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男人在生命中流淌>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六章

作品名称:男人在生命中流淌      作者:洪丰乔      发布时间:2018-06-17 11:47:20      字数:4203

  懒画娥眉倦整冠。笋苞来点镜中鬟。承恩容易报恩难。
  鬒发未饶青箬笠,素鳞行簇水晶盘。流觞元自不相干。
  ——宋•赵磻老《浣溪沙》
  “承恩容易报恩难。”对于这句话,梅圣兰感受尤为亲切。2014年4月15号,上午9点左右,梅圣兰帮助老支书罗新旗办理好出院手续后,就护送老支书出院了。
  在近一周的时间里,梅圣兰像对待自己的亲生父亲一样精心地照顾着老支书。早已失去父亲的梅圣兰,总感觉到生活中始终有父亲的关爱。老支书是一个,自己的上级老院长也算是一个,当然,当年的班主任、现在的实验中学的颜校长也算是一个。
  这一次,梅圣兰本打算再一次向老支书打听她一直想知道的两个秘密:一个是自己的亲生父母亲是谁,另一个还是自己当年读大学时捐她5000元钱的恩公是谁。第一个问题,其实梅圣兰心里有底,有答案,但是她想在罗新旗那里得到求证!她要让罗新旗亲自告诉她——她的亲生父亲是谁!
  至于第二个问题,梅圣兰心里一直没底!这也是梅圣兰这么多年来最大的遗憾!这不知恩人是谁,没有报恩的机会,没有报恩的举措,很让梅圣兰烦恼,总让梅圣兰感觉到人生中欠缺什么,甚至就是欠缺那个恩人的!
  当然,梅圣兰打听自己的亲生父母亲,并不是为了抛弃自己的妈妈李烟柳,去找什么骨肉情。其实,现在任何一种情况都无法撼动她和妈妈李烟柳的感情。
  妈妈是自己的养母又能怎样!为了妈妈的幸福,梅圣兰觉得没有什么不能舍弃的。就像当年妈妈为了梅圣兰,可以抛弃自己的所有一样。也像当年梅圣兰为了妈妈,为了妈妈不愿远离爸爸梅朝阳,为了给妈妈提供一个方便:能够在想和爸爸唠叨唠叨时就到爸爸坟前去坐坐聊聊,梅圣兰硬是回到万佛湖上班;也像这么多年来,为了给妈妈挣得脸面,挣得光荣,而一直努力工作;甚至还像当年为了尽早完成母亲抱孙子的愿望而糊里糊涂地嫁给王加强……
  那么,她的恩人到底是谁呢?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这不仅是爸爸梅朝阳曾经教导过自己的美德,也是梅圣兰做人的标准之一。可是,万分遗憾,直到现在自己连个恩人的名字、样子都不知道!梅圣兰好似感到爸爸梅朝阳在讥笑她这个做女儿的,梅圣兰也好似感到周围的人都在向她指指点点,好似骂她没有感恩的心……
  梅圣兰看着病喘微微的老支书,她真是怕他突然哪一天突然离开人世。那这个谜就永远解不开了。说实在的,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已经不是那么重要,最重要的还是恩公的真面目。
  要知道,梅圣兰真不想永远背负着一副沉重的感情债。梅圣兰有时在想,老支书如此隐瞒,是否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猫腻”。比如这5000元钱就是老支书的,只是他不敢说出来罢了。
  但是,梅圣兰也曾从多方面了解过:那时的老支书根本拿不起那5000元钱。为了那1000元钱,不仅耽误了他承包林场的树苗,也损害了他们夫妻之间的情感,据说好长一段时间,这都是罗新旗和董燕春争吵的话题之一。甚至,这直到现在,这1000元钱,还是他的两个女儿罗金枝、罗玉叶埋怨父亲的理由之一呢?
