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男人在生命中流淌>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六章

作品名称:男人在生命中流淌      作者:洪丰乔      发布时间:2018-07-12 08:51:55      字数:4111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南唐•李煜《浪淘沙》
  对梅圣兰来说,妈妈不是江山却胜似江山。对梅圣兰来说,自己和妈妈已经不是别时容易见时难,而是永远不相见。对梅圣兰来说,妈妈不是去了阎罗殿,而是去了“天山人间”。
  之前好多天,梅圣兰都没有关心到儿子了。现在儿子非常温顺地扑到妈妈怀里,好像不是要妈妈来关心,而是他来关心妈妈!梅圣兰搂着儿子,又是有气无力地哭起来。眼泪早已流完了,嗓子已经不能说话了,梅圣兰只能用手使劲地抚摸着儿子。
  大人不幸,孩子也跟着遭殃。抚摸着儿子,梅圣兰不仅是阵阵伤心,还有痛痛地自责。但是,梅圣兰瞅着眼前妈妈躺着的棺木,思绪还是飞到了母亲那里……
  妈妈,我该怎么办啊?您在家的时候,我累了,我回到家,即使您躺在病床上,面对着您,我纵使有很多话没有说出来,但是,只要看到了您,我的心就静了,哪怕是当时一时半会儿的宁静,最起码也可静一会儿。妈妈,只要您在那儿,只要我到您那儿,我的心灵就能得到一回洗礼!可是,妈妈,现在您走了,我咋办啊……
  妈妈,当年,因为您,我义无返顾的舍弃汪佳强,回到龙河镇。妈妈,您知道,我当时是多么的痛苦啊。我和汪佳强爱了那么久,爱得那么深,可是为了您,为了报答您对我的养育之恩,我毅然地回来了。我知道,即使您不是我的全部,但是,我是您的全部。
  因为我,您失去了丈夫,我失去了爸爸,这份愧疚,我无法弥补。爸爸去世后,我拼命学习,就是想给您带来骄傲:李烟柳的丫头又考第一啦,李烟柳的丫头考上重点大学啦,李烟柳的丫头回到龙河镇医院啦!妈妈,您知道吗?当时,我真是不想回来,也完全可以不回来,不要说留在县城,就是留省城,汪佳强也能帮我搞定的。
  可是,妈妈,为了您,我回来了。妈妈,我痛苦,因为我回到了这个小医院;妈妈,我也高兴,因为我能常常陪伴您。妈妈,我就是您的全部,对吗?可是,现在,妈妈,您的突然离去,我也感到失去了全部啊!
  妈妈,我在这个医院上班,很多病人即使不知道我的名字,却都知道我是您的丫头,而大喊要李大姐的丫头看病。我感到骄傲,我为您而感到骄傲!妈妈,当初您答应了王加强家人的求婚,又要求我答应王加强,妈妈,我一直没有告诉您,我真是不愿意。
  是的,从当时来看,他们家的各项条件都不错。但是,妈妈,我的感觉告诉我,无论从哪一方面讲,我都知道,我和他都不是一类人,纵使我们门当户对,但是,感觉就是不对味。
  我知道,我不想也不可能走进他的内心世界,而他,也不可能走进我的内心世界,即使他想走进我的内心世界,也是难以走进。但是,妈妈,我知道,您非常喜欢这样的女婿,您也非常想抱孙子,怎么办呢?为了您,我又答应了这门婚事。
  妈妈,婚后几年,我不知道是幸福,还是不幸福。在别人看来,一个医生,一个教师,一个副院长,一个副校长,简直是绝配,您也一定是这么认为。是的,用世俗的眼光来看,我们的确幸福无比。可是,妈妈,我一直不敢告诉您,我和王加强真是没有共同语言,我们在一起,说不上三句话。三句话之后,要么都各忙各的,要么就会拌嘴。
  我和王加强之间,远没有你和爸爸之间的那种默契和牵挂。这几年,我们除了相敬如“宾”,就是形如路人,反正就是没有那种亲人的黏性和感觉。
  妈妈,您活着,您在家,我有什么话都可以找您说说,现在您走了,撇下我一个人孤零零的,那,现在我有什么心里话,还能找谁诉说呢?是的,我没有百分百的证据证明王加强背叛了我,但是,我有百分百的感觉知道他背叛了我。可是,他背叛我又能咋样呢?甚至我就希望他背叛了我。
  不是因为我有了婚外情,而是我冥冥之中一直想有个机会,让我离开他有一种理由。现在理由来了,可是妈妈,您临终前又要我,不能委屈阳阳,不能委屈了自己,好好活着,敢爱敢恨。可是,妈妈,怎样才叫不能委屈阳阳啊?您是要我们继续维持这个家吗?可是我和王加强,我们的姻缘还有吗?即使我们有姻,也没有缘啦!即使之前有缘,现在缘分也该终止啦!
