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剧本连载>人龙有约之天降龙影>第七回:千年情仇

第七回:千年情仇

作品名称:人龙有约之天降龙影      作者:梦化蝶      发布时间:2018-08-06 18:55:19      字数:10771

  办公室里白天内景
  148午饭时间,岳灵和白羽飞边吃着盒饭,边整理着当天白羽飞需要的学术资料。
  白羽飞说道:“灵儿,我跟泠曦她妈说了,你暑假里想去实践一下积累社会经验,她叫你去她那里当志愿者。”
  岳灵笑了,望着白羽飞说道:“太好了,羽飞哥哥。”
  白羽飞笑着说道:“好好的干,这是个长见识积累人生经验的好机会,对你将来踏入社会大有裨益。”
  岳灵笑着说道:“我一定会好好的干,不会丢羽飞哥哥的脸,也不辜负阿姨的期望。”
  白羽飞拿出来一个水晶吊坠望着岳灵说道:“灵儿,今天是你的生日,羽飞哥哥送你一条吊坠做生日礼物。。”
  岳灵笑着说道:“谢谢羽飞哥哥。”
  白羽飞站起来把吊坠戴在岳灵的脖子上,突然发现霍黛黛站在办公室里。
  白羽飞笑着对霍黛黛说道:“黛黛妹子今天怎么有空来我们学校溜达?”
  霍黛黛望着岳灵说道:“小妹妹小心被白羽飞骗了。”
  岳灵急道:“羽飞哥哥是正人君子,你胡说什么啊。”
  白羽飞严肃地说道:“霍黛黛女士,我好像没有得罪过你,你干嘛要说这种毫无根据又损人的话呢?”
  霍黛黛问道:“苏焱的手机号是什么?”
  白羽飞一下明白了说道;“原来你是来要老苏的手机号,你直接说不就行了,还来这么一曲。一会我把老苏的手机号发到你的手机上。对了,你们发展的怎样?什么时候办婚事了?”
  霍黛黛说道:“你等着吧。”说完就走了
  岳灵问道:“羽飞哥哥,泠曦的小表姑为什么要这样说你。”
  白羽飞叹了口气道:“她也是一番好意,她在美国读书的时候,遇到一个畜生教授把她害得很惨,她不想看到你吃亏。是在在唱隔壁戏给你听。
  岳灵说道:“她真的是一个热心肠又有心计的人。”
  白羽飞说道:“灵儿,今天放学后羽飞哥哥带你吃西餐去。”
  岳灵笑着说道:“谢谢,又让你破费了羽飞哥哥。”
  白羽飞轻轻地摸了摸岳灵的头,笑着说道:“小傻瓜,别这样客气好不好。”
  
  公寓里内景夜晚
  149霍黛黛一个人坐在沙发上,茫然地望着窗外那一轮挂在梧桐树上的残月,情不自禁地拿起桌子上的圆珠笔来写下了这么一首小词:《梧桐影》—孤心泪,繁星冷。窗前空坐望残云,月下惆怅梧桐影。不由地回忆起在美国求学时那一段噩梦般经历来。
  
  别墅里内景夜晚
  150一个电闪雷鸣的晚上,霍黛黛坐在她的博士生导师张小俊教授家里,等着张教授来解答她的问题。这时候张小俊抬着两杯果汁从书房里走了出来。
  张小俊说道:“黛黛不好意思,刚刚父母打电话来叫我回新加坡去,我小舅舅要结婚了,他们叫我去帮忙。”
  霍黛黛问道:“张老师您什么时候回新加坡?”
  张小俊答道:“明天我就回新加坡了。”
  霍黛黛说道:“祝老师一路平安.”
  张小俊递了一杯果汁给霍黛黛:“来,喝杯果汁吧,黛黛。”
  霍黛黛说道:“好的,张老师。”
  霍黛黛喝完果汁后感到头晕目眩,瞬间就昏睡过去。霍黛黛醒后,发现自己赤裸着身体躺在张小俊的怀里。
  霍黛黛狠狠地打了张小俊几个耳光,哭着骂道:“你这个畜生、禽兽,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张小俊一把紧紧地抱住霍黛黛,说道:“黛黛我是真的爱你,我已经把这栋别墅过户给你了,等我们结婚后,我一定会把监控里的视频删掉的,我保证不会有第三人知道的。”
  霍黛黛又狠狠地打了张小俊一个耳光,大骂道:“变态、流氓,你会遭报应的。”
  
