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旅店烟云>第二十章 握手巡场

第二十章 握手巡场

作品名称:旅店烟云      作者:遇上你是我的缘      发布时间:2018-07-12 21:25:05      字数:4430

  晓得了以前在部队工兵营营部守总机的张权战友的联系方式后,便与他通了电话。他说“八一”要去珙县巡场,赵永忠也来电邀请我们兴文战友能去几个陪陪他。自从我95年在潍坊送别张权以后,到现在足足是十八个年头未曾相见了,只知道他在眉山经营装修生意。早在2012年“八一”前夕,他就参加了泸州战友何江善组织的“26军西南战友会”。我看到了从“26军西南战友群”中传来的战友会照片,这才第一次见到了张总的风采:还是那么胖乎乎的圆脸,一笑起来的时候,眼睛眯成一条线。
  本来,何昭强也都要去的,而且也到了石海招待所门口,可曾大老板迟迟不来,他就等不及了,双眼一瞪说:“他妈的曾凡刚,做事情场个(四川方言,就是怎么的意思)像个婆娘,拖拖拉拉的。不来的话,我就走了。”我劝他再等等,说不定就到了。他边走边说:“算了,我不去了,心想一来就可以走的。我还有事情呢。算了,你们去嘛。”
  强哥前脚刚起身,曾老板的黑色起亚轿车(车号为京P91000)就开过来了,问我何昭强到没?我原话照说,曾“嘿嘿”一笑:“其实我都是抓紧时间了的,没想到他等不及了。其他战友些呢?”
  我说:“都打个电话了的,都走不开。”
  曾:“看来今天就是我们两个克安。”
  我:“人少了些,要不不克嘛?”
  曾:“答应了的,改了不好。都是战友些,还是不要假打三。走了,上车。”
  我们离开兴文时,灰蒙蒙的空中竟然飘起了雨,黄豆大的雨点敲打着汽车的挡风玻璃。凡刚战友稳稳地操控着方向盘,沿着309省道朝红桥方向安全行驶。途中的风景一股脑儿地往后移动,我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和他聊着天。他倒也健谈,以前常在外边跑,所以见多识广的,口才也练出来了。最主要的一点就是在北京发财了,但还能记得当年的战友。从这一点上来说,我才和他保持着联系;要不然,我宁愿会选择隐身。因为两相比较之下,我和他的差距已经凸显,既然不对称,我就要有自知之明,自然不会非要装作热情,让他觉得我在巴结他似的。在我看来,日子是各人在过,好与不好就像穿在自己脚上的鞋子,唯有自己尝试过了,才知道合不合脚,舒不舒服。
  比我经济条件好的人我虽羡慕,但不会主动“无事献殷勤”,以免给人以错觉,好像是要给他借钱过日子似的。再说了,人太熟,我还真的开不了口,就担心被拒绝,那样很没有脸面。即使差钱,我和爱人会考虑向亲戚暂借,数额如果多了,就向银行贷款,欠国家的钱不欠人情。对于经济条件比我差的,我不会瞧不起人家,因为谁都有困难,谁都想过好日子,只不过困难是暂时的,只要自己不放弃坚持住,找对方向,就一定会有所收获和改变的。
  车过官兴,凡刚选择一条近路,说是要少走十多公里。他开着导航走的,没想到来到硐底加油站,工作人员好意告知前方那座大桥被四桥车超重给压坏了,尚未修复,建议改道。我的乖乖,一下子又多走了十多公里,好一番折腾之后这才接上了去巡场的大道。
  几分钟后,便看见大道边上竖起的巨幅广告牌,上面写着“美丽珙桐,幸福珙县”“珙县人民欢迎您!”的大字,如珙县人民夹道欢迎和热情如火的掌声。黝黑闪亮的沥青路面上,交通信号灯齐备,车位标线准确清晰,绿化树分两行昂首挺胸站得笔直,树下可见鲜花盛开。有点遗憾的就是天气不好,总是要下雨的样子,让我们渴望相逢老战友的快乐心情多少蒙上了一种不言而喻的灰色与不爽。天公不作美,那就怪不得我们了。可是一想到就要和分别了十八年的叙永战友在美丽的苗乡珙县重逢,我和凡刚的心里还是有些高兴的。随着离巡场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了,欣喜之情自然而然地溢于言表。
  珙县和兴文的地形大同小异,都以多山为主。而巡场和古宋都是一个相对平缓的大坝子,两地都曾经搬迁过县城,也是苗汉杂居的苗乡。相同的乡音,接近的风俗,共同的地域,相似的经历,还有不错的缘分,我和凡刚从兴文过来,用一个半小时的车程见证着珙县与兴文的友好相遇和无限热情。都说好事成双,原本去年就来过一次了,没想到会在相隔一年之后再次光临。
  凡刚驾着自己的爱车轻巧灵活如一只燕子沿着山脚的车道走完,前方便看到一个十字路口。我拿起电话,拨通了赵永忠的手机,告知他和张权战友下榻“凌云国际大酒店”,可不知路线。正巧在转盘中央,停着一辆闪烁着警灯的警车,便靠上前问路。瘦弱的警察司机摇下车窗,很仔细地回答了我的问题。临走向他致谢,他淡淡一笑:“不客气,没事。”
  泊好车子,锁好。来到酒店大堂,“凌云国际大酒店”的七个大字龙飞凤舞的,两位穿着酒店制服的前台小姐站立朝我们笑了一下:“欢迎你们,是定好房间的吗?”