  妈妈,我该怎么办呢?如果延续这段婚姻,我是否还在委屈自己呢?您知道,我回到万佛湖镇,离开汪佳强,委屈了自己!那么我现在呢?还有,我的亲娘,我梅圣兰都是奔四的女人啦,您现在让我敢爱敢恨,我还爱得起恨得起吗?
  妈妈,当我知道秦黑汉就是我的恩人的时候,我恨不得立马嫁给他做小。我知道这是很荒唐的想法,可是,妈妈,不是仅仅因为他资助过我,关键是他这么多年来一直对我的念念不忘并默默关心和帮助。当年,他呵护我,被我误解,被学校开除,他不但没有记恨于我,相反,还一直不留姓名地关心我。
  妈妈,您知道吗?我一直不敢告诉您,当年爸爸离开我们时,在我的心里,我多么希望有秦黑汉这样的大哥哥保护我爱护我啊!可是,当您在爸爸坟头诉说我不懂事,说我早恋时,甚至以死相逼时,我再也不敢这样想了,只想好好学习,再也不惹麻烦而让您痛苦,再也不能对不起爸爸了。而今,您和爸爸团聚了,我怎么办呢?要不,您也带上我吧——阳阳没有我可以生存下去的。
  妈妈,十二年之后,我又看到汪佳强啦!为了您,为了这个所谓的家,我一直忍着,甚至是煎熬着不和汪佳强相见,甚至一直没有和汪佳强联系。可是,这次为了恩人秦黑汉,我联系了他。可是我知道,现在的他已经不是十多年前的他了。十多年之后,我们已经是那么陌生了。
  妈妈,您和您相爱的人重逢相聚了,可是我呢?您去和爸爸团聚了,以后我遇到什么难题,还能和谁商量着去做呢!以后,我能和谁相聚呢!
  妈妈,您一定是听说王加强背叛了我,才一口气没有咽下去,是吗?妈妈,说到底,您还不是因为女儿才离开我了吗?妈妈,这个可恨的王加强,我怎么才能解你心头之恨呢?
  梅圣兰想到解恨,甚至想到为母亲报仇,就狠狠瞪着王加强。王加强也正好在凝视着他们母子两,也是泪眼涟涟。
  他将被单铺在李烟柳的棺材底下(因为此时棺材不是放在地上,而是架在条登上),倒了杯水,用嘴使劲地吹了一会儿,然后伸出舌头,试试了温度,来到妻儿面前。但是,他没有直接递给梅圣兰,而是先交给儿子,然后说:“儿子,让你妈喝点水。”
  一向都是通情达理的梅圣兰,心里明白,死的是我妈,我有什么权利让你王家的人为我操心、操劳呢!可是,这次,要不是王加强,要不是王加强一家人,我能尽女儿的孝道吗?妈妈一走,自己娘家真是没人了,想到这,梅圣兰更是增添冰凉之感,心中更添酸楚之味。
  甚至,梅圣兰感到自己就像一个被父母抛弃的小姑娘,在荒郊野外,无家可归,到处流浪……
  女人真是没用,到了关键的时候,就知道一个劲地哭。梅圣兰真是恨自己!哭哭哭,哭有啥用!但是,看着也是疲惫不堪的王加强,看着这个熟悉的陌生人,梅圣兰心又软了,他会是我的依靠吗?她会是我的亲人吗?可是,如果不是,他干嘛又带着儿子来陪伴自己呢?
