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旅店烟云>第十八章 珙桐花开

第十八章 珙桐花开

作品名称:旅店烟云      作者:遇上你是我的缘      发布时间:2018-06-22 14:15:18      字数:7001

  资料显示:“珙桐又叫‘中国鸽子树’、水梨子、鸽子树,属于蓝果树科,国家一级重点保护植物,为我国特有的单属植物,属孑遗植物,也是全世界著名的观赏植物。在马边大风顶地区有着大量的珙桐花树。珙桐高约十至二十米,树形高大挺拔,是一种很美丽的落叶乔木。每年四、五月间,珙桐树盛开繁花,它的头状花序下有两枚大小不等的白色苞片,呈长圆形或卵圆形,长六至十五厘米,宽三至八厘米,如白绫裁成,美丽奇特,好像白鸽舒展双翅;而它的头状花序像白鸽的头,因此珙桐有‘中国鸽子树’的美称。
  “珙桐树的木质结构细密,不易变形,切削容易,是木雕工艺的佳料。更重要的是,珙桐对研究古植物区系和系统发育均有重要的科学价值。珙桐树是一八六九年在我国发现的。因挖掘野生苗栽植及森林的砍伐破坏,目前数量较少,分布范围日益缩小,有被其它阔叶树种更替的危险。
  “珙桐只生活在我国,分布于宜宾珙县,广东珠海,陕西镇坪;湖北神农架、兴山;湖南桑植县、沅陵县借母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贵州松桃,绥阳宽阔水原始森林,梵净山;四川珙县王家镇、巫山、南川、平武、汶川、灌县、峨眉山、马边大风顶自然保护区;云南绥江等地的海拔1250--2200米的区域,繁衍不息,世界其它地方都已绝迹。”
  在四川省宜宾市的行政区划中,珙县和兴文是山水相依的兄弟县。地形地貌和兴文也没有很大的区别。据百度百科介绍:“珙县,四川省宜宾市辖县。位于宜宾市境南部,东经104°38′-105°02′、北纬27°53′-28°31′之间,北与高县连界,距宜宾市翠屏区46千米;南与大雪山相连,距云南省威信县县城69千米;西靠筠连县,东南、东北与兴文县、长宁县连界。县政府驻地巡场镇,距市政府驻地56千米。
  “珙县境内有沟通云、贵、川三省的叙高公路、川云公路、宜威公路等主干公路,成珙铁路、金筠铁路贯穿县境,是宜宾市南部重要交通枢纽和物资集散地。高等级水泥路直达宜宾市城区,1小时内即可达宜宾机场和长江航运码头。
  “珙县是四川省重要的能源、建材、化工基地,储存无烟煤炭12.15亿吨,硫铁矿2.26亿吨,石英砂4700万吨等14种珍稀矿种,除此之外珙县还有中国使用页岩气第一镇——上罗镇。珙县是川滇黔结合部宜宾半小时经济圈重要组成部分,森林覆盖率达43.68%,绿化覆盖率达47.28%,是四川省第一个实现绿化达标的盆周山区县。珙县境内有全国重点保护文物单位‘僰人悬棺’。素有‘神韵僰都,咽喉重镇’之称。”
  关于珙县,我还是从语文书上介绍的“僰人悬棺”才开始有所关注的。1992年的冬天,在山东沂蒙山革命老区的莒县库山乡解放军原54691部队新兵教导大队部门前,一个小白脸微笑着朝我点点头自告奋勇地介绍说:“我叫赵永忠,珙县的。”没想到的是赵永忠、吴畏、周松、杨代宽(现更名为杨武岭)、郭达鹏、何珍红和赵友平等这些都是珙县的战友。分下连队以后,逐渐地和他们一一熟悉了起来。他们也陆续告诉了有关珙县的消息。于是就想啊,以后有了机会,一定亲自去看看神奇的珙县,是不是像他们传说的那样呢?