  凡刚战友哈哈一笑:“美女好,我们过来找朋友的,他们住在5008房间。”
  “哦,你们可以从旁边坐电梯上去。”
  我:“谢谢两位。”
  前台美女:“不客气,老板,你们慢走。”
  出了电梯口,对面就是赵(永忠)、张(权)住的房间。曾在前敲门,张权前来开的门。见是我们,便摊开双手热烈地拥抱了一下。说:“凡刚和老邹辛苦啦,跑这么远的路来看我,好感动。”
  我:“曾总才辛苦哈。”
  曾望我一眼,笑眯眯地对张权和赵永忠说:“老战友相聚,就不要说那些客套话了三,反而听起来不巴适(四川方言,就是舒服的意思)的。再说,你(指张权)也难得过来一趟。”
  张笑道:“凡刚这行头一看就是腰缠万贯的大老板,年轻有为,不减当年哈。”
  曾有点不好意思:“战友言重了言重了,我看你也过得挺滋润的嘛。”说完,轻轻拍了一下张的肩膀后再握手。
  赵斜躺在床上,满脸笑意地招呼我们:“凡刚和老邹你们就别站斗说话三,都坐下来。”
  分床而坐。这是一间双人标准间,房间和床不是很宽大,床单被套枕头浴巾毛巾都是一片白,床头柜上有一部红色的电话机,窗户是半圆形的。我倚窗而望,拔地而起的一座山头,上大下小,山下横卧着一段铁轨,轨道周围有几处低矮的楼房,四周还种上了绿油油的蔬菜,楼下是巡场宽阔的街道。
  赵问:“老邹,凡刚,你们的老婆咋没和你们一起过来安?”
  曾哈哈一笑:“原本还是有点想来的,我都鼓励过来耍一趟。结果她却说‘你们的战友聚会,我去生岔岔的,所以还是算了,免得让你们耍得不尽兴。’”
  我:“我老婆主要是晕车,我也希望她能同路,可她跟凡刚老婆的想法一样,所以就没来。”
  张权笑眯眯地望着我,把我全身扫描一遍,啧啧称赞道:“老邹,还是那么精神,一点都没有变哈,怎么看也是一个当老板的样子。”
  听他这么一说,我哈哈一笑:“哪里哦,你们才厉害。”
  曾趁机笑道:“我们当初的营部文书,现在是兴文县林业宾馆的老总了。”
  我心平气和地说:“曾大老板才牛,在北京和宜宾都有自己的实业。和他相比,我那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了三。”
  略微沉默一下,赵说:“今天是弄个安排的,等哈儿吴畏和杨代宽就到了,我们先找个地方吃午饭,然后去文化公园坐坐,喝喝茶,我再带你们看看巡场镇。下午再跟邓勇、赵六春等挂个电话,请他们赶来,我们好好聚聚,晚饭定在珙桐饭店的珙桐花雅间。饭后去茶楼喝茶,洗脚,唱歌。总之,你们难得过来一回,我们三个一定要尽地主之谊,把你们陪好,耍高兴。以后我们去兴文,就由你们安排了。”
  吴畏和杨代宽(后改名叫杨武岭)先后抵达凌云国际大酒店。赵下楼到酒店前台退房,吴杨和我、曾凡刚、张权一一打过招呼。其实,自从潍坊当兵退伍以后,这还是头一次和他们见面呢。中午吃饭的店子忘了是啥名了,六人一桌。菜的口感还不错,几乎每人都点了一个菜。没有喝酒,因为下午还有战友过来,我们几个都一致同意晚上再喝酒。呵呵,虽说多年不见了,但吴畏还是老样子,一点都不显老,圆脸,平头,微笑,客气是这次见面时给我们的印象。杨武岭战友,吃公家的饭,据说是副镇长。长脸,头发微卷,右肩挎着一个黑色长带子的手袋。也是满脸含笑,精神状态也不错。