  公寓里内景夜晚
  151这时候传来几声清脆的门铃声,把霍黛黛从不堪回首的记忆中拉了回来。霍黛黛走过去打开门,只见严泠曦提着一包衣物站在她的眼前
  霍黛黛冷冷地说道:“有事吗?”
  严泠曦笑着说道:“小姑姑,我老爸我老妈去北京开人大会去了。他们叫你照顾一下我。”
  霍黛黛说道:“进来吧。”
  严泠曦进来后四处望了一下,就坐在沙发上拿起放在桌子上的苹果,就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严泠曦说道:“小姑姑,你家的苹果太甜了,我拿几个给灵灵去。”
  霍黛黛问道:“灵灵,是不是白羽飞的那个助手?”
  严泠曦笑着问道:“小姑姑你是不是见过灵灵了。”
  霍黛黛说道:“想不到白羽飞也是这种人。”
  严泠曦咯咯的笑了起来,便说道:“小姑姑,你是不是喜欢上小白叔叔了。在吃灵灵的醋。”
  霍黛黛冷笑一声便说道:“你别逗我了,白羽飞在美国留学的时候最爱做一些出格的事,想不到他居然和自己的学生在办公室里卿卿我我的。还是你舅舅牢靠,我就算要嫁人,也只会嫁给你舅舅,起码你舅舅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对了,那个灵灵和你的关系不错吧?”
  严泠曦说道:“小姑姑,灵灵这人挺好的。我病的时候,她好几次输血给我,有一回她还把自己一个月的生活费拿去帮一个不相干的老人。”
  霍黛黛听后点点头又问道:“她为什么要和白羽飞在一起,她就不怕吃白羽飞的亏?”
  严泠曦笑了,便答道:“吃什么亏,灵灵和小白叔叔早就住在一起了。”
  霍黛黛惊道:“什么!会不会是……”
  严泠曦摇摇头说道:“小姑姑,我相信地球上还是有真爱的,可能灵灵和小白叔叔是前世注定的缘分。再说了师生恋不是某些搞婚外情的名人的特权,师生恋只要不是婚外恋、同性恋这些触及人们道德底线的行为,我们就不应该指责他们。”
  霍黛黛摇摇头说道:“这就是白羽飞这个不爱循规蹈矩的怪人教出来的好学生。”
  严泠曦笑着说道:“小白叔叔是一个认真负责的好老师。”
  
  教室里内景白天
  152严泠曦正坐在椅子上看着书,这时候手机响了,严泠曦看了一下手机,忍不住笑了起来。
  同学小刘问道:“泠曦你笑什么?”
  严泠曦站起来,大声说道:“大新闻、特大新闻,昨天公安局在本市最大的夜总会里抓了我们班的红牌野鸡李佳佳、刘静,还有李佳佳的老鸨老妈杨晓晴。”
  大家听后都大吃一惊。
  同学小李问道:“李佳佳和刘静真的被公安局抓了?”
  同学小朱也问道:“李佳佳刘静真的是红牌野鸡吗?真的被公安局扫黄扫掉了?”
  严泠曦笑着说道:“千真万确,这个消息是我男朋友吕峰发给我的,他就在公安局里工作。我就把公安局扫黄抓人的视频发给大家看一下。”
  这时候刘静走进了教室。
  严泠曦望了一眼刘静,阴阳怪气地说道:“刘静,你比书上那个杜十娘还要红了,恭喜你成了我们班的网红了。”
  刘静听后什么话都没有说,瞪了一眼严泠曦就走了。
  同学小张说道:“也不知道学校会怎么处理李佳佳、刘静她们了。”
  同学小王说道:“李佳佳和刘静这两个人影响了学校的声誉,看来是在劫难逃了。”
  严泠曦冷冷地笑了一声说道:“把她们两个开除掉,就一了百了,免得她们又在外面闹出什么乱子来,丢学校和老师的脸。”
  同学小田说道:“是呀,不知情的人会说我们可敬的白老师不会教学生。”
  同学小杨说道:“就是,她们两个怎么这么坑人害人啊。”
  严泠曦点点头,说道:“李佳佳和刘静两个,一句话就是该死的害群之马。”
  同学小刘说道:“说得对,她们就是我们班的大害人精。”
  严泠曦长叹了一声,接着说道:“就是,刘静与李佳佳这两只小烂鸡就是两个坑爹、坑娘、坑老师、坑同学的扫把星。”
  同学小吕说道:“我听说李佳佳她妈杨晓晴对李佳佳的奶奶非常不好。”
  严泠曦点点头,冷冷地哼了一声,一边说道:“岂止是不好,简直就是丧尽天良。有其母必有其女,难怪李佳佳会这么忘恩负义。”
  
