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男人在生命中流淌>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

作品名称:男人在生命中流淌      作者:洪丰乔      发布时间:2018-06-22 11:31:24      字数:4216

  西城杨柳弄春柔。动离忧,泪难收。犹记多情,曾为系归舟。碧野朱桥当日事,人不见,水空流。
  韶华不为少年留。恨悠悠,几时休。飞絮落花时候,一登楼。便作春江都是泪,流不尽,许多愁。
  ——宋•秦观《江城子》
  而今社会,再把婚姻简单看成是传宗接代的人,恐怕越来越少了。夫妻,此生结缘的最大意义不只是吃饭穿衣,不只是生儿育女;还有心灵的交流,爱意的流动,还有彼此慰藉,彼此滋养,彼此成就,需要在爱情中共同修行,以提升生命层次。
  婚姻是两个人的修行,如果没有爱情做基石,很难对抗漫长岁月。而共修无疑是夫妻关系的最高境界,能共修的夫妻代表他们有着极深的缘分和福报。可是,纵观天下的夫妻,能走进共修的又有多少呢?
  而不能共修的,往往就会你气我,我怨你,吵吵闹闹一辈子,愚痴执着一辈子。遗憾的是,有多数人走到坟墓的那一天里也开不了悟。于是,更多的夫妻,如同送客送到火车站,无法陪你去下一站。有的人总是要下车的,接受吧,生命之路,只能自己继续。
  难怪有人说:人生就像坐火车,爱情是停停走走,朋友是去去留留,有人中途下车,有人半路上车,多少人在你的生命列车上与你擦肩而过,只有知心朋友和爱你的人留到最后,一直陪着你坐。
  因此,如果一个人决定要离开你了,只有一个简单的原因,就是你们彼此不能再给予对方能量了,彼此无法共修了。那么,彼此就给对方一个“独修”或“再修”的方便吧。那种“碧野朱桥当日事,人不见,水空流”“便作春江都是泪,流不尽,许多愁”的感觉都没有了,为何还要一起苦苦修炼呢?甚至在此种煎熬中,还会另寻他欢呢?
  这种另寻他欢,是惹是生非呢?还是生理、心里和精神的补偿呢?
  当然,虽然也有夫妻即使不能共修,但是还能坚强地走下去,过完了一辈子!可是,如果你要问他们夫妻为何能够一生又争又吵,还能白首偕老的原因的话,恐怕就要用一句诸如黑色幽默的话来回答了,那就是:忍,忍,忍,再忍!
  “韶华不为少年留”,人到中年,就想夫妻最好能够到白头啊!何必那么折腾,直冲“多事之秋”呢!
  2014年4月10号,星期四,王加强和自己的师大“班主任”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回单位——丈母娘病得厉害——这也是事实。
  然后,王加强就直奔合肥新桥国际机场,并很快搭上了去昆明长水机场的飞机。几小时之后,飞机平稳降落。王加强激动万分、异常兴奋地走出飞机,不用说,先期到达的栗胜男早就等候在出口。
  王加强本来以为和栗胜男一见面,会有好似好久不见的亲人般的拥抱和问好。可是,彼此一见面,首先都出现了那种说不出缘由的刹那间的尴尬。王加强刚想开口打破这一尴尬,可是还是被栗胜男抢了先:“飞机晚点了吧,我等得……”
  王加强看着人群中的栗胜男,不由发自内心地赞到:“栗胜男,在哪里都是一道绝美的风景线!”见美心喜,无人免俗。王加强知道,自己也不例外!
  “晚了一点,男妹,好了,我们见面啦,我真怕你不在这儿等我,让我一个人来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哎吆,乖乖,打扮得这么排张,太排张了吧!”王加强抢下话语,大加赞美栗胜男,也算是热烈气氛吧。
  “别夸了,夸得我都不好意思!”但话虽这样说,栗胜男却没有丝毫害羞的意思。
  “不会吧!再说在这儿谁知道排张什么意思啊?在飞机上,我一直都在想着你会打扮成什么样子”?
