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旅店烟云>第十七章 首次手术

第十七章 首次手术

作品名称:旅店烟云      作者:遇上你是我的缘      发布时间:2018-06-12 21:44:40      字数:4762

  2012年4月下旬挨近月底那几天,我的右侧腹股沟忽然鼓突出一个小包块,感到一阵阵隐隐约约的疼痛。一躺下便能听到鼓凸的部位回归原位的轻微声响,疼痛感消失了。我已经强忍着熬了几天,有天晚上竟然把我折腾得长叹一声,伯会便问我:“哪里不舒服?”
  我苦笑说:“也没啥,拖两天就好了。”
  她有点着急地正色道:“有病不要拖,抓紧治疗。二两天(四川方言,就是过段时间的意思)拖深沉(四川方言,就是愈来愈严重的意思)就更不好办了,到时候只怕还要多花钱。明天你就走中医院去找个医生看看。听斗没?”
  我还想再拖拖,不料她说:“拖啥子嘛?赶紧地明天就去处理了。”
  我之所以要拖的原因一是当时还能扛得住,二是一去医院那就得花钱。以前对自己的身体都还自信满满,虽说不是身强体壮,魁梧高大,但真的很少上医院去打针吃药。就算偶尔去,也无非就是患个感冒啥的,打几针吃点药就没事了。还有就是在潍坊当兵的时候,两次都是因为拉肚子实在太厉害了,差点虚脱了才住的部队医院,之后便没有住院的任何记录。我总在想,假如身体能坚持住,我就不打算白给医院送钱去,这年头找点钱真是不容易。人一旦进了医院,那花钱就不敢想象了。像门诊费、门槛费、挂号费、检查费、材料费、药品费等等,如果要动手术,涉及的费用可就多了,打印出来的明细表都会让人看得眼花缭乱。其中的专业术语患者自然不知,诊断结果对好些人来说恐怕也是云里雾里的。
  但是,对于长期泡医院的人来讲,要看懂诊断报告单也并非难事。通常来说,所检查的项目里都有参考值和患者的诊断情况,有的用数字,有的用上下箭头来表示。很明显的,如果你的结果超过医学参考值了,或者说箭头朝上了,那就说明身体出现了问题,应该及时治疗,否则会越拖越重,时间一长还会花掉更多的银子,忍受更多的痛苦。所以,“病从浅中医”还是很有科学依据的,应该引起重视才行。
  29日一大早,伯会就催我赶紧去县中医院看医生。我这个人其它方面都好,就是有一点不能“坚持原则”。没办法接过钱,换上衣服,打着哈欠,吹着晨风便到了中医院底楼大厅。大厅不是很宽敞,少有人走动,但还是灯火通明。收费处已有人上班了,坐在电脑前的是一位梳着短发的青年女子,白大褂,两眼盯着显示器,面无表情地接过递进去的钞票,习惯性地拽紧钞票,往桌上磕磕,略做整理后放进点钞机,按下启动的按钮,“嗡嗡”的响声过后,在点钞机的前端很整齐地码好了一叠面值100元的土豪金。如果够数100张,她就会用捆钞纸捆好加印放妥,同时打印收费清单,“嚓”的一声撕下来递到窗口。
  大门口有个导医台,会有一名女护士指导填单。其实也就是一张长纸条,无非就是填写姓名,身份证号码,所看科室,有无买社保等内容。填完单去交费,然后才是找到相应科室的医生诊断。接待我的是一位精瘦的老头,门牌上赫然印着他的大名——肖理。
  我刚一进屋,他就反手关好门转身问:“你是哪里不舒服?”
  我带着痛苦的表情,有点苦笑回答:“医生,我这右侧大腿根附近不知咋地突然鼓起一个包,站着的时候有下坠感,隐隐作痛,但一躺下就又恢复原状了。”
  他问:“在哪个位置,让我看看。”
  他沿着我说的部位,仔细地摸了摸,瞧了瞧,然后肯定地告诉我说:“我晓得了,你这是疝气,做个小手术休息几天就好了。”
  我问:“不做手术,开药吃行不?”
  他摇摇头:“如果早些时候,可能差不多,但现在,你这种状况,只有接受手术治疗才恢复得快。还有,如果不及时进行手术,病灶部位就会再次扩大,现在的情况是你的小肠已经有一小部分脱离腹腔,因为在初期还能收回去。但是如果小肠再继续脱离被卡住收不回去的话,就很危险了。所以,我还是建议你抓紧做个小手术处理一下,就没有问题的了。”
  我有些着急地问:“你们医院能做这种手术么?”
