四、二十四,初七、十七和二十七这九天),食品站才会每场天杀两三头猪凭票供应,而且还不能随挑随选。卖肉师傅割啥给你那就是啥了,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倘若你对他割下来的猪肉不满意,那好,也就算得罪他了,那么你下次再买肉的时候就会受到故意刁难。如果和他关系好点,兴许会卖好肉给你。总之,那个时候的卖肉师傅还是比较吃香的,几乎经常都有肉吃。关键的是那时的生猪都是纯天然的喂玉米红薯蔬菜叶一类的,根本没喂饲料,所以长得是慢好多,但肉质真的很好,即便是就煮白肉,只需在开水中放些食盐,那飘出来到香味简直就是不能提了,总是馋得人口水直流咽进肚子里。可惜,这么多年了,我再也难以闻到那种味道的猪肉香味,很多时候还是很怀念曾经走远的那些陈年时光。
  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家乡的人情来往数目上开始呈现递增的趋势。如今去赶人情,如果是直系亲戚,几百块钱是拿不出手的,都要上千了。一般的过路情都飙至两百元了,低一点的就是一百元和一百五十元。从某种意义上说,人几乎还是以前的人,可情却与以前不尽相同了。当然,你去我来的,从表面上看,大家都不吃亏,说得难听一点,相当于你赶过去的人情钱是暂时存在人家那里的。如果你有操办的事了,别人还不是要还给你啊。不过,这人啊也难说,兴许还就有那一类人,以前啊比如他家有事,你去了,有十次你去了九次,另外一次是或者临时有事记性不好给忘了没去,好,就这一次破坏了主人家对你的好印象。一旦等到你家有事,他可能就只记得你没有赶情的那一次,要不就两种可能:一是装作不知道躲了,二是赶个过路情两百元。总而言之,他都会想方设法截留一大部分。试想一下,比如别人家有事,十回的话,你每次不说多了赶两百元,加起来就是两千元。而你家有事的时候,他会一下子赶你两千元的人情不?也许有人会说,肯定不会啊,难道你以后就没事了?可是我假设的是真的没有啥大事的情况下,很有可能人家就只看你最后一次赶他家人情的数目来决定该赶你多少钱来。说起钱这东西,还真的很微妙,用处实在太广了。就连三岁小孩都喜欢,那就更不应说顶天立地的大人们了。
  再一次忍不住要说说我回乡八年,主要由伯会亲自操办的三件大事情:乔迁新居,为我父亲料理丧事和庆祝小孩升考上四川美术学院。最后那件事只在小范围内简单处理了一下,前面两件是摆了筵席的。感谢亲戚朋友,同学战友,团邻四井的厚情相帮,三件事情办得很圆满。我和伯会都非常感动,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浓浓乡情。“美不美,家乡水,亲不亲,故乡人”这句歌词唱得好啊。对于中国人来说,叶落归根,入土为安这些习俗会一直沿袭传承下来,不会因为时光的流逝,人情的冷暖而淡忘遗弃。
  涂刚同学的葬礼,王钊同学和申远亮同学乔迁新居时的人情钱都是每人100元,后来才上升为每人200元的。对于老同学们来讲,钱不钱的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大家过来给你扎起,凑个人气,增添点热闹。说明你这个人还是多少有几个朋友同学的,在乡亲们面前也感到脸上有光。还有就是开同学会后的“后遗症”,大家多年不见,好不容易重逢,本身就是一件挺让人高兴的事。可是开过会后,老同学之间的家里难免没有红白喜事,自然会相互联系,愿意参加的请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集合前往。对这个赶人情,都是取其自愿,不做勉强规定。因为那样的话,有的同学心里自然不爽,也有的参加了同学会后,由于自身经济方面的原因,不好参加也是正常的。大家都应该多理解,能到场的,就到现场,不能到场而请人代赶的,都值得点赞。不愿意参加的,有他们自己方面的原因,他们可以保持沉默。大家既然同学一场,就是缘分,人海茫茫中,能成为同学、战友、亲人的都是缘分,否则就是陌生人。所以,我对那些没来参加同学会和没有参加赶人情的老同学们略为表示遗憾和理解。不过,即使是这样,他们依旧是当年的同学。
