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男人在生命中流淌>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五章

作品名称:男人在生命中流淌      作者:洪丰乔      发布时间:2018-06-14 08:33:14      字数:4243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清•纳兰性德《木兰花令》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那么现在问题来了,梅圣兰依然还是那个王加强认同的梅圣兰,但是,王加强自己呢?自己是否已经成为某个女人单向聊天的对象呢?不仅是网聊,还会是电话聊,还会是对面聊——或是一边喝着茶,或是一边喝着咖啡,一边温馨地聊天呢?
  甚至,今天王加强虽然陪老婆孩子到县城里玩乐,但是,心里是否还在念着另外一个女人呢?吃曹操的饭,想刘备的事——人在心不在!哎!“人生若只如初见,”不仅是纳兰性德的渴望,难道不也是梅圣兰和王加强他们的渴望吗?
  王加强那么稳狠准地看穿那位女子,而且还顺势向梅圣兰兜售“女人是祸水”的理论,可否理解为王加强其实也在欲盖弥彰呢?想忠告梅圣兰不要怀疑丈夫——王加强自己?其实大有“此地无银三百两”之嫌疑啊!
  是的,王加强的确如此!王加强即使在陪着老婆孩子逛街的时候,心里也不是非常纯净。王加强明显地感觉到:自己在大街上一看到稍微年轻貌美的女子,就会想到栗胜男!明明身边有老婆,可是自己怎么连瞅一下老婆,都是懒懒的呢?这个举动,老婆知道吗?发现了吗?
  不过,好像老婆并没有发现……哦,老婆在一心一意照顾儿子呢……
  自从王加强当了副校长之后,王加强的自由支配时间相对多了很多。在几个副校长中,他是最年轻,也可以说最能干的,但也是资历最浅的。颜校长抓权不放手,那几位副校长也在各自的分管事务中牢牢布控,生怕别人掺和进去。
  之前没有被提升为副校长的王加强常常是事务缠身,可是,自己一旦被提升为副校长,自己好像被悬浮在半空中,够不着天,踏不到地,难得——清闲了。
  当然,他还是分管了一项事务,就是学校贫困救助等相关事务。这些事简单明了,基本不需要花费王加强很多的时间和精力。即使有什么具体事务,也是由办事人员完成。
  所以,王加强在轻松忙完学校事务之后,在家中基本无事可做之后,在难得清闲之后,在被清闲而产生了些许失落之后,在有很多自由支配时间之后,是否可以用易“无事生非”来形容王加强此时的处境呢?
  梅圣兰呢?她也很少回家,基本都在医院里住宿,就是不在医院里住宿,也是到她的母亲李烟柳那里或是到公公婆婆那里和儿子阳阳一起住。自从2010年,农村搞了合作医疗之后,光顾医院的人剧增。所以王加强独守空房的时间也就更多了。
  这样,干脆,他也是懒得回家了。刚巧,学校给每位老师配备了一台办公用品——笔记本电脑。原先在办公室的台式电脑位置固定,不能随自己迁移。现在好了,王加强基本每晚都要将笔记本带到宿舍。为何,因为王加强一不留神就成了网虫。当然王加强之所以能发展成为网虫,其原因都是他已结识了一个叫“囚鸟”的网友。
  现实中,我们用真名说假话;虚拟中,我们用假名说真话。在假名真话中,王加强觉得真正找到了知音。甚至,在聊天中,王加强突然感到自己太男人了,太“MAN”。王加强从IP地址中知道,这个囚鸟就是本县人。也正因为是本县人,他才有兴趣和她聊聊。王加强认为自己可没有那样无聊,完全沉浸在虚拟的世界里。
  何况,王加强的内心世界里还有个不可告人的梦幻:他想先在虚拟世界里找到一位可以无话不说可以证明自己是个大男人的红颜知己,然后再回到“人间”,最好还有一些“人间烟火”。
  妻子梅圣兰就是忙,产假一结束,就回到医院上班,好似医院少了她就运转不起来。后来就围绕在病人、手术、医院、妈妈、孩子和公公婆婆等周围转,就好像没有他这个丈夫。
  梅圣兰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得了吧,我不要你照顾,就减轻了你许多的负担了。你工作忙,那么多学生已经够烦你了,我就不烦你了!”
