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男人在生命中流淌>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七章

作品名称:男人在生命中流淌      作者:洪丰乔      发布时间:2018-07-15 10:45:38      字数:4272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宋•李清照《声声慢》
  
  今晚,梅圣兰、王加强和王阳阳这三口之家,用“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正伤心”“怎一个愁字了得!”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王加强抱着梅圣兰,虽然很累,很想睡觉,但是,仍然一字一顿地说:“老婆,很累吧!老婆,你一定要相信我!老婆,我不知道,我们哪儿出了错,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好好沟通了。不过,老婆你放心,等忙完这段时间之后,我会好好陪陪你,你依然是我的宝贝,是我的好老婆……妈走了,我和儿子会更加好好爱你的!我们一家人还要好好儿活,我想这也是妈的本意!”梅圣兰没有答话,但是,刚刚风干的眼睛又闪出泪花……
  王加强腿上枕着儿子王阳阳,怀里抱着老婆梅圣兰,守着棺材里的岳母李烟柳,王加强没有感到害怕,而是感到了强大,感到了自己的责任。此时,再静下心来想,还真有些为前几天的“散漫”而懊悔。
  栗胜男听说了秦黑汉的事情之后,不也是匆匆赶往医院吗?那种在云南一路的浪漫温馨和甜言蜜语,真是只是好听不中用。他们的这种散漫,只能是各自生活的添加剂,只能是各自大餐中的酱油、醋和辣,甚至连最基本的盐、油都算不上。自己前段时间是否太胡思乱想了,太想给自己平淡的周而复始的生活添加些色彩波澜呢!
  网络上的,电视剧上的,道听途说上的,那些不要为生活打拼的主人公,可以玩,可是我玩不起啊!即使家庭不用担心,单位的事情我能摆得平吗?同事们此时怎样评价我呢?甚至还有不少同事在盼着我出事呢!而出事过后,最终受害者又不是自己的家庭吗?自己在别人的眼里也许只是一根草,但是,在家里我还是天!而天破了,直接受伤的依然是家人!
  王加强想着想着,思绪乱得让自己头脑都有些发胀而疼痛。但是,他看到妻子梅圣兰在自己怀里安静地睡着的时候,他也彻底放松了,一放松,自己也就和妻儿一起睡熟了……
  不仅王加强太累了,王阳阳也太累了,梅圣兰更是太累了。一直习惯于过着平平淡淡生活的梅圣兰,这十几天不是波涛起伏就是暴雨倾盆。彩虹、风暴和阴霾,甚至山洪塌陷和地震,都一个个袭来,还没有来得及大喜,就是大惊、大悲!
  从4月8号晚上就一直没有睡好的她,这几天的经历堪比一些人一生的经历。8号晚自己和贺双丰完事之后,当时的确是心满意足地睡着了。可是半夜醒来,莫名的情绪一直让自己无法入睡。等到天要亮自己有睡意的时候,贺双丰又醒了,睡在自己怀里,就是推不走。
  回到单位,紧接着就是侍奉老支书罗新旗,基本没有睡上一夜安稳觉。本以为送走老支书,自己可以好好补觉了,可秦黑汉的遭遇,自己的遭遇,又是接二连三地袭过来。可是,今晚,为母亲守灵时,是因为母亲的呵护吗?梅圣兰熟睡了,好似要将前段时间所有没有睡的觉都要弥补过来。
  躺在别人怀里的感觉,此时,对梅圣兰来说,已经变得模糊不清。但是,躺在丈夫怀里,睡在母亲身边,还有儿子睡在身旁,还有什么比这些更踏实,更有安全感的呢?虽然母亲过世了……可……母亲……过世了吗?没有啊!这不,妈妈不是在厨房里烧饭吗?爸爸正在厅屋里等着自己放学回来呢……
  梅朝阳看到自己宝贝女儿放学回来了,一下子站起来,接过圣兰的书包,抚摸着女儿的头,笑着问:“圣兰妈,饭好了吗?丫头回来了!”
  “好了,好了,来,丫头,洗洗手,看看我烧什么给你吃了。你爸今天下午回来后,在家闲不住,出去打鱼了,打了十几条你喜欢吃的黑鱼。来来来,尝尝我烧的鱼汤好喝不好喝……给丫头好好补补脑,丫头每次考试都拿第一,好不好!”