  想到这,甚至,梅圣兰在心里还在不停地叫着“谢谢你,王加强”。但是,心里归心里,梅圣兰嘴里没有说出来,当然此时哭哑的嗓子也不能让她说出来。梅圣兰看了看儿子,又看了看丈夫王加强,接过水,三下五除二就喝完了。
  看来,梅圣兰真是那个口渴啊。平时一直都是细嚼慢咽的梅圣兰,即使喝水也是温文尔雅的!这次的牛饮,只能证明梅圣兰还是需要水喝的!王加强看着妻子将水喝完,这几天的所有劳累和阴影都好似烟消云散。
  王加强一把夺过水杯,又去倒好水,放在凳子上。走上来搂着快要睡觉的儿子,然后一只手又悄悄伸过来,搂住妻子。梅圣兰没有拒绝,已经快坐不住的梅圣兰,此时真想有双大手将自己拥抱,一双宽厚的肩膀让自己依靠。这不,来了吗!
  王加强顺势将妻儿搂在怀里,虽然这几天很累很累,但是,他在累的时候,又是多么地想搂着妻儿一起入眠啊!一家人搂在一起,安全,辛福,踏实,好踏实!
  王加强看着娇喘微微的老婆,一股怜悯的心、一阵自责的心、一颗将功补过的心一齐涌上心头。他把儿子的头枕在自己的腿上,腾出手为圣兰捋了捋头发。
  他知道,老婆此时说不出话来,因而无须用语言沟通。但他也知道,他必须想办法,要和老婆慢慢再回到从前。捋顺了梅圣兰眼前的发丝,王加强发现老婆微弱的泪水又在眼眶边打转。我的眼里只有你,你的眼里只有我吗?此时能读懂梅圣兰泪水的恐怕就是他王加强了。
  王加强轻轻按了按梅圣兰的肩膀,然后轻轻放下妻儿,忽而跪倒在岳母李烟柳棺材前,直起身来,举起右手,又看了看老婆,大声说道:“母亲大人在天之灵,我王加强对着您老人家发誓:从今以后,我一定不会辜负他们母子俩。妈,您放心地去和爸相聚吧!我保证:我对待圣兰和阳阳就像您对圣兰和爸那样始终不渝!”王加强发完誓,一直跪在李烟柳棺材前,低声地抽搐起来……
  这两天,他是多么想好好大哭一场,宣泄自己心中的淤积啊!但是,因为忙于事务,他连哭的机会也没有!此时,王加强就像个受伤的男人,或是个受伤的孩子,痛痛快快地哭了起来……
  “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不如在爱人肩头痛哭一晚”,难道说的仅仅是女的吗?在这个男人普遍感到缺少“母爱”的时代,不是有很多男人在累的时候,在委屈的时候,也不是想在自己妻子的肩头痛哭一场吗?
  再说王加强除非彻底不想和妻子过日子,不然与其和妻子冷战拖延,还不如在妻子面前痛哭——认错。
  王加强哭了好久,才放下抹眼泪的手掌,却发现自己身边也跪了个人——老婆梅圣兰!王加强看着梅圣兰,梅圣兰看着王加强,王加强一把搂住梅圣兰,梅圣兰即使有逆反之心也没有逆反之力,即使有逆反之力也没有逆反之理,也只好顺势倒在王加强的怀里,而且自己的手还紧紧地握住王加强的手……
  人生啊,怎就这么多变幻无常呢!不管是王加强,还是梅圣兰,这几天的时间,两人都像是经历了大半生时光。谁能理解他们此时的复杂心情,他们又怎能相互理解各自的复杂心情。
  但是,每个悲伤的心情,真是需要各自好好地清理淤肠。两个悲伤的人啊,此刻真是需要相互取暖,更何况,他们还是夫妻呢!
  一开始,梅圣兰跪在王加强边上,还有感谢王加强的意思。可是,喉咙发不出话来,无法说出“感谢”的语句。王加强那么顺势一搂,自己也无法避让,也没有力气避让,没有心情避让,没有空间避让,没有更多理由避让,此时不要说是王加强顺势一搂,秦黑汉、汪佳强、贺双丰,只要顺势一搂,她都会倒向那边。
  梅圣兰太累了,太虚弱了,太需要依靠了,太想抓住一双大手了……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