  “什么样子?”这次,栗胜男小女人的气息立马展现,凑近王加强,一把拉着王加强,在王加强的耳边问道。
  “什么样子都有,甚至是女明星的样子,可是你的美丽漂亮还是超出了我的想象!宝贝,你真是太排张啦!小甜心,真是怕在这儿遇不见你,爱死你啦!”王加强也顾不了那么多,顺势搂着栗胜男。但还是克制了想亲一口的冲动!
  “看你,把我当成谁了?还是不相信我的办事能力?来,先吃点,饿了吧?”不知不觉,他们在大厅里,顺势依偎了一会儿,就手拉手地走进机场餐厅。
  王加强不明白,自己和妻子梅圣兰无论走到哪里,他们始终都保持着产生一段美的距离,彼此就是没有那种黏性。可是,自己和栗胜男在一起时,就完全不一样了。
  栗胜男使劲向王加强那边贴,王加强也是使劲将栗胜男向自己这边拽。你贴我拽,那种如胶似漆的感觉,全在心里让人心欢。王加强不知道这位栗胜男和秦黑汉在一起是不是这一感觉!想问又不敢问!又何须去问!
  现在,还管你什么秦黑汉不秦黑汉!“这段时间,她栗胜男是我的唯一!”王加强在心里欣喜若狂地叫着!
  遗憾,他没有问栗胜男。如果问的话,其实栗胜男可以实实在在地告诉他:自己和秦黑汉在一起时,那种距离就是彼此的一种尊重。
  栗胜男在做黑汉女朋友的时候,黑汉走路时还是将栗胜男搂着。可是,一旦结婚之后,彼此就相敬如宾啦,哪能那么黏糊啦!栗胜男感到,自己对秦黑汉,好像只有崇拜的成分。而这种崇拜的成分里面不仅稍许含有感恩的意思,而且有时还带有那么一点点惧怕的感觉。
  此种崇拜的味道,秦黑汉有没有感觉到呢?但是,好像秦黑汉全然接受了。此种接受之感,栗胜男看着不爽,想着也是不爽!
  而此时依偎在王加强怀里的感觉,好似让栗胜男找到了那种被人追求,被人呵护,被人娇宠的味道,此种味道好甜好甜,似梦境,似仙境。有时栗胜男干脆就不走了,让王加强搂着走、抱着走、拽着走,甚至拖着走,反正不管怎么走,有此种被爱恋的感觉就可以走!
  王加强呢?搂着个美人,即使是拖着个美人,好像才能证明这个叫栗胜男的美人全是自己的,哪怕不是自己的,但是,最起码这个美人将她完全交给了自己。
  但是,和妻子梅圣兰走在一起,王加强虽然知道,这个美丽的妻子是自己的。但是,二者若近若离的那种感觉,不仅给别人造成好似“偷欢”之感,即使是他王加强自己也在怀疑,这妻子此时身虽然属于自己的,可是心好像一直留在别处,直到现在都没有收回。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王加强发现:这种收回不但好似不可能,而且还在越来越远……
  王加强自从和梅圣兰谈恋爱到现在,不仅在走路时,他们都保持着一种距离,而且在王加强早先骑自行车时,梅圣兰坐在后面,也不是一把抱住他的腰,而只是揪住他的衣服。后来,王加强换骑摩托车了,梅圣兰坐在后面照样不是抱着他的腰,只是把他的衣服揪得更紧。
  当时,王加强也是暗示过甚至主动把梅圣兰的手往自己的腰上拽,但是,还是被“羞答答”的梅圣兰以种种理由搪塞过去了。时间一久,王加强也就习惯了。只是看到人家小两口在车子上抱成一团,心里有点痒痒的。
  不过,这下好,用栗胜男的话讲,一看到王加强,就想亲亲,就想抱抱。比如他们曾经一起偷偷出来约会时,走着走着,栗胜男就突然就一个转身,娇滴滴地说:“抱抱。”这哪里是什么情人,这分明就是一个“小公主”嘛!