  肖理医生微笑了一下,不假思索地回答我:“我们县中医院是三甲医院,完全可以处理疝气这类小手术的,这点你就尽管放心,你安排好时间过来就是。最好是越快越好,千万别再拖延下去了啊。”
  这个肖医生,年纪已过知天命之年,高瘦,说话语气不急不缓的,带点微笑,给人可信的感觉。我极少到医院的,所以就不清楚这里的情况,尤其是哪些是好医生,哪些是好护士。当然了,用一分为二的辩证唯物观点来看,世间的万物,都有好的和坏的两个方面。关键的一点是要看你如何区别和对待。我敢说,天下没有一个人愿意喜欢坏的事物,对物如此,那么对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从医院回到招待所的途中,我百思不得其解:我咋会患上疝气呢?平时又没有乱吃东西,而且还活蹦乱跳的,真是搞不懂了。问了肖医生,他也没有细说出一个子丑寅卯来。后来访问了互联网,这才晓得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疝气,即人体内某个脏器或组织离开其正常解剖位置,通过先天或后天形成的薄弱点、缺损或孔隙进入另一部位。常见的疝有脐疝,腹股沟直疝、斜疝、切口疝、手术复发疝、白线疝、股疝等。疝气的形成和患者的体质有着很大的关系,腹壁疝多由于咳嗽、喷嚏、用力过度、腹部肥胖、用力排便、妊娠、小儿过度啼哭、老年腹壁强度退行性病变等原因引起腹内压增高,腹腔产生负压,导致腹腔内气压增大,迫使腹腔内的游离脏器如:小肠、盲肠、大网膜、膀胱、卵巢、输卵管等脏器通过人体正常的或不正常的薄弱点或缺损、孔隙进入另一部位。
  临床上较常见的是腹股沟疝,在腹股沟区可以看到或摸到肿块,平卧后可恢复。婴儿多系母亲在换尿布时发现,较大的小儿则多于入浴时发现。引起肿块出现的诱因是腹压增加,如哭泣、咳嗽、排便、排尿等。较年长的小孩可令其站立,腹部用力也可诱发肿块在腹股沟区出现,有些则会到达阴囊或阴唇。肿块系由腹腔内的器官脱出到疝气袋所形成,脱出的器官以小肠居多,因此摸起来感觉柔软。其它如大肠、阑尾、大网膜等亦可能脱出。女性则以卵巢脱出较多,因此常可摸到似拇指大、较硬且多半有压痛的肿块。除了可以看到或触到肿块之外,有些患儿会有便秘、食欲不振、吐奶等现象,有些则可能表现易哭、不安等。
  治疗分为两种:1.非手术治疗。一岁以下幼儿可暂不手术,因有自行消失的可能,可采用疝气带压住深环。2.手术治疗。疝气如不及时处理,疝块可逐渐增大,症状加重,甚至发生嵌顿或绞窄而威胁患者生命,故应尽早施行手术治疗。
  腹股沟斜疝,多为右侧,也可两侧发病,一般发病早期无明显症状,仅在腹股沟区出现一个梨形或椭圆形包块,可有坠胀感觉,随后包块经常反复出现。当成人长久站立、行走或体力劳动,儿童玩耍腹内压增高时出现;休息或平卧后腹内压降低时包块又消失。病程较长时包块往往可以坠入同侧阴囊内。少数患者可形成巨大疝且疝内容物难以还纳入腹腔者可称为“难复性疝”。当疝块被嵌、勒、卡住而完全不能还纳,伴有明显疼痛者则称为“嵌顿疝”,严重者可危及生命。腹股沟直疝好发于男性老年人,该部位无先天性潜在通道而系组织薄弱的缘故。其包块呈球形,不进入同侧阴囊,由于疝块基底部宽,一般很少发生嵌顿。
  伯会问:“找医生看了咋说?严不严重?”