  梅圣兰一开始也许是真心实意地关心丈夫,所以就不想麻烦王加强,多为王加强省省事!但是,医术精湛的梅院长,你就不懂心理学吗?丈夫照顾妻子一方面是责任,另一方面是一种本能:一种男人照顾女人的本能。这种本能越是彻底绽放,男人的魅力和自信越是尽显。
  当然,梅圣兰也许只是这样说说而已,自己故意推辞,就看丈夫是否像以前那样主动送温暖。可是,这种心思丈夫懂吗?愿意懂吗?就算懂了,他还愿意来做吗?是否会顺水推舟呢?
  男男女女都在苦苦追寻一个字——爱,可是,在生活中,往往拥有一个真正懂你的人远比有一个爱你的人幸运。或者说,如果一个人不懂你,他根本就没有资格谈什么爱你。因为他既爱不起,也给不了。
  因为不能知你懂你,他越是爱你,你就会越痛苦,你便会越无奈。太多夫妻不就是这样分手了吗?没有第三者,甚至还都说对方是好人,甚至在分手之时还说“我们永远是朋友”,可是,就是那么莫名其妙地无可奈何地不得不地分手了。而这种分手的原因基本都是被“性格不合”而代替了。
  当然,在这种都觉得对方是“好人”的时候,有的彼此挺住了,僵持下来了;有的彼此默然了,直至彼此漠视了。只是,此时一旦有了第三者,或是这种时候,最易插入第三者,那结果还不是不言而喻吗?
  张爱玲说过:“因为爱过,所以慈悲;因为懂得,所以宽容。”但是,一旦到了有“第三者”介入的时候,彼此还能慈悲?还能宽容吗?而且事情往往是:之前,越是非常慈悲,非常宽容,一旦知道被第三者插入,就越是狠心,越是刁难,越是死心,越是报复!当然,也不排除“阿弥陀佛”者有之!
  就这样,梅圣兰和王加强因为各自为了所谓的工作所谓的忙而忽略了对方,忽略了“爱人”。就连每周一次的房事也是公式化的。不是你上就是我下,然后持续几下。王加强心里盘算着:生孩子之前,她可不是这样的,甚至未做副院长之前也不是这样的,难道她的官瘾比我还大,为了“转正”,性生活都马虎了?
  当然,梅圣兰却也认为,这王加强,之前一旦要做夫妻生活,那个猴急,那个急吼吼,那个满脸陪笑,那个巴结的样子……想想就令人好笑!可是,现在,那些感觉哪去了?难道一心奔赴在工作上,一心奔赴在官场上,把之前最喜欢的生活项目都冷落啦!难道现在这件事只是用来尽点丈夫的义务,而不是享受生活的一部分……
  只是,虽然梅圣兰是这样想的,但是,梅圣兰可难以启齿!难以启齿,不是说这些话在夫妻之间说是丑事,之前他们之间的悄悄话、床上话、枕边话,肉麻着呢!只是,现在懒得说罢了!
  你马虎,我就马虎吧!你无所谓,我也无所谓!谁在乎谁呢?这些想法,难道都是他们夫妻之间各自的想法吗?
  有人说,无论是恋爱还是婚姻,都不要太折腾,不要太矫情,还是实在一些比较好。任何时候都要记住,眼前的就是最好的,拥有的就是最好的,因而要好好去珍惜守护。如果现在不珍惜,将来失去了,那么就不要去后悔了!至少,这样或许可能活得高傲些,活得洒脱些。
  不然,千万别像小孩子那样,常常把得到的某样东西随手丢掉,可是,一旦等到别人捡起来后,又觉得那东西很好,又想要回来,甚至抢回来。当然,更不能像小孩子,从来不考虑自己手里的东西好不好,凡是别人的,都是好东西,凡是自己的,都想扔掉,以换取别人手里的,索要别人手里的!
