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男人在生命中流淌>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作品名称:男人在生命中流淌      作者:洪丰乔      发布时间:2018-06-09 10:53:10      字数:4243

  十二楼前生碧草。珠箔当门,团扇迎风小。赵瑟秦筝弹未了,洞房一夜乌啼晓。
  忍把千金酬一笑?毕竟相思,不似相逢好。锦字无凭南雁杳,美人家在长干道。
  ——清•邵瑞彭《蝶恋花》
  亲爱的,你可否记得,当年你为了博我一笑而一掷千金。而今,亲爱的,你又在何方呢?对你无止尽的相思,纵使能让我品味着你的美好,但是,怎抵得过和你相逢的美妙呢?可是,相逢一次,又是那么的渺茫啊……
  唉,如此多情的女子,如此痴情的女子,怎么只是常常出现在文学诗词小说中呢?现实中,秦黑汉啊,秦黑汉,为何就不能尝到一丁点儿自己喜欢的女子——梅圣兰的相思之情呢?
  哈哈,不要说什么相思之情,哪怕就是梅圣兰对自己笑上一笑,秦黑汉也是神魂颠倒啊!初遇时梅圣兰那咯咯一笑至今还不是在秦黑汉的耳边回荡吗?甚至,哪怕就是梅圣兰对秦黑汉没有了恨意,秦黑汉也是求之不得哦!
  可是,即使梅圣兰没有对秦黑汉产生什么相思之情,甚至还有多少恨意,但是,秦黑汉还是决定要“千金酬一笑”。哪怕梅圣兰不领情,甚至不知道——当然梅圣兰不知道。
  但是,秦黑汉相信,误解最终会得到解决。自己当年即使有“求爱”的意思,也没有“就爱”的实际行动。那种小纸条,纯粹就是同学对同学之间关爱的传递,难道关爱也是有错吗?如果关爱有错,那么,现在还需要关爱梅圣兰吗?“当然需要,关爱永远不会有错!特别是自己对梅圣兰的关爱!”这好似是秦黑汉在为自己打气,为自己关爱梅圣兰打气!
  是的,在得知梅圣兰没有钱上大学的时候,秦黑汉在同情的一刹那,还有点幸灾乐祸之感,但这思绪只像流星一闪而过。甚至这思绪还掺杂着——“哇,你不上大学,我们就能在一起啦”的梦幻,但这梦幻很快被一种理智的情绪取代,这种理智的情绪在秦黑汉内心中闪现、生根直至付诸实施。那种“幸灾乐祸”,那种“含有杂质的梦幻”,也没有什么邪念,只能说,他秦黑汉仍然时时刻刻在相思着梅圣兰!
  “但是,哪有考上大学不去上的道理呢?”秦黑汉的理智又一次战胜了情感。“借——但是,向哪借”?秦黑汉知道,梅圣兰很可怜,她的亲生父母当年为了能够生男孩,把她这个出生不到一个月的女孩送到了一直没有生育也即现在梅圣兰的父母家。
  在初一时,胡宝杰他们还为此事嘲笑过梅圣兰呢!当然那些家伙得到的只是秦黑汉黑拳头的教育。这也是秦黑汉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用武力捍卫梅圣兰的尊严!这也是直到现在的秦黑汉,用武力摆平的唯一的一件事!
  自从秦黑汉用武力帮助梅圣兰摆平这件事之后,就再也没有哪个敢说梅圣兰是“抱养”的了!何止是不敢说梅圣兰是“抱养”的啊!小孩子聪明着呢!从那以后,他们再也不敢说梅圣兰的任何闲话了;相反,他们都极力“撮合”着说——梅圣兰是秦黑汉的婆娘呢!他们一说到梅圣兰,就会看看或是想想秦黑汉的脸色呢!
  对于自己的壮举和善举,秦黑汉一直都在想,梅圣兰是否知道她自己的身世,是否知道他这个幕后英雄的存在。如果知道她自己的身世,梅圣兰会悲伤吗?如果知道这位英雄,梅圣兰会感谢他秦黑汉这位大英雄吗?至于后来,同学们又把他和梅圣兰扯到一起,秦黑汉还是默许的!这不就是自己的初衷吗?因而,一开始秦黑汉是不反对的,甚至还乐滋滋的呢!
  只是后来,秦黑汉发现,以胡宝杰为首的一批人,不知是为了巴结秦黑汉,还是故意夸大恶作剧,竟然又是堂而皇之地喊梅圣兰为“黑汉婆娘”!