  94年夏天,我从山东回川探家,无意中路过了珙县。当时的县城驻地还在珙泉镇,那里的温泉可是出了名的。怎奈归家心切和另有要事,终究不得停留细赏,心中难免没有遗憾。也就是在那一年,我接连去过四次,其实都只是路过而已,最远还去过两次上罗镇。还记得我和父亲曾在上罗镇小住了一晚,没想到后半夜电闪雷鸣,狂风暴雨,至天亮时分屋内早已清凉无比。而让我们记忆深刻的还是从县城珙泉镇至上罗镇这条盘山公路,路况很糟糕,在几处大坑里颠簸不已,活生生地被车轮的惯性弹起来后又重重地落下去,好一阵子了两瓣屁股都还隐隐作疼。听说现在那条路早已打好了,就盼望着如有机会还能再去上罗镇,如果想看僰人悬棺,就再前行16公里便能愿了。忽然间才发现,就在不知不觉中一晃而过了整整二十四年,于是忍不住慨叹“逝水啊---流年”!
  在新兵连,我和赵永忠、吴畏他们来自珙县珙泉镇的战友都分在五班。班长贾二民,河南襄阳县人,1990年3月入伍,上士军衔。杨代宽、赵友平、郭达鹏和周松后来都分到了师直属队工兵营的筑城连和道桥连,我那时在营部当文书,和他们都有不错的交情。
  赵永忠,一米六左右的个子,一说一个笑,肤白,人帅,烟民一个,反应灵敏而快速。新兵下连时起初是分在筑城连,吴畏和邓克中分在道桥连。还有我们一个班的胡伟、胡其林、黄来宝,分在地雷爆破连,王勇分在师直侦察连,李万峰、白逸庐分在师直防化连。我最初也是分在地爆连,没想到在1993年3月21日那一天,好运会突然降临到我的头上,我离开了连队去营部报到做营部文书,一干就是两年多。
  杨代宽(后改名叫杨武岭,男,苗族),那时是在筑城连做连队文书,郭达鹏和赵友平就是他所在连队的。在连队首长的眼里,杨代宽是那种做事不急不缓的人,有时候,指导员都拿他没办法。如果说话重了点,把他惹恼了,他就无所谓的样子,气鼓鼓地把笔一扔,不管也不问了。
  他常说:“当官的也不要把我惹急了,他妈的这个连队文书有啥好做的?老子大不了下到战斗班去,没啥不得了。农村娃儿,吃得苦,怕个屁啊?”有时候指导员考虑到他是少数民族,连队要充分尊重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因而没有如何去计较。
  1995年冬天,杨代宽、郭达鹏和赵友平等服役期满光荣退伍,我和赵永忠推迟了一年,主要是我和他当时在潍坊长城汽车修理厂说是学点技术。其实也不全是,我并没有想在部队长期干下去,就想抓住机会到市里好生玩耍一番,免得以后后悔。潍坊一别,我便和他们失联许久,时间如流水,直到2012年夏天才又和他们取得联系。
  老早的,赵永忠就打电话给我,请我、何昭强、胡伟和胡平等去珙县耍一趟。我们商量好后聚会时间,就相约同往。一路上,我的脑海里不断浮现和赵永忠在潍坊军营三次携手的传奇经历。第一次就是在新兵训练教导大队,位于莒县库山乡十里铺村。那个地方真的叫做偏僻,一到冬天,寒风频吹,那可真是透彻心扉的寒冷啊。以前还说四川的冬天冷,可和这里相比就觉得家乡的冬天实际上还是很暖和的了,最起码是极少下雪的。可在山东,一到冬天几乎没有不下雪的地方。就在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我和赵永忠、吴畏、邓克中、胡其林、陈凤,、白逸庐、李万锋、王勇、黄来宝、胡伟刚一跳下军车就被河南襄阳籍老兵贾二民带走,编在一连二排五班,从那开始了为期两个多月的新兵训练生活,直到今天都还记忆犹新难以忘怀;第二次是新兵下连一个月后,我先到师直工兵营营部当文书,赵永忠后来当营部通信员;第三次是他先到潍坊长城汽车修理厂学习汽车修理技术,我后来也跟着过去了。虽说只有短短的八个多月,但那段日子我和他都过得挺开心的,还在潍坊结识了不少新朋友。可惜在九六年的冬天,我和他在成都挥手一别之后,差不多又过去了十多年才又联系,期间我在东莞谢岗的卓维手袋工艺制品厂,还收到过他写来的信,过后再也没有消息。直到2007年夏天,我才又通过关系找到了久别多年的他,还在几次长途通话中获悉了对方的现况,这才放了心。