  海棠园里外景白天
  153春天的校园是最动人的,春风给大地铺了一层绿色的地毯。杨柳青青,随风摇摆。刘静一个人坐在草坪上望着满园飘落的海棠花瓣,心中就像打翻了的五味瓶一样。不知谭智虞突然从哪里冒了出来,狠狠地打了刘静几个大耳光。
  刘静大声骂道:“你是不是疯了,为什么要打我?我又不认识你,你这个疯婆子。”
  谭智虞冷冷的哼了一声,破口骂道:“你这种不要脸的小烂鸡,你知不知道,戴在你脖子上的那条钻石吊坠是我的。我把你的烂事公布在网络上,那你就别想活了。”
  刘静也冷冷的哼了一声,反唇相讥道:“老婆子,是不是你老公嫌你人老珠黄了,就到处去寻花问柳,你才来这里发疯。”
  谭智虞听后顿时怒火中烧,又狠狠地打了刘静几个大耳光。
  在池塘畔散步的白羽飞岳灵看见这一幕后立刻冲上去。
  白羽飞叫道:“谭智虞,你干嘛要打我的学生。”
  谭智虞冷冷的看白羽飞了一眼说道:“你问一下你的这个学生昨天为什么会被警察抓了。”说完就扬长而去。
  岳灵说道:“刘静,你为什么要做这些事呀?”
  刘静叹了一口气说道:“岳灵,我没有你幸运。我爹坐牢去,我妈常年生病,医药费、学费、生活费都要我自己想办法。我妈现在住在红会医院里正是需要医药费的时候,你说我该怎么办?”
  岳灵听后心里很不是滋味,拿出几百元钱递给刘静:“刘静,我这里有几百元,你拿去应急吧。以后不要去做这些事了。”
  白羽飞说道:“刘静同学,你为什么不跟我们说,我一定会帮你申请助学金的。”
  刘静心想:我一晚在夜总会能赚成千上万块,如果运气好点遇到个大款,一夜的收入就够你们苦十几年了。何必要少得可怜的助学金,那些钱还不够我买一件衣服。想到这里便说道:“岳灵、白老师你们都是好人,以前我真的不该和李佳佳在网上撒你们的烂药,向你们说一声对不起。”说完就迅速的跑了。
  白羽飞摇摇头,便叫了两声:“刘静、刘静……”
  岳灵望着跑远掉的刘静,摇摇头说道:“羽飞哥哥,你说刘静会不会再去那些污浊肮脏之地?”
  白羽飞摇摇头说道:“灵儿,很多女孩子抵挡不住金钱的诱惑,她们都有一个错误观点笑穷不笑娼,她们认为只要有钱了就能漂白自己,就能改头换面。如果这么简单的话,那么杜十娘就不会怒沉百宝箱了。一但走上了这条路,就永远背上了耻辱的十字架,也无法洗清自己。刘静脖子上戴着的那条吊坠价值昂贵,她又怎么能抵挡得住金钱的诱惑。我们要想帮到刘静,必须先帮帮刘静的妈妈,让她出面可能还有希望。”
  岳灵说道:“知道了,羽飞哥哥。”
  白羽飞说道:“星期天我们叫上泠曦去红会医院做义工。”
  岳灵说道:“好的,羽飞哥哥。”
  