  这下,不仅是梅圣兰受不了,就是秦黑汉也受不了!这要是传到也喜欢梅圣兰的颜立人耳朵去,那秦黑汉的小命还能保存吗?于是,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秦黑汉总是在不停地“灭火”呢!这一灭啊,就灭到了现在……
  现在的梅圣兰,不仅家里穷,就是她家仅有的几个亲戚朋友都穷。当然,秦黑汉也打听过,其实有的亲戚是在梅圣兰母亲面前是装穷,因为,谁愿意借钱给一个孤女寡母家呢?那肯定是借去无还嘛!
  这亲戚,靠的不是温情爱心相连,而是以某种“名义和名利”相连!这亲戚,在很多时候,相互之间沾沾光可以,但是要是被揩揩油,嘿嘿,那可就难说了!于是,我们在亲戚之外,还需要朋友来补充!当然,那种既是亲戚,又是朋友的关系,那可就非常可贵了!
  梅圣兰家的亲戚不仅不借给她们钱物,而且还一个劲地劝梅圣兰的母亲李烟柳让梅圣兰出去打工。看看,某某家的女儿在外打工挣了很多钱,何必让一个丫头死读书,家中又还穷得叮当响。再说,这个丫头还不是自己亲生的,对抱养的女儿那么好,有必要吗?抱养的丫头最终都会认亲的,等认了亲生父母,谁还会在乎你这个老太婆!“醒醒吧,李奶奶!”“别再固执啦,梅婶!”
  “大妹,你可考虑好了,当初叫你不嫁给梅朝阳,你非要嫁。现在造成这种情况,不是你的报应才怪呢!你可别指望我们什么,我家孩子都不出去打工了吗?你还没有老,就怎么这么糊涂呢!”说最后一句话的是李烟柳唯一的哥哥。最终,这位老哥根本就不去顾及妹妹和外甥女的死活,而是到城里投靠自己的孩子去了。
  但是,梅圣兰的母亲李烟柳就是固执己见,就是犯糊涂,糊涂到执意要让梅圣兰读书,上大学。她还说这是梅圣兰爸爸梅朝阳的遗愿,不完成梅朝阳的遗愿,自己死也不瞑目。看着母亲的痛苦,梅圣兰不知暗自流了多少泪。
  梅圣兰既是为母亲的痛楚而流泪,又是为自己的困窘而流泪,更是为母爱的伟大而流泪。梅圣兰暗下决心:既然现在别人是看我的母亲,来对待我的,那么等我大学毕业之后,就一定要让别人好好在乎我,而在乎我的母亲,妈妈,我以后一定要成为您的骄傲!
  这当中,秦黑汉甚至也认为李烟柳是在故意和自己过不去,因为秦黑汉觉得,如果不让梅圣兰读书,那么他和梅圣兰就有更大的可能。但是,想想之后,秦黑汉又不知不觉的摇起头来,黑汉感到自己实在是幼稚可笑。
  “是的,现在梅圣兰向哪借钱呢?”秦黑汉自问着。“对,她不能向别人借,别人可以借给她。”当秦黑汉有如此想法时,他兴奋了好一阵。但是,紧接着,他心中发虚——谁愿意主动借给她呢?
  “对,妈妈,我家可以借钱给她啊!”秦黑汉的家虽然在农村,但是,父亲常年在外跑运输,妈妈在村子里开了个代销店,他自己之所以那么迟地读书,就是因为小时候在家帮母亲看代销店,弄得自己在班级中一直都是大龄儿童而自卑。
  但事物总是辩证的,这从小就知道做生意的秦黑汉,长大后在生意场上的确比人棋高一着。用他自己的话讲:自己的生意经基础打得好。
  秦黑汉家中收入不错,完全算得上是全村的富裕户。当他为实践借钱给梅圣兰家的这种想法时,还曾千里迢迢地从上海赶回家,和母亲商量。结果可以预见:毫无悬念——根本没门。母亲潘桃溪不但不同意,而且还说了一大堆难听的话。秦黑汉知道,母亲还在为当年初中的事而恼怒。
  是啊,善于做生意的妈妈,怎么可能把自己的投资打水漂呢?再说自己家和梅圣兰家既不沾亲也不带故,虽说同在万佛湖附近,其实还不是一个行政村,甚至连一个乡镇都不是呢。当然母亲最后还是开出了天方夜谭的条件——“除非她答应做我的儿媳妇,我就不是借,而是供给。那个小狐狸精长得我还是认得上的!”当然这一条件的提出,秦黑汉认为简直是乘人之危,趁火打劫,完全不可思议!
