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男人在生命中流淌>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六章

作品名称:男人在生命中流淌      作者:洪丰乔      发布时间:2018-06-28 11:41:16      字数:4228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宋•李清照《一剪梅》
  人海茫茫,茫茫人海。两个人能够超越千山万水的阻隔,走到一起,不是前生的约定,定是今生的奇缘。秦黑汉和栗胜男的相见、相识、相爱、相恋,既是前生的约定,也是今生的奇缘。这么说,一点也不为过。
  哪一个人听到秦黑汉和栗胜男的爱情故事,都会竖起大拇指,点赞“奇缘”!他俩当年的爱恋、苦恋,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完全是:“云端寄锦书”“鸿雁传情意”“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李清照和赵明诚之间,那是一种门当户对的爱情,虽然二者家父的政治见解不一!李清照和赵明诚的婚姻,那是一种天造地设的姻缘,独一无二,别人难以取代!虽然,后来赵明诚去世后,李清照有过短暂的再嫁!但笔者相信,李清照的再嫁,不是对赵明诚的遗忘和背叛,相反,是为了更好地保存赵明诚遗留的“信息”!
  上天有时真的很残酷,非要给这对恩爱的夫妻套了很多非难的枷锁!上天有时很可爱,那爱的神箭,可以穿越很多枷锁,让那些人间美好的姻缘得意继续,让那些看似不可能的男女走到一起上演爱的神话。对秦黑汉和栗胜男来说,没有那份出奇的缘分,没有那么对爱的执着,没有那份对爱的信仰,他们能够走到一起——难!很难!非常难!
  人生,总有一些人,一些事,一些情,始终也走不出记忆,深居心灵,让你独自品尝时,享受着那份孤独的美丽。但是,很遗憾,有多少人能够在孤独中享受着美丽呢?很多人都是因为不安分孤独,而躁动不安,而惹是生非!栗胜男是的,梅圣兰是的,王加强也是的!或许都是因为寂寞难耐吧,才不断上演着喜剧和悲剧。
  但是,过去的秦黑汉是这样的,现在的秦黑汉也是这样的,人生始终如一,生活始终如一。最多也只是自己的资产发生变化而已。至于别人说的孤独,秦黑汉没有察觉,也没有闲心去察觉。自己有着不断的小目标,自己在兢兢业业地奋斗着,去努力实现小目标。
  至于寂寞,秦黑汉也没有感觉到,外面有志同道合的朋友,内心有温馨可爱的家人,还寂寞什么呢?但是,我们的人生和生活,常常不是仅仅就是由我们自己所决定的啊!人生也好,生活也罢,我们往往还是被别人送来的、塞来的、抛来的很多我们自己不想要、不需要的东西而打乱了节奏。甚至,当这些东西被强加在我们的生命时,我们自己还全然不知呢?此时的秦黑汉就不是处在这种状态吗?
  躺在病床上的秦黑汉,能感觉到趴在身边的妻子栗胜男,但是,秦黑汉的心没有那种暖意,没有那种感动。秦黑汉此时心里是寒寒的,冷冷的,甚至稍不留意,就会僵化、坚硬!
  “栗胜男,这一切都是真的吗?”可是,此时趴在病床边的栗胜男没有感知秦黑汉的内心世界,没有回答秦黑汉心中的疑问。
  栗胜男的大脑是一片空白,一片茫然,好似那广漠的沙滩戈壁,好似那城市的雾霾天气。但又是思绪万千,百折千回,就似那沙滩戈壁里的狂风暴雨,让自己被侵袭地无能为力;就似那雾霾天气的彩灯虹霓,让自己又还幸存渺茫的希冀!
  有钱就任性,没钱就认命。2007年的9月1号,当别人陆续赶往校园时,栗胜男却成了打工一族。
  虽然高中时,物理老师曾经告诉他们:你们如果用质量能量方程E=MC²来演算自己的话,即使在通常情况下,你们也包含着巨大的能量,只是没有找到向外释放的途径而已,所以,你们要充分相信自己的能量,尽情释放自己,燃烧好自己的小宇宙。
  可是,当时的栗胜男想:自己这一颗小宇宙,这一生,看来只有和打工摩擦燃烧了。不要说什么有巨大能量,不要说什么尽情燃烧,自己一想到自己的现在和未来,栗胜男自己都感到寒冷。
  栗胜男记得那时特喜欢酒井法子演唱的那首《真空爱情记录》的片尾曲《最爱》,只要自己一哼唱“你有没有看到别人的相爱,那浪漫和喜悦同在”时,自己就会眼含热泪,凝视远方!是自己多愁善感,,还是感到前途渺茫?栗胜男无从知晓!