  红会医院里白天内景
  154午饭时间,忙碌了一早上的霍黛黛终于能够坐下来休息一下了,这个时候张小俊突然出现在办公室里。霍黛黛见到张小俊后吓得直哆嗦。
  张小俊兴奋地叫道:“黛黛我终于找到你了,我们马上就去民政局打结婚证。”然后一把紧紧地抱住了霍黛黛。
  霍黛黛大声叫道:“救命!救命啦!你放手啊,你快放手啊。”
  张小俊说道:“我不放手,除非你和我去民政局把结婚证领了,然后我们马上就回美国,把家中的监控视频删掉。”
  霍黛黛哭了起来,说道:“我求求你,放过我吧。”
  听到霍黛黛的哭声招来了许多医护人员。
  院长望了望张小俊和霍黛黛,问道:“小霍怎么回事?”
  张小俊急忙说道:“我是黛黛的未婚夫,我和黛黛在美国吵了一架,黛黛就回国了,黛黛对不起。对不起。”
  在医院里当志愿者的白羽飞、岳灵、严泠曦、吕峰,还有苏焱听到后也赶了过来。
  严泠曦看见霍黛黛伤心欲绝地坐在椅子上哭泣,冲上去狠狠地给了张小俊几脚:“我让你欺负我姑姑。”
  张小俊一脸无奈地说道:“小姑娘误会了,我是你姑姑的未婚夫,你应该叫我一声叔叔才对。”
  严泠曦指着张小俊,问道:“小姑姑,他说的是真的吗?”
  白羽飞突然看见幽魔宫的长老蔡嘉就在张小俊的身体里。
  霍黛黛摇摇头,边哭边说:“张小俊,我求求你,放过我吧。”
  白羽飞一把拉着张小俊说道:“张教授,我们出去谈谈。”
  张小俊说道:“好。小白。”
  
  护城河畔白天外景
  155夏天真像一幅美丽的图画:护城河静静地流着,成群的小鱼在水里高兴的摇头摆尾;一朵朵花儿在清风中绽放:红的、黄的、紫的、蓝的,色彩斑斓,花香四溢。白羽飞和张小俊站在德胜桥上,望着清澈透底的河水。他二人都感慨万千。
  张小俊说道:“小白,你能不能帮我劝劝黛黛,回到我的身边。我是真的想和黛黛过一辈子,拜托了。”
  白羽飞冷冷地说道:“我就开门见山说了,蔡嘉你这只野羊精,一千年前你为了自己的权利,就把深爱着你的紫玉杀了,现在又说要和她过一辈子,你真是六界的第一负心男。”
  在张小俊身上的蔡嘉大吃了一惊说道:“五华上仙,一千年前我能让紫玉爱上我,现在我也让她和我过一辈子,你永远别想和你小表妹在一起,因为前世今生她只爱我一个。”
  白羽飞不由地笑了,望着蔡嘉说道:“蔡嘉你错了,前世今生我对黛黛妹子只有兄妹之情,没有男女之爱,前世今生我只爱我的学生岳灵一个,除了灵儿我谁也不会爱。”说完就转身走了。
  蔡嘉心想:难道是我弄错了,五华上仙并不爱紫玉,可能是我太多心了。
  
  白家夜晚内景
  156晚饭后,白羽飞和岳灵坐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吃零食。
  岳灵望着白羽飞问道:“羽飞哥哥,今天来红会医院闹事的那个人,是不是就是那个畜生教授?”
  白羽飞点点头说道:“那个张小俊还很变态,今天我骂了他一台,我担心他会对你不利,灵儿以后你要形影不离在我的身边……”
  岳灵靠在白羽飞怀里柔声道:“有羽飞哥哥在我的身边,我什么都不怕。羽飞哥哥你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你的眼睛里不能容一点污浊,今天那个老变态张小俊来闹事,说真的我也想跟着羽飞哥哥去好好的骂他一顿。”
  白羽飞把岳灵搂在怀里,吻了一下岳灵的额头说道:“灵儿,羽飞哥哥不会让人伤害你的。”
  看完电视后,白羽飞一个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这时候持雨突然出现在他的眼前。
  白羽飞兴奋的说道:“八哥来了。”
  持雨说道:“小声点小声点,雪精灵已经睡了。”
  白羽飞说道:“八哥,现在我和灵儿都是手无寸铁的人类,我就怕蔡嘉这只变态的野羊精会伤害灵儿。”
  持雨说道:“天哪,你都告诉他了,你爱的是雪精灵,不是紫玉仙子,他就绝对不会来找你们的麻烦的。你就放心好了,何况雪精灵的那条吊坠是仙界的神物,任何妖魔鬼怪都不能伤不了她。”
  白羽飞说道:“那我悬着的心可以放下了。”
  持雨说道:“真是恋爱中的生物,智商为零。张三丰让我帮你开开天眼了,并说那只羊绝对会找你玉龙上仙的麻烦,你要小心提防。说完后持雨用手按在白羽飞的百会穴上输入了神力,然后对白羽飞道,“好好睡觉吧,那我走了。”说完就转身走了。
  白羽飞叫了两声:“八哥,八哥。”就闭上眼睛睡着了。
  
