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男人在生命中流淌>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作品名称:男人在生命中流淌      作者:洪丰乔      发布时间:2018-06-18 10:05:34      字数:4284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宋•柳永《雨霖铃》
  命运实在是开玩笑,因为一场意外事故,今天梅圣兰知道了她一直想知道的当年被救助的真相,见到了她一直想见的想报答的“恩公”,又见到了她一直想见但一直克制不见的初恋汪佳强。
  而且更是不可思议的是,这位自己一直朝思暮想的、自己一直想报答的恩公,竟然就是自己一直认为和自己有着深仇大恨的初中同学秦黑汉!如果不是要急于给秦黑汉动手术,梅圣兰恐怕要好好捋捋自己的思绪,掐一掐自己的胳膊,看看自己是否在做梦,看看太阳是不是从西面出来!
  但梅圣兰此时看着躺在眼前的秦黑汉,容不得自己有其他非分之想!只恨自己无能,不能抢救秦黑汉,还要让其痛苦地转院!但是身为医生的她,又很庆幸,当年自己学医了,而且医术一直还不错,而且还熟悉汪佳强!不然,这次,秦黑汉一定凶多吉少!不然,秦黑汉……
  梅圣兰和秦黑汉公司的一位员工以及硬是要去的老支书随120车赶往县医院。当他们到达县医院时,匆忙赶来的著名外科大夫、市医院副院长、即将是市卫计委副主任的汪佳强汪博士已经在县医院准备妥当了。
  当年的恋人,当年差点就走进婚姻殿堂的恋人,当年分手根本就不是主观原因所致的恋人,当年认为分手之后又会很快回到原点的恋人,但却足足分别十二年都未见过面的曾经的恋人,彼此在这种场合见面实属意想不到,但是,眼下,已不可能有很多的寒暄。
  梅圣兰只说了句:“你好……快,谢谢!”可是,因为梅圣兰嘴巴一嘟噜,这句话听起来怎么感觉很像“你好……坏”。
  汪佳强实在不解!他们当年在恋爱的季节里,梅圣兰也是经常对着汪佳强说这句话。
  汪佳强看着脸色苍白的梅圣兰,关切地问道:“怎么了,你?”又看到罗新旗站在身边,就问候道,“罗叔,您好。”还没等梅圣兰投来异样的眼光,探寻汪佳强怎么会和老支书打招呼,而且还叫“罗叔”时,医院就要病人家属签字。
  但是,谁是病人的家属呢?而手术的危险性又是特别大,没有家属的签字,医院是不允许动手术的。生命危在旦夕,梅圣兰知道手术的危险性和医院的原则性是共存的。就连一直跟随而来的老支书此时也是退避三舍,更就别说员工了。
  一分一秒真的不能耽搁啊!梅圣兰冲上去,在家属签字处郑重写下了“梅圣兰”三个字。罗新旗和汪佳强都投来连他们自己也说不明白的眼光。
  梅圣兰知道,有着县医院的设备和汪佳强的医术,她知道秦黑汉有救了,而且还可能没有后遗症。她相信手术肯定能够成功。
  但是,就是手术不能成功,那么,恩公,就让我做一回你的“家属”吧!如果有什么不测,就让我来承担吧!那种眼神,那种倔强的眼神,那种倔强中还有点复杂情感的眼神,为何此时那么清晰!
  “黑汉,你命大福大,不会有事的!”梅圣兰的情绪情感实在太乱了。但作为一名出色大夫的梅院长,理智还是告诉她,她的签字,既是对黑汉的抢救,也是对汪佳强的信任。
  汪佳强看了一眼梅圣兰,点点头,然后就和县医院的大夫们走进了手术室。
  一向在手术室里为他人做手术的梅圣兰,今天却等在手术室的外面。第一次尝到此种等待的焦急的滋味,幸好还有老支书的陪伴。当然已经打开的谜底,就成为老支书罗新旗向梅圣兰叙述的主要内容。梅圣兰听着、哭着、抱怨着、微笑着……
  庆幸,也的确,汪博士没有辜负梅圣兰的期望——手术很成功。几个小时之后,汪佳强疲惫地从手术室走出来,他走到满含期待的梅圣兰跟前,拍了拍她的肩头说道:“放心吧,不会有后遗症,只是恐怕要坐一两个月的轮椅。你先进去看看吧……吃饭了吗?我们一起吃顿饭吧?”