  胡伟战友免费为我们几人开着车子,但也不忘记和我们聊着天,尤其是当他聊到自己的人生经历时,总是在我们几人的羡慕中哈哈一笑。
  “我这个人安,没啥大本事的,就是人很自由。想克哪点随时都可以走,克几天都没关系。我不像你们几个,都要受到婆娘(四川方言,就是老婆、爱人的意思)管束。”
  “胡伟,你好牛逼,够潇洒的哈。”何昭强轻拍了一下胡伟的肩膀后说道。
  开着车的胡伟把头扭向何“嘿嘿”几声:“强哥,说那些哦,我看你也很自由嘛。会开车好逗姑娘哈。”
  强哥似乎被胡伟的戏谑逗乐了:“我算啥子?还是你胡伟才是正儿八经的厉害角色,好多战友都说你豁姑娘(四川方言,就是耍女朋友的意思)帮恶(四川方言,就是很厉害的意思)的哈,看来下一步我都要像你多学习。”
  胡伟哈哈大笑:“强哥,表的(四川方言,就是不晓得的意思)你听那些瞎吹的哈,我是一个大好人。”
  强哥突然提高音量,“呵呵”一乐:“嘿嘿,你胡伟都是一个好人,那表的这好人有好多哈。”
  我和胡平就当“收音机”,听他们两个吹牛,再加上很快就要和赵永忠等相见,所以心里还是很开心的。
  对于胡平,强哥起先不大熟悉,但经过我们介绍后便认识了。大家都是同一年兵,又都是四川老乡,乡音难改啊。只要听到那亲切的乡音,不管之前有多大的距离,似乎一下子就变得没有了。
  胡伟的左手夹着冒着青烟的烟卷,眯着眼使劲地吸了一口,只见红光一闪一闪的。他也没有急于吐出烟雾,却在口腔中回味了一番后才徐徐吐出。他的右手灵活掌控着方向盘,从他开车的姿势来看,显然不是生手,而是拥有多年驾龄的老司机了。听他说起我们现在走的这条线路不知跑过多少回了,他甚至可以准确说出如何行驶路线可以缩短时间。我就在想,他会开车肯定都是退伍以后的事了。
  胡伟忽然扭头问胡平:“胡平,你那哈尔(四川方言,就是那一阵子的意思)在修理营,出门啷方便的,都没有在潍坊耍几个姑娘啊?不是在这点吹牛,要是我早来市里,表的要耍好多潍坊姑娘哈。”言毕,露出得意的神色。
  个子不高的胡平眼睛小小的,平头,说话慢条斯理的,音量也不高不低:“我不像你啷个哈,胡伟,你比我长得帅,人高马大的,随便哪个潍坊姑娘一看斗你都要流口水。”
  “你说的话听几(四川方言,就是听到的意思)就是安逸(四川方言,就是舒服的意思),我喜欢听,要我说,你胡平不想耍姑娘肯定是豁人的(四川方言,就是骗人的意思)。”
  强哥在一旁跟着开腔(四川方言,就是说话的意思):“嘿嘿嘿嘿,胡平也不是一个好人,姑娘都不晓得耍。哪怕吹牛B哦?反正我不相信哈。”
  关于我,他们也渐渐地把闲聊的话题引申过来。胡伟话匣子一打开,似乎就合不上了。胡平和我都少有说话,不是不想说,而是要等人家先把话说完才好接下文,动不动就打断别人的谈话是很不礼貌的行为,原以为这样至少可以养精蓄锐,没想到越是小心越是被人提起。有啥办法呢?随机应变呗。俗话说得好“身正不怕影斜”,大抵是说一个人只要心里没有鬼,就什么也不会害怕和过于担心。
  在狭小的车厢里,我们四人刚好坐完所有的座位。一路上有说有笑的,倒也不感到寂寞和觉得时间过得好快。通常来说,从兴文到巡场一般都要一个半小时的车程。我们的注意力似乎都被胡伟和何昭强的说笑而深深吸引了,以至于根本就来不及观赏车窗外接踵而至的风景。
  再次见到巡场,四周高高低低的建筑群充盈着我的眼球,道路整洁,街面宽阔,人来人往,热闹非凡。这就跟我在九四年夏天过来看到的巡场完全不同,因为现在的珙县县城就是巡场镇,而当时却是在珙泉镇。所以,单从迁移县城这一点来讲,这就跟兴文是一样的。可是现在,我们只从巡场路过,老战友赵永忠和吴畏在老县城珙泉镇为我们接风洗尘。
  车到珙泉镇,我便和赵永忠取得联系,他告知进城以后的路线,最后在天天超市门前,胡伟挺稳车子,我们一一钻出车厢,和前来迎接的赵永忠和吴畏热烈握手。
  他们笑容满面地招呼我们:“你们辛苦了,珙县欢迎你们的到来!”