  现在,老支书出院了,梅圣兰当然要亲自把老支书送到医院门口。虽然老支书有四个孩子——两个儿子和两个女儿。但是,两个儿子罗林、罗森都在外打工,除了春节回家一下,其他时间基本就是杳无音讯。老支书这次意外的伤害也就无需惊动他们了。而老支书的老伴董燕春因为年轻时为躲避计划生育,为偷偷摸摸生儿子,落下一身妇科病。她在家不要老支书照顾就不错了,哪还有体力和精力来照顾罗新旗啊。
  就这样,老支书在医院里,基本全部都由梅圣兰照顾着。至于那两个女儿,据说一直都在责怪老支书年轻时喜欢儿子而和父母僵化着呢!也的确如此,为了偏爱的双胞胎儿子,罗新旗硬是没让两个学习成绩相当可以的女儿读初中,以便集中财力物力打造俩个儿子。可是,结果两个儿子读书是一塌糊涂,而两个女儿又错过了上学时间。哎,用老支书的话说,这是前世的报应,自己怎么在孩子的抚养教育上犯了一个又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呢?
  之前,大女儿罗金枝在外打工时,和一个徐州打工者——现在学了厨师开了饭店,自由恋爱而结婚,定居于徐州一乡镇,基本就把这一娘家忘记干干净净了。老支书想去看看,但是,女儿估计在那边过得不是很好,一赌气硬是不给他去。二女儿罗玉叶在省城合肥做小本生意,丈夫一直在跑出租。因为忙,也基本忘记了娘家。因而,老支书说起来是两男两女,可是基本上等于无儿无女。
  因而,老支书罗新旗有什么事,基本都是老两口解决。好在自己身体还好,再加上自己的人缘又好,一般性的问题都不需要麻烦别人。只是这一次出了点意外。这次是多亏了梅圣兰,也忙坏了梅圣兰。
  不过没关系,梅圣兰愿意。而且,再说,还有人乐意暗暗地帮忙照顾呢。哪位呢?当然是外科室主任贺双丰了。不过,此种帮忙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因为老支书本身也是他的一个病人嘛!
  梅圣兰拿着老支书的行李,把老支书送到了医院门口。她刚准备把行李交到老支书手里,一辆越野车就呼啸着冲进了医院。梅圣兰心里骂道:谁想找死,如此飙车啊!
  但老支书一下子就认出是谁的车。“黑汉的!秦黑汉的车!”老支书向梅圣兰解释道。很快医院大院里就乱糟糟得一团。“黑汉出事啦!”老支书叫到,甩开自己的行李,转身小跑着又进了医院。
  当梅圣兰还准备捡起老支书的行李时,就传出老院长李枫林的命令声:“快去叫梅院长……梅圣兰,快……秦总出事啦……赶快抢救!”老院长刚下完命令,就看到了梅圣兰,于是就向梅圣兰喊道。
  斯文的老院长平时说话的声贝一向很低,今天真是高得出奇。但当梅圣兰仔细看时已经明白了,从车里抬出个满身是血的伤者,甚至还有鲜血在滴……也许是职业特征吧,梅圣兰的第一反应就是向病人冲去,组织抢救。凭借自己的直觉,她知道这是场很久未遇的硬仗……
  但是,等她冲近病人,老支书却哭着向他喊道:“梅圣兰,快救救黑汉,他可是好人啊!”此时梅圣兰已顾不上什么秦黑汉还是秦总了,更顾不上秦黑汉是不是自己的初中同学,也顾虑不了秦黑汉是初中时的惹事者。她的职业习惯告诉她,他要尽一切可能抢救病人,抢救这个曾经的初中同学、现在叫秦总的病人。
  但就在贺双丰和护士一起将秦黑汉推向急诊室推的刹那,老支书的话却让梅圣兰从此震惊了一生:“圣兰,你不是要我告诉你那个恩人是谁吗,他就是黑汉,你一定要救活他……不能有后遗症……他是个大好人……”当老支书说出黑汉是大好人的时候,已是泪流满面,已是捶胸顿足,已是悲痛万分,也已是被阻止在手术室门外了。
  梅圣兰,这个一走进手术室就非常镇定自若的分院著名的外科大夫,此时她无论如何都难以镇定了。一方面是我们都知道的原因,她太意外了,太吃惊了,太无法表达了。梅圣兰无法自如地穿上手术服,无法自如地带上手套。梅圣兰不仅是手在颤抖,甚至整个身子都在颤抖!