  梅圣兰笑眯眯地喝着鱼汤,爸爸看着她笑,妈妈看着她笑……可是,妈妈笑着笑着,就说心口疼,去休息了。爸爸到村里医疗室去买药了。梅圣兰靠在妈妈的床边,拉着妈妈的手,和妈妈絮絮叨叨起来。可是妈妈睡着了。等爸爸回来时,梅圣兰委屈得扑在爸爸的怀里,伤心地哭泣着。爸爸拍着女儿的脊背,又为圣兰捋了捋发丝,将圣兰抱到藤椅上坐下,然后爸爸又挪了个木凳,坐在圣兰的面前,拉着圣兰的手说道:“丫头,都这么大了,怎么还是哭哭泣泣的?来,你不是喜欢听故事吗,那么,爸爸就和你说说我和你妈妈的故事吧!”
  梅圣兰感到,自己在眨着眼,流露出惊喜的眼光,看着自己可爱可敬的父亲,等待着爸爸的讲述。可是,老爸没有看她,只是在慢慢叙述者自己的故事,不,是他自己和爱人的故事。老爸像诗人,是在讲述,也是在抒情。
  “丫头啊,无论老爸在哪,地狱、天堂还是人间,爸爸都会为你守望,都会为你妈妈守望。爸爸当年是下放知青,来到梅仙镇,来到梅仙村。遇上了花样可爱的李烟柳。在那个芳华的年代,我们相处不到半年,就相爱了。因而,我也一下子成了梅仙村很多男青年的眼中钉。要知道,当时喜欢你妈妈的可不是我一个人,别的不说,但就是那个民兵营长的儿子罗新旗,对我就恨得咬牙切齿,他还经常扬言要找我单挑呢。不过,还好,他的爸爸一直在阻止。不过,后来,我才知道,罗新旗是要和我武斗,但是,罗新旗的爸爸是在和我文斗。他在村支书和乡干部的面前,一个劲地为我回城出力。甚至还到城里找过我的父母,威胁说,我再不回城,就会有生命危险。后来,在我父母的运作下,我被迫提前回城了。可是丫头啊,我怎么舍得烟柳呢!烟柳又怎么舍得我呢!虽然,在梅仙村,除了烟柳,其他人都对我构成了的威胁!但是,当时我除了和烟柳爱得死去活来,实在是无回天之力了!”
  “爸爸,那你当时,真就抛下妈妈,回到城里了吗?”梅圣兰关切地问道。
  “我的好女儿,我怎么舍得抛下你妈妈呢?可是……可是……因为我,我的罪过,酿成了一系列的悲剧啊……当时,我的父母已经为我在省城找好工作,也许是多年待在农村思家心切,也许是期待在城里工作的心情太久太牢固,也许当时我们涉世不深,对未来还抱有很多幻想。甚至,还想待我回到城里,在城里为你妈妈找份工作呢!要知道,我一走,你妈妈在村子里,也难生存啊!所以,在你母亲的一再催促下,我就狠心离开你的母亲,回到城里上班。圣兰,当时我真是不愿离开你的妈妈,可是你妈妈为了成全我,不惜以死相逼要我回城啊!当时我也幼稚地认为,自己先到城里稳定下来,然后再接她到城里安家落户。因而,我就向她承诺:一旦在城里安顿好,我一定回来!可是,当时,我真身不由己啊!到了城里工作刚安排好,就被派到南京去学习了。”
  “爸爸,你到了南京啦,那你还回来接妈妈吗?”梅圣兰惊慌地问着。
  “圣兰,本来你外公一家就是从水库移民过来的,在梅仙村上是单门独户的,生存艰难,甚是可怜。就怕遭受人家欺负的你外公,一听说我们的事情之后,也不问青红皂白,立马就要将你妈妈扫地出门。我后来才知道,我走的时候,你妈已经有孕在身了,就因为这个,你的外公和舅舅认为她伤风败俗,所以就和她彻底划清界线,将她驱出家门。你可怜的妈妈,只好在村的东北角搭建了一个窝棚。因为她已有身孕,所以村子里之前追求的男人也就离她远远的了。可怜的烟柳,一开始,她还一直默默地等待我回来看她接她,可是我……”
  “爸爸,那么,你是没有接妈妈了,爸爸,你好狠啊,不要我和妈妈啦!”梅圣兰哭了,梅朝阳也哭了!