  办公室里夜晚内景
  157忙碌了一天的苏焱感到十分疲惫,就趴在电脑桌上呼呼地睡着了。持雨突然出现了,轻轻地摸了一下苏焱的眼睛和耳朵。
  并摇摇头说道:“小六,醒醒,别冷着,冷着会生病的。”然后踢了苏焱两脚,就匆匆的离开了人间。
  
  仙界药王殿里白天内景
  158儒兴躺在病床上聚精会神地看着经书,就连持雨、孙思邈、华佗走进来都没有察觉到。
  持雨大叫一声:“臭小子……”
  儒兴吓得哆嗦了一下放下手上的经书,望着持雨说道:“八太子你是不是来接我出院的?”
  华佗说道:“小八,儒兴还不能出院。”
  持雨问道:“大哥,为什么?”
  华佗叹了一口气,说道:“呼正权在儒兴的身上还中下了魅影咒。”
  孙思邈说道:“儒兴,我们还要帮你做一个大手术。”
  儒兴说道:“明白了。”
  持雨拿出笔记本电脑来,安慰道:“我们看一下五华上仙和雪精灵在做什么吧。”
  儒兴说道:“好的。”
  持雨说道:“臭小子,只要能看到他俩你就乖了。”
  儒兴说道:“八太子,那个呼正权到底什么来历呀?”
  孙思邈说道:“儒兴,呼正权就是三国时期的枭雄曹操。”
  持雨说道:“呼正权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个医闹——曹操。当年曹操当年得了脑瘤,就找大哥看病去,大哥建议曹操手术治疗,曹操这个白痴不敢做手术,还说大哥要害他,就杀害了大哥,让大哥提前归了位。”
  儒兴问道;“那个呼正权原本还是仙界龙族的一份子,可又为什么变成了魔界幽魔宫宫主?”
  持雨说道:“由于曹操在人间杀戮过大,回到仙界后必然要在牢狱中关押一千年。曹操断气后,他的元神就跑到了魔界。”
  儒兴说道:“明白了,八太子,这都是因果啊。”
  华佗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道:“人类的权利如果不加以控制,真的后患无穷。”
  孙思邈说道:“是呀,人类的权利用得好造福人类,用不好就会为祸害人间。就像二十世纪的惨绝人寰的两场世界大战,战争中又有多少无辜的冤魂沦为幽魔宫呼正权的魔兵。”
  持雨说道:“呼正权关进昆明黑龙潭的定风塔里,那些无辜的冤魂才能轮回。”
  儒兴突然兴奋地叫道:“八太子,我在你的笔记本电脑上看到白教授和灵灵,他们在吃米线。”
  持雨笑着说道:“儒兴,这台笔记本电脑送给你了,你就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把病治好再说。”
  儒兴调皮地说道:“是,八太子大人。”
  
  米线摊上外景白天
  159灿烂的阳光穿过树叶间的空隙,透过晨雾,一缕缕地洒满了这个都市。每个人都在忙忙碌碌的做着自己的事。蔡嘉看见白羽飞和岳灵在一起有说有笑吃着早点。
  白羽飞说道:“灵儿,星期六羽飞哥哥和你去超市里买一些米线来,羽飞哥哥做过桥米线给你吃,怎么样?”
  岳灵笑了,望着白羽飞说道:“羽飞哥哥对我最好了。”
  白羽飞望着岳灵说道说道:“灵儿,你愿意和羽飞哥哥过日子吗?”
  岳灵害羞地点点头,说了二个字:“愿意。”
  白羽飞说道:“羽飞哥哥一定会好好的照顾你。”
  岳灵突然明白了白羽飞的说是什么意思,便叫道:“不行啊,羽飞哥哥,我根本配不上你。你是全国知名青年学者,而我家是当地的有名贫困户,如果你和我谈恋爱,你会被其他老师耻笑的。”
  白羽飞一把拉住岳灵的手,说道:“灵儿,我们彼此心中有对方,这就行了。不必理会什么于理不合、门当户对、人言可畏这些冠冕堂皇的话,我们相敬相爱的过自己的日子才是最重要的。”
  岳灵摇摇头说道:“羽飞哥哥,可我是一个什么也没有的贫困生呀。”
  白羽飞说道:“灵儿,不要自卑,你比一些家境优越的小妹妹优秀得多,不要被贫困吓到,以你的聪明才智而言,贫困是暂时的,你的前途是光明的。在人生中爱情才是永恒的。不要因为贫穷被自己的心束缚起来,人生在世只要有一颗纯洁善良、积极向上的心就可以立足于不败之地。”
  岳灵说道:“谢谢羽飞哥哥的开导,我知道怎么做了。”
  白羽飞轻轻地摸了摸岳灵的脸颊,笑着说道:“明白就好,快吃米线吧。”
  岳灵愉快地说道:“好嘞。”
  