  可是这些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随着梅圣兰和王加强都是“大忙人”,都是为对方着想——不想麻烦对方,这样看似不折腾,其实对于家庭和夫妻生活来说,又就是瞎折腾!
  林语堂曾说过:男人一生有四福:睡自己家的床,吃父母做的饭,听老婆说的情话,和孩子一起嬉戏。这些看起来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事情,可是实现起来又是多么的难啊!甚至,还有不少局中人认为这四件事就是麻烦事呢!
  其实,自从王加强和梅圣兰结婚之后,王加强就好像慢慢明白,自己和梅圣兰难以有共同的言语:
  第一,他们都有着难忘的过去,甚至都曾愿意为过去死而无憾;现在,为了生活,为了各自的人间烟火,才走到一起来;
  第二,从他们的各自爱好上,他惊讶地发现,医科出生的梅圣兰,对中国现当代文学和世界文学是如此的爱好和精通,完全超出了自己这个中文系科班出身的人。更不可思议的是梅圣兰特别喜欢西方的现代主义作品,特别是魔幻现实主义和黑色幽默作品,而这些作品,对他这个在大学准备报考中国古代文学研究生的来说,简直是未开发的荒原。而他喜欢中国古代文学作品,不是唐诗,而是宋词元曲;
  第三,他们对很多事情的看法有时简直有天壤之别,为此他们讨论过争论过争吵过赌气过,但后来他们彻底不再为彼此的见解费神了,连讨论和赌气的机会都省略了。如此爱好的不同,看法的不一,让王加强有种不好的预感,害怕彼此差异最终会表现出来的——“我得修好栈道”——王加强曾经常常告诫着自己——丈夫有了这种防备,是不是意味着夫妻之间潜伏着巨大的危机呢?
  作为校方唯一和桃花村老总栗胜男联系的领导,王加强真是三生有幸。交往了几个月之后,他们俩不仅在工作上有了很好的合作和进展,而且在个人关系上,也是取得了崭新的突破。
  栗胜男,重庆大巴山脚下一户山民的女儿。2007年8月,20岁的她接到了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看着上面天文数字的学费,一家人都犯傻了。
  本来,高中三年是不可能读下场的,但是,精明能干的她,利用假期或双休日时间,靠采草药和为人家做短工赚得的钱艰难地延续着自己的高中生活。母亲常年被病魔折磨地生不如死,有些智障的哥哥小学没有读完就在长江一个码头卖苦力。25岁的小伙子,看着别人娶老婆,自己也只能是干着急没办法。当年父母之所以把她取名为“胜男”,也就是希望她能够胜过这个智障的哥哥。
  贫穷的家庭,不得不让她正视现实。正在读初中的弟弟,却又是个绝顶聪明的好学生。按弟弟班主任的话说:这孩子将来没有前途,我就再也不教书啦。
  这样,这个家庭的希望无形中就转移到弟弟身上。再说栗胜男所考取的大学也只是职业学院,专业也是不咋的,前景当然不能被父亲所看好了;还有,自己也确实老大不小了,虽说才高三毕业,可是自己毕竟已经20岁了。
  懂事明理的胜男,明白父亲的意思,所以她就主动提出放弃学业,出去打工,供养弟弟读书。父亲只是用眼睛对她眨巴眨巴了几下,也没有说什么。好似这种让步完全是应该的或是识相的。甚至让栗胜男感到,如果她不主动让步,父亲可能要行使“大棒”政策了。
  “钱,不就是钱吗?我要有钱,有很多的钱。”20岁的栗胜男在心里叫嚷着。心灵鸡汤说:一个人必须有野心,才能得到想要的东西;如果连想都不敢,那么这个人不要说赢了,连输的资格都没有!
  挣钱的“野心”深深根植在栗胜男年轻的心里,发芽、生根,长大、壮大!不过有时还真的别说:爱钱的人,也会挣钱。自从栗胜男从秦黑汉手中接过桃花村以来,盈利越来越多,桃花村的知名度也是越来越高。这不,就连从来未在万佛湖风景区过夜的梅圣兰和贺双丰都不由自主地选择了桃花村。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