  胡伟快人快语:“赵总亲自来迎,我们很荣幸哈。”
  赵永忠:“胡总,客气了哈。弄多年没见兄弟们了,十分想念得很。今天才见,差不多快有20年了。”
  当我的双手和赵永忠紧紧相握的瞬间,他“呵呵”一乐:“老邹,原来你还不显老斗嘛。看上去还像当年那么地年轻。哈哈哈,本来早该请你们上来耍一趟的,没想到一时半会也没联系上,也就拖到了今天。说真的,能再次见到你们,我和畏子真的好开心。先说好哈,既然都过来了,我们就耍开心,今天不谈走哈。”
  当初在新兵连,我、胡伟、赵永忠和吴畏都在一个班上,今天一下子就聚齐了四个,能不开心吗?胡平和强哥,赵永忠也是认识的。只是吴畏不大认识,赵便给他做了介绍。
  吴畏的脸庞还是胖乎乎的,身材健壮,眼睛里闪烁着笑意。相互打过招呼,赵带着我们先把车停在珙泉镇人民政府大院内,又热情招呼我们走进一家饭馆。虽说外边的天气显得阴沉,偶尔还伴有零星小雨,但丝毫不影响我们这次珙县之行和老战友相聚的快乐心情。饭店不是很大,但上菜的速度很快。刚一落座,赵就吩咐老板赶快上菜上酒,女服务员跑来跑去的,墙壁上的电风扇被打开,吹来了一阵凉风。
  赵说:“大家伙弄久(四川方言,就是很久的意思)没看到了,今天一定要喝高兴哈。服务员,先来两瓶白酒,两件啤酒,上菜抓紧。”服务员的头点得像小鸡啄米似的。
  胡伟“哈哈”一笑:“我开车的哈,今天就不喝酒了。”
  赵手一挥:“不说那些哈,在桌子上的战友都必须要喝,反正,要喝高兴。喝不了白的可以喝啤酒还有泡酒。喝酒了就不开车,还开啥子车,莫非你们还想到要走啊?我给你们说,既然到了珙县,你们说的都不算,一切全由我们来安排。等二两天我们去你们兴文,也是一样的哈。”
  胡伟“嘿嘿”笑道:“要得,喝嘛,怕个锤子?”
  赵和吴畏异口同声:“是三,都是四川人,也都是老战友些,相互就不要啷客气的,大家随意。反正,也没啥子好菜好酒来招待你们,大家伙将就吃些哈。”
  说话间,一大圆桌子菜已快上齐,赵和吴畏先为我们一一倒满酒,然后一起向我们举杯。
  “今天和你们聚一哈,还真是不容易,虽然珙县和兴文相聚不远,顶多就是个半小时的路程。大家都把杯子端起来,我和畏子先干为敬,感谢你们来到珙泉镇。粗茶淡饭招待不周,大家要多包涵哈。”
  喝酒的气氛一下子就上来了,除了胡平外,我们几个都是一个单位的,胡伟都是分到师直工兵营地爆连以后才去的潍坊“八一宾馆”,所以就不存在有啥隔阂的问题。今天来到珙泉镇,我们就客随主便,敞开肚子吃饱喝好玩好,唯有这样,才不负主人的一番盛情。以后有机会的话,肯定会请他们去兴文一聚的。到时候,再多约几个战友过来和他们见见面聊聊天,增进大家之间的感情和友谊。是啊,这真是“一叶浮萍归大海,人生何处不相逢”。
  饭后,赵、吴战友把我们带到了荷花池宾馆的底楼茶坊,漂亮的服务员一扭一扭,不紧也不慢地次第为每人面前泡上一大杯绿茶,然后说声“请慢用”就退下了。我的天,吹牛大战这才拉开帷幕。战友之间相聚,聊的最多的话题还是在部队里面的那些陈年旧事、那些捧腹趣闻、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官兵关系、那些绿树红墙内的孤单寂寞甚至无聊,还有那些通过无线电波与地方女青年、大中专学生不断来往的书信,无疑都是闲聊的最好主题。