  说到吃饭,梅圣兰才知肚子有些饿的感觉。但不知何时离开的老支书和那员工刚好拎了三大饭盒的饭菜过来了。
  但是,无论是盒饭还是同汪佳强一起去吃饭,梅圣兰都是毫无食欲。不仅没有心思去吃饭,而是根本没有时间吃饭。
  因为她知道她要把黑汉安排好病房,陪伴好黑汉。梅圣兰深情的看了满脸疲倦和不解的佳强,说了声:“谢谢,下回吧。我还要把病人安排一下。”
  “也好,你去吧,她一直在喊着你的名字。”
  “哦,你弄错了,他的老婆叫‘胜男’。”
  “哦,那你忙吧,我该歇会了。”
  “好吧,谢谢!下次我请你吃饭吧。”梅圣兰说完,就和罗新旗一起走进病房。梅圣兰如此客气地话语,是否也在暗示她和汪佳强之间早已不是那么靠近,而且距离早就在越来越远了。
  “罗叔,你和汪佳强认识?”梅圣兰疲倦的脸上还是露出一些惊讶,突然想起要问这一问题。
  “哦,也不是认识,他曾经给我一个朋友看过病……以后再说吧……快快快,我们去看黑汉!”罗新旗是顾左右而言他,还是实话实说?对!也算是实话实说。算了,管不了那么多了,来不及考虑太多。梅圣兰和罗新旗快速赶到黑汉的病房。
  梅圣兰在快速赶往秦黑汉的病房时,在走廊转弯的一刹那,还是情不自禁地回头看看,希望看到什么?不知道。
  但是,也的确看到了自己想看到的:汪佳强没有远走,而是站立在一角,凝望着梅圣兰远去的背影。梅圣兰一怔,不知当时有没有稍稍停下脚步,不知当时脸上有没有挤出笑容。这些,梅圣兰之后真是记不清楚了。
  但是,看到那汪佳强能够久久站立,能够目送自己的背影,那就够了。就像那汪佳强,久久站立,目送梅圣兰的背影,别无所求,甚至完全是一种下意识的不自觉的行动。当他看到梅圣兰在转弯时刻猛然一回头时,不管是梅圣兰有没有停下脚步,还是有没有挤出笑容,这些都不重要,只要梅圣兰能够一回头,自己的心就被填充地差不多了……
  2002年那个夏季,是那么炎热,热得让人几乎都要爆炸;2002年的夏季,又是那么寒冷,冷得让汪佳强几乎看不到希望。纵使是夏季,但让梅圣兰和汪佳强都体会到了“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的凄凉;体会到了“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的悲哀;体会到了“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的凄苦!
  汪佳强本以为梅圣兰之前所说的——打算回乡工作,也仅仅是说说而已。说真的,当时汪佳强还真没有当回事。因为汪佳强认为,只要有正常思维或有最起码生活常识、社会常识的人都知道,梅圣兰无论如何也是不应该回乡的。
  你们那龙河镇风景再优美,也不值得你回去报答乡邻啊!也不需要你这么个小女子热血沸腾啊!当时的梅圣兰不要说留在合肥,就是留校都是有可能的——要么保研,要么留在学校的附院。这些不需要走后门,大门都是给梅圣兰敞开的。
  可是,梅圣兰怎么就是那么地执拗,那么地倔强,那么地不可理喻。当时不明真相的人,还以为梅圣兰和汪佳强闹僵了。而其实,汪佳强不但没有和梅圣兰闹僵,而是多次跪下祈求梅圣兰留下,不要回到乡下。
  给母亲尽孝有一万种选择,干嘛非要选择回到乡下尽孝。还有就是我们之间无可挑剔的爱情,梅圣兰,我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吗?
  既然你说我汪佳强完美无瑕,我汪佳强做的也是毫厘不差。那么,梅圣兰,你干嘛就非要回乡呢?梅圣兰,你干嘛非要折磨我呢?梅圣兰,那就是说你不再爱我了吗?我看也不是啊!分手的那几天,我们是爱得死去活来。我汪佳强也是被你“折磨”地憔悴万分——你为了证明我们的爱情,你为了让我们的爱情永远铭记于心,你让我是不断地和你做爱!
