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男人在生命中流淌>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三章

作品名称:男人在生命中流淌      作者:洪丰乔      发布时间:2018-07-07 15:53:46      字数:4149

  灿灿萱草花,罗生北堂下。
  南风吹其心,摇摇为谁吐?
  慈母倚门情,游子行路苦。
  甘旨日以疏,音问日以阻。
  举头望云林,愧听慧鸟语。
  ——元•王冕《墨萱图》
  “慈母倚门情,游子行路苦。”对这句诗,我们可否以互文的方式去理解呢?我们可否理解为“慈母倚门之情苦,游子远行之情也苦”呢?
  游子?梅圣兰是游子吗?“这段时间,你在干嘛,梅圣兰?”梅圣兰不断拷问着自己!如果梅圣兰摸摸良心就会发现,这段时间,自己不仅和王加强团聚的次数少了,去婆婆家住的次数少了,而且回家(娘家)的次数也是明显少了。
  有时仅仅打个电话问问妈妈身体有没有事。如果妈妈说没有事,干脆就委婉向妈妈“请假”——不回去了,更就别说晚上回去和妈妈住上一宿了!
  难道单位有什么魔力吸引着自己吗?难道是单位忙得抽不开身吗?难道是自己年岁大了,懒得来回跑吗?好像都不是吧?好像都是借口吧?梅圣兰,你到底怎么了!这次要是妈妈有什么三长两短,自己怎么能够饶恕自己啊!
  梅圣兰看着病床上的母亲,能不继续一直拷问着自己吗?梅圣兰想到母亲在生命最为脆弱的时候,自己作为母亲唯一的亲人,竟然不在母亲身边陪伴守护。梅圣兰怎么不臭骂自己呢!梅圣兰的情绪坏到了极点!更何况自己的心里还放不下王加强和栗胜男那些破事呢!
  镇分院的绿化一直都是一流的,医院的美景非常有利于病人疗养。梅圣兰平时无论是在医院的家中,还是在办公室,还是在病房看望病人,一旦听到外面的鸟鸣,她基本都会伸头看看——梅圣兰喜欢那种鸟语花香的感觉。
  只是今天,“举头望云林,愧听慧鸟语”写的就是梅圣兰此时此刻的心境吧。病房外面柳树上的喜鹊在欢快地叫着。可是,梅圣兰总是听不出喜悦的成分,甚至,梅圣兰感到,这喜鹊明显就在模仿乌鸦的叫声。要么,就在嘲笑梅圣兰的不孝之为了!
  一直都是以孝女出现在大众视野的梅圣兰,此时,大有愧对父老乡亲之感。“妈妈,我没有照顾好您,叫我如何向爸爸的在天之灵交代啊?”梅圣兰在心里叩问着自己。梅圣兰真想时光可以倒流,可以心平气和地陪着母亲,拉着母亲慢慢走向父亲的坟头,和母亲一起,陪着父亲说说话。那种三口之家的温馨,那种做乖乖女的感觉——真好。
  可是,梅圣兰看着满脸茫然又漠然的母亲,梅圣兰却有些呆然,任由泪水流淌,决堤。这几天的委屈,这几天的担心,这几天的恐惧,都在泪水奔泻中走向了自我,释放了自我。甚至,此时思绪还节外生枝——梅圣兰还很庆幸和贺双丰有了那么浪漫而难忘的一晚。是报复,还是因为为刚才贺双丰的话语和短信而感动,也许都有吧!
  知女莫如母啊!李烟柳想伸手拉拉女儿的手,可是显然力不从心。梅圣兰急忙用双手握住妈妈伸出的手,又放在自己的腮边。
  “妈……”
  “圣兰,知道了就好,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好在在我临死之前还能知道恩人是谁,不然留下一本糊涂账,我到那边怎么向你爸爸交代啊……兰啊,我不能动了,不然,我要去给秦总磕三个响头……兰啊,我知道你委屈,一定是王加强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其实妈妈早就听说过这些流言蜚语了,别看我老婆子不大出门,可是外面关于你们的事情,我一件也不放过。
  “丫头啊,我知道,我快不行了,这几天我常常梦见你爸爸,你爸爸抱怨我这抱怨我那。抱怨我委屈你,不该让你回来工作;抱怨我委屈了你,不该让你嫁个你不喜欢的人;抱怨我委屈了你,知道女婿胡来,也是忍气吞声;还抱怨我,当初不该让他留在咱们万佛湖镇。城里的人就是城里的人,怎么能够留在农村呢?你和你爸一样,都是有文化的人,也都应该是城里人,可都是因为我这个老婆子……是我害了你们父女俩啊……丫头啊,我不行了,我也不想活了……丫头,你已经很对得起我了,你本来就不是我的亲生闺女,可是,你为了我,牺牲了你那么多,我于心不忍啊……虽然我没读几天书,可是你爸爸让我懂得了很多很多……丫头,妈妈求你件事,你一定要答应啊!”