  会议室里内景白天
  160学校里的领导讨论着怎么处理李佳佳和刘静的方案,这时候白羽飞进来了。
  白羽飞说道:“各位领导,开除李佳佳我举双手赞同。她在学校里不好好的学习,整天诱良为娼,这种人再在大学里只会危害更多的女生,就像刘静好好的一个女孩子,怎么会在那些污浊之地鬼混,就是被李佳佳蛊惑。据我所知刘静的母亲常年患病,刘静要帮她母亲治病,需要一大笔医药费。李佳佳就叫刘静去他母亲的夜总会里,在这物欲横流充满诱惑的环境中就堕落了。在处理上能不能区别对待,给刘静一次改过的机会。”
  
  学校大门口外景白天
  161一大片的乌云从天边汇聚过来,慢慢的,越来越多,越来越厚,好像会压到我们头上似的。天空一下子变暗了,好像到了傍晚。不一会,就起风了,风很大,好像一只大老虎在嘶叫,风吹得人睁不开眼。大树的枝桠在风中摇晃,一条条树枝像一根根在皮鞭在空中狂舞着、抽打着。枯叶在空中乱飞,一会儿被吹落在地上,一会又和尘埃一起被卷到空中团团乱转。公告栏里贴着学校对李佳佳和刘静的处理结果。
  严泠曦看了一下,笑着说道:“总算把李佳佳扫地出门了,为什么刘静的处理结果只是记大过呢?”心想,一定是学校里某位大人是刘静这只红野鸡的常客,所以刘静只是记过处理,没有把她扫地出门,一定是这样的。
  这时候李佳佳走过来,狠狠地瞪了一眼严泠曦;严泠曦也狠狠地瞪了一眼李佳佳,然后就做了一个鬼脸。
  李佳佳冷冷地说道:“严泠曦,我们走着瞧。”然后又狠狠地瞅了严泠曦一眼,就匆匆地离开了学校。
  严泠曦说道:“李佳佳,我们到底谁怕谁呀,我等着。”
  
  公安局里内景白天
  162午饭时间,苏焱坐在椅子上吃着方便面,突然严泠曦走进来,看着苏焱吃方便面。
  苏焱说道:“小魔精,是不是没有钱吃饭了?”
  严泠曦望着苏焱笑着说道:“老舅,现在我的钱花不完了。”
  苏焱笑着说道:“现在你是有小吕这个财政部长当然钱花不完了。”
  严泠曦拉长了脸望着苏焱说道:“瞎说,是我小姑姑霍黛黛女士每个月给我六千元的零花钱,现在我都能寄钱给峰哥的母亲了。不信问峰哥去。”
  苏焱轻轻地拍了一下严泠曦说道:“小吕可是一个本分的好孩子啊,你可别欺负他呀。”
  这时候霍黛黛惊慌失措地出现在苏焱的办公室里。
  严泠曦说道:“怎么了,小姑姑……”
  霍黛黛结结巴巴地说道:“他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他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今天他又来我们医院里纠缠我,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苏焱问道:“黛黛妹子,谁不肯放过你,谁来你们医院纠缠你。”
  严泠曦问道:“小姑姑,是不是那个张小俊?”
  霍黛黛点点头没有说话,呆呆地坐在椅子上流泪。
  严泠曦说道:“老舅把你的门钥匙给我们,我们去你那里住几天。”
  苏焱说道:“小魔精你住我那里没有问题,可是黛黛妹子住我那里不好吧?”
  严泠曦拉长了脸瞪着苏焱说道:“有什么不好的,你们不是就要结婚了嘛,还怕什么。”
  苏焱说道:“小魔精,你的头是不是鱼缸呀?你小姑姑一个闺中待嫁之人,住在我那里会被人家说闲话的。”
  严泠曦说道:“保命要紧,人家爱说什么就说什么,灵灵和小白叔叔照样住一起。”
  苏焱说道:“白羽飞和灵灵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当然住一起。黛黛妹子,那个张小俊为什么要说你是他的未婚妻?”
  霍黛黛没有说话,只是一直流泪。
  苏焱好像意识到一些什么了,就对着严泠曦的耳朵小声地说道:“你去问一下你小白叔叔,他和你小姑姑在美国是校友……”
  严泠曦说道:“知道了。”
  苏焱说道:“黛黛妹子你就来我那里住几天吧?”
  霍黛黛用呆滞的眼神望着苏焱,说了两个字:“谢谢。”
  