  来到巡场文化公园,绿树成荫,环境清幽但又不失热闹。赵、吴免费充当向导,在摆满几杯热气腾腾的绿茶前,侧靠在宽大的藤椅里详细地介绍着新县城巡场的过往。看得出来,他们对巡场的熟悉程度就跟我们对古宋的一样。忽然发现,这个茶座的老板很会做生意,在这里经营茶水,打牌,实在是选对了地方,连空调费用都省掉了。公园占地面积不小,假山,荷塘,人工桥,小动物和鸟类都可以看见。
  入口处立着一块石碑,上书“文化公园”四个红色草书大字,作者是原宜宾地委书记高万权。联系上了邓勇、赵六春等战友,他们正从叙永赶来,我们几人就在赵、吴、杨的带领下边走边看珙县这座后起之秀的新县城的现代风采。隐约中,似乎看见在美丽的珙桐花下,巡场就像一位风姿绰约的川南美女,笑吟吟地轻舒双臂,拥抱和欢迎来自四面八方的客人。
  将近下午五点左右,叙永战友邓勇、赵六春和王战友(步兵团的同年叙永兵)来到了巡场镇,与先期抵达的我们(赵永忠,吴畏,杨武岭,曾凡刚,张权和我)见面。等他们泊好车,赵就领着我们径直走进了珙桐饭店二楼的雅间“珙桐花”。一张很大的大圆桌,上面放着转玻。刚一进屋,热气袭来,服务员赶紧帮我们打开空调,赵去了吧台交代用餐点菜等事宜。人数到齐坐定,赵吩咐先上两箱向家坝啤酒,杨武岭自吃自斟了约七八两泡酒。
  趁着等菜和喝茶的空隙,邓勇和赵六春分别向我们介绍了王战友和他的儿子,他的儿子有些腼腆,五官端正,是个小帅哥。他老爸的皮肤较黄,眼角有皱纹,性格开朗。本身他们都是在叙永召开战友会的,但接到了赵永忠的盛情邀请,没吃晚饭就驱车赶来。主要目的是想见见张权战友,也顺便和我们聊聊。
  赵、吴坐在一块,两眼笑着说道:“今天的八一建军节,张权好不容易过来珙县,我和畏子(指吴畏战友)老早就盼望你们兴文和叙永的战友过来一聚,大家摆摆龙门阵,吹吹牛,加深一下战友兄弟间的感情。我和畏子见到你们真的很高兴,珙县欢迎你们。就在这里招待大家喝杯寡酒,吃点素菜,真是有好客没好主。大家都是兄弟,就不要客气和拘束。招待不周,多多包涵哈。”
  邓勇打开了话匣子:“赵永忠和吴畏,你们弄客气的,整得我们都放不开来耍。这次和赵六春、王战友过来珙县,给你们添麻烦了。让你们破费了,谢谢啊。”
  赵六春露出浅浅的笑:“邓勇说得对,我们没想到今天能到珙县巡场镇,受到珙县战友的热烈欢迎和盛情款待,心头是既高兴又感激。大家以前都是工兵营的弟兄,而且又都隔得不远,以后还是多走动多联系,这样子才会更亲切,不生疏。在座的战友们,欢迎去叙永耍哈。”
  王战友眉开眼笑地:“我跟我儿子一天之中就跑了这么远,过来麻烦珙县战友了。我当时在团下,和师直战友些都有些联系。虽然和兴文珙县战友不熟,是因为我们以前没碰斗过。今天过后大家就认得了,都请克叙永耍,到时候才好好陪陪你们。”
  珙桐饭店的面积不小,包间也多。上菜的速度很快,赵永忠、吴畏招呼着大家,先把酒杯倒满酒后举起玻璃杯子:“兄弟伙些都把酒杯举起来,我们干一杯。今天是建军节,当兵人的节日。虽然不穿军装了,但曾经都是军人。为我们大家的节日快乐干杯!”
  “要得,要得,干干干。”战友们开心地举起酒杯,连同啤酒和相聚的喜悦,久违的重逢一并饮下,从口入,到喉进胃再回味,还真的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反正,我和张权,杨武岭和吴畏是十八年没见,见上面后才发觉时间过得真是太快,但又好像还在昨天似的。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