  2002年6月28号,是个周末的夜晚,是梅圣兰和汪佳强在一起的最后一晚,是他们向爱情告别的最后一晚,是他们集体向青春说再见的最后一晚。
  他们住宿在宾馆,一夜多次的云雨,累得第二天汪佳强在将梅圣兰送上去舒城的汽车之后,他一上1路公交车,就呼呼熟睡了。那次深度睡眠,也给汪佳强留下一个深刻的教训——公交车上必须防盗。
  2002年五一,经过多次和父母死缠硬磨,汪佳强才买了的一部手机。而之所以买手机,汪佳强就是想有个手机号码,以便和梅圣兰联系!可是,那自己人生中的第一部手机,就在他和恋人分手后,在公交车上也和他分手了。
  2002年,对一名即将毕业的大学生来说,一部手机,珍贵的程度也仅次于女朋友。所以,那一天一上午,汪佳强就失去了手机,失去了女友,失去了爱情,失去了青春,失去了所有所有,甚至失去了所有晴朗的天空……
  2009年,当30周岁的汪佳强听着汪峰演唱的《再见青春》的时候,汪佳强又何止是泪流满面啊。当汪佳强细细品味这这些歌词——“……再见青春,再见美丽的疼痛。再见青春,永远的故乡。再见青春,再见灿烂的忧伤。再见青春,永恒的迷惘……”的时候,心中又增添了无数莫名的迷茫。
  迷茫什么?汪博士当然不需要为职业事业迷茫,只是还在为那美丽的伤痛,为那逝去的青春,为那心中情感停泊的故乡而痴迷而迷茫……
  那个绝情的梅圣兰啊,今生难道我们就没有机会再相见了吗?毕业分手之后,虽然汪佳强打过无数次电话,他们也在电话中留下只有他们才懂的暗语,可是汪佳强感到,回到小镇的梅圣兰,已经从一开始的热情似火慢慢转变为爱理不理,直至冷若冰霜。
  甚至梅圣兰非常直白地告诉他:“下次不要再打电话啦,你厌不厌啊!”但是,汪佳强没有在乎梅圣兰的“厌不厌”,依然在坚持。梅圣兰你知道吗?每次我汪佳强拿起电话,我的心里是充满怎样的希望和布满了怎样的冲撞啊!我是多么地希望你在那里受尽委屈,然后哭泣着回到我的身边。可是,每一次打完电话之后,我又是多么地凄凉绝望啊!这些,你梅圣兰难道就一点不能感受道吗?
  汪佳强隐隐地感觉到,这样一个高颜值高学历的女神一下子空降到小镇,没有被那些臭男人狂轰滥炸才怪呢?梅圣兰守得住吗?所以自己毅然用打电话的方式来替梅圣兰守住阵地。
  可是到2003年“非典”横行的时候,他们之间的电话也被掐断了。“SARS病毒,你来得真不是时候啊!”当时处在防守第一线的汪佳强这样嚎叫着!有谁知道,有这么一对苦恋的人啊,各自战斗在抗非典的第一线呢?
  汪佳强和梅圣兰分手之后,眼前挥之不去的始终是梅圣兰在车窗里哭泣的面容。汪佳强不知道,那个哭泣的面容,到底是谁造成的。如果是自己,那么自己就会负起这份责任。
  可是……我汪佳强从没想到,因为我爱你,而让你如此艰难,如此痛苦。早知道,我就默默守望你算了。爱你,不能给你承诺,不能给你幸福,不能给你快乐,那么我情愿自己独自承受一份单相思的痛苦,干嘛非要给你带去或是送去痛苦啊!
  分手之后的汪佳强,虽然被分到了市里一家很好的医院,但是,六神无主的汪佳强很让科室领导失望,甚至不要说领导,就是科室里的学长,都认为汪佳强在丢母校的脸。失魂落魄的汪佳强,那段时间的主打歌就是郑中基演唱的《如果没有你在身边的时候》:如果没有你在身边的时候,只有逛逛被遗忘了的街头。数数口袋里剩余的温柔,假装你仍然躺在我的胸口。如果没有你在身边的时候,日子怎么变得好难过……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