  “妈,你干嘛啊?妈,你会没事的!”梅圣兰祈求道。
  “丫头,我没事更好,要是有事,你一定要答应妈妈。我不想面目全非地去见你爸爸。我不想插管子,我不想满身针头去见你爸爸。我要体面地去见你爸爸!丫头,你懂我的意思吗?”李烟柳还没说完,眼泪就流淌到面颊。
  梅圣兰能怎样,和母亲较劲吗?显然不能。梅圣兰明白母亲的意思,这也是母亲李烟柳一再坚持不去大医院的原因。
  母亲早就说过,“不是为了丫头,她早就去见朝阳了”。梅圣兰将妈妈的眼泪擦了擦,向妈妈点了点头。一再安慰道:“妈妈,你没事的,没事的!”
  “王加强,外面有人啦?听说那女的又漂亮又有钱。王加强到底怎么啦,都怎么啦……本来我早就想对你说,可是看你忙前忙后的样子,我也不忍心啊……圣兰啊,对你爸,我什么都对不起他,但有一件,我誓死是贞洁的,这一生我只爱过你爸一个人,到了那边,我也还是爱你爸一个人,可是你们……”
  老太太一口气吃力地说了一大通,这是梅圣兰没有想到了,当然更没有想到的,竟然母亲早就知道王加强外面有人,还既有钱又漂亮,那么这不等于印证了这王八蛋和黑汉老婆鬼混的事实了吗?唉,不是冤家不聚头啊!
  “圣兰,丫头,我快死了,你也不要顾及我了,只要阳阳不委屈,你怎么样都行……丫头,只是你也不能太委屈了自己了……丫头啊,好好活着,敢爱敢恨,比什么都重要……当年为了你爸,我至死也不后悔……”老太太说到这儿,又是泪流满面。
  “你爸当年一个人留在这儿,没有回城,也是为了我;后来你爸去世了,我因为这,愧疚了一生。整个万佛湖镇,我们这一支脉,姓梅的就你一个人,你的舅舅一家人住到城里,就再也不回来了,他和你外公因为当年一起反对我嫁给你爸爸,和我彻底闹翻了,他们也从来不管我们了。丫头,往后就你一个人了……菩萨啊,老天啊,为什么让我这个老不死的连累这么多人呢?”李烟柳呻吟着,抽噎着,哀叹着。
  李烟柳说完之后,想把身子向上挪挪。梅圣兰赶紧扶着,过了一会儿,她好似下了很大的勇气,看着梅圣兰说到:“丫头啊,你想知道你的亲生父母是谁吗?”梅圣兰使劲地摇摇头:“妈,不要再说了,都是女儿错了,妈妈,你没有错,您就是我的亲生母亲!”