  离吃晚饭的时间尚早,赵永忠和吴畏提议出去走走,顺便欣赏一下珙县老县城的风光。一路走一路介绍,看得出来他们两人都对这里的所有一切了如指掌,对这里之前所发生的大小事情如数家珍。你看,昔日人满为患的电影院,如今早已人走楼空,像一位孤独的空巢老人,在夕阳的余晖下消耗着剩余的人生时光。原来的县委县政府办公楼,灰尘满天,旧迹斑斑。往常的“衙门”威严不在,那些或开或关窗户的房间里面,可能蛛网密布,老鼠乱窜,霉味浓重。倒是那座“荷园”,秀美的两字用的是行书,中锋用笔,饱满而有神。我们就从门口进去,沿着曲折的围墙根一直向前,便来到了一个凉亭,古朴典雅之气而来。凉亭的前方有座宛如江南最常见的那种拱桥,四周全是厚厚碧绿的荷叶,可见一些快要开败了的零星荷花,颜色偏淡,无神无韵。好有些荷叶已经枯萎,也散落在碧绿的叶子中间。
  大约有一百来亩的荷塘,水呈淡绿色,弯弯曲曲的小路只比水面略高一些。走过塘边,平静的水面上波光粼粼,永忠战友笑道“这水塘中放养了不少鱼苗,有的已经长大可以食用了”。正说话间,只见一个个水泡此起彼伏,细看还能清晰看见欢畅游动的鱼儿。置身其中,顿感清幽无比,超凡脱俗一般。荷塘的尽头是一排排诸如饭店、副食店、玩具店一类的店铺,远远地,还能看见那一株株枝繁叶茂、生机盎然、花团锦簇的珙桐花在闷热的午后、宽阔的荷塘边上尽情绽放。好像是用一张张快乐的笑脸来欢迎我们的到来。它们有些调皮地躲在叶子中间,偶尔探出活泼的脑袋,或者宛如当地少女羞涩般微笑着,要不就是大方的珙县人民用独特的喜客方式为我们“接风洗尘”。树下是那片绿油油的草坪,还有草坪边上那些躺椅,都为奔波劳累的人们释放着轻松。不管有多忙,但只要到了这里,能静下心来,好好享受和欣赏美丽的荷塘风景,让凉丝丝的风吹走你的愁绪,让活蹦乱跳的鱼儿给你快乐,让隐约飘来的旋律洗涤你的心尘,还可以远看那位美丽的荷花仙子在池中迎风起舞,那婀娜多姿的身材、那顾盼生辉的秋波、那美轮美奂的舞姿,难道不会让你心颤不已和流连忘返?
  我对花草没有研究,但也是爱花护花之人。也许,洁白的珙桐花开在较高海拔地区,是珙县的县花了吧?这种花树在宜宾全市范围内也只有珙县才有,所以成为当地的一张“名片”。珙县美景名胜秀丽多姿。有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僰人悬棺,省级风景名胜蜀南温泉、芙蓉山景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风景名胜区石碑珙县龙、观宝山林海等。“僰人悬棺”被喻为“千古之谜,巴蜀一绝”,以其独特、丰富的文化内涵和峥嵘、突兀的雄姿,吸引海内外游客。“蜀南温泉”有“赛华清”之美誉,水温宜人,常入浴可益寿延年。“芙蓉山风景区”以山青、林翠、泉清、雾奇、路曲著称,是休闲游览好去处。“石碑珙县龙”展示出一亿九千万年前爬行动物的繁荣景况,仿佛时光倒流,令人遐想。“观宝山林海”浩瀚如烟,绿波荡漾,佳杉万顷,实属天然观光、养生宝地。王家四里坡、罗渡曹营石堡寨、上罗龙抱山、孝儿南广河、珙泉天然溶洞、玉和隘口石牌坊等美景如诗如画,文物意韵深长。千古之谜僰人悬棺、世界珍奇观赏植物珙桐、距今1.99亿年的“石碑珙县龙”恐龙化石、两亿年前形成埋于泥土中的珙石,以“珙县四绝”著称于世。(摘自《珙县政府网》)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