  很多同学或者战友的老家,我一直都没有去过。因为他们家里有事,这才有机会前往,一一见过他们的亲人,送上作为同学战友的问候与祝福。他们的老家遍布在我县各乡镇,距离县城远近的都有,都是建筑在茫茫群山中,山清水秀,空气清新,简直就是一幅幅或浓或淡、悠闲自得和无欲无求的优美山水画卷。这些地方,如今道路通畅,青竹幽幽,田野纵横交错,农家房屋错落有致,白的墙,铮亮的铝合金门窗。房前屋后均有绿油油的蔬菜,散放着活蹦乱跳的鸡鸭,菜地里开放着红的白的黄的花。门口均有比较宽敞的晒坝,有的安装着闪亮的不锈钢防护栏。用山里人家来形容,就再合适不过了。我甚至可以想象得出,战友和老同学们的老家之前的样子来,由于道路不通,所有的建筑材料均肩挑背扛,不知道挥洒了多少汗水,费了多少劲才建成的。有的后来换了地方,重新选址,但也还是在崇山峻岭之中。
  像战友陈启华家,从县城骑摩托车前往就差不多要用一个多小时,而且是山高路陡、云遮雾绕的。坐在后座上的战友何昭强笑道:“现在这些路都好走多了,我记得当时送人上来,那才叫老伙(四川方言,就是路难走的意思)。国家对农村公路建设真的是下了血本的。要想富,就得先修路。道路不通,自然闭塞,有东西拉不出,外边的东西又进不来,最苦的还是中国农民。是不是这个道理?”
  针对兴文周边区县的大操大办、铺张浪费的相互攀比陋习的恶性循环,老百姓普遍感到承受不住过大的人情压力,不断向政府反映,希望政府出面来管理和约束一下,制定一套行之有效、能让人信服的移风易俗制度,切实减轻当前过大的人情经济压力。泸州市的古蔺县和其它县区政府纷纷行动,兴文县这面也紧跟其后,就在最近两年各乡镇都积极响应,采取发图片资料、游行宣传、网上公开群发消息等等,另外,各级还相应成立了纠风办,有专门的政府工作人员上门督导宣传,检查纠正,对仍顶风操办、屡禁不止、态度恶劣,寻衅报复的当事人,政府工作人员先是耐心解释,如果不行再想其它的办法,最严重的可能就会动用警力。
  当然了,出于人性化管理和适当满足农村地区像婚丧嫁娶、年满八十周岁的老人祝寿等,也允许在政府许可的情况下酌情办理,最终的出发点就是反对铺张浪费、减轻农民的经济负担,从而加快脱贫攻坚和与全国人民一起尽快迈入全面小康社会。如此一来,以前在农村地区盛行许久的乔迁宴、升学宴、参军宴、满月酒、立碑酒、生病住院看望酒等等等等,在现如今的移风易俗纠风办的高压严控之下逐渐消声隐退,广大人民群众从心底里感激各级党委和政府为民办的一件大实事大好事,让他们真正获得了一些经济方面的轻松。只是,对于那些之前操办了事情的人家来说,也许是少赶不少人情了,可同时就要欠下人情债了。但是大局已定,那也没有办法,就只有慢慢等待,说不定以后会有机会的。在这种情况下,个人难免没有一些想法,不过也算正常。试想一下,一下子就要破除多年累积下来的旧习俗,还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有的人会想,我之前赶出去的人情也收不回来了,真是郁闷。本想操办一下回收一些的,谁晓得政策又来了不让办,咋就那么憋屈(东北土话,就是难受的意思)呢?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