  鹰,不需鼓掌,也要飞翔;小草,没人心疼,也要成长;深山的野花,没人欣赏,也要芬芳。不屈于命运安排的栗胜男,决定一旦走出去,就永远不再回这个穷山沟。
  我虽然是猫,但是,我也有老虎一样的雄心!栗胜男决定,宁可去碰壁,也不要在家里面壁。她没有按照父母的要求,在家务农并照顾妈妈,而是毅然选择了出去闯荡。出路,出路,出去之后才有路!
  一片迷茫的栗胜男抱着那稍许的希望来到了邻省的省会成都,在巴蜀重庆人家大酒店干起了餐厅服务员工作,1000元一个月。但是,如果愿意在做服务员之余晚上再做陪舞小姐,那么收入就会是1000元的三五倍。很多人都有了兼职。但是,栗胜男没有。
  栗胜男只想好好干几年挣点干净的钱供弟弟读书,然后再做其他打算。工作的艰辛磨练了她的意志,人间的冷暖让他意识到亲情的可贵,残酷的现实更让她知道金钱的可贵!
  对于栗胜男来说,最难能可贵的是她为了不招惹是非,她在巴蜀重庆人家打工期间,不敢打扮,甚至还要特意把自己弄得相当难看。怪谁呢?谁叫自己长得太俊俏呢?有时,年轻貌美也是麻烦的事啊!
  有缘的人,即使相隔十万八千里,终会聚在一起,携手红尘。无缘的人,纵是近在咫尺,也恍如陌路,无份相逢。
  2008年“五一”假期,舒城县委县政府加大了筑巢引凤、招商引资的力度。县招商局邀请了20位企业家在相关领导的陪同下,到成都等地进行了为期一周的旅游和考察。在这二十位企业家中,秦黑汉是年龄最小的一位,也是唯一还没有成家的一位。于是他的婚姻大事就成了各位老板们一路上议论的话题。
  秦黑汉一行,当天就赶到了这次住宿地的首站——巴蜀重庆人家大酒店。一天的行程也没有阻止各位的兴致。晚上他们一起来到舞厅,想用舞蹈的乐趣来驱除旅途的困顿。
  领导非常慷慨,要求舞厅经理为每位老板配备一位小姐。这下可难坏了舞厅的经理——小姐不够。很多走红的小姐都是进包厢的进包厢,出台的出台,一下子要找到几十位小姐,把老板急得像个疯狗。最后在酒店经理的软硬兼施下,把那些餐厅里稍有姿色的服务员硬派到舞厅里。栗胜男就是其中一位。
  那位头儿也是非常有眼力,也非常实在,一下子就把王子和公主——黑汉和栗胜男配到一起。看样子,那位领导要么就是看到他俩都是“瓜蛋子”,要么就是认为他两都是一个“黑”。
  黑汉一开始还在勉强着应付着,说真的,他对这些不大感兴趣。但是,当他看到栗胜男时,他惊呆了:这不是梅圣兰吗?还是梅圣兰妹妹!除了个子矮点,除了像我一样黑了点。不然真以为她们是“双胞胎”啊!
  秦黑汉无端地乱想一次。只听说梅圣兰是抱养的,那么他的父母就不确定了,虽然之前听说梅圣兰的亲生父亲可能就是罗新旗,但也没有证据啊,那只是个传说。再说罗新旗一再强调自己只是中间介绍人。
  瞎想,瞎说,就是梅圣兰父母不确定,也不会跑到四川成都啊。天下咋就有那么像的人呢?废话,四川的邓小平就不是一直有卢奇在扮演吗?秦黑汉的思绪就像一团乱麻——胡思乱想。
  最后还是被栗胜男的举动打断了。因为栗胜男发现这个人这么傻头傻脑地看着,好似有点神经质的感觉,再加上自己本来就不想干,于是转身就要走。秦黑汉突然反应过来,一把拉住栗胜男……
  到底是见过世面的大老板,很快就俘获了栗胜男的心。而当秦黑汉发现栗胜男不但不黑,而且白得出色的时候,他迷住了栗胜男。特别是,当秦黑汉知道栗胜男是故意将自己“装扮”得很丑,是想在这举世皆浊的是非场合,出淤泥而不染时,秦黑汉发现已经敬重栗胜男了,爱上了栗胜男,并发誓一定要娶到栗胜男了!