  秦黑汉绞尽脑汁为梅圣兰谋划着。这个……那个……唉!如果梅圣兰真是自己的姐妹,自己也会这样为她穷着急吗?再说,梅圣兰自己还不知道呢!而且,说不定梅圣兰还不愿意自己为她谋划呢!但是,秦黑汉不管这些,倔强的他把为梅圣兰谋划学费当成了自己的头等大事,而且还不需要任何回报,甚至还不能让梅圣兰知道!
  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当时希望工程正在如火如荼地开展。当秦黑汉在报纸上看到了苏明娟的大眼睛时。那双大眼睛很快就变换成梅圣兰的大眼睛,自己的灵光也突然闪现!
  “对,就这样,把钱捐给梅圣兰!”其实,当时秦黑汉早就想把自己这几年结余的、准备买拖拉机的5000元钱送给她。但是,他又想,如果那样,梅圣兰肯定不要,而且父母肯定会反对。
  这几年,父母只是问问他在外面挣了多少钱,但是,从来也不会向他要钱,甚至每次出门的时候,妈妈都会塞些盘缠给他;因此那5000元钱,与其说是自己攒的,还不如说是妈妈给的。
  怎么捐给梅圣兰呢?秦黑汉找到了当地德高望重的梅仙村曾经的支书罗新旗。秦黑汉陈述了自己的想法之后,老支书不仅发誓替他保密,而且老支书也掏了1000元加了上去。在整个梅仙村,基本都知道梅圣兰是抱养的。但同时,基本都不知道梅圣兰到底是谁送养的。
  人脉关系好的秦黑汉从他人口中得知,这个村支书就是当年梅圣兰的父母亲抱养梅圣兰的中间人,甚至还可能就是她的亲生父亲。
  据说罗新旗当年在抓计划生育时,他的老婆一直和他开玩笑——给他养漂亮的丫头。但是,视儿子为香火的罗书记,也是暗暗较劲,把漂亮的老婆“雪藏”起来,又把漂亮的老婆养得漂亮的丫头偷偷地送给别人。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最终硬是生了一对双胞胎儿子。儿子是有了,但是,很遗憾,两个儿子的智商都不是很高。在学校读书,基本都是第一第二,只是要倒数。
  当地不高兴罗新旗的人都喊他的两个儿子为大木头、二木头。最终,两个儿子罗林、罗森小学一毕业就出去闯荡了,如今成了全镇皆知的“不肖子孙”。
  也许是罗书记自己在计划生育中原则性不强,于是在抓别人计划生育时,他也是手下留情。手下留情产生了两个结果:一是工作不力,支书被撤,然后转任罗姓的“族长”;二是乡亲们对其好感油然而增。虽然退位,但是,大家都亲切地称他为老支书。
  再加上他有一副热心肠,在村支书岗位上也锻炼了过硬的处理民间矛盾的能力,因而,七里八邻有什么问题,都会找他去协调,无形中成了大家的“调解员”。长期以往,在村庄里,用德高望重来形容他绝不为过。
  至于梅圣兰是否是罗书记的女儿,大家都没有直接的证据,只是有人觉得梅圣兰长得有点像罗书记的老婆,但因为证据不足,又碍于罗新旗的面子,谁也不敢乱说。老支书口很紧,直到现在,他也没说出梅圣兰的亲生父母是谁,当然也许还有难言之隐。
  有了此历史的检验,秦黑汉知道老支书罗新旗的保密系数绝对是无限大。于是,梅圣兰同学就这样得到了爱心人士5000元捐款,老支书1000元捐款。这6000元,何止是梅圣兰的学费和生活费啊,简直就是梅圣兰的救命钱,李烟柳的救命钱!
  如果仅仅从6000这个数字来说,也许不算大;如果在有钱人那里,这区区6000元,真是不算什么。假如在现在,无论是对秦黑汉来说,还是对梅圣兰来说,这区区6000元,基本算是个小数目。
  但是,在那时,在1997年的暑假,在当时还没有贫困救助,没有单女户或双女户上大学补助政策下,在没有任何亲戚朋友资助的情况下,对于一贫如洗的梅圣兰家来说,这6000元,那重要性简直无法用语言表达啊!别的不说,这6000元钱,最起码改变了梅圣兰的命运……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