  我苦笑:“肖理那个老头看的,说是疝气,要手术治疗,不要再拖,术后就恢复正常了。”
  她“扑哧”一笑:“我也觉得像疝气,跟医生说得一模一样,看来我都可以当大夫了。”
  “是是是,‘高医生’。你看我下一步咋整安?”我顺着她的话茬逗她。
  “咋整?听医生的三,准备手术嘛,好简单的。”她扬起头瞟我一眼,一本正经地说。
  “拐了(四川方言,就是糟了的意思),活了四十来年,这一刀怕是躲不过克了。”
  “嘿嘿嘿,我那年子也挨了一刀,没想到你今年也马上就要遭一刀,我俩算是扯平(四川方言,就是相同的状况或者平等的意思)了三。是不是嘛?”她自我解嘲地笑道。
  30号早上,她就和我一起直奔中医院,顺便找到了她的侄儿媳妇罗淑云,说了我的病情需要手术,意思是请她联系一个技术过硬的外科医生为我手术。罗淑云是六楼外科的护士长,是伯会胞哥以前万寿场高朝彬医生的幺儿媳妇。高朝彬医生一家和伯会一家的关系一直都不错,个中缘由说来话长,在此就不一一赘述。
  说来也巧,她们正说话的当儿,就碰到外科大夫陈杰急冲冲下楼,罗护士长赶紧请他为我主刀,陈大夫朝她点头微笑了一下,算是同意了。她随后笑对伯会说:“七孃,你们现在外边等一会,我们要先准备一下,好了就会通知你们的。”
  伯会回笑了一下:“谢谢,要给你们添麻烦了。”
  罗护士长:“没事,这是我们医护人员的职责嘛。你就尽管放心,疝气修复手术是台小手术,大约两个小时左右。手术过后注意医生交代的事项就可以等待康复了。”
  多少次在影视剧中见到的手术室,现在就真的呈现在我面前。也许,肖理医生是在安慰我说是小手术,我的神经大约是放松了下来。还有,我这是第一次被做手术,心里似乎还有些激动,也不晓得那滋味到底咋样?所以这心里居然还有一点期盼。你说奇怪不奇怪?不过,当我的目光与蓝色的粗黑体“手术室”相遇时,隐隐约约还是感到了一丝担忧,如果医生经验不足,或者手术过程中操作失当,我要下不了手术台咋整?我还年轻啊,我的爹妈还等着我给他们养老送终呢。放弃吗?也不行啊,病灶部位一旦加重,会随时危及自己的小命。心里反复权衡了一番之后,还是决定不管结果如何都要勇敢去面对即将到来的这台小手术。
  大约几分钟,罗护士长就打开半边手术室的门,偏着头叫了我的名字。我走到门口,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在现场的亲人们。罗护士长又说:“家属们就在外面等候,病人就放心地交给我们行了。”
  罗护士长合上了厚厚的手术室大门,我一看里面共有三间手术室,有两间正在手术中,过一会儿就没有空余的了。我的腿似乎有点哆嗦,艰难地走向手术台前。感觉很有点像解放前夕在重庆歌乐山渣滓洞中即将慷慨就义的革命者拖着沉重的脚镣行走那样,几个医生和护士们交谈着。
  陈杰医生戴着眼镜,个子不高,态度还温和,他抬头朝我微笑了一下:“来,先把长裤解掉,躺到这里来。你的心里不要害怕,一定要把自己完全放松。疝气手术是一台小手术,我也要等到麻醉师先给你麻醉无感觉之后才能动手。请相信我一定会为你处理好的。所以不必要过于担心。”
  我点点头说:“陈医生,这是我第一次手术,心里不担心那是假的。不过你放心,我会尽量配合你们的。”正说着话,麻醉师过来了,在无影灯光下,我看不清她的脸,听声音才知是个女的。她要我侧翻一下,把双腿尽量向上弯曲。
  女麻醉师轻声告诉我:“我马上会为你做脊椎穿刺的麻醉,一般要十多分钟后才有效,医生会不断问你还有感觉没?只有等到完全麻醉了,他才敢下刀。像你这种手术我们已经做过很多,经验也比较丰富,因此无需担心,你只管尽量放松便是。”我的天!现在的我光着下半身裸露在她和其他医护人员们的眼前,真的是不好意思。但我已无选择,作为他们来讲,眼睛里只有患者,没有性别之分,看来我是有点想多了。
  渐渐地,陈医生连续问过我好几次,起先都说还有感觉,随后一问便真的无知觉了,他就说可以开始了。我的双手被绑住,四平八稳地平躺着。尽管大脑迷迷糊糊地,可还是能感觉到每一刀下去,都会有痛感,不过还能承受得住。下肢完全麻木,但耳朵里还能听到陈医生问垫片拿到没,还有就是护士们清点手术器械的声音。原本说的两个小时,结果超了半个小时左右,我才被陈医生还有在外守候的亲人们挪上手推车送往五楼的外科病房观察。父亲过来照顾我,他一个人静静地陪着我平躺了八个小时,在放过屁之后这才放下心来。
  之前看到网上说成都的医院,像做了疝气手术可以随治随走,现在才知道那简直就是扯淡,怎么可能?结果在第三天,陈医生对我说可以出院了,我皱着眉头说:“再待一天吧,现在下地都还疼。”
  他浅笑:“那好吧,我跟你说,在家里养伤,以后尽量不要用大力,随时注意切口,有啥问题随时来找我处理。”
  我笑了:“谢谢你啊,陈医生。”
  他反倒有点不好意思了:“没事,这是我的工作。祝你早日康复。”
  我总共在中医院住了四天院,那几天可把伯会和我父亲给累坏了。另外,不少亲戚朋友晓得后过来看我,这让我的心里热乎乎的,并感动不已。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