  过程已无需罗嗦,在这一过程中,他们很快从相谈到相恋再到相爱。“初见倾心,再见痴心,终日费心,欲得放心,煞费苦心,总而言之——历尽艰辛”。这一句话完全可以印证他们的情感历程。在分别的时候,秦黑汉给栗胜男买了部步步高手机。说是礼物,其实更是为了联系方便。
  留存一段记忆只是片刻,怀想一段记忆却是永远。秦黑汉知道,而今社会,生米煮成熟饭已经没有用了,就算变成爆米花,该跑的还是会跑。那么如何让栗胜男跑不掉,就一直占据了秦黑汉的脑海。所以,秦黑汉,一路无心欣赏风景。
  所以,秦黑汉,5月8日,一回到舒城,就发觉自己对那梅圣兰的“妹妹”——栗胜男思念倍增!这种思念,不是甜蜜,简直是痛苦!自己简直是不可思议!这比当年苦恋梅圣兰更甚!秦黑汉是一天一个电话,甚至夜晚也要打电话。秦黑汉时时在问自己,是真喜欢那个重庆妹子,还是把她当做了梅圣兰的影子,说不清,或者二者都有!
  几天之后,5月12号下午,公司正准备开会,突然噩耗传来——“5.12大地震”。
  秦黑汉立即取消会议,不停地向成都打着电话。上天啊,电话就是打不通!秦黑汉一下子紧张起来,一颗思念的心一下子绷到嗓子眼。为什么,当时叫你和我一起来舒城,来我的公司工作,为什么你就不干呢?我是真爱你的,不是骗你的!秦黑汉握住手机,盯着电视,在办公室来回走着,绕圈走,横走,直走,嘴巴唠叨着走。手机再打不通,我就要疯啦,再打不通,我明天就去。
  还好,下午4点半左右,自己的手机响了,那边传来了哭声,黑汉的心一下子就多云了——最起码可爱的人还活着。栗胜男是没事。中午上班时,手机没电了,刚下班,刚为手机充电,就发生地震了。然后线路一直忙,自己就不停地拨打着黑汉的电话。
  为什么要拨打着黑汉的电话,栗胜男自己也搞不清。也许是自己也没有几个可以通电话的朋友。也许是家中没有电话,平时打电话回家,都是打村子里一户富人家的电话,然后再请那位家主喊栗胜男的父母,再拨通电话,报个平安。此时请人家喊父母等着,已经不能解决自己的燃眉之急了。
  也许手机本来就是秦黑汉为自己买的吧,而且秦黑汉为自己买手机,根本就没有提出其他非分要求,当然除了一个最大要求——相爱!自己虽然不大敢立刻接受这一求爱的现实,但让自己一下子拒绝,那还得使劲好好找找理由。
  而且,这几天,虽然黑汉回到了安徽省,但是,每天都有电话过来。人家不是真心爱我,干嘛天天打长途电话关心我问候我啊!想到这儿的栗胜男,脸上常常是露出了笑容。
  今天上午栗胜男上班前,还接到秦黑汉的问候电话,请她再考虑考虑,不要在酒店打工了,到安徽省,到黑汉的公司上班,“我是真的爱你,我直到现在也没有结婚,一直在等着自己的真命仙子,现在真命仙子出现了,她就是你,来吧,亲爱的,我是真的真的爱你!”
  黑汉这些滚烫的话,在栗胜男耳边、心里久久缠绕,已在生根发芽。“我也爱你,如果你真的爱我,你就来接我,我就随你而去!”栗胜男在在潜意识中,在心里默念着,但是,她没有在电话里告知秦黑汉。
  有了如此的渴望,先拨通的电话,自然肯定就是秦黑汉的电话了……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