  一起参加抢救的李院长,一边命令护士帮助梅圣兰穿衣和戴手套,一边用既像命令口气又像祈求语气的声音说道:“梅院长,梅圣兰,你要镇定,务必镇定!可以吗?你如果这样,秦总就更加危险了!在我们这个分院,你是唯一的能够抢救秦总生命的医生,你懂吗?你行吗?你必须行!”说完,李院长也不顾男女有别,而是走过来,握住梅圣兰的手。
  也许是受到李院长的感染,也许就是想过来鼓励梅圣兰,贺双丰也是走过来握住梅圣兰的手!紧跟着,除了那两位在为秦黑汉擦血的护士,另外两位护士也是走过来握住梅圣兰的手!
  这下可好,四位一起握住梅圣兰的手。五位医护人员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好似在一起打气,相互鼓励!这在医院手术史上可从没有过!
  梅圣兰使劲地点着头,向大家传去令人信任的眼神,自己也不再颤抖……
  但是,所有的一切都无法表达,都化为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无论她怎样竭尽全力,她都知道,要完成老支书下达的任务,就分院的条件和她的医术,她都无法企及。而且,不是说她梅圣兰的医术不行,而是甚至在舒城县都没有这样的医师。
  怎么办?此时已无需他人的祈求,无需他人的命令。不知为什么,看着气息奄奄的秦黑汉,当年的那种倔强的眼神又出现在她的眼前,让梅圣兰的眼里不知不觉地充满了泪水。
  外科大夫贺双丰和护士惊奇地看着梅副院长。突然,一向温和的梅圣兰冲出手术室,向老院长李枫林喊道:“快打120,马上转县院。”
  老院长愣了一下,马上在医生办公室拨通了电话。“快,打开电脑,登我的QQ。”梅副院长几乎是用命令的口气向一名护士大声吼道,弄得正在打电话的老院长停了一下。护士很快打开电脑。一向不怎么惯用键盘和鼠标的梅圣兰,快速地登上自己的QQ,进入当年大学的班级群,找到汪佳强的手机号,随即梅圣兰在她和汪佳强分手12年之后,首次主动拨通了汪佳强汪博士的手机。
  “佳强,我们的恩人出现的……不,我的恩人出现了……他受伤了……你得马上赶到舒城县人民医院……不行……忙……不行,你必须放下手中的一切,快速赶到舒城县人民医院,不然你就会看到我的尸体……”梅圣兰关上手机,不管别人怎样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
  老院长今天成了副院长,一切都听从梅圣兰的。老院长没有说什么,别人也就不好问什么了,他们凭感觉都知道必须马上组织转院。贺双丰也从手术室出来,对梅圣兰说道:“准备好了,可以转院了。”也许是凭着职业直觉,也许是他在手术室里听到梅圣兰的命令声。
  实在很遗憾,直到现在,还没有看到秦黑汉的家人出现。虽然病危中的秦黑汉一直微弱地喊着“胜男……胜男……”当然我们也可认为是“圣兰……圣兰……”
  但副院长梅圣兰已经不管那么多,趴在手术台上,满含热泪地说“海涵哥,没关系,我在这儿,我们会治好你的。”
  本来秦黑汉这一周应该是陪着自己的老婆回到了娘家——重庆的。但是,因为上面领导要来检查和验收万佛湖镇老街改造工程,他只好亲自到工地督导和迎接。但是,不幸的事情发生了——他从三楼的脚手架上跌了下来。
  身体一向棒棒的秦黑汉,怎么会从脚手架上摔下来呢?今年才38岁的他,从没有被听说过有疾病的嫌疑。
  护送他来的员工说,因为上面领导来检查,所以昨晚在桃花村喝多了,之后又要安排合伙人和客户在桃花村休闲娱乐,所以昨晚秦总的睡眠可能不够。上午和领导到了工地,也没检查什么,领导只到了二楼看看就下去了。也幸好在二楼,要是上了高楼,秦总可能就更麻烦。
  领导走后,秦总就上到三楼,秦总先是看了一个有关栗总的短信,看完短信后,他的脸色就特别难看,之后秦总就一边打电话一边向四楼走,可是电话没有打完,说着说着就向后一倒,然后就滚下楼来……
  秦总的父母这会儿一直联系不上。至于他的老婆桃花村的老总栗胜男现在在哪里,员工只知道她到重庆去了,至于什么时间回来,他们就不知道了。手机,很遗憾,关机了!为什么?弄不清!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