  教室里内景白天
  163下课铃响了,同学们陆陆续续的离开了教室,严泠曦走了岳灵身边坐了下来
  严泠曦问道:“灵灵,小白叔叔有没有跟你说过我小姑姑和那个张小俊的事。”
  岳灵摇摇头道:“羽飞哥哥没有说过。”
  这时候白羽飞走进来了
  严泠曦问道:“小白叔叔,到底我小姑姑和张小俊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张小俊要纠缠我小姑姑?”
  白羽飞说道:“张小俊是一个好色的变态教授,曾经把你小姑姑害得很惨。于是简单地把事情经过说了一下。”
  岳灵听后骂道:“这种畜生教授只能化学阉割,让他想害人都无法害。”
  严泠曦说道:“小白叔叔,我知道了。”
  
  月牙塘公园里外景夜晚
  164偶有凉风吹来,凉丝丝的风像是轻纱,缓缓地从人们身边擦过,像轻柔的手抚摸行人的脸颊。星空下的树叶“沙沙沙”地作响,细细听来,宛如一首美妙的乐曲。池塘的水不停地往下流淌,像在为这首歌曲伴奏。晚饭后,岳灵和白羽飞坐在石椅上欣赏着湖光月色。
  岳灵看着这美丽的夜景,情不自禁的吟了一小首诗:“东风细细辰伴云,海棠成荫花落尘。卷帘空望春已去,月归惆怅忆亲人。羽飞哥哥,我真的很想我的父母,还有大姐和二哥。”
  白羽飞说道:“灵儿,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今天小刚发微信告诉我,他拿到自考的本科文凭了。”
  岳灵兴奋的望着白羽飞说道:“羽飞哥哥,谢谢你帮我二哥去他单位上开自考证。”
  白羽飞搂着岳灵说道:“我们是一家人,能帮的一定要帮。”
  这时候刘静走过来了。
  岳灵说道:“刘静你要去哪里。”
  刘静说道:“白老师、岳灵我要去李佳佳家里,出这种事李佳佳正是需要人安慰的时候。”
  岳灵叹了一口气说道:“希望李佳佳以后能痛改前非就好了。”
  刘静说道:“白老师、岳灵我走了。”说完就匆忙地走了。
  
  夜总会里夜晚内景
  165李佳佳坐在包间里和胡卓饮酒作乐。
  胡卓说道:“佳佳妹妹喝杯酒吧,改天我去你们学校里跟你们校长说说,看看事情能否有回旋的余地。”
  李佳佳倒了一杯酒,喝了下去,望着胡卓说道:“胡总不必了,我早就不想上学了,是我奶奶硬逼着我考大学上大学。上学有个屁用,还不如找一个像胡总一样的成功人士做靠山,才是真的。”
  胡总点点头一把抱住李佳佳说道:“你来当我的秘书吧?”
  李佳佳笑着说道:“好。”
  这时候刘静推开门见到了不堪入目的一幕,刘静摇摇头转身走了
  
  别墅里夜晚内景
  166胡卓满身酒气的回到家中,已经是凌晨三点了,谭智虞坐在沙发上怨气冲天地看着他。
  胡卓冷冷地对谭智虞说道:“又怎么了?”
  谭智虞说道:“又去哪里沾花惹草去了?”
  胡卓冷冷地望着谭智虞说道:“我和你又没有打结婚证,也没有办过酒席,说白了你只不过是我报复白羽飞那个臭小子的工具而已。我对你从来也没有感觉,我和你在一起就像嚼木渣一样既无趣又无味。”说完就走进了自己的卧室里。
  谭智虞没有想到自己深爱着的男人居然说出这么伤人的话来,只能眼泪往肚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