  “圣兰,爸爸的心不狠!也许是因为我一直没有回到你的妈妈身边,也许是你妈已经对我彻底绝望,又加上她又没有钱,不能上医院,所以,她就在村里一个接生婆的帮助下,来打胎而又导致流产。可是……可怜的烟柳,差点啊命丧九泉。命虽然保住了,但是,身体却彻底垮了。丫头,我对不起你妈妈啊!”梅朝阳捶胸顿足地哀嚎着,刚刚还对爸爸有点恨意的梅圣兰,又上前给爸爸擦眼泪。
  “谢谢丫头!圣兰,后来,你罗叔找到我,告诉了我实情。当我听到真相之后,我丢下了一切,没有和领导打招呼,没有和师父打招呼,更没有和父母打招呼,因为这些人大都是我父亲的朋友,一旦和他们说了,我就肯定走不掉。当我来到你妈妈的病床边的时候,她已经病喘危危了。丫头啊,我只要是个人,我此时也不能抛下你妈妈不管啊!因此,无论我的家人怎么劝我逼我,我都没有离开你妈妈。因为这,丫头啊,我也和家里人彻底闹翻了。你爷爷因为气我,常常以酒买醉,经常以酒麻痹自己。后来在一次酒驾中,因车祸而丧生。我母亲后来又改嫁。一家人,因为我,就这样散架了。丫头啊,爸爸这样做到底对不对啊……不过还好,苍天不负有心人,你妈妈在我的精心照顾下,身体一天好似一天。看着你妈妈日渐红润的脸庞,我的心稍稍得到安慰。”梅朝阳说到这儿,脸上好似也洋溢些笑意。梅圣兰看着爸爸,轻轻地在爸爸的脸上亲了一口!
  “可是,后来,丫头你知道吗?梅仙村的人看我回去了,又都恨上了我。生产队长说烟柳搭建草棚的那块地是集体的,需要收回。我知道,那位生产队长欲巴结罗新旗家,就故意来找茬。你妈为了我,差点把命都搭进去了。当时,我还有什么犹豫的。为了保护你妈妈,为了保卫我们一起刚刚建立起来的小家,我也豁出去了。生产队长喊来民兵营长罗新旗,罗新旗又叫来两个民兵。据说,早年你的外公为了在梅仙村能够立足,和罗新旗的父亲早就有结亲的约定。罗新旗也是对你妈妈一往情深。本来他以为我回城里了,烟柳就是他的了。谁知道烟柳又怀了我的孩子,因此他对你妈妈的爱也就变成了对我的恨。他之所以将我从城里找回来,一方面是同情你妈妈,另一方面是想为你母亲出口气,给我上点颜色。谁知道,我回到烟柳身边,烟柳不但没有怪罪我,相反我们比以前更加相爱。于是,所以的爱都变成恨。于是,那一晚,在我和你妈妈捍卫小屋的时候,他们是往死里打我。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是谁狠狠在我裤裆里打了几棍,然后还猛踢我几脚……等我醒来时,我和你妈都躺在医院了。后来才知道,是你妈以割腕自杀才逼他们才收手的,家虽然保住了,我也落得个终身残废,再也不能生育了。丫头,爱一个人好难啊!两个人相爱也是好难啊!”
  “爸爸,那你恨罗叔叔吗?”梅圣兰好奇地看着爸爸,闪动着渴望的大眼睛问道。
  “不恨,丫头。恨什么恨啊,我感谢他还来不及呢。你想想啊,你罗叔喜欢了你妈十几年,后来因为我的出现,才让他心灰意冷。换成我也会仇视我啊!但是,就是那样,在你妈妈最艰难地时候,他还毅然默默地帮着你妈妈。后来,他还千里迢迢地找到我,将我带进你妈妈的身边。要不是你罗叔叔,爸爸几辈子也对不起你妈妈,怎么也不能向你妈妈赎罪啊……而且,从那以后,你罗叔不但没有来找茬,而且还多次暗暗帮助我们家呢……”
  梅圣兰看着爸爸眼中噙满的泪水,自己的眼睛也湿润了。爸爸如此的爱着妈妈,就是一种赎罪吗?那么,妈妈一直觉得对不起爸爸,一直爱着爸爸,是不是也一直是赎罪呢?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