  老太太并没有等梅圣兰回答:“其实,我也不知道,只有你爸爸可能知道,当年,人家把你放在竹篮子里,深夜放在我家院门口,放了一挂鞭炮,算是提醒我和你爸。可是,等我们出来时,人家早就走了,后来我们也打听过,但是,一直没有打听到,也许你爸打听到了,但是,他一直也没有告诉我……梅圣兰啊,我一直在想啊,在我死之前,一定要帮你打听到你的亲生父母,不然,将来,谁会照顾你啊……”说完,老太太又是哭了。
  梅圣兰帮妈妈擦去眼泪,妈妈却双手紧紧攥着梅圣兰的手:“儿啊,我琢磨了很长时间了,我现在明白了,老支书夫妻俩就应该是你的父母亲。”
  此言一出,梅圣兰也是打了个哆嗦:“妈妈,怎么可能呢?妈妈,你是怎么啦!妈妈你没事的,你别说胡话了,妈妈,你没事的……”
  但是,老太太没有停止:“是的,当年我就听说他们为了生儿子,把丫头送人啦,在你出生之前,他们已经有了两个丫头啦。老支书,执行计划生育来,对别人可严格啦,可是对自己,就是严格不起来了。当时很多人说他缺德事做多了,自己不养儿子只养女儿。可是,后来,他们竟然生了一对双胞胎儿子,你说奇怪不奇怪。但是,他们三女儿啊,可是第三个女儿一直没有露面啊。那孩子不可能死了,她应该就是你……虽然罗新旗的老婆因为难产而得了妇科病,整天和我一样,一直病怏怏的,但是,我想了,我感觉你们长得的确很相似。这个虽然一直是个谜,我也将信将疑。其实我也可以早就确定,但是,因为我的自私,我一直不敢面对这个现实。白天,他们夫妻俩两个坐在这儿,我一比较,我发现,你们好像……”
  此时梅圣兰彻底紊乱了,她不能再让妈妈说下去了,不然这样妈妈真的会……梅圣兰哭了,把头埋在妈妈的怀里。
  “妈妈,你不要我了吗?我知道,圣兰是个苦命的孩子,那么早就没有了爸爸,是您,又当爸又当妈,养育我,供我读书,让我成人,让我成家。妈妈,你就是我的亲妈,妈妈,您要是再这样说,女儿我也不活啦,我们一起去和爸爸团聚吧!今生今世,我只有你们二老,其他都不是我的父母……”
  梅圣兰哭得伤心,老太太却显得尤为从容,抚摸着梅圣兰散乱的头发:“傻孩子,妈妈不是担心没人照顾你吗?我们怎能不要你呢?孩子,好好为自己活着啊,别太憋屈了……孩子,睡吧……看你的样子,妈妈心里好难受……”说完,李烟柳就紧闭双眼,然后静静地躺下……脸庞好似还有红晕,又好似还有笑意……
  梅圣兰知道,此时不能再打搅母亲,因为母亲刚才一通话,已经很累了。但是,梅圣兰没有睡意。而且梅圣兰看着母亲睡去的样子,心绪已经从母亲的脸庞转移到另一个人的脸上,不用说,当然是王加强——那张猥琐的脸,实在太可恶了。
  只可惜王加强不在身边,要是在身边,梅圣兰恨不得将王加强大卸八块,不,也可以生吞活剥……
  也许是不幻想就没感触,不期待就不在乎吧。昨天的短信,加上今天母亲的话语,让梅圣兰把王加强幻想或是丑化成是何等的“恶魔”,梅圣兰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渣男,渣男,渣男……”梅圣兰在心里疯狂地叫着。
  27岁时就没有看好王加强,一直没有看好王加强,现在更是没有看好王加强,所有的“没看好”一起涌上心头。如果不是眼前睡着母亲,梅圣兰真想像武侠小说中的那些“魔女”一样,拿着武器,直接去找王加强“报仇雪恨”。
  看着母亲,想着父亲,梅圣兰感到自己的家就快这样被解散了!今生今世,还有谁将自己当成女儿般呵护呢?不是说梅圣兰有多大的恋父情节,也许是爸爸去世得早,梅圣兰只要看到、想到母亲,几乎同时就能想到父亲,想到父亲的好。
  曾经也一直想找个有着父爱般的男人,可是到头来,不但没有找到,还被男人背叛。梅圣兰能不气愤吗?
  梅圣兰曾经畅想,女人啊,还是找一个像父亲一样呵护你的男人为好,而不是找一个还要你去迁就的儿子。真正爱你的男人最高境界是把你当女儿养,而不爱你的男人才把你当妈用,不好的男人让你变成疯子,好的男人让你变成傻子,最好的男人让你变成孩子。
  梅圣兰知道,自己这一生恐怕永远没有被孩子的份了,只有被变成傻子和疯子的份了。想到这儿,梅圣兰的眼睛又好似充满怒火……
  可是,听到母亲的呻吟声,梅圣兰只能强忍悲愤,用手抚摸着母亲。梅圣兰好似恍恍惚惚地感到,世上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永远陪着另一个人,人与人之间无论相聚多久,最后的结局都是别离,不是死别,就是生离。“妈妈,你会怎样……妈妈,我该咋办?”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