  王加强没有女儿,不知道有女儿会有什么感觉。自己从小就在父母的争吵中长大,在妈妈的严厉训斥中长大,对妈妈的温柔体会甚少。后来虽然家中多了个妹妹,但是,很遗憾,自己从没有感觉到妹妹的温柔,相反,很遗憾,自己从小反而将妹妹带成了个“好小子”。
  虽然初恋情人还有种小鸟依人的感觉,但是,他们刚刚确立关系,还没来得及细细享受女友的温柔,他们就因为分配而各奔东西。
  后来虽然娶了美丽的梅医圣,但是,从苦苦地追求,到好不容易的成婚,再到婚后二者都是“工作狂”,王加强回忆着自己的过去,感觉自己享受女性的温柔太少太少,或者自己干脆就是荒漠。
  不过,这下好了,有了栗胜男这种“亲亲”“抱抱”的感觉,自己也没枉来这世界一次!此种感觉真好。王加强发过誓,此生一定要好好珍惜这份情感,好好待人家栗胜男!
  “栗胜男,缘分啦!你就是我天上掉下个栗妹妹,我一见到你,也是想抱抱你啊!”王加强在心里想着,如果不是他们各自都有家庭,他们就是天生的一对。
  上天有眼,总算能让他们相好相爱一场。但也是有眼无珠,因为他们并不能永远、常常在一起。“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王加强自我安慰着。“上天啊,大地啊,小甜心,您在干嘛呢?”王加强一想到栗胜男,就这样呼天唤地地疯问着。
  “男妹,谢谢你,你想得真是周到。”王加强大口大口地开了杀戒,栗胜男看着笑着,王加强吃得越欢,栗胜男的幸福感就会越高。几十分钟之后,他们一起住进了早就预定好的宾馆。因为彼此都是很累,也就没有去逛夜市。本来他们准备第二天去石林,但是,因为两人晚上很是狂欢了几次,所以早晨起床很迟而没有去成。不过,没关系,这种抱在一起的感觉胜似十个石林!
  他们交往到现在,虽然之前也有几次亲密地接触,但是,如此放松毫无顾忌地还是第一次。激动之余又是十分刺激。他们本来打算玩五天的时间,但是,因为这样的“接触行为”在大理和丽江的宾馆里不断上演,所以一下子就前后逍遥了一周时间。
  在这一周里,他们为了这次二人世界免受他人打搅,他们都把手机的SIM卡全部换成了云南的卡——这样他们只会在彼此之间联系了。
  其实他们之间需要什么手机联系啊!但是,也许是身在异乡吧,胜男还是有点胆怯的。为了能随时让王加强保护自己,所以他们就在二者之间架起了只属于他们自己的无线桥梁。
  但事实证明,这种设想和做法是多余的,因为这几天来,他们是形影不离,栗胜男的手都被王加强握疼了,王加强的胳膊都被栗胜男拽痛了。
  释迦牟尼说过:伸手需要一瞬间,牵手却要很多年,无论你遇见谁,他都是你生命中该出现的人,绝非偶然。王加强和栗胜男的相遇是一种偶然还是一种必然呢?
  有人说,今生若无相欠,怎会相见。人生之路,爱情之路,友情之路,无论是走走,还是停停,谁行谁不行?一句话——患难见真情。俗话说的好:是蛇一身冷,是狼一身腥,水深静无声,失利人无形,蝙蝠再飞不是鸟,新鞋再好不跟脚,谁解你撕心裂肺?谁懂你生活百味?
  谁愿意懂你的人生百味?谁又能懂你的人生百味?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本写好了的厚厚的小说,都希望找一个可以和自己共鸣的人一起研读。低潮时,陪你哭,高潮时,陪你笑。王加强,你找到了吗?栗胜男,你找到了吗?不是别人在问他们,而是他们自己在问自己!
  除非我们是十恶不赦的人,不然,我们都可以做到:对我们好的人,我们一辈子都会忘不了;当然,拿我们当傻子的人,我们一辈子都不想交。且爱且珍惜,且行且珍惜。
  可是,处在爱情甜蜜中的人,又为何有那么多不安全感呢?是用情不专,还是用情不够呢?因为假如情之至了,便无所谓了。汤显祖在《牡丹亭》里说的那句话:“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能否可以化解我们内心世界的不安全感呢?化解那份所谓的孤独感呢?化解那种渴望被别人读懂的焦渴的心态呢?
  但是,王加强和栗胜男,无论怎样黏在一起,无论怎样疯狂,无论怎样恩爱有加,他们在游玩时,好似都有一种不安全感!为何呢?可能是“生者,不可以死,死者,不可以生”吧!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